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〇九章 揭市长的短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不好意思今天身体状态不好,睡了十几个小时还是哈欠连连,只能码出一章毖的。

    李岩在接下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层。如果真的走媒体曝光的话,对于那参与开逍遥岛这种项目的财大气粗开商来说。不过是花一点钱公关就了事。搞定本地媒体,还是很容易的事情,就算记者、编辑有原则不收钱撤消,对广告部施压、威胁撤了所有广告、利诱增大广告投入,基本上不要亲自出面,广告部就会去搞定一切了。

    捅到郁宏那里,就是特事特办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和郁宏、陈明英的关系,算是比较敏感的。不过始终他都为了小滴考虑、到现在也没有直接和他们翻脸、揭破,只是谈论正事的话,理论上郁宏应该不会公私不分。

    李岩也在赌,赌郁宏会重视处理这件事。

    因为市跟其他稀土主要产区不一样,这是一个经济非常达的大城市。并不需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贱卖矿产资源来拉动经济、增加财政收入等。当然,也没有这方面可卖的。而反过来,市对于各种资源,都是非常匿乏。工业方面的消耗,也是靠其他地方、国外引进。在经济上有需要,技术上也能够支持得起稀土矿提炼、分离、加工,可以带动、展出一系列产业。

    抛开经济上的利用,突然获得了一个重要的稀土矿,对政府也是一笔政绩。运作得好、包装得好。在省里面、中央都是会获得表扬的事情。

    从季真马上回到、慎重的态度,李岩已经知道自己赌对了。即便郁宏不联系他,也一定会重视这件事。

    所以,季骋让他等电话,他也懒得理会。直接出门。来到度假村配套的商场。购买了六套羽绒服和毛衣,用那种不起眼的编织袋装满。食物方面,则买了一些高热量的饼干、巧克力,还有充饥的方便面。水就不管了,山上应该不难找到山泉、溪水。想要不被相关人员留意上。他的帮助也只能到这程度。不能太招摇了。李岩没有把衣服和食物带回客房,而是戴了一顶帽子,让自己不那么显眼。双手提着东西离开度假村,往山脚方向步行而去。虽然这样辛苦一点,但如果租车的话,司机肯定会疑惑他的动机。

    小心的避开别人的关注,李岩花了不少的时间,把东西送到了止上,到了那块巨石附近。

    此时还没有天黑,老康他们要避免被矿场、度假村等一切直接、间接属于开商的人现,就必须在白天轮流看着山下。对于李岩的到来,他们也是非常的诧异,在巨石处热情的迎接了他。

    “你不是说,,晚上送来吗?”老康掩饰不住兴奋。

    “后来我现,晚上去买这么多东西、还提过来这里的话,会更加惹人注目,所以就先办了李岩拉开编织袋,把里面的毛衣、羽绒服一一拿出来,人他们自己选。

    他们拿着衣服,都有点激动和感伤。那崭新的衣服。对比身上、手上已经习惯了的脏乱,让他们有种不忍穿的感觉”这也让他们想起了留在精神上支持他们的工友们,留在矿场工棚的话,就不需要过这样提心吊胆、又餐风宿露的艰苦日子了。但至少,今天他们还是激动的,因为李岩不仅仅给他们带来了衣服、食物,还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穿起来吧,这一包是吃的,方便面能让你们充饥,饼干、巧克力可以提供多一点的热量,坚持久一点。这些真空包装的牛肉干、鱼干、鸡翅什么的,就当菜吧。我一个人能搬运的,就这么多了,你们自己规哉吧”。

    见到他们看着食品包装袋。就已经两眼放光了,让李岩有点五味杂陈。衣食住行,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可是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从矿场出来时候穿着的单衣,坚持到现在冬天已经衣衫褴褛;吃的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基本是能找到什么吃什么,甚至要去度假村各个餐厅清理的垃圾堆里面找吃的;住是住在林间、树下、最多是有山洞藏身;行更加好不到那里去,白天只能在山上潜伏着,小心不被人现,一直逃不出这个孤岛。

    “多谢、多谢”。他们几个人都激动的道谢,对于今天的行为。有点惭愧、又有点庆幸。要不是这样的话,也不会获得李岩的帮助。

    “你们自己小心一点,我会尽心帮你们传递出去这个信息,政府能不能来调查,就是我无法确定的。

    如果”。李岩迟疑了一下,还是建议说道:“如果再等一段时间,还是没有结果的话,你们还是主动回到矿场吧,认个错。哪怕是被关起来。至少也能活着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人都是有热血的,对于生命,很多人都觉得可以随时舍弃。只有像李岩这样经历生死抉择活下来的人,才能体会到生命的珍贵!命都没有了,其他都是空谈!

    等他回到度假村,已经是傍晚了。李岩到处都能见到公司的同事。但熟悉的人,却没有撞见一个。他拨打了一下张语蓉的电话,想要问一下她在哪里玩儿。以她的性格,肯定不知:么夫哪里玩。在外的话,肯定有其他人起。他当然活巧的姿态一起玩儿。

    张语蓉电话通了之后,过了好一会儿,他都要没耐心挂掉的时候才接通。

    “我在和海芙她们打麻将,不方便听电话,你别打过来了。”张语蓉压低声音说道。

    李岩一愕,她还打麻将?实在难以想象语蓉打麻将的样子。估计她是跑到洗手间来接电话了。“还有谁?缺不缺人?要不要我来凑一下啊

    “我们够人”你”小张语蓉小声的说,她也有点无奈,按说李岩是她老公,跟她一起玩儿本是天经地义,现在却即便要一起玩儿,都不能是她叫过来的,这让她总觉得有点愧对李岩。

    “哈哈,我知道,我不方便。没事小我有得玩的。只是担心你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玩,怕你无聊。玩得开心一点”。

    “嗯张语蓉低声答应,心里有种被充塞的感觉。虽然只是不经意的一句话,却透露了他对她的了解和关心、记挂。

    李岩估计除了海芙、还有温倩怡,以及其他哪个女高层,也就放心了。他准备自己找一点乐子。还是找上孙辉吧,这小子对于玩儿还是比较拿手。

    在他耍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先响了起来。

    竟是季煎打来的!

    李岩笑了:“怎么?季秘书,上报的情况如何?能不能惊动市长特事特办的过问?。

    季界没好气的抱怨了起来:“我说李岩,你故意整我吧?。“消息是假的?你们就已经确定了?。李岩有点惊讶,这办事效率也太神奇了吧?简直不像是政府机构啊。

    季真有点晕。“我刚才怎么跟你说的?让你等着,保持电话开机。我去联系市长,市长有需要的时候,会来找你!”

    李岩无语,市长有需要的时候,该找市长夫人,找我成何体统啊?应该说市长有疑问,”

    “怎么?郁市长刚网打电话给我了?我怎么没有听到?难道是因为信号不好?”

    季翠能做市长秘书的,脾气还是早就磨炼得很好。抱怨之后,也没有再耽误时间。相信李岩也不至于特意的不接郁市长的电话。他还跟郁小滴交往着呢。“你现在站着别动。保持手机信号良好,我马上联系郁市长”。

    在他挂机之后,李岩猜想郁宏打过来的时候,可能是他刚才在山上的时候,信号不稳定也有可能。既然郁宏能亲自打电话过来垂询,相信还是引起了他的重视啊。

    其实这件事。还真的引起了郁宏的重视!

    市虽然在本省只是副省级城市,但在全国也是排名前几的大城市。比其他很多省的省会城市更加强大。能在这里做市长、书记的。基本上前途都是比较光明的。只要不犯政治错误、不出意外,就只需要熬资历、熬政绩,做到省部级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德赶日、紧随美国之后,国际上也出现2说法。国家也不需要像改革开放初、中期那样迫切的追逐外资、外汇、o,对于牺牲环境、资源、工人血汗换取的。,副作用太大了,开始经济转型。这样的时代。对于稀土这种不可再生资源。也是越来越重视。

    这个时候,能在市现稀土矿,并成功打造出一系列产业,对于在任市长来说,无疑会是一项拿得出手、比经济利益更大的政绩。

    郁宏得知之后,第一时间就想要打电话给李岩确认。但因为郁滴的关系,他又不想打电话给李岩,至少不能马上打,不让李岩觉得受重视。所以。李岩买东西、搬东西的时候,他没有打电话,等到后来打的时候,李岩已经在山上了。

    这次没有让李岩多等,郁宏在接到季具电话之后,就回电过来了。

    郁宏先打了几句官腔,但见李岩不懂配合,也就懒得废话了,直接的问道:“你向季喜的那个视频,确定不是有人作假?你确定逍遥岛上有稀土矿?。

    李岩回答道:“郁市长,这视频是我下午网拍的,我也向季秘书反应了,我咋。人不是专家,只是把他们据称是冒死揭的信息传递出来。岛上有没有矿藏,我是不懂的,如果你要我去打探一下的话,我也可以去。但我认不出来是不是稀土,找矿工打听。当然也有假的可能。要确定,只有专家来

    郁宏无语,这话等于没说。他略一沉吟。“这样吧!你不是还在岛上么?想办法混到矿场去,拍摄一些相片过来。我让专家鉴定,如果是的话。我再组织特别调查团进驻!”

    李岩微微冷笑:“哈,看来我不该期待太多。郁市长虽然有特事特办的决心,可过程还是太官僚化啊”小

    “你什么意思?”郁宏有点恼怒,本来因为小滴的事情,就对他没有什么好脾气,竟然还说他官僚化!官僚化会在休息时候,还接受、过问你一个并没有确切根据的揭吗?

    “我现在是一个初到这里不过一天的游客,逍遥岛各方面都是属于一个利益团体,他们开盘狂了数年。你觉得一个陌生人闯进去拍照留念,被认出、现的可能性多大?现之后。就算我把相片传给你”。享到你们放假休息宗。请专家鉴定照片真伪,到最后“忧训讨、成立调查团、安排时间过来。请问。过年前能搞定吗?。

    郁宏皱起了眉头,他必须承认。即便他特批,要突然成立这样一个调查团,也不是马上能做到的事情。

    “请问,如果这里的老板是你,知道暴露了,是会继续有条不紊的挖矿,还是利用所有资源,日夜的掩饰?搞定物证之后,会不会把那六个还活着的认证挖出来、让他们跳海游泳死?”

    反正已经不客气了了,李岩继续说得更过分一点:“当然,只要来的是真的专家,这里有稀土的话。掩饰了还是能找出来的,政府还是能得到这个矿藏。如果您要的只是这分残羹冷炙的结果,对于他们已经私挖掘多年黑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已经挖出来的不知道几千吨、几万顿的稀土任由他们走私小不了了之。那也不需要多此一举的打草惊蛇了!

    只要你如常成立调查团。相信这些老板们,会比专家们更早收到消息,最后会有一样的结果。那样的话,可以不用把我牵连进去。更重要的是。那六咋。人矿工,还能继续的躲藏在山上芶活,等政府接管之后。还能逃出生天。”

    郁宏沉默了下来,李岩要说的已经说完了,等着他做出决定。重病下猛药,找郁宏本来就想要靠他的职权特事特办,如果还是官僚化作风,也就失去了相当一部分意义了。

    半晌之后,郁宏笑骂了起来:小子,你说话很犀利啊!虽然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可你说话的方式。实在不中听。即便是书记跟我提意见,都会是很婉转的方式。要是换一个气量不够的,就你这态度。乙经会把事情办砸了”。

    李岩有点无语,这厮的脸皮比我还厚!竟然拐着弯赞美他自己气量大!

    不过从他的语气。已经听出他已经把刚才的话听进去了。李岩也是想要办好这件事,而且因为小滴,也不便把关系搞僵,便笑着说道:“我这不是知道郁市长你宰相肚里能撑船吗?我也知道你是真性情的人。不会为了怕得罪大老板,而放任国家资源流失、草管人命。所以就实话实说了!”

    “哼!你这是在埋伏着骂我?要是我不答应、不让你满意的话。就成了怕得罪大老板、放任国家资源流失、甚至草管人命的贪官、昏官了?”郁宏有点怒。

    “呃”绝对没有打埋伏的意思。我是真的觉得您是真性情的人。这年纪了,还能有雅兴在办公桌上什么、什么,就说明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古板之人李岩笑着说了一句。可说话之后,又觉得有点不妥。这不是揭人的秘了吗?

    郁宏一听,先是一愣,什么还有雅兴在办公桌上的什么、什么?可他跟李岩接触屈指可数,即便平时日理万机。但那一次和老婆陈明英在办公桌上口目,差点被李岩和女儿撞见,也是他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快就想起来了。这让他老脸一红,原来还是被李岩现了!不知道有没有跟小滴说呢?

    “咳”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当然不是古板之人!这件事嘛你先别透露出去,我今晚连夜确定一个方案。明天临时特别组成调查组。以公费旅游的名义上岛!但你至少要把黑矿场的大致个置给我找出来,逍遥岛也不你不能让假借旅游名义的调查组漫山遍野的慢慢找吧?。

    “这咋小没问题,我会在这里停留到后天中午。如果能够过来,我会把大致方个提供给他们,甚至可以陪着走一趟大致的地方,老康他们已经跟他说清楚了。

    郁宏叹了一口气:“希望你小子没有搞错!真的是他们在私挖稀土的话。你就立功了。要是你被人耍了,我可就被你坑了!不仅仅会被视为滥用职权,还会得罪这些大老板、以及跟他们有利益瓜葛的官员派系!”

    听到他自内心的感叹,李岩也暗暗感叹,看来即便是市长,也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有很多法律内、尤其是法律外的制衡!“你放心!要是你倒台,我会把你当岳父,为你养老;要是成功了,我也不要什么功劳,功劳都算在你神机妙算的头上,为了小滴、一家人嘛!”

    “滚!你才倒台”。郁宏听到他说“你放心。的时候,还以为他决定今晚上要舍命闯一下、确定真伪。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么一通!横竖都是打小滴的主意!还说出让人忌讳的话来。

    “嘿嘿

    郁宏怒喝之后,想要挂电话,想起了一件事,“那什么”有一些很久的事情。就别记住、别说了!”

    李岩知道他说的是在办公桌上什么、什么的事,当即笑道:“好啊,替我向陈阿姨问好,最近太忙,很久没见小滴了,改天上门拜访你们”。

    郁宏岂能听不出这有点威胁、交换的味道?直接挂了电话。

    感谢昨日打赏:夜神月二世、枫叫随凰瘾、李凡秀死。o加、切叨…做引、凹潘帕斯、雪花赤红,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山有山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