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与足握手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但那只是在原本优秀上面加分而已,而不能改变本质。太丑的人,穿衣服搭配好了会加分,但不会变成绝色美女。

    温倩怡本身就天生丽质,加上多年锻炼出来的气质、魅力,让她完全是在生活中、无形中就会注意到一切,即便不需要刻意化妆、换漂亮衣服。素颜、便装,也会是与众不同。李岩就是那个意思。而不是有心情调侃她不穿衣服都迷死人。

    温倩怡当然不会听不懂,所以她并没有介意,而是直接的笑着承认自己刚网争取的时间,并不是用在化妆和换衣服等上面。

    “跟你说实话吧,我根本没时间化妆、换衣服,我爸网刚在我哪儿!”

    我爸刚网在我哪儿!

    李岩听到这话,不由得呆住了,简直是晴天霹雳!刚网那个男人是她父亲?

    因为距离有点远,加上他当时已经不冷静,根本没有仔细观察那个男人的具体长相,只是觉得身材、衣着、走路等都显得很有风范。而且遇到这样的事情,有没有近距离观察、说话,一般人都只会意识到那是一个男人,谁会往父亲方面想啊?

    “怎么了?”温倩怡现他惊讶的样子。

    “你“…有爸爸?”

    温倩怡有点不可思议,随即瞪了他一眼:“废话!我没有爸爸,难道是单性繁殖品啊?就你有爸爸,你爸是李刚!”

    只”李岩有点汗,看有服务员在边上:“先点吃的吧!”

    在点了餐之后,服务员离开,李岩已经忍不住追问起来了:“我刚刚的意思是…以前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爸爸,而且你是自己买的房、一个人住,应该你父母不是在本市吧?”

    温倩怡点点头,但对于父母的事情似乎不想多说,只是简单的说:“今天不是我生日吗?我爸过来这边出差,网刚下飞机在酒店放下行李,就来赶来看我。之前没有告诉我,给我一个惊喜。本来我想要中午跟他一起吃饭的,又和你约好了,也没有来得及给你电话。所以就说跟朋友约好了,让他先会酒店,先休息一下,晚上跟他吃饭。”

    她显然不知道李岩看到他们的一幕,也不是特意的解释,只是他问起来、就说了一下。

    听完她的话,李岩原本积压心头的郁闷,都已经尽去。按照她说的,她父亲都是上午的飞机,才到就赶来看他,估计也没有停留多久,那就不存在早上约会了。

    现在冷静一想,是有男人在她家过夜出来,也是有漏洞的。譬如说,如果温倩怡真的跟男人一起过夜,怎么可能零点后还跟他轻松的聊电话?怎么会一大早收到礼物记着给他打电话?几次通话,她会压低声音、顾忌有人的时候,只有刚才这一次。

    “其实你让他一起来吃饭也不错啊,相信他也很关心你的个人问题,我不是第一次做你的挡箭牌了,你可以介绍说我是你的男朋友啊。相信看到我这么优秀的男人,你父亲一定会放心下来,不在催促你了。”李岩微笑说道。

    这会儿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勉强笑容,但在心里则暗暗惭愧,为自己的怀疑而惭愧。虽然那是亲眼所见,但子曾经曰过,亲眼所见也未必是事实!

    想当年,孔子的一位学生在煮粥时,现有肮脏的东西掉进锅里去了。他连忙用汤匙把它捞起来,正想把它倒掉时,忽然想到,一粥一饭都来之不易啊,要珍惜、不能浪费,于是便把它吃了。网巧孔子走进厨房,以为他在利用煮粥的机会偷吃,便教了那个同学。后来解释清楚,大家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孔子很感慨:我亲眼看见的事情也不确实。何况是道听途听呢?

    温倩怡笑吟吟的看着他:“最近脸皮厚度有所长进呀,赞美自己是优秀男人的时候,竟然眼皮都不眨一下!”

    “大实话嘛!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爸一个老头了,一般不会让他出什么差吧。我猜他是不是借口出差、其实是特意来看你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因为我的关系,你把他打回酒店,岂不是让他伤心?”

    “老头?!”温倩怡瞪着他,“我爸才五十出头,只能算是中年人,又经常锻炼、保养得好,看起来不过四十多的样子,走在街上,还是让小女生频频回头的魅力熟男呢!”

    “欺那么夸张吧?”

    因为温倩怡和张语蓉同年同月同日生,而张天翼年纪更大一点才娶妻牛孩子,现在又因为生病的关系,从他第一次见到,就像个老头了。所以顺便把温倩怡父亲,也想象成那个样子了。现在回想了一下刚网看到那个男人,似乎确实只能算是成熟魅力,还不能算老头。

    “有机会真的让你看看”温倩怡笑嘻嘻的说:“不过,你这个。黄金挡箭牌可以在别的男人面前用,不能在我爸面前用。”“为什么?”

    “笨呢!你做挡箭牌,作用是替我驱逐、抵挡男人的纣缠。可若是让我爸知道了,他就会时常关心你我的关系,过久一点,就要问结婚之类的话。”

    李岩耸耸肩:“随便你了,不过…”

    “不过什么?”

    “今晚上我就不陪你了,我送你的那支酒,你就别客气,替我孝敬一下未来老丈人吧!”

    温倩怡佯怒道:“什么意思?占我口头便宜?”

    李岩神色一整,对她勾了勾手指,自己也左右看了一下,神秘的靠近过去,一副有什么秘密要说的样子。

    温请怡手肘撑在桌上,探身靠近过去,扛声道:“干什么?”

    李岩忽然伸手出去,抱住了她的头,然后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这才说道:“这才是占“口头便宜”

    温倩怡没想到被他调戏了,没想到他那么大胆,在餐厅里就敢亲自己。她缩了回去,略微有点心虚的左右看了看,还好因为客人还不多,李岩又怕被熟人撞见,选择了一个较为安静小隐蔽小适合谈话的位子,并没有谁看到。

    她先是瞪了李岩一眼,然后又展开笑颜,让人琢磨不透的说道:“你这是非礼!还真以为你爸是李才呀?”

    李岩看她露出笑容,知道她没有真的生气,也笑着说道:“你忘了我说还,懵卜礼物、而谅礼物就是我自只吗。嘿嘿作为礼物。喇猜”刁相许我都眨一下眼睛,刚刚只是一个生日已。怎么能说非礼呢?忒煞风景”。

    “那我是不是应该笑着接受、还要对你说谢谢呢?”温倩怡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着她的笑容和态度。以李岩对她的了解,知道这是她要整人的前奏!在你被她的笑容迷住、或者因为笑容而误会她的态度的时候。她就开始反击了!

    果然,网刚有这个想法,已经感觉温倩怡从下面抬脚踢了过来!

    桌子下面的空间很两个人的距离也就隔着一张桌子温倩怡更是先缓缓的把脚抬起来。等到距离不过一尺的时候,才踢过来。而李岩刚网又是没有经过允许就亲了她小也想要让她踢一下现。没有闪避。

    结果就有点悲剧,因为温倩怡竟然是用高跟鞋的鞋跟踢过来的!

    “小啦,要不要那么狠啊?你要踢我无所谓,可要脱鞋、别用高跟鞋跟啊李岩低声抱怨了一下。

    当然,温倩怡并没有太用力,如果不是鞋跟的关系,甚至一点疼的感觉也没有,不过女孩总是心软的,要让她泄愤,当然要做出很疼的模样来。话又说回来了。用高跟鞋的鞋跟踢人、哪怕只是用力不大的踩人。若位子不是在膝盖而是在两腿之间的话,那也会很悲剧吧?

    脑中出现高跟鞋跟踢中两腿之间的画面,李岩只觉得下面阴风阵阵

    一般女孩,只要不是动了真怒的,这会儿都会顺着说几句“活该”之类的话就完了。只是”温倩怡好像是属狐狸的。李岩装出来的抱怨。她似乎一眼就看穿了,也可能是她对自己用力很有自信,她反而笑意更浓。

    “这样啊”既然你这么要求,我就不客气了。”

    “你要干吗?”李岩听到下面鞋子微微响动,似乎她真的在脱鞋子。

    很快,温倩怡又一脚踢了过来,脸上也是故作惊讶的说:“不是你说只要脱鞋踢就无所谓吗?我是应你要求啊!哎呀。认识那么久,没想到你喜欢被人踢打呀,有这个嗜好早说嘛!”

    李岩很无语,我什么时候有这个嗜好了?我说的是刚刚那一下!不过现在这一下,凭着感觉,还是能够清楚的知道,她真的已经脱了鞋子,所以只是玉足踢过来,又没有太用力的话,根本不会有疼痛,更像是挑逗,尤其是配合上面一本正经的样子。

    在他不说话的时候,温倩怡有踢了一下,继续轻声笑道:“现在没用鞋跟。满意了吧?”

    李岩白了她一眼,轻声道:“好了,这是在餐厅,别玩了”

    “啧啧”你也知道这是在餐厅呀?刚刚整盅我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呢?”温倩怡现在脱了鞋子小也不怕把他踢伤了,竟然更用力了一点,似乎颇有踢人的快感。

    整盅,由非礼、变成整盅,当然表示她并没有真的生气。看她想玩。李岩便决定陪她玩一下。他眉毛一挑,挑衅的说道:“还来?再踢我一下,别怪我反击了”。

    “反击?我就看你这个大男人,好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踢我这个弱女子!”温倩怡一点不受威胁,眨巴了几下眼睛,笑对他的挑衅。

    李岩看了一下餐厅里面。附近餐桌没有人,其他客人看不到这里,也没有服务员在附近,基本上没人注意到这角落生的事情。

    他放心下来,手已经放到了桌下,并在温倩怡再踢来的时候将并拢的双腿打开!

    本来要踢在李岩膝盖上的一脚,一下踢空,让没准备的温倩怡的重心失衡前移,她以为他只是避开,也没有太在意,这一脚应该就是踢到他大腿外侧、或者沙上。但很快,她就感觉到不对劲了现有一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轮到他得意的笑了。“我岂止不好意思踢你,简直是舍不得呀。被这么可爱的小脚踢,我只觉得很舒服,反击只是要要和它握握手而已。嗯,这算是握手呢、还是握脚呢?”

    女人的脚,自古以来就被视为私密之处,现在突然被异性握在手中把玩,即便是强大如温倩怡的气场,也有点乱了。她一手扶着桌面、一手抓紧必,低声娇叱:“别玩了,快点放开我,你这不卫生的家被

    “那话怎么说来着?“月刚整盅我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呢?”李岩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温倩怡无语,简直是现世报呀,不过本来就是这家伙弄出来的麻烦,怎么成我遭报应了?

    她腿上用力,想要把脚收回来。可因为坐着的关系,本来就不好用力,而且上面还有桌子,太大了的话,不把桌子掀掉,也会弄出大响动,所以很无奈,她抽脚、比提出去更难用力,而李岩又是两手抓着,根本就没办法。

    见李岩贼笑看着自己,下面手还在使坏的抚摸脚背、脚踝、脚底心”让温倩怡脸上红了起来,无奈,只能低声求道:“李岩哥。李总,算我不该过度报复,可以松手了吧?”

    毕竟是在餐厅,而且早已经点餐,随时可能有服务员过来上菜,李岩也只是陪她玩一下,不便过火。“知道错了就好,下次你也用再样的方式整盅我,占我的口头便宜就行了被”

    说着,他松开了手,温倩怡的小腿好像灵蛇一般,迅的缩走。

    就在李岩看着她满脸绯红模样而出暧昧笑容的时候,温倩怡脸上也浮起了一丝笑容!

    在他感觉不好的时候,刚刚如蛇一般灵活的小脚,迅的抽身,竟然不是要穿回鞋子,而是为了用力的踢过来!这一次,温倩怡脚伸前了一点,趁着李岩双手拿开、双腿尚未合拢的时候,踩在了他下身要害之上!

    感谢昨日打赏的兄弟:郁闷的引叭旷口旧、…迫南啊有楠切?、燕独孤、北梁旧、怀凹潘帕斯、塞族小鱼儿、雨的宿命灿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