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好朋友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看着客流,默默计算着时间,李岩虽然表面上很淡定,但其实比其他来接机的人,可能更加的激动。这对他来说,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因为他早过了轻易激动的年纪,而且受过严格刮练,即便执行级任务时候,也能非常的冷静。

    或许真的如月瑶所说,现在的他,已经有了一些改变”这个时候,他很想要抽烟。但还是忍住了,或许那样能转移一点小注意力,但走神的话,也就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小滴了。

    当陈明英和郁小滴她们出现在旅客当中,李岩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他只觉得呼吸一凝,刚才期待的激动,一下子平静了下来。随即,他又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当日分开的时候,开心过生日的小滴,是何等的娇艳明媚,而现在,裹在大衣里面的她,却似乎瘦弱了不少。

    周云飞和李洁两迎接过去的时候,李岩的目光一点都没有看他们,也没有去看陈明英,全部落在了郁小滴的身上。他仿佛觉得两个人的心是相连的,只要这样看着她,即便她没有现,心里也是能感觉到的。

    真的,郁小滴没有让他失望,她也有点心不在焉,目光在人群中扫过,好像在无意识的寻找着什么似的。

    有那么一下的忤然心动,仿佛空气中传递了吸引力,将她的目先,吸引了过来。两个人就这样隔着旅客人群、隔着空间距离,融合在一起!

    在那一刻,郁小滴有的感觉,李岩也有类似体验,同样觉得周围的人群、周围的喧闹、连同周围的建筑,全部消失了,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两个一般。看着牵挂许久的人儿,他的眼神也达到了最好的状态,依稀看到了小滴脸上的一丝疲惫和明显的憔悴,还仿若看到了她眼中的一抹不用言说的深情。

    她笑了!

    她的笑,他懂。

    而且这笑容之中,还带着一丝忍着的泪花,就好像上次分开时候一样。

    李岩还记得那时候她让自己不要跟着她,让她自己开车先离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两个人只是半个多月没见,从绝对时间来说,并没有多长。但从心理时间来说,却仿佛很久、很久了一般。

    在微笑之后,他又看到郁小滴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转头不再看他。

    这是为什么?她明明是想要见到我啊!

    李岩想要迈步过去,想要过去跟她说说话,问一下她最近过得好不好。不过片刻之后,他就忍住了。

    这半年多一来,他在感情方面,也经历了许许多多,让他这个原本回避、不谈感情的人,也有了很多可以称之为经验的东西。而且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在现代都市里面,他也了解了很多。

    相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相处小则会是两个关系圈子的事情。

    他看懂了、明白了郁小滴的顾虑。或许是因为她跟父母有过什么样的约定,或许因为这是公开场合,不方便在陈明英面前过去相聚。

    半个月都等过去了,再等一天、半天。又算得了什么呢?至少。现在两个人都互相看到对方了,都通过眼神远远的交流了。可以更安心的等候了。

    想通之后,李岩的目光,还是关注着她们,但并没有往前过去的意思。他看到郁小滴和李洁相拥,看到她们先走在前面,再看到李洁走在小滴的边上,不经意的帮他们掩饰,让和她一起往前走的郁小滴,可以有转头看他的正当理由,也看到了她的轻轻挥手。

    “走了,看不到了”

    李岩听到乔幻旋的声音,收回了看向门口方向的目光,对她笑了笑。“是走了,我们也走吧!”

    乔幻徽刚才就蹲下去了,她说是休息。其实是想要让自己冷静一点,别想那么多。蹲着自然看不到郁小滴她们出来,她也不需要看那边,她只要看李岩就可以了。从李岩的反应,她基本上知道郁小滴什么时候出拜

    “要不要跟过去?或许有机会说说话。”乔幻簸轻声建议道。

    李岩却摇了摇头:“没有看到、联系不上的时候,不确定因素,会让我们更加的着紧,一旦看到,也就放心下来。呵呵,看到她没事,她也看到我了,就不急于一时了。走吧。我先送你!”

    乔幻徽缓缓走向不远处行李的地方,默默咀嚼着李岩这句话。

    可不是么?她当年因为见不到李岩了,就一直记挂着,一直打听他的消息。放心不下来,以至于越陷越深,多年下来、最终有点走火入魔了。早前也有过无数种见到李岩后的想法,但在真的见到他之后,除了把他强占了之外,并没有在感情上起进攻、也没有要求他什么,这算是不急于一时的心态吗?如果以前早就有了他的消息,还会变得现在这样吗?

    李岩已经来到她才网,

    “你怎么样了?”

    “嗯?”乔幻微不解的看着他。

    “你刚刚不是不舒服吗?现在好点没有?要不要去看医生?”李岩从下班前接到李洁电话就开始吊起来的心。已经落下来了,人也平静了许多。

    乔幻激也是他的女人,而且相比起来。郁小滴有父母家人照顾,她却是一个人出门在外出差,更需要他的关心和照顾。

    见他认真的盯着自己的脸看。又伸手过来摸额头,乔幻徽笑了:“你别傻了好不好?不舒服难道就一定是热么?摸额头能现什么?”

    看她状态似乎比刚才好了一点,李岩也笑了笑:“好啊,那我就专业一点,给你号脉。”他伸手抓住乔幻漩的手腕,做样子要给她把脉。

    乔幻徽却勾了勾手指,示意李岩靠近一点。

    “怎么?”李岩凑近她面前,心里暗道,难道她刚刚不舒服。不是因为生病,而是来那个了?“好朋友来了?”

    “嗯?什么好朋友?”正要说话的乔幻斑,被他打乱了思维。

    “好朋友,分开来就是“女子月月友”你说是什么?”李岩邪恶一笑。

    只”乔幻徽很无语。

    “好、好。我不打岔。”李岩看她本来有话要说,现在变沉默了,不再开玩笑:“你想要说什么,说吧!”

    “你是不是特关心我好朋友。来了没有?”乔幻斑却继续这个话题追问。

    “我当然是关心你,爱屋及乌,你来“好朋友”不舒服什么的,我也要关心。

    不过,”你这话,好像话中有话啊?”

    “话中的话就是:你关心我“好朋友。的状况,如果没来,你可能就有想法、有企图;来了,就回家睡觉。”乔幻斑老实不客气的揭露。

    李岩大汗,他真的没有想过这一点,只是看她好像不方便说、所以猜想这个。“说得我好像真的是个“喊沙楼。似的。”

    “难道你不是吗?”

    既然她都这么认为了,李岩也就不作解释,反而更夸张的说:“好吧,今晚我还真的有想法、有企图的不走了,我们这就去买套套,管你“好朋友。来了没有!”

    “你不是吧?”乔幻微瞪着,那样都不管,未免太重口味了。

    李岩神秘一笑,凑近她耳边说道:“采特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怎么突然诗兴大?不是应该是兽性大么?乔幻簸有点不解,略一思索,才想到了关键词“采持。之上。有点无语,这口味”也不轻啊。

    不过她可是比较彪悍的,并没有含羞答答的低头无语。在李岩抬开头看着她笑的时候,配合着说道:“那我也吟诗一,商女不知亡国恨”,后面什么来着?”

    李岩精神一振,妙啊!幻簸同学不仅听懂了,采南”还含蓄的以“后庭花。应对,难不成她对于开,菊部地区。并没有抵触之心?这不是吟诗一,淫湿一手了!

    “后面是隔江犹唱”

    李岩的接口还没有说完。乔幻激已经说道:“我知道了,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双截棍。你想不想变双截棍呢?”

    说着的时候,她还有意无意的瞄了一下李岩下面。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双截棍?倒是很押韵,这样也行?汗,想不想变双截棍难道是要把一根棍子掰成两截不成?

    “免了,我的棍子还要留着打虎呢!”李岩回了她一个有意无意往下膘的目光。

    “哼!”

    虽然被她堵住了,但李岩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或许哪天有机会,是要跟她研究尝试一下,菊部地区。的开问题。以她的彪悍,或许能够承受得了呢。如此嬉闹一番,李岩的心情好了起来。看乔幻斑还有心情开玩笑,估计她也不是太难受,或许只是看到自己对郁小滴的紧张,心情不好唱?

    想到这里,李岩拉着她的手。认真的问道:“你身体应该没事吧?你刚刚勾手指。是想要对我说什么?我认真的听着!”

    乔幻斑想了一下:“你真的要听?”

    “当然是真的。”

    “好吧,我是心里有点不舒服”

    果然!李岩暗道。

    那这吃药也不管你,你也未必会逗我开心。那就只好让你到酒店后给我打一针,看看能不能心情好点喽。”乔幻斑神秘一笑颇有一点风情万种的味道。迹能在前们么?都市前十?是被爆菊、还是往上采菊,就在哥们你的一张月票决定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