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老丈人的古董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他们说话的时候,张语蓉特意留意了一下附近,果然还有其他的类似小孩,

    就是刚刚这个小男孩,也在跑走之后,又去缠住了另外一对男女,那边人家可能

    不是情侣,不愿意给钱,就一直抱着不放,怎么拉也拉不开。

    她暗暗叹息,对于这样的事情,很想要能够帮上一点忙,但又无从帮起。这

    样的事情,还是得由政丅府最强大的部门——有关部门来处理,只是‘有关部门’

    神龙见首不见尾,也未必会盯着这样的小事情。

    “算了,走吧。”张语蓉叹了一口气,对于这样的小孩子,她很想要能够帮

    助他们,让他们回到他们应该在的位子,学习、玩耍的年纪,不应该学着这样的

    讹诈方式卖东西。可她也是有心无力,政丅府部门都产出不了的、媒体曝光都没有

    用的,她又能如何?

    李岩拉着她的手,安慰道:“你有社会责任感是好的,不过不用给自己什么

    压力,总有一些事情,不是你能解决的。你的身份算是一个企业家,把天堂集团

    大力好,就能解决数以万计人的就业问题,还有延伸行业、就业人员再辐射到各

    自的家庭……其实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能帮助数以万计的人。”

    “我的作用有那么打?”张语蓉睁大了眼睛,从来没有人给她讲过类似的道

    理,在她看来,她一直以来的女里,也只是为了父亲,不能让父亲的心血倒塌而

    已。

    “你不能帮助到没一个人,但你现在是企业家的身份,做好企业,就能很大

    的回馈社会。当然,作为资本家,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取利益。只不过也会在无形

    中帮助人,所以你不用因为帮助不了这些小孩子而有无力感。”李岩继续劝慰了

    一下。

    张语蓉这么聪明的人,看问题当然也是举一反三,李岩的提醒,让她马上想

    通了,心情也没有因为刚刚的见闻而继续低落。“那你呢?你说我是企业家、资

    本家,你能回馈社会吗?”

    “呃……我是帮你打工,理论上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非要算我个人头上,也

    是不错的,比如这次拍电影,因为我的主导,促成了以前玩投资,这一千万下去

    ,表面上只是最多出来一部电影而已。还可能是浪费资源的烂片,但从经济学的

    角度,这就不是浪费资源,因为我们投资之后,资金会流入到演员、道具、化妆

    、摄影、美术等等许多从业人员那里,而他们有收入后也会消费,消费又会促成

    其他的投资、消费……因为流通的关系,理论上,无论电影水平如何,最终也是

    能够达到六倍的经济效益。”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听完李岩的话,张语蓉有点感慨。

    “李岩……其实最初让你做电影公司的负责人,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们两个

    关系的缘故。一方面,你确实是帮了我和我爸,而你没有要我什么回报,无论以

    后结局如何,我都应该回报你;另外一方面,是为了让我爸安心,他希望看到你

    得到重用。虽然他看似很糊涂了,其实我想他什么都很清楚。”

    “了解!”李岩捏了捏她的手,“你不用跟我说抱歉,你一向提拔人都很公

    平,这样为我破例,我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张语蓉点点头,“但你没有向以前一样,让我觉得我的眼光没有错,觉得你

    是有能力的。”

    “嘿嘿,你这样夸奖我,小心我会骄傲的。”

    ……

    因为之前已经跟月瑶说好了,所以他们也没有回家,直接回到了娘家。而到

    了之后,车库里面多了两辆车,李岩留意到其中一辆是江雪饮的,另外一辆是豪

    车,但以前没有见过的。

    “我们回来了!”

    张语蓉回到家里,非常的兴奋,一进屋就大叫起来。

    “表姐!生日快乐!”江雪饮马上大叫着跑了出来。

    “你昨天在这里,今天又在这里,是不是专门蹭吃蹭喝呀?”李岩跟着后面

    进来,正要拿江雪饮开一下玩笑,见到一个陌生男子跟着江雪饮后面迎了过来,

    怕是江雪饮的男朋友,没有说出来。

    “礼物拿来!”张语蓉开心的伸出了手,向江雪饮讨要礼物。

    在说话之后,她也留意到了后面那个男子,开始跟李岩一个心思,也以为是

    江雪饮的男朋友,见到表妹对自己使眼se,才留意了一下,然后有点惊诧:“刘

    ……昱阳?竟然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语蓉,生日快乐!”那个陌生男子非常优雅绅士,长相也是属于帅气又不

    缺乏男人气概的那种,他在微笑祝福的时候,也已经把一份准备好的礼物递了过

    来。

    张语蓉礼貌的手下,又忙客气的说:“走、走,别站着说话,里面坐!你这

    大忙人,回来也不说一声。”

    叫刘昱阳的男子,优雅的举步,和张语蓉保持适当的距离,不会显得疏离生

    分,又不会显得过于亲近,一边说话一边往客厅走:“呵呵,特意赶回来的,惦

    记着你的生日,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

    虽然到客厅没有多远,但却形成了前后的形式,张语蓉和刘昱阳走在前面,

    刚刚过来迎接张语蓉的江雪饮等到了后面的李岩。

    “雪饮,什么人来着?”李岩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江雪饮不会放过敲诈岂会,轻声说道:“请客……”

    “没问题。”李岩迅速答应。

    “表姐以前的同学,追求者哦!好像是毕业后去了英国工作,现在是伦敦一

    个对冲基金的经理,金融才子情敌呢,压力来了,姐夫,我也帮不了你。”江雪

    饮轻声向他透露了一点。

    “切……你一向看不起我,谁指望你帮忙了?”李岩没有在意,随口说了一

    句,心里琢磨了起来。以前的同学、追求者,特意从伦敦回来给羽绒庆祝生日…

    …很花心思呀!看羽绒高兴的手下他的礼物,回避介绍我,这关系不一般呐!

    他也不是小男孩了,看人还是有一定眼光的,这刘昱阳一看就给人一种很不

    一般的感觉。除了外表、身份等,李岩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只是本能的觉得,如

    果以叶家宏打比方的话,这是要全面超越叶家宏的,叶家宏想要追求张语蓉,还

    会让他觉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这个刘昱阳,竟然会让他觉得他们很配的感

    觉!

    听到李岩说她一想看不起他,江雪饮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有吗?好像没有吧?

    她轻哼了一声,嗤之以鼻的说道:“你就自卑吧!看你不顺眼,不等于看不

    起你。看到人家条件优秀心虚了!冲我撒什么气呢?”

    李岩微笑摇了摇头:“我相信你表姐是喜欢我的。你姨夫呢?”

    “书房呢!”江雪饮懒懒的回答了一声,又提醒了一句:“我说你别自卑也别太自信,这年头,结婚了也一样被人挖墙脚。抛开所谓的爱情,无论从哪方面

    来说,这个人都跟表姐更配、更适合长远发展的。你还是小心点!”

    “谢了。”李岩洒脱道谢,然后径自前往书房找张天翼。江雪饮的话,他看

    似不在意,但心里也是微微着紧,因为她说的没错,从各种现实条件来说,这个

    刘昱阳却是要比他适合许多。而他跟张语蓉之间……并没有江雪饮以为的富家女

    爱上穷小子的浪漫爱情。两个人能在一起的关键是因为张天翼!

    ……

    找到张天翼的时候,看到他正在看古董。

    “李岩啊,还好你昨天帮我出的主意,要不然我这些古董可就有去无回了!”看到李岩进来,张天翼颇为唏嘘、庆幸。

    “是啊,真是幸运,估计冥冥中自有天意,这些应该是属于您的!”李岩笑

    着抛了一根烟过去。

    张天翼眼睛一亮,“有道理!正好用这个借口回应你妈!你不知道,她看新

    闻之后,在庆幸之余,反而让我尽快把所有的都卖了,以免遭贼呢。”

    “也不用成惊弓之鸟,您收藏的古董也不是很多。现在风口浪尖,急着出手

    ,反而让人怀疑。担心安全的话,更新一下保安系统吧。家里的保安是哪里的?”

    张天翼叹了一口气:“是跟第一保安公司的,就是昨晚负责保护古董的那个

    公司。现在好像有传闻,说是不是保安公司与劫匪勾结,里应外合、监守自盗,

    要不然怎么那么容易就全部被放倒了。我这也有点不放心……”

    李岩微微皱眉,张天翼的保安,也不是第一天了,应该是属于可靠的。不过

    现在第一保安公司出问题了,还能继续可靠吗?

    他想要开口解释李洁的捷锐,但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无论张天翼对

    他如何,都是看着父亲的面子上,谁知到对他有没有怀疑、或者什么考验呢?如

    果这会儿借机换了自己熟悉的保安队伍,没事还好,有事的话,会不会怀疑他监

    守自盗呢?

    “应该没事的,不是第一天了,第一保安公司也是知名的保安公司,不会有

    问题的。”

    “谁知道呢?有合适的,你也帮我留意一下吧。”

    “好的。”李岩答应了,但不会真的行动,除非真的有必要。

    “昨天你也去了?现场怎么一个状况?”张天翼由李岩帮他把烟点上,趁着

    杨芸不在,赶紧吸上几口。

    李岩大略的把昨天的过程讲述了一下,并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很多都是含

    糊的。

    张天翼也只是想要听听现场的情况,看看合新闻有多少出入,并没有刨根问

    底。听完之后,他唏嘘了叹了一口气:“这次拍卖的一些股东,一大部分是从欧

    洲过来的,本来大家是有机会从洋人手中买回来的,这样被抢走了,又不知道会

    流落到何方,可能又要几十年、上百年才会重新出现了……”

    李岩听出他的遗憾,笑着说道:“您不会是觉得属于中国的文物、股东,流

    落在国外很遗憾,买回来就是爱国行为吧?”

    张天翼一怔,“流落到国外的古董,大部分都是当年英法联军、八国联军侵

    略中国时候掠夺走的,这是我们的耻辱。有能力的爱国人士,都会想要买回来,

    这错了吗?”

    “对错不好说,迂腐、愚蠢是难免的。”

    看李岩这态度,张天翼有点不高兴。“哦?说说,你们年轻人都是什么看法?”

    “您大概觉得我们年轻人都不爱国了?这么跟您说吧,大英博物馆、卢浮宫

    等地方,都收藏着中国数以万计的古董文物。但这些国宝级的东西,有没有出现

    在市场过?留出市场的,虽然都是古董,真正艺术价值、历史意义几何?”

    张天翼皱起了眉头。

    “好吧,就算不是国宝级的,也是中国古董。很多人会觉得,现在中国古董

    都拍卖出天价,那是代表中国崛起,是值得自豪的事情。请问拍卖的那些,本身

    值不值天价?很多本来只是几十万流通的,被竞争拍到几千万美金、英镑,这还

    是理智的行为吗?”

    张天翼不好回答。

    “就算是追讨流失国外的国宝,每个人过人都有责任,但这首先是国家的责

    任,最重要的途径,是国家通过外交、法律等途径追讨;第二是通过外交施压、

    政丅府资金回购;第三才是民间购回。现在很多富豪,一掷千金的高价购买股东,

    且不说真正价值、且不说会不会捐赠给国家,至少他们是把前面两条路堵死了!

    随便一样都能卖出天价,人家为什么要归回给中国?为什么不等着送钱来买?”

    张天翼叹了一口气,“你说的也有道理。”

    “其实,这其中虽然有您这样的爱国心思,但大部分是炫富,因为每次竞拍

    出来的天价中国古董,高价竞拍的都是中国买家。窝里斗吗?或许是炫富,买回

    来以国宝名义放在公司,给客户看看,多气派,多好的公司名片,这是实力的象

    征、还能贴上一个爱国的标签!当然,也不排除,是有些人往国外转移资金、洗

    钱。总归来说,富豪们的热情,已经与艺术无关、与爱国无关了!”李岩光顾着

    说话,都来不及抽烟了。

    张天翼听完他的话,眼神有点变化,赞道:“李岩啊!你这一番话,让我刮

    目相看!呵呵,颇有一点厅局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果然是活到老、学到老

    啊,我的观念已经过时了。”

    “不是您的观念过时,是现在社会越来越浮躁了。”李岩笑了笑。

    “不是还有你这样不浮躁的年轻人吗?”

    “哈哈……”

    张天翼看了看自己收藏的那些古董,有点唏嘘:“不瞒你说,这些东西……

    我高价买下来,也只是一部分是出于艺术热爱,还有一部分是有种虚荣心,爱国

    的想法或许也有一点。听了你的话,我现在觉得有点不值。”

    “本来就不值……就拿瓷器来说,景德镇每年都能少出很多高仿的古董刺激。抛开考古价值,从艺术上来说,那些完全可以欣赏、收藏。而这些高仿的古董

    ,每年至少有三成销售到国外,而其中不少,在国外低调几年之后,又以新发现

    中国古董的名义,高价售卖、拍卖给中国的富豪们。”

    “不会吧?”张天翼这回有点惊讶了,因为他自己也不算艺术大家、收藏专

    家,这些古董看着别人鉴定的,如果那些鉴定的专家,本来就是拍卖行、或者古

    董贩子花钱塑造起来的,那高价买到景德镇今年新烧的“古董”,也不是没可能!

    “据统计,除开英法等西方国家的博物馆、收藏的那几十万不出手中国古董

    ,以及中国大陆、台湾博物馆、民间收藏的古董文物,这些年出现在市场上的中

    国古董,已经超过了历史记载。换句话说,现在流通的所谓中国古董,有一部分

    根本就是赝品。”

    张天翼苦笑了起来:“小李啊,听完你的话,我以后都不会想要高价购回流

    落外国的中国古董了。”

    李岩笑了笑:“爸,我并不很懂艺术,但我说一句不知道是否恰当的比喻,

    艺术家有国家,艺术无国界!中国的艺术瑰宝,未必要放在中国,才能得到认可。谁要是把达芬奇的画买到了,放在故宫,别人参观,也不会说这是中国的吧?

    同样,中国的艺术品,无论是放在大英博物馆,还是卢浮宫,参观的人一样会知

    道那是中国艺术家的智慧。”

    “有道理……艺术品不是女人,作为中国的骄傲,未必要中国占有。”张天

    翼点点头。

    艺术品不是女人,女人是必须自己占有……李岩有点汗,老丈人的比喻,总

    是那么的犀利。

    “再说句不好听的,现阶段的中国,还是暴发户阶段,并且大部分国人还很

    穷,并没有达到唐宋那样的黄金时代,整体欣赏艺术的层次还在待发展阶段。有

    些好东西,放在更有艺术氛围的国家,或许能保存得更好。那几十万流落在外的

    国宝,如果还在中国的话,也被几十年战火和全国性的政治运动毁得所剩无几丅吧!”李岩自我解嘲的笑笑。

    张天翼沉默了一会儿,作为建国后出生的一代,他也算是经过某个时期。“

    莫谈政治!我们出去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