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情何以堪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张语蓉看完之后,接着江雪饮的赞叹,淡淡的说:“真的很漂亮。不过太贵重了,这礼物我不能收。你能记得我生日、回来给我庆祝,就是最好的礼物。”

    说完把盖子合上,放入盒子里,然后递向刘昱阳。

    谁都看得出来,刘昱阳不仅仅是来给她庆祝生日的,而是因为门当户对、加上认识多年、加上大家的年纪也差不多了,想要通过这个生日,直接完成从追求、到联姻的跳跃。

    大家也都听得出来,张语蓉这是婉言拒绝了。

    这在李岩和张天翼的预料之中。即便是江雪饮,也不觉得奇怪。人家表姐的老公就在身边,你生日送戒指,这像话吗?收下你的戒指。岂不是要家庭矛盾了?

    刘昱阳则开始真的有点尴尬了。本来他觉得,以父辈的交情、商场上的合作互助,两家联姻肯定是没得挑剔的。而他自问自己无论品貌、能力,都是上上之选,跟张语蓉也是早就相识的,从对张语蓉的了解来说。几乎没有其他人对他有威胁。这也是他以前放心在伦敦工作的原因,想着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自己特意从英国赶回来,还带着去意大利定制的生日礼物,足以让她感动的了,没想到理想和现实,总是有那么大的差距。

    “相比我们多年的交情,这算什么贵重?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很久都没有见你了,特意回来给你过生日,总不能空着手吧,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就放着别戴吧,我送出去的东西。总不能再带回去吧?”刘昱阳只是尴尬了一下,还是马上很有风度的笑着圆场。

    张语蓉那捧着盒子呢,他这样一说,又不便继续强行的退回。收回也不好,有点僵持着。

    李岩暗道,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

    反正比优雅、比风度,他根本比不过刘昱阳,而在张语蓉面前,他什么缺点都是见过了的,也就不怕丢失形象,不介意痞一点。

    这会儿,他更担心刘昱阳会趁着收回盒子的时候摸语蓉的手!所以,坐在两咋。人中间,刘昱阳又不来接回去。他就把语蓉捧在面前的盒子接了过来。

    被他从手中拿过饰盒,张语蓉愣了一下。又忙看了他一眼。希望他别搞出什么事情来。

    李岩从包装盒拿出里面的饰盒,打开。将那枚白金钻戒取了出来。

    刘昱阳也没有搞懂李岩想要干什么,难道他想要将戒指吞下去?靠,,那样再拉出来。语蓉怎么可能会要?

    他紧盯着李岩,以免这小子真的放入口中吞了。

    李岩盯着戒指看了看,然后笑着:“啧啧,“这戒指还算漂亮,不过没有内涵,你刚刚已经看到了,雪饮这个年纪的小女生,或许会觉得漂亮,可是语蓉就看不上眼了!刘兄,你又不是不了解张家的情况。现在语蓉已经是天堂集团的总裁。这玩意儿,还真的会觉得多么贵重吗?她只是看在你们是世交,不好意思当面说而已,”

    语蓉看他把戒指拿出来,就知道他肯定想要捣乱,没想到这厮不仅仅自己捣乱,还把她拉扯进来。这岂不是以她的名义来羞辱人?

    这个时候,她又不便开口说话,所幸李岩坐在她的边上,所以偷偷的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下乙

    只,,哎呦!”

    李岩忽然惊呼了起来,让大家都紧盯着他。

    刘昱阳反应还是很快的,心里暗道小子,想要阴我啊?

    他的双手一直在前面,这会儿适当的抬起了一点,以示清白,又暗讽道:“李先生,你怎么了?我可没有碰到你,这里也不会有老鼠、蟑螂什么的吧?”

    李岩根本没理会他,正一脸哀怨的对着张语蓉说道:“语蓉,你拧我屁股干什么?我这是实话实说呀!昱阳兄跟你早就认识,即便不是很熟。咱们也不能骗人是吧?再说,虚伪是不好的,我这人就是有一说一、直来直去

    语蓉在他腰上拧一下的时候,没有用多少力气,只是想要暗示提醒他。事实上,这家伙肌肉结实、没有什么多余赘肉脂肪,穿着衣服也不好拧。听到他夸张的惊呼,她已经暗道不好,这厮肯定要借题挥了!

    本来她了硬着头皮,就算李岩说什么,也不承认,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自己拧他屁股!这让语蓉情何以堪啊。

    顿时之间,她的粉脸已经红晕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当着外人、当着父亲,她又不便辩解,难道要说:我没有拧你的屁股,我只是拧你的腰?

    她只好捶打了他一下,娇嗔道:“瞎说什么?没点正经!”

    看到他们的反应,张天翼和江雪饮这一老一少,都是暧昧的笑而不语。以他们对语蓉的了解。当然明白语蓉不可能拧李岩的屁股,但肯定是拧了他。在他们看来,这无疑是小两口的玩闹,乐得看戏。

    刘昱阳则有点郁闷了,自己心仪多年、一度觉得是内定老婆的绝色美女,这会儿正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他如何能够淡定?会拧屁股。无疑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已经非常亲近;就算这可能是这个李岩故意说的,想要打击自己,但语蓉的反应,不是斥骂、更像是害羞啊”

    “咳,咳!”他只好清了清嗓子,提醒李岩别太过分了。

    李岩好像才想起有他似的。继续幽怨的对语蓉说道:“我马上正经起来。你要拧的话,随便拧”

    说着他转过了头,拉下脸对刘昱阳说道:“刘昱阳同志,本来我想着你一片好意,我家语蓉不方便收你的破戒指,也可以买捞还珠的意思一下。收下你这个盒子就当收了礼物。可是你这人太不地道了,拿回去!”

    他已经迅的把饰盒盖好小放入包装盒,甚至把包装纸都拿过来,一起塞入了刘昱阳的手里。

    “那个”,我怎么不地道了?”刘昱阳一头雾水,看李岩拉下脸来。又不像是开玩笑。但他心里已经暗暗警惕,觉得这个李岩是借题挥。

    江雪饮也非常好奇,“对呀,姐夫,人家刘大哥怎川旧直了。她心里暗道要是知道你们结婚了,怀送械愕凯比说是不地道了。你们是保密的,人家又不知道这一点。

    她的一句“姐夫”让刘昱阳又是一阵打击,难道这李岩真的已经是语蓉的男朋友了?不!不可能,肯定是他小恩小惠的收买了江雪饮。让她帮着说话的!

    可惜他是下午来的时候,才见到、认识江雪饮的,礼物也没有准备她的份,想要收买也来不及小本来准备以后补上的,现在她却帮李岩说话了。

    “这位刘同志器宇轩昂、一表人才、斯文儒雅、道貌岸然,可惜人品差了一点,”

    刘昱阳郁闷,我怎么就人品差了?

    听着李岩一边说着溢美之辞小一边又说人人品差,大家也奇怪。

    “哼。当,刚刚语蓉不过是拒绝了你这有不良意图的礼物,你就抓住机会、指桑骂损

    “我怎么指桑骂桅了?”刘昱阳皱起了眉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刚刚是语蓉拧我一下,你一边表示你没有碰我,一边说老鼠、蟑螂。你是何居心?”李岩冷笑逼问:“这样的环境,有可能有蟑螂、老鼠吗?我旁边就两个人,你强调不是你,又真的是语蓉拧我了,你这不是妒忌之余,指桑骂接的说语蓉是蟑螂、老鼠?”

    江雪饮目瞪口呆,这便宜姐夫,还真的是歪理专家呀!这都能让他抓住话柄胡扯一通!

    “我没有!”刘昱阳忙严肃的摇头,但他又迅的反应过来,李岩越是这样胡搅蛮缠、无理取闹。越是容易让语蓉着恼!他马上平静下来”露出虚假的微笑:“呵呵,我明白了,李老弟是在开玩笑呢!哈哈”

    张语蓉也微微蹙眉,拉了一下李岩的袖子,低声说道:“好了,别乱说了。人家是客人!”

    听到语蓉果然喝止李岩,刘昱阳知道自己的对比出效果了,当即继续微笑。表露出不追求、不介意玩笑的脱模样,以此来衬托李岩的无耻。可是后面的一句。又把他打击了一下一“人家是客人,!我是客人?那就是把他看作自己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语蓉的母亲,杨芸笑着过来,招呼大家吃饭了。大家一起入席吃晚饭,因为是语蓉的生日,雪饮也过来了,又来了客人,晚饭很丰盛。

    吃饭的时候,李岩自然是和张语蓉坐在一起,刘昱阳则是坐的客席。

    江雪饮本想给他捣乱一下。但想想李岩无论怎么样,现在也是自己的姐夫,同时还是公司的上司,怎么也不能帮助外人,所以她主动的拉着他们两咋小坐在一起。

    因为要避免两个人的关系让刘昱阳知道外传,李岩在席间较少说话,也不便称呼张天翼、杨芸。不便如常叫爸、妈,也不能叫伯父伯母之类的。只能不叫,显得在这里很熟悉的模样。

    一顿饭吃下来,刘昱阳很不是滋味。而李岩也现,杨芸对于刘昱阳还是很喜欢的。

    当然,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杨芸以前就把刘昱阳视为完美女婿。觉得跟女儿是很配的,不过后来她终究接受了丈夫的意见,今年以来,也逐渐接受了李岩。现在觉得女几嫁一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商场上或许会强强联手、生活中肯定会磕磕碰碰,还不如现在这样一个弱势宠爱她的男人。

    只是,现在女儿已经跟李岩成婚,再看到比以前更加成熟、优秀的刘昱阳,多少有点喘嘘;而人家那么有心的从英国赶回来给女儿庆生,却只能无功而返,也觉得有点惋惜和对不起他的好意。

    吃完饭之后,又推出四层的大蛋糕,唱生日歌、让语蓉许愿吹蜡烛。

    在许愿之前,语蓉不自觉的看了身边的李岩一眼。她心情非常复杂,是该许愿大家在过年后好聚好散呢?还是该许愿大家不离婚的长久下去?

    无论如何,想要他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应该很难吧?

    她的神态,落在张天翼夫妇和江雪饮的眼里,无疑是带着情意的一眼,猜想她的愿望也是两人相爱一生之类。如果没有刘昱阳这个外人。他们或许会拿他们开玩笑一下,现在大家都是暧昧的笑而不语。

    刘昱阳当然也看到了,他只能暗暗的苦笑,虽然他还是留在这里一起庆祝,但他本来是期望自己成为男主角的,现在却是一个多余的人!

    “呼!”

    大家帮着语蓉一起把蜡烛吹灭,然后年纪最小的江雪饮欢呼了起来。

    趁着亮灯之前,在旁边的李岩迅的亲了语蓉脸上一下,在她耳边快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张语蓉吓了一跳,芳心小鹿乱撞,这可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呀!这家伙也太大胆了,要是被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就在她脸红之际,已经有佣人开了灯。

    江雪饮把刀给语蓉,耍她切蛋糕,现她脸上红红的,忍不住笑道:“表姐,刚刚许了什么愿?怎么脸红了?难道是吹灭蜡烛的时候,又人偷偷做了什么亲密的动作?”

    她的目光已经看向李岩。

    “瞎说什么?”语蓉白了她一眼。“切蛋糕啦!”

    刚刚吃完饭,蛋糕他们是吃不下了,张天翼、杨芸更是上了年纪,不能吃糖分很高的蛋糕,大家基本上都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

    四层的蛋糕,当然不能浪费,也不是年轻人的聚会,不会用来打蛋糕仗。不过张家,还有保姆、佣人、厨师保安等很多人,蛋糕可以给他们分吃。

    吃完蛋糕之后,又再聊了一会儿,刘昱阳开口告辞了。反正大家都觉得他在这里很违和的感觉,也只是客套一下,没有多挽留。

    刘昱阳想着李岩还会搞破坏,也就没有继续把白金钻戒自取其辱。不过,他也不想放过李岩。所以在走之前,微笑提议:“李老弟住在哪里?一起走吧!这里不好叫车,我送你吧!”

    这话说出来,大家都看了他一下,又看着李岩。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