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对语蓉洗脑、诡辩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昨晚郁小小滴回来了吧?”

    李岩正觉得自己一大早特意打电话问好的态度,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反而显得有点是心虚的表现。却没想到听到了张语蓉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回事?小滴是回来了,可语蓉怎么会知道呢?

    难道那么巧,她也网好去机场了?可那是九点多以后了,按照习惯她应该已经在家了啊。

    李岩的迟疑,让张语蓉有点苦涩,叹道:“我没有猜错吧?其实你昨晚上不是什么应酬,而是因为郁小滴回来了,你跟她在一起。”

    原来是猜的!

    李岩也是暗暗苦笑,女人的直觉是很灵敏的。即便她当时的反应是相信他,可有空一想,也会觉得异常。而张语蓉更是非常天才的聪明人物,只是平时都把心思放在工作、事业上,不会把聪明用来阴谋诡计、勾心斗角而已,并不代表她能轻易被骗。

    “你猜对了”既然她已经猜到了。李岩也就没有隐瞒。

    办公室里的张语蓉,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这个结果,她昨晚上就猜到了,也让她一晚上都无法睡好。但她还是让自己保持什么事情都没有生的样子,如果不撞破的话,就不要提了。

    如果李岩今早上没有打电话给她,经过一天的工作,她也就会淡定更多,不会说破。可是现在她也才刚刚上班,也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李岩,猜测着他有没有来上班,他们小别重逢、他会不会旷工陪郁小滴呢?

    这想法让她心绪不宁,正想着深呼吸一会儿,让自己保持平静的开始做事,李岩的电话就打来了。他从来没有那么好的特意打电话来关心她当然,这也是因为平时大多数时间,两个人都一起出门,在家里都见过面了,当然也不用特意上班后又打电话问候吧,那也忒肉麻了。而且那语气。一听就像是做贼心虚后的虚假,所以她忍不住脱口而出。

    李岩的沉默,让她知道自己猜对了。既然已经说破了,也就没有再掩饰下去,直接的再说破他昨晚的行踪?

    李岩的承认,在语蓉的预料之中。让她现在心情复杂的是,李岩会是什么样的态度。是不是又要搬出去?和郁小滴住一起?

    ,她是回来了,我得到消息,她昨晚上九点的飞机回来。”李岩的话继续说着,“我昨晚上没有回家,就是到机场去了。不过,我昨晚上并没有跟她在一起!”

    “?”张语蓉没有说话,她的心情也很平静,但多少没有刚刚那样压抑。无论他的解释是不是撒谎。至少他这一次是愿意解释一下了。

    李岩也没有指望她会配合自己询问起来,怕她挂电话,还是赶快把后面说出来。“其实我昨晚上只是远远的见了她一面,并没有和她说一句话。”

    “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她昨晚回来,也是和她妈妈一起。我如果上前的话,可能会把局面弄得更僵、更糟糕。不过我还是跟着她们一个方向走了,最后是在她们家附近的一个酒店过夜的。但我也没有机会见到她,包括没有机会打电话给她。对不起,我是骗你了。”

    一边道歉、一边骗,这似乎有点一边作恶、一边忏悔的味道。不过李岩刚刚说的话,其实并没有撒谎,只能说是删减了一些,为了不扩大战火,把乔幻趁的信息略过了,跟郁小滴一个方向、在她家附近酒店过夜,这本来就是事实!当然。他的道歉和承认欺骗,也是说在这一段的后面。

    听完了李岩的解释,张语蓉觉得他的话是可信的。如果他要欺瞒的话,只要死不承认郁小滴回来了,或者不承认去见郁小滴了,她也没有证据能证明什么。所以,他现在能说到细节,让她相信了他的话。而她的心情也好了一点,因为身为他的合法妻子,张语蓉也有尊严和生气的权力。如果像上次一样,说分居、就配合的分居;说离婚、就等着离婚;那说明他完全不在乎大家的关系,但这一次,听到他的解释,虽然不是让人高兴的事,但至少表露了他愿意挽救的态度。

    “那你决定怎么样?”张语蓉让自己语气尽量的冷静,不带有冲动色彩。

    李岩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不高兴,作为你名义上的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本来就是对你的不忠、不尊重,你想要骂我、打我,我都会觉得舒服一点。郁小滴这事吧”你也看到了,她才大一,她父母也开始干预了,给我多点时间吧!我答应你,并且是代表郁小滴答应你,上次跟她一起只是特例,在,”

    他想要说“在你们的一年之约内”但马上醒悟过来,这是她和郁小滴之间的约定,是不能告诉他的,他当初也是猜到之后询问郁小滴认可的。如果现在说出来,她肯定以为是郁小滴说的,那对小滴的观感会更加不好。那以后哪来的和谐空间啊?

    “在事情没有解决好之前,绝对不会再和她生关系了。”

    听到李岩的承诺,张语蓉心里一松。她虽然在李岩面前从来不承认郁小滴是情敌,只是说他这样的行为,是对她的不尊重。但从根本上来说,她也是对情敌的态度。

    而且她也知道,李岩跟温倩怡、跟黄樱的关系都不错、还有一个什么初恋女同学,但潜意识里的最大情敌,还是郁小滴!

    因为郁小滴的身世跟她相仿,而且比她更好,不仅仅有一份宏大的家业,更有政界高官的资源。不是说她们会利用家世背景来争夺男人,只是有这样背景的郁小滴,在她的面前,不会有自卑情绪。虽然郁小滴能力远不如她,但胜在年轻。还有她远不及的爱和主动!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和郁小滴达成可以说对她不公平的不平等条约,现在听到李岩的承诺,相信他这么郑垂的答应。一定是会做到的。而这,显然也是为了尊重她。这几天大家相处得非常好,古董劫案那晚的因素,让关系更上一个台阶,她真的不想又出问题。

    “好,”我相信你。”

    听到张语蓉答应二岩也放心了不少小次的分居,让他彻底的意识到,心,帅山美人,早已经占据了他的心,由契约式的名义妻子,变成了他心里认可的老婆!

    “说好了啊,你也不能提什么分开一段时间、离婚之类的,这快过年了,总得和谐一点吧?。

    “哼!”张语蓉轻哼了一声。心里暗道:你也知道啊?那为什么还拈花惹草?

    见她只是哼一声,并没有反对什么,李岩更放心了一点,又继续说道:“其实呢,天下没有从不生矛盾的夫妻。为什么会有“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没有隔夜仇,之类的古话?说明吵架、闹矛盾,本就是常事。相敬如宾,只是外人看到的,再恩爱的夫妻,也有生矛盾的时候。别一有问题就闹分手、离”

    张语蓉听着他的话,也觉得有点道理。父母算是比较恩爱的夫妻了吧?尤其是父亲大病之后,母亲对他的迁就更多,可最近不也为收藏古董而有不同意见?只是老夫老妻了,大家都熟悉底线,不会闹大。

    “等等”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给我洗脑吗?”觉得有道理的张语蓉,突然醒悟过来,他这是拿话套住我呢?敢情你出轨了,我还必的忍让才对?

    李岩也是怕她有过激的反应,所以多少有点侧面劝说的意思,让她明白没有哪对夫妻不磕磕碰碰的,不过没想到她想得那么严重。“我说老婆,你是博士生,我是中学生,我李岩何德何能,能给你洗脑啊?再说,洗脑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才能达到效果的,我不过怕你把我甩了,让你淡定一点,不用给我扣大帽子吧?”

    “哼”张语蓉也有点窘,我怕他干什么?就算想要洗脑。我也不会被他弄成功的呀。听到他说“我不过怕你把我甩了”这话还是让她心里有种莫名的舒服,这应该算是一种重视的表达吧?

    “您李大情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何德何能敢把你甩了啊?是我巴结您才对!”

    见语蓉学着自己的语气讽刺了一下,李岩嘿嘿一笑,她能有这个心情挖苦人,至少不会太严重。“既然大家都何德何能,说明我们还是很配的,天作之合呀

    “谁跟你合?你到底有什么事?没事我要工作了!”张语蓉听他开始油嘴滑舌起来,板起脸来。

    “有一句……不知道当不当讲”李岩严肃起来。

    这个句式,基本上都会成功的。张语蓉也直接的说:“说”。

    “你刚才也说了,其实我不是情圣,也没有到人见人爱的地步。但因为各种原因,虽然没有到处拈花惹草,但也没收住自己的感情。你就当我是咋。花心的男人吧!但是,无论我心里有没有别人,你都占据着非常重的份量!这是不变的李岩认真的说。

    张语蓉沉默了。

    她也清楚,李岩说的各种原因,其中一个就是因为他们之间原本并不是真心相爱的夫妻,原先大家毫无感情基础,而她也没有对他有过什么好态度,甚至双方都没有想过要长远展,只是为了父母而暂时的配合演戏而已。在那样的状况下,他本来就有追求属于他的感情的权力!在工作上,对黄樱、温倩怡她们有好感,也是正常的;郁小滴追求他,他能逃避很久才接受,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理解归理解。真的要接受起来,还是不容易的。

    就像美国人逼迫中国人民币升值一样,从美国的角度,他们无法算决国内的问题,只能把问题转嫁给其他国家,对美国人来说,是负责的。是可以理解的,但对于中国人来说,接受起来容易吗?

    李岩是个“花心的男人”这是张语蓉认定的事实,已经不需要他说的“就当。了。但是,他能说出“无论我心里有没有别人,你都占据着非常重的份量!这是不变的”这也让她有点惊讶。

    她轻叹了一声:“你说的我能理解,但感情,应该是唯一的。”

    李岩笑了笑:“真的吗?感情应该是唯一的,你确定不是一种观念形成的变相洗脑?你爱不爱你爸爸?爱不爱你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像江雪饮这样的亲人呢?或许对亲戚的感情有轻重之分,但对父母,却都是一样的深,不会因为深爱父亲,就无法深爱母亲,或者深爱母亲,就无法深爱父亲。也不会因为爱父母,就不能爱老公、子女了。感情还是唯一的吗?”

    张语蓉听着他的歪理,反驳道:“那是亲情!我指的是爱情应该是唯一的!”

    “那每个人一生只能爱一次喽?如果一次没有成功,后面就不是真心相爱了?那岂不是除了初恋成功的,所有男女都能鄙视了?那伟大领袖还爱过好几个呢。”

    “张语蓉没想到他的理由那么多,只能又退了一步:“我说的是同时!一个人只能同时爱一个,再多就是虚伪、是花心!”

    “徐志摩知道不?他也是在有老婆的同时,又喜欢陆小曼和林徽因。唐伯虎有八个老婆,还爱上秋香。可是大家都传送他们的爱情,难道只是因为才子就有特权?才子的的爱情就可以多分几分?”张语蓉无法再退步了,只能说道:“后来徐志摩不是离婚了?林徽因不是嫁给了梁思成?”

    “所以说,只能唯一的,不是爱情,其实只是婚姻!而唯一的婚姻,也未必就是真理,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标准,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标准。这只能说明,这是一种社会、政治、文化的演变和需要。我们会认可,是因为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就像封建社会的人能接受三妻四妾、三从四德什么的一样。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洗脑的结果

    “”。张语蓉有点服他了,这家伙真的是中学没毕业么?怎么像个流氓辩论家?不去做律师,简直是浪费啊!

    兄弟们都没有月票了么?今天只有票,别说都市前十,都要掉出月票榜前凹了,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