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〇一章 安慰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让李岩都有点惊讶了。

    念雨菲也惊讶了起来:“你怎么会觉得当年要杀我妈的,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呢?”

    “咖,那之前在香港文华酒店的餐厅内、音乐会的那些杀手,也跟你哥哥没有关系了?。李岩现自己一直都误会了。

    “当然。”念雨菲哭笑不得小“怎么会?我哥哥枷”虽然大我十几岁,也不是同父同母的兄妹,相处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但这些年对我都算很好,而且,”我根本不需要继承父亲的家产,跟他没有利益关系,他根本不需要这样对我的。”

    李岩耸耸肩:“o口口售!是我弄错了,七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不太记得当初的情形了,大概是从你们的身份,推断出这样一个结果的吧。之前又两次撞上你遭遇杀手,还以为你们夺产大战更加升级、更加激烈了呢。我还奇怪,你父亲竟然一点都不作为。”

    念雨菲笑了笑。摇头说:“没关系,你会关心我的情况,我很高兴。”李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跟来之前的想象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看样子她住在这里,也是一个巧合,甚至可能还不知道他也住在这里。如此一来,他的不悦也只能是消散了。

    “当年,”妈妈打理家族在香港的一些产业、事务,应该也是比较能干吧。和爸爸相爱之后,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因为爸爸是已经结婚的人,年纪也有差距,也不能离婚。这就造成家里绝对不同意,而我妈还是毅然的选择了跟爸爸一起”

    木爷爷是从小跟随照顾妈妈的,他说当时我妈并没有向父亲说清楚家庭背景。即便管理很多产业,也只是职业经理人的名义。后来她跟家里闹翻了,基本上是断绝关系的那种。

    但应该是我件公、外婆他们终究还是不放心,所以允许了木爷爷跟着保护妈妈。但这些她并没有让爸爸知道。

    我妈妈的家族在香港的生意,决裂之后当然被收回了。但妈妈个人也有不菲的积蓄,她也是利用投资。在有我之后,也不需要父亲负担什么。诚然,作为父亲,他还是会给予我们物质上的补偿。但我们要的只是他能多抽点时间陪我们。即便作为私生女,妈妈也有能力把我抚养大、培养好、甚至留下一笔不菲的产业。她不希望我会因为父亲家产的问题而受到伤害,所冉也早早的把这个态度表露出来,让大哥他们知道。

    那样平静的过了十年,也是我最快乐的童年。后来的就遇到了你知道的那件事,”

    讲到这里,念雨菲又情绪低落,没有说下去了。

    “这些”都是木老头告诉你的?后来呢?一直是他带着你?出钱雇杀手杀你母亲的,以及后来一直要追杀你的,是什么人?你妈妈的家族的其他成员?敌人?”如果是,既然都脱离了关系,也没有非要除掉的动机了吧?

    李岩感觉她即便在承受危险和压力的方面,比一般人强悍得多,但毕竟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还不够成熟,而木老头告诉或者灌输给她的东西,也未必是全面和详细的。

    念雨菲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木爷爷没有说。那次等他们来的时候,也就是你离开的时候,来的除了木爷爷,也包括我爸爸。据说那一次,他们都网好有意外的事情耽误了,后来是互相联系上一起赶到的。之后这些年,我是被爸爸带回了他的家,而木爷爷也向一直照顾我妈妈一样。跟着保护照顾我。”到。再好的态度,也弥补不了那一份隔阂。就算她父亲的老婆孩子不排斥她这个带回来的私生女,她自己也无法跟他们融合。

    “不好”阿姨和哥哥对我都很好,把我当亲生的对待。父亲更是好像要弥补我,对于我的任何小小要求,都会亲自的满足。但我不快乐,不说话。我觉得害怕,连父亲和木爷爷也不能给我最大的安全感。我那时候做梦都是想到一个人,一个在我最恐惧、最无助的时候守护着我的知”

    “那个大哥哥。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对于他来说,可能只是他精彩人生中普通的一天时间,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辈子那么长!是他的存在,让童年的我和后来的我,还保持着一个联系,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能让我绝对安全的保护神!”

    作为杀手,李岩一向是取人性命,保护人性命寥寥无几,而即便是保护人,也往往是以杀人的方式来完成。他自觉是双手沾满鲜血、应该要下地狱的人,所以听到念雨菲这样个女孩儿,以纯真的心态、说出崇拜…四小他自六货得有点别扭,所以迈是岔开了话拙

    “呃,那时候你应该有心理阴影吧?你爸爸没有给你看心理医生?”

    “有啊。他们说我有极严重的心理创伤,也有不同的心理医生、儿童专家给我诊察、治疗过。可又能怎么样呢?那些医生和专家。他们也没有真的经历过那样的情况小只能拼着他们的理论和病历经验开导。可我又怎么能忘得了那一天呢?别说小时候我想,就是一辈子,我也忘记不了妈妈的死吧”

    李岩有点无奈,讲到这个,必然影响她的心情,他也不好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再岔开话题?

    “所以,你就把自己封闭在音乐世界里?最后无心插柳的舟为了钢琴演奏家?”

    “不是的”念雨菲要回答他的问题,必须转移情绪重心。“从小妈妈就教我弹钢琴,每次弹琴的时候,都让我想起妈妈。听着熟悉的练习曲,就好像妈妈还在身边一样”爸爸请教了心理医生和儿童问题专家。得到的意见是音乐对于治疗心理创伤是有帮助的。所以很支持我弹钢琴,除了给我家里原先的钢琴,也找最好的老师来教我。可是我那时候根本没有了兴趣,也不是了解什么音乐世界,只是想念妈妈”

    她一直在忍着,即便说起这些事请,也以为自己经过多年的锻炼,可以坚持住。但说到这里,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滑落了。

    看着她就这样默默的流出了眼泪。李岩依稀看到了当年那个惊吓得眼中之后恐惧、连哭都哭不出来的小女孩。他暗叹了一声,无论有没有用,都要开口安慰一下吧。他虽然不是专家,但这几年也看了不少涉及心理方面的书籍,所以,安慰人的时候,也没有沿用一般的、效果最弱的节哀顺变式安慰。

    当然,他也没有奔放的用四之类的方式震住她。他只是说反着说:“你妈妈死得早,其实你不应该难过,而应该觉得开心!”

    这话果然有效,念雨菲马上惊讶的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她崇敬多年的保护神,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

    “你看看木老头,是不是很老了?””?”

    “你说他是从小跟着保护、照顾你妈妈的,应该是那种照看小姐长大的随从一类吧。好了,他曾经照看你妈妈长大,现在又照看你长大。你回忆一下,你小时后对他最早的印象,跟现在有多大的区别?”

    “?”

    “是不是觉得在你小时候的记忆里,他没有现在这么老?”

    “嗯。”

    “那就对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从出生开始,就慢慢走向衰老。木老头是这样,你妈妈也会是这样。现在,你眼看着木老头慢慢变老,之后还会看着他越来越老小直到走不动、老死!可你妈妈呢?虽然去世了,但在你、在你父亲的心目中、回忆里,都永远会是年轻美丽的样子。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方式的“活着,?不是值得开心的吗?”

    李岩引导之后说出来的理论小让念雨菲有点愣神了。从来没有人这样的安慰她。无论是木老头还是她父亲,这两个最亲的人,也是跟她妈妈最亲近的人,在安慰她的时候,都是一起缅怀、一起陪她难过,然后说她应该过得开心、在天国的母亲才能放心之类的话。

    “林肯和肯尼迪,都是美国声威最高、也是在世界各地影响最大的总统之一,因为大家对他们的记忆,都是在年富力强、年轻有为的时候;李小龙、陈百强、黄家驹、张国荣,他们的英年早逝,也成就了不老的传说,让大家除了心痛,还得到珍惜,并永远的记住他们辉煌的时刻。

    你妈妈我也见过,她不是名人、明星,但也是美女吧。《随园诗话》里面记录的“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当然,作为儿女,是不会嫌弃父母变老的,但像你现在青春期年纪的少男少女,都会因为判逆心理,而对父母的教导、管束,产生反感的情绪。你则不一样,你印象中的母亲,永远是最年轻漂亮、永远是对你最宠爱时的母亲。”

    听着李岩从道理、例子各方面的话,念雨菲才算完全的明白过来,她点了点头,“我懂了

    李岩宽慰的笑笑:“曾经有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感谢昨日打赏:塞族鱼儿、雪花赤红、如果当、劣。丑虹、唔李凡秀小叶落的海洋、夜神月二世、如蹦、凹潘帕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