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快乐的早上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呃,”这咋,我放不上去,是请专业的人放的。”李岩有点汗颜。

    “两样礼物都不是你自己送的哦!”温倩怡虽然有点遗憾,不过还是很开心,“算了,虽然不是你自己来的,不过你都算是老实,没有站在下面、居功说这是你放的。”

    她准备把气球上的线剪断,全部拿进去。让它们一个个散落飘在家里。随时看到、撞倒,看着那笑脸符号,看着那生日祝福,会让她随时快乐起来。

    “好了,礼物已经收到,我就可以继续睡一会儿回笼觉了。

    等我确定时间了。过去请你吃饭的话,会先打电话给你。”

    “说话算数啊,别把我等得饿死了。”温倩怡笑嘻嘻的婉转督促了一句。

    “知道了。生日快乐!”

    李岩只能这么说,现在还不知道张语蓉今天有什么安排,时间方面还无法确定。送完了给温倩怡的生日祝福和生日有,物,他才安心的回电给李洁。

    “你终于睡醒了?看新闻没有?”李洁电话一通,一概往日酷酷的的风格,显得颇有几分激动和兴奋。

    “什么新闻?看你那么兴奋,美国人要入侵中国吗?”李岩开玩笑的说。

    在市一些汽车站,有一些流动卖报的,总是会上去那些停靠着的市区、市郊、城际巴士上面,向乘客兜售报纸。往往就提着一个播放录音的喇叭,播放的报纸要闻噱头,往往就是“美国佬不完蛋,中国人民要遭难。美国国防部长”“美国佬不死光,中国人民要遭殃。美国逼人民币”大家最关心的国际新闻,或许就是美日这两个有敌对大国了。

    李沽有点无语,“关美国什么事啊?是昨晚上的新闻!”

    “哦,今年圣诞节,又是女孩破处高峰期么?看来再过几个月,又会迎来人流高峰期”

    “你正经点好不好!”李洁忍不住吼了起来。

    “好、好,你说。”李岩忍住笑。

    “之前我们接下的那咋,古董拍卖会,你还记得吧?昨晚上真的被人抢了!接替我们的第一保安公司。全部被人放倒了,很多都是被麻醉枪击中,身体、眼睛都受伤了。古董、文物全部被抢走了。那个酒店也遭遇了几次爆炸,弄的现场是人心惶惶!”

    李岩现她有越讲越兴奋的趋势,有点汗,“我说,”人家这是悲剧吧?怎么听着你挺爽的?幸灾乐祸啊?”

    “我幸灾乐祸什么?我只是庆幸!如果当初不是你的提醒和坚持,由赵城尧安排接了这次任务的话小这一次遭殃的可就是我们了!我不知道第一保安公司会如何应付,但如果是我们的话,遭遇这样的挫折,必然极大的打消大家便革之行,对于我,对于现在的管理团队,都会不信任。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回到以前的样子,说不定还要为赔偿的问题而重挫”谢谢你!”躲过一次大浪,让李洁简直有点后怕。

    李岩笑了笑:“你我还需要说谢谢么?我不是公司顾问么?至少要出一点主意嘛!那个赵经理现在肯定也是庆幸,又担心你会怀疑他的工作能力。这方面你不需要责备他,更需要勉励几句,毕竟这是意外。与他无关。他是为了公司好。”

    “明白!我也不会透露你的消息,就当是我们运气好,和你的眼毙,独到!”当初见李岩说的严重,她就觉得他肯定是收到什么风了现在真的出事了,更加印证她的猜想,不会相信真的只是运气好,她这是表示会保守秘密。

    李岩干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本顾问还有一个问题要提醒你”

    “什剁”

    “你刚刚说你“不知道第一保安公司会如何应付”这是一个问题!现阶段,我们距离第一保安公司的规模还差很多,但我们的目标是做到那级别、甚至越那级别;而且这一次还是有运气成分,任务那么多。我不可能每次都撞上,所以小现在你应该要了解他们的动向看看人家是怎么应对危机的!”

    李洁郑重答应:“我明白了,虽然这次我们没有出事,但以后都难说。我们可以总结别人的经验,少走弯路!这方面我会跟进。”

    “除了吸收别人的经验、少走弯路,是不是还可以趁着他们信誉出现危机的时候,适当的扩张我们呢?”李岩又提醒了一句。

    李洁马上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抢他们的客户?”

    “不是抢,是利用机会,竞争。让赵城尧去吧!前段时间他应该有点打击积极性,现在应该恢复斗志了。不过这次本来是他接了、再转手的,虽然不关他的事情,也要让他小心第一保安公司那边有人情绪化的报复他。”

    “明白了。”李洁又感叹了一句:“我以前管理公司,基本上就是靠身份和武力镇住所有人,让他们听从安排。一切经验都是来自父亲。要不是有你的支持,我根本不敢、不懂得迈步出去。”

    “我也是纸上谈兵,谁知道是被我领着走向康庄大道,还是误入歧途呢?所以,你不能太信任和依靠我,我只是做好顾问和你的私人参谋。具体的工作,还是要放权和把关好专业团队,以及提升自己。你不能光练武了,得连连脑子!”李岩认真的说道。

    对于她的完全信任和依靠,让他也多少满足一份男人的虚荣心,毕竟像温倩怡、张语蓉和海芙她们都是非常独立自主的女强人,不需要他太多的帮助。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对于公司管理、拓展方面的实际操作能力,不能误导了她。

    听了他的话,李洁有点不爽,冷哼了一声:“你最后一句什么意思?是说我胸大无脑?”

    “绝对没有!我的意思是有空多学习点东西,把脑子练得好,肯定对你有帮助。当然,胸部练大一点的话,也是好事”刚刚起床,还在晨勃状态的他,想到自从市回来之后。就没有机会跟李洁鸳梦重温。如今谈及胸大的问题,心里多少有

    “去你的!我挂了”。

    李洁那时候会豁出去,是因为亲自见证了一个个人死亡,而且都是受过严格练的精英特工,包括她自己也差点死在美国特工的枪下,而知道这样的精英还要数十咋。、上百个,自觉活命机会不大,跟死比起来。其他都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现在恢复到正常状态,再被他挑逗,就还是觉得不习惯的羞赧。

    回了两个电话之后,躺在床上的李岩,又继续打给郑逸轩。郑逸轩倒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他的情况,关心他有没有事情,有些事情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但简单含糊的话,也能让两个人明白对方的意思。

    如李岩猜想的那样,老三也没有为了这一点价值的古董跟他翻脸。虽然这件事上,他有点帮了外人的嫌疑,但手段、渠道不如老十专业的玫瑰她们,这次也替老十分担了大部分的通辉压力。

    李岩估计郑逸轩没有从何斌那里知道他收了索妮娅她们田万美金的事情。否则的话,或许会没那么好的态度。他也没有主动解释,反正他不是为了钱,收钱也是为了能够取信于,玫瑰”否则纯粹好心的调和,谁信你?这样状况下小往往就会是“非友即敌。的场面。而他也没有提及老十的人向他还在的地方扔炸弹的事。

    说完电话,李岩估计她们都吃完早餐了,也该起床了。

    刚刚掀开被子,就听到响了两下敲门。然后有人直接开门进来了。

    “叫你这么久了!还不起来呀?你这个大懒虫”。张语蓉笑骂着进来。然后过去衣柜帮他找衣服。

    李岩的睡祈里面没有底裤。现在高高隆起,几乎要裂裤而出甚至角度一没弄好,前面扣子解开的话,就会从开口钻出来了。他想要用手遮挡,但纯洁的语蓉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如果这样的话,反而更加明显了。可不遮挡的话。她一会儿拿衣服走近过来,还是会看到。所以他只好一边说话,一边小心拉上被子又将身体盖住。

    “你已经吃过早饭了吗?。

    对于张语蓉的态度,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她今天不仅仅会第二次的来叫起床、还进入房间里,还在帮忙找衣服,语气还那么的”女人!

    是的,她今天的神态很女人味!虽然她本身是女人,还是一个绝色美女,但无论是最初两个人互不干涉时候她的陌生冰冷,还是后来的女强人习惯的淡然,都让李岩觉得很有距离感、缺少女人味,感觉中面对的不是一咋。女孩儿,也不是一个妻子,而是一个女总裁。她的婉约从容、气质气场,都已经让总裁范儿融入到了生活之中。

    但在刚刚这一刻,他看到的是女孩子阳光的一面,以及更平易近人的亲昵语气!

    就好像”王菲,在唱歌时候的王菲,无论是、电视还是舞台上,都有着强大气场,以及一种让人不敢亵读、生人勿近的冷艳和酷。但看她演电影,哪怕是本色出演、酷扮相的王家卫电影里,也更加平易近人,能看到冷艳女孩可爱的一面。当然,《重庆森林》的年代。是还没有结婚生孩子时的王菲。

    “没有啊,都在等你呢!我刚刚是去运动了一阵,回来的时候敲门,还没有把你吵醒,等我洗完澡,你还在睡!你属猪的呀?”语蓉轻松笑道。

    虽然觉得她今天很特别,比平时更亲近。但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她以前的态度和风格。李岩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仿佛她是刻意装出来似的。他也暗问自己是不是有点受虐啊。怎么她变成温柔、亲昵的态度反而觉得不自然、不习惯呢?

    她是不是装出来的,李岩决定试探一下。故意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低声说道:“可能是昨晚上梦遗了吧,所以有点萎靡、睡多了一点

    “什么?。即便是在找衣服。张语蓉的办事效率也是非常高的。“这套?还是这套?”

    见她竟然没有听清楚,李岩无语。媚眼抛给瞎子了!“等会儿我自己来吧,现在在家里,不介意我只穿睡衣吧?”

    “行看他这么说。张语蓉把衣服挂了回去。然后过来他的床边。伸手去掀他的被子:“喂!你不是已经耍起来了吗?怎么又继续盖上被子?还赖床!”

    李岩怕吓得她匆匆跑出去,拉住了被子。佯羞道:“别掀被子,伦家会不好意思的,”

    这次坐在床边了,张语蓉听得真切,只觉得天雷滚滚,夸张的打了一个哆嗦,欲哭无泪的说:“拜托!你能不能别说那么恶心的话好不好?。

    她又掀了一下被子,现还是被李岩拉着。她当然不相信李岩这么脸皮厚的人,还会不好意思。忽然想起了他刚刚说的话。一脸疑惑的说:“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昨晚上”梦什么了?”

    “呃”李岩本来是想要故意逗她的,结果刚刚说的时候她没有认真听。现在她坐近在床边,一本正经的盯着自己认真的询问。反而让他老脸一红,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看他窘迫的样子,张语蓉嘴角微微扬起一道美丽的弧形,忍着笑意,强作镇定:“那就是真的喽?”“你管我真假,出去、出去,我要起床了!”李岩白眼。

    他们两咋。人之间,一向都是语蓉被逗、被激、被气,难得有机会让李岩窘迫、脸红、尴尬,本来就决定从今天起,以新姿态面对两个人关系的张语蓉,忍不住暗暗好笑,觉得这家伙尴尬起来,也挺”可爱的嘛!

    “你起床我干吗要离开?。

    李岩无语,难道你想要看看私人“蒙古包。帐篷是什么模样的?

    语蓉决定乘胜追击,忍住自己的不好意思。带着恶作剧心思。勉强说道:“你是因为梦”那什么了,所以不好意思让我看到吧?我都上过学,学习成绩还很好,知道那是男人成熟之后正常的生理现象,你

    我是不好意思吗?李岩大汗。怎么尴尬之余,又觉得有点异样的兴奋呢?

    “你如果真的,尿床了,就应该马上起床去洗澡清理,拉被子盖着,只会弄脏被子的语蓉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梦遗。二字,遂改为更能接受、又觉得应该意义相差不远的“尿床。

    尿床”尿床”尿床,李岩羞愤欲绝,双手掩面,悲呼:“拜托!我都快三十的人了,被老婆说尿床,你让我怎么好意思出去混啊!再说,梦遗跟尿床,虽然本质上、方式上,都是梦中无疑是的某种排放,但性质上、意义上可完全不一样。尿床是小孩子的专利;梦遗是男人才有的

    张语蓉今天破天荒的大胆来到他的房间。还说话都把握主动,对她已经是极大的突破了。现在和男人讨论梦遗和尿床的区别话题,还是让她脸上烧。正如她说的,她学习成绩那么好,即便没有亲眼见过,又怎么会不知道两者的区别呢?

    看到李岩“羞愤。掩面的动作,她觉得有点好笑的同时,心里又有一种冲动,很想要掀开被子,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个什么了、那个什么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状况,毕竟书本上只有大意的、简单的文件描述,是不会有具体图片的。

    怎么也真正二十五岁了,又是自己的老公,只是”也学习研究的态度看一下,应该没什么吧?就当看书本的演示”,

    语蓉只觉得自己脸蛋上的滚烫,已经蔓延到耳根了,她还在紧咬嘴唇犹豫挣扎。可是她的手刚刚就是在掀被子。只是因为被李岩拉住才没有掀开,如今继续一咬牙、一用力,虽然是无意识的,可李岩的手已经在脸上了,也就无法护住被子,马上被掀开到了一边。

    现不对,语蓉本能的想耍闭眼,但只是闭了一下,又觉得李岩应该会很快盖上被子,忍不住又睁开膘了过去。

    却现并没有看到“尿床。的情况,反而是睡裤高高隆起,形成一个帐篷模样,更有肉色物体小似乎要从前面开口的扣子间钻出来似的。

    这是什么东西?一怔之后。反应过来,不就是曾经见过、研究过、昨晚上在浴室还惊鸿一瞥过的某物么?梦遗了还能这样阳亢?又不是杨过的父亲!

    李岩刚刚“羞愤。掩面,多少是有点夸张的表现,但他也没想到被子竟然被她掀开了,更没想到她想要看看,尿床。的真实案现场。既掀之,则安之,为了避免她尴尬,他干脆装作不知道,继续双手掩面。只是手指老弟已经很自觉的分开缝隙,让眼睛兄台偷看语蓉的状况。

    透过手指的缝隙,他看到有着绝色美颜的语蓉,正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低头看着他身上,似乎是好奇、是惊讶,但没有那么多紧张了。

    本来就是晨勃未退,又是次跟语蓉在床前嬉闹,他已经很兴奋,现在又偷看她在偷看,更是觉得异常刺激,更是坚挺万分。估计放个碗上去,都能耍杂技的顶碗了。

    他知道自己的手,这会儿就是一个遮羞布一样的作用,不是让他自己。而是让语蓉。虽然以她的聪明。不可能猜不到他会在指缝中观察,但没有直接的拿开,就没有捅破,女孩子总是害羞和要面子的。

    以前他也在她面前有意无意的“暴露。过,不过类似昨晚在浴室的场景,她都是直接就跑走了。

    还有一次她虽然拉上月瑶一起研究过,但那时候,他是在装昏迷的状态,是不便动弹,观察不到她脸上反应的。现在总算是清楚的看到她看到那东东之后的反应了。只是有点遗憾,她好像只是好奇,不是呼吸加快、心跳加的迷离状。

    看了一会儿,安静的气氛让张语蓉觉得不对劲了,这样不太好。而且李岩这家伙应该根本没有梦什么的,是故意弄成这样让自己掀开被子看他的!

    她移开了目光,把被子盖了上去,轻哼了一声:“我出去了,你自己快点起来”。

    说完她起身离开,还嘀咕了一句:“暴露狂

    李岩有点汗。很想说。明明是你强行掀开我的被子来偷看,看完之后还说我是暴露狂!这算不算是倒打一耙呢?

    看着她的倩影消失在门口、房门关上,李岩吐了一口气,迅坐了起来。无论如何。今天是一个快乐的早上。让他精神大好,这说明两个人关系不仅仅和好了,更是进步了,而且这应该还是她由一味被动、向主动变化的表现!

    匆匆洗漱之后,放水完了的第三条腿,已经完全的消退。不过就这样下去的话,稍微有点刺激,还是容易显形。不过”那不是很刺激吗?没有约束也更舒服,而月瑶和语蓉,又不是没有看过,被她们看到。也不会吃亏。

    当然,等会儿还是要去段海波那里,把东西收拾回来,或者至少要去买几盒内裤回来。

    等他下去的时候,月瑶和语蓉已经在餐桌等他了。语蓉好像忘记了刚才在他房间的一幕,还是和以前一样。

    “早,你的眼睛没事吧?。月瑶打了一个招呼。

    听到这话,语蓉才想起来。暗责自己刚刚都忘记正事了,不过好像他刚才就没事,但她也看了过去,仔细盯着李岩的眼睛。

    “没事,在你们眼药水和热毛巾的帮助下,休息一晚后,已经全好了李岩又眯起眼睛笑道:“不用这样色迷迷的看你们了

    听到她这么说,两个人才放心下来。

    “今天是语蓉姐生日。蓉姐夫,你准备怎么给她庆祝呢?你们是不是应该出去二人世界的浪漫一下?还是我出去玩儿,让你们在家里,,嘿嘿嘿嘿”。月瑶挑起了生日的话题。想要推波助澜,让他们的关系趁着和好,更进一步。

    今天跟小赖玩扑克,7局老赖输了局,圃,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凶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