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你不介意和我一起照顾月瑶吧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二二百十八章你不介意和我起贼顾月瑶吧。※

    放假之后,重新上班。基本上就是过年前的最后几周了,大家都很忙碌。

    郁宏神组团,破获了隐藏多年的一起私挖稀土的大案,进而牵连调查以前挖出的所有稀土的去向,涉及走私倒卖往日韩;再进一步要调查的是逍遥岛这个项目上,开商对于政府有多少隐瞒、有多少猫腻,整咋。方面。是一个巨大的利益阶层,即便郁宏以市长身份,也是要顶着巨大的压力成立专案组彻查。

    不过让他比较放心的是,市委上,一起挺他。如此一来,事情性质就不一样了。在国内,向来是党指挥军、党指挥政。市长、省长之类的行政官员,都只是二哥,书记才是一哥,市长代表政府。书记的表态。才是代表党。当然,一般时候。市长什么的。都同时会是党委的副书记。大部分时候,决议还是一个方向的。

    市是堪称国家样板城市。民间也一度传闻想耍越过省城、申请成为直辖市。会安排到这里来做市长、和书记的,基本上都是有前途的。锻炼一下还是要放到省级去的。所以,一般也不会在市盘狂多年,某些方面的根基,肯定不如一些在这里常驻的官员深厚。

    有些是副职,但停留久、上下关系都牢固;有的官职却是有非常大的职权。

    比如说郊外的镇长很多年前,为了成为中国第一个无农村城市,镇改名街道办了。镇长也成街道办主任什么的,光从职务来说,不过是芝麻大的小官。可是在这小官,抛开政治文化等方面,单单对资金、经济等方面的权利影响,比内地很多二三线城市的市长都大!连最最穷的村改名社区了。没有什么强项,只是靠出租地皮、厂房等,年收入都是千万计,亿元村,更是2o世纪的叫法了。

    市长、书记之类的,是会换届走人的。下面的实权派,才是官商利益的真正结合着。这一次,郁宏打击的只是一个私挖稀有矿藏,但真正涉及到的,却要大得多,牵一而动全身,变成与盘踞本地多年的利益阶层的战斗。只是他一个人的影响,或许啃不下来,或者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而当市长和书记同步、影响力就直达省里。下面的官商也安分了不少,会做出让步,只是保持一个平衡,以暂时的忍耐,换取风平浪静之后的继续上路。

    无论如何,这件事的牵连,都花去了郁宏很大的精力。而这处理好后。也必然会是他和书记的政绩。或许是太忙了,或许是目的达到了,在那日亲自联系过李岩之后,他再没有找过李岩,反而是季典打过电话给李岩道谢,说要请他吃饭。

    郁宏忙碌,陈明英也要忙碌公司的事情。不能完全在家里监管郁滴,所以,在假期之后小滴虽然还没有返回学校、还是留在家里、并由保安看着、李洁贴身“保护”但却是自由了许多。李洁这个卧底的电话费。当然也是直线上升。能不时的聊聊电话,李岩和郁小滴都满足了不少,不至于做出过激的举动。

    天堂集团同样是非常忙碎的。无论是张语蓉、温倩怡还是海芙。都比以前更忙了。虽然没有再单独一起,但海芙跟李岩还是有联络。一切如常。而温倩怡则有点躲避着李岩,在公司偶尔碰到。她都会自然的先避开,而打她电话,也不接。

    李岩不知道那天她们两个的谈话结果是什么,问过海芙,海芙表示涉及别人,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不方便透露,这让他有点无奈。

    因为张语蓉的忙碌,李岩也会在有空的时候,关心一下集团的总体大局。现跟长河集团的明争暗斗,才告一段落。又有人在股票市场狙击天堂集团的股价。正向他之前向张语蓉提示的一样,觉得这是刘昱阳所为。对于这些。他帮不上什么忙,公司有专人应对。而像天堂这样大的企业,有着强大的现金流,股价的波动,只是造成投资者、客户的一些心理上的信心问题,短时间内,并不会对经营有实质性的影响。

    但这终究是一个问题,所以张语蓉也是严阵以待。

    除此之外,其他方面都是进展顺利。捷锐已经进入职业管理轨道,李洁不在公司,也一样的顺利展业务。利用好了第一保安受挫后的连锁反应,在本市保安业务洗牌之际,努力拼抢份额。

    天堂电影的职员们也很卖力。已经确定落实几个优秀的剧本,签约之后开始筹备拍摄,同样还是小成本。想要大制作,还得看《春光乍泄》上映之后的成绩,那关系到投资回报、更关系到大导演、著名影人们的信心。

    在乔攀的鞠躬尽瘁之下,《春光乍泄》剧组已经完成了影片的拍摄工作。不做休息已经投入了后期制作,包括配乐方面,也已经完成了。后期是导演周源跟幕后班底在赶时间,乔攀本人,则带着包括天堂电影曾樟熙在内的一些人,开始了与行、院线的友好沟通,媒体等方面的宣传。所有人都忙,包括不在李岩身边的月瑶。都照样在继续指挥着“他们。组织的事情。似乎就剩下李岩不忙。

    但其实他也忙!除了公司的事情自外,还有那天的“命令”让他要开始关心美国州长选举的事情。收集”旧:友选人的详细资时,他更关心壮大“他们,凹叭…娃法。

    他们。是一个全华人组成的杀手团体。里面的人,很多是半路出家的,而练方面,最初李岩有参与一下,后面基本上是闰平和齐仲韬两个教官的事情。他们的能力和严格是不容置疑的,但他们的目的是练优秀杀手。而不是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代价,练级杀手。所以。根据努力程度的不同、根据天赋悟性的不同,有的像刘爆,在内部已经成长到拳级水平,对外已经可以接级任务了。但更多的只是停留说刃级、甚至枪级,也就只能应付级、级,甚至普通任务。

    李岩回想自己的毛练之路。不仅仅是地狱式恐怖练和死亡考验,同样需要大量的时间。他的记练是从高中时代就开始了。而现在“他们。的所有成员,某方面都已经定型,更有甚者,能力没有顶尖、因为资历的关系,却有着顶尖的傲气。想要让他们经历死亡练。是不现实的。

    他深思之后的决定,是放弃大部不是驱逐,是让他们顺其自然一集中刮练有潜力的少数人,比如现在非风无情、石建恩和刘爆三个。假以时日,都是有机会成为级杀手的”必须给他们更大的助力。

    这方面,他是联系了闰平和齐仲韬,让他们召集三人、或者还有其他有潜力的人,再次高强度集。加倍难度。到达瓶颈之后,他会亲自前往指点。另外就是让他们根据“他们。的特点,研究一下先进武器装备!

    他们是杀手组织,不是恐怖组织。杀手杀人。讲究的是隐蔽性,能够无声无息的徒手杀人。才是高境界,热兵器大动作只显得粗野、也是危险性高。所以月瑶在内部定义的时候,才会用中文顾名思义的“枪、刃、拳、花。来形容。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拥有的武器。都是以杀伤力和便捷性为主,最常见的是手枪、自动步枪和狙击步枪。

    但现在为了未来着想,李岩想要冒险拥有一批精良的先进武器,以增强整体实力。这方面不是那么好办,不能一下子解决,必须先了解适合什么,能买到什么,能存放在什么地方等等。李岩不想月瑶过于操心,所以让老闰和老齐两个人负责。

    “快要过年了,”

    “是啊,快要放假了

    这是周末的早上,李岩和张语蓉在家里吃早餐。月瑶已经离开快一个月了。但他们还是觉得不是很习惯。缺少她在两个人之间,虽然没有回到以前那样无话可说,但也觉得话题还是少了。

    “放假”怎么安排?,小张语蓉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这是最后一个周末了,在上几天班,就要开始放年假了。她跟李岩,是年后在一起的,这还是第一次面临过年的问题。

    “你说呢?。李岩知道她的想法,似笑非笑的反问。

    张语蓉有点不自然,但还是说道:“一般人家”结婚后,都是要在婆家过年吧?我们

    她对于李岩的父母,并没有相处太多,但却是在李岩之前就认识了。这近一年来。因为工作忙、又因为是假结婚,不仅仅没有和李岩回去过。连电话也没有打过多少次。想到李岩从一开始就每周都陪自己回去演戏。她觉得有点愧疚。

    “我们回去过年?有压力?。李岩淡淡的问了一句。

    “我,,跟他们不熟,当然有压力。”

    “哈哈,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啊!”

    张语蓉无语,不说她自恋。就是谦虚的来说,也算不上是丑媳妇啊!李岩继续笑道:“再说,你是那么漂亮的俏媳妇,当初也见过公婆了。又有什么好怕的?你在公司可是号令八方的人物呢

    张语蓉白了他一眼,那是一个性质吗?公司面对的属下、客户。都只是利益的关系。跟你爸妈我能是一个态度吗?

    “什么时候去?。

    听到她把问题抛回来了,而且不是说的“去不去”、是“什么时候去。”李岩欣慰的笑了,她这是愿意跟他回去!这是认同他们两个的关系,是尊敬他的父母。

    “我想一下”好不容易等到我们放假了,我们都回去了,你爸妈也寂宾。但不回去,你妈肯定乐意。你爸肯定会赶着我们去的。那不如放假后,先在家里住两天,陪一下他们,然后回去我家过年,等到过完年,早一点回来。怎么样?”

    李岩迟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安排。说实在的,这除了方便张语蓉外。也是因为他自己并没有归心似箭、而是有点害怕回去!

    对于那咋。出生、成长的老家小他的记忆已经断了。十几年没有回去。他已经有点想不起原来是什么样子了。

    老家让他记挂的人,只有父母。其他的亲戚都已经快记不起来了。上次遇到乔幻簸他们,就有这样的排斥心理。这次真的要回去,也是必须要克服的一个问题。

    张语蓉微笑道:“好啊,听你的。对于这样的安排,她也是比较满意。先有时间陪陪父母。也是一个缓冲的时间,再则。如果回去生活得不习惯,也可以在年后尽快回来。

    “听我的?哟、哟!有点小女人的味道了哦。我喜欢!”李岩开了一句玩笑,让自己也轻松一点。

    事实上,如果不是考虑父母的感受,他真的想要把父母过因为张家富裕、众别野也是老文人买的,及有另外买房子,接过来的话,即便只是住在这里、不住张天翼家,也可能会给父母一种儿子入赘别人家的感觉。

    张语蓉现在对他的脾气已经越来越小了。这样的话,要是当初。当然视为油腔滑调,现在却听着很自然了。

    “我们回去的话,刘嫂也回去了。月瑶也不在,这里要冷清一段时间了”张语蓉环伺了一下,有点喘嘘,不知不觉间,已经和李岩在这个屋檐下共居了一年了。从开始的极度排斥,到现在已经习惯这里,把这里当成第二个家了。

    说起月瑶,李岩点点头,“月瑶也很久没有打电话来了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家人,找不到地方过年就不好”

    “呸、呸”。张语蓉立即啐道:“哪有你这样说话的?你这简直是诅咒了。谁没有家人?月瑶就是情伤之后的离家出走!”

    李岩耸耸肩。这咋,谎话总有一天要揭穿的,他想着还是要适当的给她打个预防针,所以一边吃东西,一边做不经意的样子说道:“那可难说。家才是一个人避风的港湾,你想想,就是连你这样坚强的人,那次和我闹别扭,也是说搬回家去住一段时间。出去外面散心的话,一般是去旅游、去玩吧。你看月瑶像这样子吗?。

    张语蓉一怔,回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呢。月瑶这么安静的一咋小女孩,来了这里之后,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家里,当个宅女网络作家,在这里也就他们两个朋友,并没有很好的起到散心的作用。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可能?。

    “什么?”李岩抬头。一副不解的样子。

    张语蓉白了他一眼,“我说月瑶,按照你的分析,你觉得她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李岩做出为难之色,然后想了一下:“嗯,虽然你们都是女人,但你接触平民百姓的机会不多乙或许我的比较有参考性”我想一想”。

    接触平民百姓的机会不多”张语蓉无语,当我是皇亲国戚啊?我还不是平民百姓?

    “以月瑶这样的性格,如果遇到伤心欲绝的事情,按道理,应该回家,在父母的关心下疗伤。而你那时候即便跟她谈得来,到底只是一咋。认识没多久的网友,没理由贸然来投奔你。小

    “有点道理张语蓉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但她难得有这么谈得来的朋友,又听她说得可恰。再见到月瑶那梦幻般的女孩,怜悯加上好感,当然不会觉得她撒谎了。

    “会不今”她根本没有家呢?”李岩不能说得太多了,只能引导、或者误导她。只是说这一句的话,即便以后揭破了,也没有说谎。月瑶本来就没有家嘛!

    果然,语蓉已经聪明的举一反三,在他的引导下,立即想到了更多:“她没有家,跟她那咋。可恶的男朋友分手之后,可能就被赶出来了”加上她做网络写手,也赚不到几个钱。一时间没有地方可去,所以才贸然的来投奔我这咋。网友?有可能!要不然以她的性格,不到走投无路。肯定不会这样做的!又因为在这里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所以她不出去逛街、不出去玩,包括衣服也没有买过,都是我给她的,她是不想花钱、没钱办”。已经这样了,李岩只能严肃的点头同意。

    “如果她真的没有亲人的话。那就太可怜了,”但她能一直坚强的活着,还有写作的梦想,实在叫人敬佩!只是她那天杀的男朋友太可恶了。不仅仅骗了她的人,可能还骗了她的钱,最后把她踢走,让她一无所有的走投无路”。语蓉说着,有点激动起来。

    李岩尴尬不已,已经不能点头承认了。月瑶虚构的那个前男友的原型。可不就是他么?做人不能自己骂自己啊!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抗议:我不是骗财骗色的男人,呃,最多只是骗色而已,但我绝对不会赶走我喜欢的女人。

    “你说,”我们要不要帮月瑶出一口气呢?把她那个无耻前男友找出来,狠揍一顿。你帮我阉了他”。

    在张语蓉的心里,月瑶已经是情同姐妹的闺密,因为她的秘密都全部告诉了月瑶,自然也是比海芙这种认识多年的女友还亲密。之前也只是愤怒、谴责月瑶虚构的男友,现在现月瑶可能没有家人、亲人,被他弄得走投无路,就是非常的愤怒了。

    “阉了他?。

    李岩只觉得下身一凉,这可不是好事啊。

    “你怕啊?。语蓉当然也是说说解恨而已,对于这种骗财骗色的男人。最好的惩罚就是阉割了!

    李岩大汗:“还是不要了吧,身为男人。我知道阉割是多么悲壮的问题。要是在古代还好,阉割之后,还有机会做公务员,吃香的喝辣的。还能解决住房问题。可现在阉割了。就是当牛鞭卖都没人要啊。”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语蓉脸上一红。她也是一时激愤,又是在李岩的面前,不需要保持什么形象,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经过他详细解读,她反而不好意思了。

    “嘿嘿,这咋,问题,还是月瑶自己才有言权。她可能已经走出了阴影。我们又去调查她的过往的话,不是揭开她的伤疤么?这种事情。自己愿意说出来,跟被别人爆出来,可是两;“;很大的感许她会觉得无法面对我们,就再也小出见了。”

    看李岩说得严重,张语蓉想了一下,也觉得这有点多事了。而她对于那个子虚乌有的男朋友,也只是道义上的谴责,即便真的见到。也不会说让人阉割了。听完了的话,她默认了。“哎呀!糟糕了!”

    看她今天跟平时很不一样,一惊一乍的。让李岩怀疑她是不是精神不稳定:“又怎么糟糕了?”

    “月瑶这次离开,按照我们上次的分析。她应该是为了筹钱还给我们的。

    她没有亲人的话,那她要怎么筹钱?”张语蓉面有忧色。

    “呃”你是说,她准备跑了不回来了?钱就不用还了。”李岩故意说道。

    张语蓉没好气的伸脚踢了他一下,娇嗔道:“你要不耍把人想得更坏一点?”

    “月瑶肯定不会跑了不回来的,即便她没有钱还,她也一定会说清楚的。我就怕,她觉得网络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赚到钱还给我们,所以另外想办法、找工作赚钱去了。也不知道她有什么技能,能找到什么工作。但她伤势还没有痊愈,做什么都容易有后遗症!最怕的就是”只张语蓉无法说下去了。

    “最怕什么?去抢银行吗?”李岩奇道,难道语蓉也现她不一般了?

    他是因为了解月瑶的底细,所以看她说“最怕。的可能,立即想到的是犯罪,不能说杀人,就说抢银行这来钱快的了。

    张语蓉皱眉看着他,好像看白痴一样:“月瑶手无缚鸡之力,能抢银行吗?你以为像你一样四肢达呀!”

    “那你担心什么?”

    “笨!”语蓉欲言又止,但还是说了出来:“就怕她跳入火坑。去做那些方面来钱快的事情

    从她的表情,还有这隐约的话。李岩才反应过来,她是担心月瑶会不会去做小姐赚钱!

    月瑶做小姐”“他们。即便不是顶级的大型杀手团,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准一线杀手组织。堂堂杀手组织的实权领袖,每年经手的佣金数以亿计,竟然要去做小姐赚钱!

    这让李岩非常的汗颜,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可能。

    “呃”应该不会啦!月瑶有她的原则。肯定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李岩不能爆出月瑶旭叭的身份。只能无力的解释了。“再说,以她相貌,想要利用自己赚钱的话,根本不需要出卖身体,只是勾搭一个凯子,也能把这区区几万块骗来了。”

    张语蓉白眼之:“这就是原则?她不会去出卖身体,就会去骗钱?”

    李岩无话可说之后,直接道:“我们在这里想有什么用?她不打给你。你不会打给她呀?直接告诉她钱不用还、不就得了?你就说我以前花天酒地的时候,跟朋友出去玩,一晚上可能就花掉那么多钱了。那根本不算什么。”

    语着一想,也有道理。以前没想到这一层,想着要照顾月瑶的尊严。不便多说。但现在不一样了,不能让她为了某一层尊严,失去更多的尊严。

    “我吃饱了”她饭也不吃了,直接就去打电话。

    李岩无语,思量着要不要个信息给月瑶,让她听从语蓉的安排,以免语蓉担心。但又觉得以月瑶的聪慧。应该能想到这一层的。

    等李岩吃完饭,在客厅里面,已经见到平静的张语蓉。

    “怎么样?”李岩坐她边上问了一句。

    张语蓉微微一笑:“月瑶是另外有事,并不是去筹钱。”

    “嗯?”

    “我把我们刚刚的合计跟她说了,她说她知道,她没有把我们当外人。也相信会有读者网络购买她的正版四章节,总会赚到一点钱的。只是时间可能久一点。如果实在赚不到钱,大不了帮刘嫂一起打扫房子干活抵债。”

    听到这话,李岩哭笑不得。月瑶真的要从这一块弄钱的话。完全然后,洗,一点钱出来还给她。还能作为一个以后收入的“洗,钱工具呢。

    “那就不用担心了。你可以安心过年了!”

    “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月瑶要回来了!她说我们应该会回家过年,她回来给我们看房子。”语蓉说的时候,有点喘嘘,讲完又总结道:“李岩,你说的不错,月瑶可能真的没有亲人,要不然不会过年还来这里住着。”

    李岩很想说:那我们就当她的家人吧!你把她当姐妹,咱们一起快乐的生活,,

    但这话不能太露骨了,只能说道:“我没有弟弟妹妹,你也没有,她也没把我们当外人

    “对!我们就把她当亲人!要在以前的好友基础上更进一步!”张语蓉说完,又说道:“你不介意和我一起照顾月瑶吧?”

    李岩心里乐开了花,即便明知道她说的不是一个意思,也还是严肃的点头。“当然!”

    感谢昨日打赏:书友心互刀碧冈嘲、叶落的海洋、凹潘帕斯、塞族小鱼儿、爬凶、夜神月二世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