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二美的贴心照顾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推荐都市新书《黑领》书号讹强,叨狼大大完成沏万大作《财色》后的新书

    就在张语蓉低头要吻到李岩的时候,走廊的灯忽然暗了下去,只剩下两端远处还有灯光,他们所在的电梯口附近,完全是昏暗的。

    语蓉微微一惊:“怎么突然关灯了?月瑶不会有事吧?”

    李岩想了一下,“应该不会有事,我倒是觉得月瑶怕你给我人工呼吸会不好意思,或者让监视器拍摄到我们这样的行为,被人认出来了、对你的声誉不好。所以她刚刚跑开,找到了开关,特意关了灯。”

    “是这样的吗?”语蓉不是很确定,不过这一层楼现在都很安静,如果月瑶遇到什么事情了,不会是关灯至少应该来得及叫唤一声。

    “继续吧!”李岩觉得不好意思骗她献吻,可刚刚已经明说了,她并不拒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只是对于张语蓉来说,让她主动吻李岩。这是需要气氛的。网月她因为感动、又因为自己也心情激动,即便在他说了其实不是真的需要人工呼吸的时候,还是准备直接的口对口下去。但现在因为关灯的打岔。让她分散了一点注意力,再想要继续吻下去,却有点不好意思。

    尤其是听到李岩竟然说“继续,的话,让她更是一阵无语。不过这不好意思,也只是一阵的,毕竟关了灯的环境下,会让她的顾忌更少一点。所以。在李岩的话说完之后,语蓉沉吟了一下,还是低头吻落下去!

    同样是口对口,人工呼吸的吹气,跟亲吻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现在的张语蓉,虽然给自己的理由是帮李岩人工呼吸,但真正低头下去,却是亲吻在他的嘴唇之上。当四瓣嘴唇接触到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由得微微一颤,”

    那不是身体的颤动,而是自内心的颤动!

    虽然这不是一共,很安金、很浪漫的环境。两个人也不是第一次亲吻。但以前大多是李岩主动,甚至有的是偷袭、强吻、或者像中午那样的诱骗。而这一次,两咋,人都很清楚。这是张语蓉主动的吻!她第一次心甘情愿主动的亲吻他!所以,只是亲到嘴唇,还没有达到深吻的地步。却已经让两个人都有一种“终于”的感觉。

    在嘴唇亲了一下之后,语蓉那娇柔粉嫩的樱唇仿佛还有点不习惯,受惊的离开了一寸,留在空中。这时候不仅仅李岩的眼睛没有睁开。语蓉的眼睛也闭上了,她完全是凭着感觉。只是隔着一寸的距离,让她的脸庞、口鼻,都能感受到李岩扑面而来的鼻息,那让她有点不自然。又有点心慌,这是她次那么靠近的感受着异性的气息,以前的亲吻都是匆匆忙忙,从来没有这么细致的感受过。

    同样的,这也是一种期待、诱惑和渴望的集合,他能感觉到那微微急促的娇喘,能闻到淡淡的女子香,但他不便、也不想贸然的主动凑上去、吓到她了,而是继续的等着,等着她的再次光临。不知道过了多少秒钟,只是觉得两个人的鼻息仿佛融合了一般,语蓉也忘却了周围的环境,情绪却已经稳定。在这么一刹那,她甚至忘记了跟李岩的裂痕和矛盾,忘记了郁小滴的事情。她没有再犹豫,缓缓的再次凑了上去,一寸的距离,不过只有一寸而已,两人的嘴唇,再次触碰到了一起。

    或许接吻也是人的本能吧,这只有熟练程度、和技巧的问题。并不会有会不会的问题,即便不会的人,也知道本能的嘴唇活动。

    要说经验,张语蓉自然是没有的,她也想不起李岩吻她的时候。是怎么的动作。现在完全是无意识的,只觉得这样嘴唇相碰。会因为鼻子的关系,稍微有点不方便,于是在贴在一起后,自然的调整了脸与唇的角度。而随着下面李岩嘴唇的开启,她也试着张开了粉唇,试着更大程度的接受、触碰李岩的嘴唇。慢慢的,开始情不自禁的松开牙关,逐渐更深入的纠缠,

    许久之后,两个人的嘴唇松了开来。语蓉抬起嘴唇数寸,就着远处的昏暗灯光,看着李岩自然而满足的脸,有一丝欣慰。

    这一个吻,不是两吓。人之间的初吻,也吻得并不激烈、狂热。如果是电影拍摄角度的留影,也只会是比较柔和唯美的感觉,不会有太大的刺激。但对于她来说,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初吻,是她全情投入、并且两个人都非常温柔、慢慢感觉、慢慢享受的一次甜蜜之吻。这是值得细细回味、深刻记忆的一吻!

    谢谢。”李岩轻声说道。

    张语蓉有点窘,“这”需要说谢谢吗?”

    吻是可以传递心灵感受的,李岩明白,至少在刚才那一会儿,她是完全的接受自己。

    这个时候,走廊的灯再次亮了起来。

    刚刚不知道过了多久,灯灭了,月瑶也没有回来,现在灯亮了,相信也是月瑶估计他们已经完了、要回来的讯号。

    张语蓉赶忙整理了一下自己,虽然刚刚两个人并没有漏点过,没有弄乱衣服、头,但她还是有点心虚,然后又扶着李岩坐了起来。

    果然,随即听到月瑶的脚步声,然后看到她过来了。

    “没有找到水呢,“好像有的房间开着门,不过我担心被监视器拍到,说我进去偷东西”所以”月瑶有点歉意的说道,完全不提他们两个的情况。

    语蓉忙说:“算了吧,我们一会儿就出去,我车里还有水。现在能走了么?”

    她后面的一句,是询问李岩。

    李岩在刚刚那样的气氛之下,并没有计算时间,现在听到她的话,便说道:“按一下电梯看看”应该没有那么多人了,我们也可以跟着下去。

    那些劫匪,相信已经离开了。”

    月瑶忙先过去按了电梯,然后又过来和语蓉一起扶坐在地上的李岩起来。

    “你们不用把我当瞎子照顾。我的眼睛休息一下就没事“我自己也能看着走路。”李卉:争眼息了会儿,刺痛没有那么厉害了,猜示西还是可以的,虽然有点模糊,但至少不用像刚网在烟雾里面还会继续刺激加大难受。

    看着他有一点眼泪流出来。语蓉哪里能相信他没事?“休息一下没事。你就闭着眼睛休息,我们扶你下去!”

    “哎!好像是我来英雄救美的。怎么能让你们两个美女救英雄呢?那我不是帮到忙、成负担了?”李岩笑侃了一句。

    月瑶适时的说:“你刚月已经带着我们离开了可能危险的环境。又在我们无法看路的地方,拼着自己难受帮我们带路,那就是救了我们呀!”

    语蓉也说:“对!而且在那样的时候,你能够跑过来、及时出现,至少已经给我们心理上的依靠了。现在什么都不用说,就像我们刚刚听你的安排一样。你现在应该听从我们的安排!”

    “如果你怕影响你的英雄形象,我们可以找个东西把你的头罩起来。”月瑶笑道。

    李岩有点汗:“那所有人都会给我们让路,现在赶来的记者,也会镜头全部对准我们。把我当成抓获的疑犯。而两个是便衣警花!”

    “多。多。他本来就没有什么英雄形象。哪里还怕影响啊?”语蓉又埋汰了一句。

    大家的玩笑,让气氛轻松了一点,随着,丁”的一声,一座电梯的门开了,里面有几个人,焦急、又紧张的看着他们。见到他们的样子之后,放心又惊讶了起来。

    “需要帮忙吗?”

    或许是两个美女的缘故,不仅仅让人放心,也让人愿意主动帮忙。

    “不需要!”语蓉和月瑶同时说道,然后左右扶着李岩进入了电梯里面。

    因为大家都不熟悉,其他人很想要打听一下他们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但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不想说。这又很快就到了,也就只是围观,没有多问。

    到了一楼之后,电梯门一开小大家都急着出去,李岩身体是完好的。当然也很快跟她们两个出来了。

    外面已经乱成一团了,有的人往里面跑,有的人往外面跑,有的人缩在角落人群里面,由保安保护着。也还有人往电梯里跑,不知道是不是楼上还有重要的东西,或者还有人在客房没出来。

    虽然没有睁开眼睛来看,但李岩还是能听出现场的环境。在嘈杂之中,他听出媒体和警察应该还没有赶到,而索妮娅的一群劫匪是刚刚离开了。

    他小声说道:“现在的环境很复杂,我们先离开吧!语蓉、月瑶,你们都太漂亮了,容易被人看到、甚至拍相。我们的样子出现在报纸上就不好了

    他说着,已经伸出一只手,把手抚在额头,一副不舒服的样子。看不出眼睛的被熏的异常。

    这样的情况下,语蓉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了?听到他的话,知道他是怕他和自己一起的画面被人拍楼、给到记者,出现在媒体上,那可能会让人怀疑两人的关系。她先是自然的同意。但很快又觉得,那又如何?甚至是,”凭什么?

    李岩和郁小滴都能出现在电视画面上,我跟他是正经合法夫妻。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个想法,甚至让她有点想要让人拍到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不过。随着李岩举步先走,怕他撞到人了,她和月瑶还是赶紧跟了上去,在边上拉着他、月瑶则是在前面领路。

    事实上整咋,大堂都乱哄哄的,而第一次的爆炸,就是在这大堂一角。现在还有着爆炸后的状态。整个酒店的人、相当一部分集中到了这里,那么多人。当然也没有人关注他们三个。

    从酒店出来。李岩模糊视线的随着她们两个来到了停车场。

    “我的车好像在李岩掏出了车钥匙。

    语蓉已经抢过了他的钥匙。交给月瑶:“我们带他回去,月瑶,你帮我开他的车吧!”

    李岩现在这个样子,她当然不能让他自己开车。而月瑶也想要让他趁着这个机会回去。答应一声,马上拿着钥匙走开了。

    “跟着我”到了外面,这里还是有不少人,语蓉不便架着他走。但还是主动的抓紧了他的手。牵着他往前走。

    李岩当然不会那么脆弱,但能得到语蓉的贴心照顾,他不在意脆弱一点。

    找到车,语蓉开门扶着他坐入了副驾驶座,细心的帮他扣好安全带。然后才开车出来。在出口等到月瑶之后。才离开。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吧!”语蓉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着李岩平静的脸,还闭着的眼睛,虽然没有流泪出来。但周围依然红红的,让她很担心,相信肯定很难受。

    李岩笑了笑:“你们刚才经过走廊的时候,即便闭着眼睛,也肯定刺激到了眼睛,现在还难受吗?”

    “那时候是有刺痛的感觉”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有问题我也不敢开车了。”语蓉表示他可以放心。

    “那就时了,你们休息了一会儿,眼睛也没事,我也一样。那只是烟雾和一些刺激性气体的关系,并没有灼伤、损伤我的眼睛,只不过我比你们严重一点。需要多一点时间休息。”

    “可是

    “没事的,你送我到

    张语蓉本来还想要劝他去医院,可是被他打断之后,听到他这么说,似乎想要让她送他回去现在住的地方,她当然不会同意,他会不会搬回去住且另说,至少今晚上要人照顾才行,不能让他一个人回去!

    所以,她马上打断了他的话,不让他说出后面。“好、好、好!我听你的,不去医院就不去医院,不过你也必须听我的,跟我回家。由我亲自看着你。我也会上网查一下资料、或者咨询一下医生,如果真的没问题、有好转,就不去医院。如果不行的话。还是要送你去医院!”

    “好吧”李岩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既然有机会和好,就不要再坚持什么,这是一个对大家都很好的台阶,总不能非要人家请才回去

    至少”像她说的,过了年再说。这段时间。大家还是可以继续像以前一样生活在一起,过年回一趟老家,也不至于别扭。

    “不过,现在应该先打个电话”

    “你和什么人一起住?现在你看不到,我开车不方便,还是等回去再说吧!”张语蓉以为她是要打电话跟合住的朋友说一声。

    李岩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该先给你爸打个电话。相信他很快就会收到消息,说不定这会儿已经知道了。没有我们的消息,肯定会着急的。你可以停在路边先打了电话再说嘛!”

    张语蓉这才想起来,本来今晚上是父亲要带着古董来拍卖、同时竞拍一些古董的。要是真的来了,不会有事也受惊了,

    她暗暗冷汗之余,对于李岩又有一丝感激。跟他昨天联系的时候,可以听出他的态度如何。但他今天还是主动来到家里找她了,如果不是他跟父亲说什么另外卖古董的事情,把事情搅局了,说不定今晚上不仅仅父亲过来了、母亲也可能一起来了!

    她看了一下边上的李岩,没有说“谢谢”是自己人的话,就不需要说谢谢了。

    她把度放慢了一点,然后拿出了了家里的电话,然后开了免提放在前面。

    电视台还没有播放,他们老两口也不会时常挂在网上,而其他人哪怕是他的朋友,这会儿即便离开了,也还是惊魂未定,或者有的在悲剧的计量损失,因而暂时他们并没有知道消息。接听电话后的杨芸还很自然的询问古董拍卖会的情况。

    见他们不知道,语蓉放心了一点,便措辞婉转的提了一下:“不是结束了,拍卖会暂时取消了,出了一点意外,我和李岩现在正回家呢,我们正在车上,等会儿到家后,我再跟您详细地说。”

    杨芸并不关心出了什么意外。反正拍卖会取消了,就不用花钱买古董了。便让她们小心开车。到家再说。

    只是挂了电话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一起出去,不是李岩开车带着语蓉吗?既然语蓉不是开车,讲电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到了她这年纪,一向是安全第一,女儿女婿都在车上,一个讲电话,也会影响到另外一咋。人开车的专心程度。既然说回家后再打,那也就放心了。

    三人两车陆续到家之后,经过一路上的闭目养神,李岩的眼睛已经轻松了许多。看着这熟悉的环境,他心态又有了许多的改变。

    以前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个月,除了物质上一切都好之外,并没有特别的感觉,离开之后,才现自己对于这里,还是充满了依恋的。不是因为对于良好环境、奢侈豪宅的流连,不是因为在这里住的时间比较久,而是因为这里有一份家的感觉!这是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一种氛围。

    在客厅里面。语蓉让李岩仰靠在沙上。她自己匆忙跑上楼去找眼药水。她平时经常工作时间很长,眼睛都会疲乏,所以无论家里、还是公司办公室。一直有最好的眼药水随时待命。刚刚眼睛的不舒服,让她想到眼药水,或许能缓解一下难受。

    月瑶也随即跑上楼去了,但她是去拿了自己洗脸的毛巾下来到厨房用开水湿烫泡了一会儿。等她拿过来的时候,语蓉已经下来,正给李岩点眼药水。

    李岩苦笑道:“我觉得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没有那么严重只是点眼药水而已,我能做到的,”

    “不行!我怕你逞强糊弄事!”语蓉坚持自己给他两个眼睛都滴了眼药水。看到月瑶用一个盘子端了一条湿毛巾过来,语蓉哑然失笑:“你不用对他那么好吧?还给他准备毛巾洗脸、擦手?”

    月瑶虽然知道她只是开玩笑,并没有多心,但还是心里一紧。事实上,她自己很清楚李岩没事。但对于他的紧张程度。丝毫不在张语蓉之下!只是碍于身份,她只能默默的在心里,不能像语蓉一样直接的照顾他,在她的面前,必须把握好分寸。

    “不是洗脸擦手的,而是热敷一下。据说那样会对促进毛细血管扩张、增进血液循环、汗排毒什么的,会让眼睛舒服一点。可以试一下!”月瑶把盘子递过来一点。

    语蓉听到她这是为李岩的眼睛准备的,当即放下眼药水,赶紧来拿。

    “用开水泡了小心烫月瑶提醒了一下。

    “嗯。”语蓉捏了起来。确实很烫,又忙放了下来,有点疑惑的说:“这样放上去,不会把他的眼睛烫熟吧?”

    李岩听着她们的对话,不由得好笑:“我脸皮厚,不会那么容易被烫熟的。最多是变成熊猫眼!”

    月瑶微微一笑:“可以先吹一下,等表面稍微温一点再放上去。”

    语蓉当即对着月瑶已经叠好的湿毛巾吹气,又不时用手抚摸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感觉表面是温了。不至于烫,而里面还有开水,放上去还有热敷的效果,这才小心的拿了起来,不顾有水沿着小臂滑落到衣袖里面。小心的敷在了李岩的眼睛上面。

    “呼李岩吐了一口气。

    “怎么样?烫吗?”语蓉紧张的问道,手也做好了准备,如果他说烫,马上就揭掉。

    “没事。刚刚好。我是觉得”很舒服。”李岩诚恳的说道。

    其实这会儿,无论是真的舒服、还是不舒服,他都会这么说。因为这不仅仅是一条热毛巾,更是代表了两个女孩对自己无私的关心!就那两份心意,已经让他非常的温暖和感动。热敷对眼睛的效果,反而在其次了。

    看到真的有效果,语蓉舒了一口气。“月瑶,谢谢你。”

    月瑶苦笑道:“你们把我当家人对待,我做一点小事,值得道谢么?”

    语蓉歉然一笑:“是我说错了。

    看这毛巾,应该是月瑶自己洗脸的,想想她刚刚紧急之下,应该就是跑回自己房里去拿的。她想了一下。本想要让月瑶去拿几条新七,卞,但说到嘴边的时候,则变成了!我也就不客与了,把我洗脸的毛巾也拿过来吧,也烫一下,等会儿有个替换的。我打电话找医生咨询一下”。

    以她的个人习惯。当然是介意洗脸的毛巾给别人用。但现在这样的情况。连月瑶都没有顾忌的拿毛巾下来了,自己这个做妻子的还要讲究这些,岂不是太见外了?而且就像之前在酒店大堂说到拍照的情况一样,觉得别人的毛巾,都能跟李岩亲密接触,自己不那样的话,反而有点吃亏了。

    在月瑶答应要上去的时候。李岩自己捂住毛巾站了起来。

    “你耍去哪里?”语蓉忙问道。

    “我还是先到上面去吧,要是刘嫂出来,看到我这样,告诉你爸妈,反而让他们担心李岩小声的说。

    这些日子李岩都不在,而今晚张语蓉和月瑶出去了,说好不会那么早回来。刘嫂忙完之后,就在一楼保拇房里面休息看电视。这会儿没现他们回来了,但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语蓉当即点头,招呼了一下月瑶,两个人搀扶着李岩往楼上走去。

    在她的心里,倒是有点巴不得李岩上去。以免他等会儿眼睛感觉好点了,又嚷着要离开。

    在她们两咋,的摆弄下,李岩在二楼的小客厅沙上躺着,月瑶用热水毛巾给他过一会儿更替一下。而语蓉考虑到打电话给家庭医生咨询的话。可能会让父母知道,所以还是到办公室上网搜索答案去了。

    当剩下月瑶和李岩两咋“人在客厅的时候,月瑶一边留意办公室方向的动静,一边轻声的问了一下才才的状况。

    李岩也小声的把今晚的桔况大略的跟她说了一下。

    “那田万美金应该是已经到账了,我给的账号。是何总帮我们洗钱、打理的账户,因为我没法自己在电脑前,怕有各种问题。何斌更专业,肯定没问题。到时候会另外转到我们账上。只是月瑶欲言又止。

    “怎么?”李岩低声问道。“有什么怀疑就说吧。”

    “你在现场,算是基本上维护了一方一半的安排。可是”看样子双方对你都不是很满意。你朋友的人离开的时候,竟然还扔炸弹上来,如果不是你反应快踢出去的话”月瑶没有说下去了,因为这毕竟是李岩信得过的朋友,如果她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显得有点挑拨。

    这个问题,李岩也想到了。不过他并没有深究。“我的朋友,也没有亲自到现场出手,下面的人做事,有点不忿,会用这样的方式处理,也很正常。不会是他针对我的不爽”

    虽然这样安慰月瑶,但他心里也明白,今晚他这横插一扛子,多少让郑逸轩和老十都会有点不高兴的。虽然有他的理由,可也有帮外人的嫌疑,尤其是还通过何斌收了钱。

    “不会就好,或许你可以跟他详细解释一下。不过今晚“玫瑰。她们的动静也不相信你的朋友也能了解你的苦心吧,”

    李岩想起还有重要的事情。打断了她的话:“趁着语蓉还没有过来。你先帮我把一点东西拿去你房里收好吧

    他摸出了枪,还有那块神秘的石头。

    月瑶微微一惊,因为李岩自从放假这两三年的来,身边都没有带着枪。半年前开始复出的几次行动,也都是提前由她安排好后勤人员准备武器。今晚他却是自己带着枪出现在现场了,而且应该也是开枪了!

    她倒不是怕经常会根据子弹、弹道轨迹等追查到什么,枪和子弹都是黑的、没记录的。只是现在李岩已经很适应都市生活,身上突然出现枪,万一被普通人朋友看到。一个是会吓到他们,一个是不好解释、不好处理。总不能灭口吧?

    所以,一看到,她立马拿了过来,收起藏在衣服下。

    “这块石头,也一样收藏好!是我在古董里面拿来的,具体有什么用,时间充裕的时候。我再跟你详说。反正这是“玫瑰。很想得到的东西”。李岩轻声叮嘱了一下。以免她觉得不用像枪那样隐蔽。

    听了他的话,月瑶点了点头,随即眼睛一亮,多年的默契,让她想到了李岩的意图。

    “你帮玫瑰她们。除了不想结怨之外,不是为了钱,而是想要得到这块石头?你让双方五五开的各取一半离开。就是要造成一个信息不对称的局面。让玫瑰她们以为石头是被你朋友那边拿走了,而你朋友那边对应清单,也只会觉得是在玫瑰他们拿走的一半里面,所以双方都不会怀疑东西在你这里!”

    她刚才在现场,也是看过拍卖行的宣传册子,知道这石头对很多收藏家来说,只是具有某种心理作用的图腾安慰意义,并不具有文物价值,所以价钱并不是很离谱。一般人不会多在意。

    李岩笑了笑:“不错,确实如此。因为那个玫瑰的成员,跟我说了这石头的秘密。希望不是忽悠骗我的,要不然就亏了

    他自己明白,这石头真的是管用的!只是关于“心魔”这个最大的秘密。即便是郑逸轩、管子轶、俞墨城等人都不知道,甚至是他最信任的月瑶,也没有告诉。对于月瑶。他则不是怕泄密的问题,而是他知道月瑶一旦明白,肯定会帮他想办法打听、了解这方面的信息、资料。这已经是他自己多年的负担,不想也成为月瑶的负担。

    “明白”。月瑶怕语蓉过来,马上起身离开,在迈步之后,迟疑了一下。又回头过来。在捂着眼睛的李岩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快步跑走了”这两天老赖比较悲剧,脊椎很痛,还有个肋间神经痛的老毛病也有点作,蜘,

    感谢昨日打赏:雨的宿命、口助抛、蹦、都一般不知、飞。驱万2、几灿吓比、燕独孤、丁虫虫、凹潘帕斯,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