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滴归来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敌大章。这个月更新了差不多刀万,日均耿,前面还好,主要是后面更新有点不行,今晚过后,又是新的一个月,老赖想要一扫前几天的顾势,奋起更新。希望大家多多给点支持!为了有点动力和压力,决定在日今勉点后开始,月票每出张加更一章!恳请大家把保底月票给老赖,鞭笤老赖更加努力。致谢!

    看李岩的反应,乔幻斑追问道:“怎么?不愿意啊?”

    她虽然不了解李岩的现状,但却了解他的过去,他的老家不是在这里,他父母也没有在这里;他虽然有女朋友。但女朋友还是大学生,并没有和他住在一起;所以,他应该只是一个人住,两个人都已经生过那样的关系了,只是去他那里过一晚,也没有什么问题。

    李岩则是暗暗叫苦,虽然他的女朋友郁小滴不在,可家里还有老婆啊!而这是没有跟乔幻旋说过的。

    “嘿嘿,他们给你订的酒店是五星级的,还是海景套房,家里哪有那么舒服?没关系,我开车很快的,会把你送到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也愿意留在那里陪你

    看着李岩,他不想要带她回去,乔幻斑当然不会看不出来。只是,他出于什么原因呢?既不是怕父母看到、也不是怕女朋友看到。还有什么事情会让男人顾忌的?她思索之后,觉得可能是李岩住的地方环境不太好,可能是租住的小房子,所以不想她看到。这也是比较好理解的,她并没有见过李岩开车,最初那一次送她回去,是坐出租车,后来她生日的时候,是他过去酒店的。联想到他说没有上过大学。又说工作一般,想来收入也不会太高吧,或许在她面前也有压力呢。

    这样一想,乔幻数便没有再提了,也当作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给男人留下面子。

    “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晚上我决定要对你咸湿一番!”

    乔幻徽彪悍的话说出来,让李岩心里一荡、又有点汗。

    两个人随便吃了一点东西,边聊天、边消耗着时间。王林买了那么多食物,人被李岩忽悠走了,他们两个也基本上没吃多少。

    等到快到九点的时候,李岩看到周云飞和李洁先离开了,他便提议走人。

    乔幻徽听从他的安排,她的行李也没有很多,开始是王林抢着帮她搬。现在李岩接过了这个任务。两个人出来之后,跟着周云飞和李洁往国际航班的出口走去。

    周云飞现在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早已经集中注意力,没有心情理会李岩。李洁则偶尔还是回头观望了一下,看到李岩跟那个气质美女一起跟着过来了,更是印证了李岩是找一个人掩饰。

    在到了出口接机的地方,周云飞和李洁走在前面,李岩则和乔幻斑到侧面远一点的地方,保持距离的观望着。

    这个时候,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小滴了,他的心情也有点激动。

    “很紧张吗?你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来吧?”乔幻斑在他边上,提醒了一句。她说的不理智,是怕李岩直接跑过去,造成没有回旋余地的冲突。刚才在聊天,他也大致的说了事情原委。

    李岩摇摇头,然后轻叹了一声:“这人也是奇怪”说了你或许不信,其实我和郁小滴之间,说她主动追求我的。我们年纪相差不所以我一向是回避、抗拒的,后来相处多了。不知不觉间就被她感动、以及喜欢上了她。但即便如此,大部分时候,也是她联系我,我并没有勤快的去她家、或者学校找她,有时候也会很多天不见面、不联系,那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不正常。可现在这段时间,联系不上她,我却非常的焦急、渴望

    他没头没脑的喘嘘,乔幻斑却是一下就听明白了。

    因为,,她和他之间的情况,也有点类似!

    “你是想说,人都是犯贱的么?”

    “呃”李岩有点汗,这的也忒难听了吧?

    “那就说得书卷气一点,人在拥有的时候,不会在乎,总是要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是这个意思么?”

    李岩默认了,或许吧!这次小滴还不算失去,是依稀快要失去的时候,才让他体会到更加深刻;同样的还有张语蓉,那次谈及分居、甚至离婚、到他搬出来,让他也是消沉了一段时间,同样是非常深刻的感情经历。

    乔幻徽没有在说什么,她却是想到了他们两个,她更加有言权。当年,她就是因为矜持,而没有收下李岩的礼物,等到他把礼物扔了,才又去捡回来;等到他离开、消失了,才后悔莫及。抱着回忆珍惜没想到一下就是十二春!

    因为是在机场、又是在旅客出来的时候,李岩必须打起精神来,所以很快就抽离了刚刚的喘嘘状态,而又因为感慨的关系,让原本的一丝激动也更平静了。

    在看了一下出口,没有看到郁山滴或陈明英之后,注意力回到了沉默不语的乔幻徽身上。突然现她的状况有点恍惚,似乎比自己网刚的感慨更甚。

    “你没事吧?”李岩抓住她的手,握了握。

    乔幻徽回过神来,勉强一笑:“没事。小六工这会儿她的心情在喘嘘、感慨之后。已经变得心潮澎沸数…脑子里想着几个问题,一个是等了十二年,终于再见到他了,但却不是心愿和情结的了却,反而跟他生了关系。是不是要学会更加珍惜呢?怎么珍惜?他已经有女朋友,感情也很好,拆散他们?还是默默的做地下情人?

    郁小滴是主动追求他的,所以他之前没有那么珍惜。一段时间的联系不上,让他更加的重视、珍惜。那她呢?她的情况,他又不是不了解,应该更算是主动吧?那对他来说,只是获得一种男人的虚荣么?要不要也失荐一段时间,看看他会不会珍惜?

    李岩因为心思在郁小滴那边。只是觉得她有点不对,没有时间仔细去分析。“有点累吧?抱歉啊。再等一会儿,见到她之后,我就送你去酒店

    “嗯

    乔幻徽又轻声说道:“我到这边上蹲一会儿,你不用管我。要是她出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我和你一起,反而对你们不好。”

    说完,她拉着行李箱,过去边上靠着一个柱子蹲下,和李岩保持了几米的距离。

    李岩本想再问问她是不是很不舒服,要是严重的话,就要先送去医院了。但看她神情不像那么严重,加上后面一句话,也就同意了,反正不过再等一会儿了。

    郁小滴那天生日回家的时候,就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跟李岩分开的时候,她已经有点含泪了。不过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看到母亲在上的留言,说得比较严厉一点。加上好不容易付出很大的勇气,才跟李岩一起破开禁忌、获得一天属于自己的开心日子,就这样被打断而觉得难过。

    可是回去之后。她现自己错了,母亲并没有好好商谈的意思。反而把她软禁了。而且自作主张的帮她去学校请了假。

    现代科技的达,让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和沟通变得更容易、更轻松了。但一让人变懒、变钝,一旦科技手段受限,就会不知所措。以前通讯不达的日子,很多人天南地北,也是一样几十年能保持联系。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就是居无定所、打战的时候,古人也总有办法托人送到信。可现在手机的便捷,让很多人连电话号码都记不住了,更加不用说辗转送信之类了。

    当郁小滴现家里的电话拨号受限,手机被收缴,网络切断之后,从小顺利长大的她,几乎就是切断了对外界、对李岩的所有联系。一时间也不知道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本以为等周一上学之后,就可以脱离母亲的“魔掌”没想到陈明英已经替她请假了,还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直接带着她出国去了。

    陈明英这次既有工作上的考察需要,也是花了很大的心思和时间照顾一或者说监管郁小滴,让她在外旅行。却也如同软禁,根本没有机会和资源给李岩打电话。

    本想要忍一忍就算了,反正她和李岩也不是住在一起,几天、一周不见都很正常,等到回来就没事了。可是让小滴抓狂的是,老妈似乎要带她游遍欧洲似的,除了她工作上的枯燥要跟着外,还带她参观博物馆、时装周、很多大学。除了给她买了很多衣服、礼物什么的,隐约有让她看看喜欢哪所大学、要把她弄出过国来留学的意思。

    这让偶然想到这一点的郁小滴吃了一惊,以父母的能力,她毫不怀疑他们能做到。而且这也是一个很流行的做法,国内很多官员、富豪,都把子女送出国上学,别说大学,就是中学的都很多。要真的把她安排到国外来读书了,那想要见到李岩就难了,这也是父母想要以时间和空间来拆散他们的意图!

    现之后,她对于参观的每一所名校都表露极端厌恶之情。为了怕母亲烦了直接来硬的,她干脆在每一所大学看到的情况,都牵强的把里面盛产女同性恋表达出来。微笑交谈的是拉拉、并肩散步的拉拉、同一辆车下来的是拉拉、要是有牵手的,那就更加是拉拉无疑了!

    至于男生,都说成图谋不轨、摩拳擦掌的色鬼。英国人?装贵族仲士的勾搭无知少女;意大利、法国人,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最花了;中东人,少不了要给你灌输极端伊斯兰教义;亚洲人,不是一边洗盘子打工穷人,就是纨绔子弟;非洲人,白人之外的二等公民,最喜欢欺负亚裔等,强奸犯也是最多的”,

    在郁小滴极端牵强的将国外男生、女生都丑化数落后,陈明英也将信将疑起来,她到底是不同时代的人,不知道现在女同的情况在西方是不是真的那么普遍。真的要把女儿送到欧洲的大学来读书,她和郁宏都无法直接照看,近距离盯着。即便想要隔绝她和李岩、顺便锻炼她的自立能力,但对于唯一的宝贝女儿,能不担心才怪呢!

    送入女生较多的学校,又怕被带成拉拉,送入男生较多的学校,怕被鬼佬勾搭了。要是女儿在欧洲读几年书,被日本人骗了、被韩国人蒙了、被印尖人勾搭了、被中东人盅惑了、被欧美人带坏了、被非洲人蹂躏了”想想都不寒而栗,那样即便真的忘了李岩、自立了,还不如在国内跟了李岩呢。

    所以,到最后,陈明英也不得小口汁放弃了把小“滴弄出国安的打在欧洲圈回来”枫一化了很久的时间。眼看快要到新年了,出差考察忙完了,公司还有工作,她才不得不带着郁小滴回来了。

    但估计现在时间比较短,李岩还是会来纠缠的,所以她先让周云飞找李洁来保护郁小滴。其目的就是防止李岩的骚扰,并监督小滴不过离家出走的“逃跑。

    终于回到国内,踩上这片熟悉的土地之后。郁小滴的心也踏实了许多,和母亲并没有撕破脸。应该也不会硬来,也不可能长久的软禁她。再说,回来之后,还是可以跟父亲申诉。

    跟着母亲出来,郁小滴的心情也是起起伏伏。她心里是期待能够向电影里一样,她的男主角,可以出现在她的面前,不顾一切的把她带走。

    但这些日子,她也思考了很多东西,人也成长了不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先,李岩不会知道她的行踪;其次,真要那么做,也就是撕破脸了,大家没有回旋的余地。现在母亲还只是想着改变自己的,如果真的直面冲突,那就可能会用金钱、身份、地位等伤害李岩尊严的方式去打击他。

    夹在爱人和家人之间,郁小滴也是为难的。她也不想看到母亲那样伤害了李岩的尊严,这也是她这些天会配合软禁,没有绝食抗议、逃跑等激化矛盾的方式。而陈明英会相对温和,也是因为她以前用过绝食威胁,只是那一次是因为陈明英为了安全而让李洁把她看在家里。详见第一卷。口章

    一路走出来,陈明英让公司的人自行离开,她已经安排司机和保镖来接了。看到她们出来了,周云飞忙赶紧拨了一下司机的电话,让他开车过来。

    陈明英和郁小滴他们走近了一点,在接机人群里面,看到了周云飞和李洁两个熟悉的人影。看他们过来帮忙提行李,郁小滴没有说什么,她有点期望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

    蓦然,她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将目光投向一个方向。越过人群、越过距离小滴的目光看到了两道深情而火热的目光!

    是李岩!

    他来了!

    李岩真的来了!

    郁小滴心中呐喊了起来,她的目光也迅变得热切起来。只感觉呼吸和心跳都不属于自己了似的,而周围的人群、周围的喧闹,也仿佛霎时间全部消失了。在这一刻,她只觉得整个机场、整个世界都只剩下她和李岩两个一般。

    他们两个的实际距离并没有很近,因为李岩考虑到不要让陈明英看到了,甚至不要惊动小滴,只是看一看她就好。

    可是现在,郁小滴却觉得,连空间的距离,都已经不是障碍了,本来应该只能看清楚李岩的距离,现在却仿佛把他的眼神都看得一清二楚,把他眼里的思念、关切、紧张,都一一了解。

    她笑了,从生日那天分开到现在半个多月来,头一次开心的笑了。

    小滴相信李岩能看到自己的微笑,能明白自己的微笑。而她,也在微笑之后,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使劲让自己转头不再看他。她虽然很想要看到李岩、想要跑过去扑入他的怀里、述说自己的想念、爱恋之情,但现在她必须要对自己狠心,这是公开场合,如果让母亲看到、如果他过来的话,那就让母亲也下不了台,那就激化了大家的矛盾,那就害了他、害了两个人的感情。

    转头之后,她紧咬嘴唇,眼中有激动和欣喜又无奈的眼泪。

    模糊间,看到一个人影在自己的面前。是以前相处得很好,关系不错的李洁。

    “洁姐姐小滴了一声音,但她自弓都不清楚有没有叫出声来。

    别人没有留意到他们两个隔空相望的缱绻一眼,促成李岩来的李洁,又怎么可能疏忽了呢?看到他们的神情。看到郁小滴激动、强忍的模样,李洁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她跟李岩一起,觉得对不起朋友,所以今天也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周云飞替陈明英的请求,也立即带着李岩来见她了。

    以前的李洁,体会不到拍拖者的心情,但现在她明白了,明白郁小小滴不能说、不能看的难受。就像她平时不去想、不去联系李岩时候的难受一样,而且小滴显然要更深。

    “小滴”一向酷酷的李洁,这次罔顾任务中的冷静,拥抱住了郁小滴,又在她耳边说道:“我们先出去吧,车在外面了。”

    她这个动作,自然是给郁小滴打掩护,不让陈明英觉察到不对。郁小滴也是点点头,然后松开。和她一起先往外走。

    陈明英和从她助手那里接过行李的周子飞,看到她们两个关系好,都没有多想。

    有李洁在边上的掩护,和她一起往前走的郁小滴,可以更合理的转头看向李岩那边了,也抬起手在身前,对他挥了挥。只能如此,一切尽在不言中,”求口月保底月票!

    感谢昨日打赏:夜神月二世叫、依山临水而居、毓轩他爸、口旧、米瑟兰迪尔、加蹦、知潘帕斯,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叫,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