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语蓉的宽容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李洁也在电话里面跟郁小滴说了几句,出于心虚,她没有多说。

    在李岩先离开的时候,她有点迟疑,忍不住说道:“要不你自己另外找一个借口吧,晚上别让小滴现了。

    现在已经知道他在这里停留了好一段时间,晚上现他纵欲过度,难免会有牵连到她的联想。

    看她惴惴的模样,李岩暗暗好笑,不过表面上,则还是严肃的回答:“不行!不仅仅不能找借口,还要证明!你说的,只要今晚上我还能让小滴满意,不让她起疑心。你就听从我的任何安排!要是下不了台,以后就别再来搞你。我可记住了,你不许说话不算数!”

    李洁有点皱眉,门才那个时候,她已经有点不理智了,现在事后冷静下来,则觉得那样是不妥的小但话已经说出口了,也不好反悔。

    “哼!我是为你着想,你逞强的话,到头打水一场空可别怪我”。

    “怎么会一场空呢?为了小滴、为了以后还能“搞。你,我今晚上也会拼老命表现的”。李岩豪迈的笑道,“你就等着明天打电话给小小滴确认吧!我走了。

    李洁有点无奈,我还能打电话么?我怎么确认?仔细一想,她觉得也是有可能的,如果小滴已经怀疑,肯定不会接她的电话,打电话只要一切正常的话,他应该就已经通过了。如果不行的话。他应该也会先打个电话提醒一下吧?

    “喂”。

    “什么?”要走的李岩,回头奇怪的看着她。

    李洁欲言又止。但还是说道:“如果不行的话,还是找个借口躲过去吧。这样的状态还吃药的话。很可能会把你弄倒下。”

    她也是打拼多年的人,而且公司都是保安,保护的客人都是富家小小姐、富婆之类的,对于什么蓝色小药片之类的东西,也是听过的。看李岩很有底气的样子,怀疑他是要服用药物来完成。

    李岩被她的话打败了,老子还需要吃药吗?刚刚不是杀得你丢盔弃甲、弃城投降?不过从这话还是能够提出,之前她让他找借口应付。可能是对之前的赌约有点后悔,但现在则是真的关心他的身体。男人在大战几次之后。还服用伟哥纵欲,确实容易出事故,要是服用过量了,挂掉都有可能。

    他又走了回来,坐在床边笑道:“嘿嘿。懂得还蛮多的嘛?要不要我再向你证明一次?只要你稍微动动口,绝对没问题!”

    “去你的!快点走人!,小还浑身无力的李洁,哪里还有精神陪他证明?

    李岩伸手进去被子里,在她大腿上摸了一把,然后笑着离开了。

    李洁这个时候,人很困,很想睡觉。躺在床上,不想动弹,但却又睡不着。李岩人虽然走了,但他的身影还在脑海里、他的话。更是在她心中反复想起。

    真的要随他么?两个女朋友,甚至还更多?

    她觉得自己太荒唐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要是他真的搞定了郁小滴呢?郁小滴到底才十九岁呀,不经折腾,像他这样的老手,凭着经验也可以应付过去吧?

    又想着今天实在过于冲动了。那到死是为了榨干他,还是自己也有点忍不住呢?

    李洁有点苦恼,以前只是操心保安公司能不能维持下去,从来没有感情的负担;现在好了,公司不仅仅能维持、还走上了展的道路,却又为情所困了

    李岩是在大北门见到了郁小滴,她已经从李岩家回来了。学校已经放假了,这里也变得冷清了不少。来到她的身边,见她还看着校门口,李岩笑着问道:“忧心下个学期就转走了?要不要拍照留念?。

    小滴回头看是李岩,微微一笑,有点感慨的说:“既然我妈只是一个测试,应该不会让我转学。只是想起了过生日的时候,那天晚上,你就是在这里制造了一次围观事件。”

    “唉,都怪我。如果不是弄得那么高调。你妈应该就不会过问了,你也不用被关了快两个月李岩伸手搂住了她。

    小滴却是摇头:“不会啊,我觉得那样也挺好,现在不是雨过天晴、苦尽甘来么?。她这介,年纪,还是憧憬着浪漫情怀,如果只是一帆风顺的见面、约会,反而会觉得太平淡了。父母的棒打鸳鸯、软禁隔绝,爱人的想方设法、偷偷联系小直到最后大家坚守爱情,感情战胜和感化了固执的父母多么的经典、多么像电视剧演的一样啊!

    当然。同样的事情,在李岩看来,则或许会是多么的俗套、多么的狗血了。

    “刚才怎么样?。李岩没有明说,隐讳的问了一下。

    郁小滴看了他一下,微笑道:“你应该猜到了,是不是怕我们打起来?”

    李岩有点萍:“怎么会呢?”

    “嘿嘿,你这懒人还会收拾东西?留在李洁那里是为了拖延时间吧?你怕赶过来这里,我没有回来,你怕你自己会忍不住回去的郁小滴笑嘻嘻的说。

    看她这样子,李岩猜想过程应该不会很波澜壮阔,但自己在李洁那里是忙那个什

    “我其实是怕怕你们互相都会受伤。就像音乐会那次一样。你很难过。语蓉也非常难过。

    说到这里,李岩掏出一支烟点上,苦笑道:“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自私、很无耻,或许有一天我不在了。所有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也不会让你们为我难受、因我受伤了。

    还没有说话,他的嘴上就已经被一个柔软的小手压住了。

    小滴仰头紧盯着他,认真的说:“我不许你这么说!就像飞蛾扑火一样。这是我自愿的!又像月才说的事情一样,我坚信风雨过后见到的彩虹会更美丽。苦尽之后的甘甜。会让人更珍惜!”

    “可是”

    “没错,我和张语蓉,都会因为你而难受、受伤,但你不也一样?谁都会有自私的一面,一般人都觉得自私是天性,甚至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理由,你虽然花心了一点,你不是也一直在自责和愧疚吗?这已经不错了?

    看到她认真的为他开脱,李岩又是感激、又是惭愧,摇头叹道:“小滴啊,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要是站在外人的角度,你一定会痛骂我的。

    小滴抿嘴一笑,挽住了他的手臂:“对呀!我已经不是外人。已经卷入其中。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还有。你能不能别那么臭美,就你还西施?西施要是长你这模样。吴王夫差不需要等到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来复仇了,直接被恶心死了!哈哈。

    “说不定吴王夫差就这口味呢?”见她这么快乐的样子,李岩也没有再说那样的话了?

    “进去走走吧!小小滴挽着他的手,拉着李岩进入大校园。放假了没有什么人,她也不用避忌什么?在校园里散步的时候,她也讲述了一下她去见张语蓉的经过。

    跟李岩他们分开的时候,郁小滴貌似非常轻松,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压力多大,她车子的度很快。越接近李岩家的时候,心里的压力也就越大。

    到了他们家门口的时候,还是犹豫了很久,才有勇气按下门铃。

    等跟张语蓉通话之后,开门进去的每一步,她都觉得很沉重。见到张语蓉的那一刻,她就好像一个受审的犯人一样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她。这不仅仅有一种小三面对正房的压力,更是因为辜负张语蓉的信任的愧疚。

    郁小滴的事情,李岩也跟张语蓉说过了。今天她的造访,却是让张语蓉感到意外,但还是很冷静的面对着。她们要谈的事情,不方便让刘嫂知道了,所以。她还是以招呼朋友的态度,把郁小滴领到了楼上的办小公室里面。

    几个月前,两叮。人在这个房间里来了一个君子之约,那之后关系也进入一个稳定的融洽阶段。现在,约定已经破了,关系当然也破了。

    郁小滴的样子根本没有耀武扬威,没有嚣张挑事,更像是做错事了的小孩一样,这让语蓉想起了李岩之前跟他说的,说郁小滴要亲自向她道歉。

    入座之后。还是张语蓉开的头,“说吧!我听着呢,我知道你会来的。”

    “我是来负荆请罪的,那次的事。非常对不起!”既来之则安之小滴已经豁出去了,这事情不解决,她心里会一直不安,所以。即便没有勇气抬头看她,但还是说了出来。

    “负荆请罪?严重了一点吧。你们即便生了关系,也是你情我愿的,又不是你强奸了我老公。用不着请罪。”张语蓉淡淡的说。

    郁小滴听得出那种隔阂。不过话已经说了开头,也就更容易继续说下去了。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上次你能提出那样的条件,对我已经非常的厚道。可以说仁至义尽了。可我还是没有管住自己,是我违反了约定,对不起你的信任。我也没有想过要得到你的原谅,只是想要把事情解释一下,算是求个心安吧!”

    郁小滴接着把生日那次的事情说了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感动和冲动,说到了自己的顾虑和担忧。

    “你能够天天和他在一起,见到面,理解不了我的心情;你跟他有合法的婚约,也不会有我的担心;我不同。我跟他有年龄的差距。有家庭背景的差距,又是我主动追求他的,更有你这样优秀小完美的妻子,我实在很担心我们的未来,即便我努力的争取下去,到头来也极有可能会摔得头破血流。

    呵你不会知道我的压力。但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没有后悔!并且,即便我们的约定到了,或者他已经选择了你,我会自动的离开。但我同样会把自己给他!我的第一次,只会给我最爱的男人。迟早都会有的,那一天,我只是想要把这最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在我最开心、最幸福的一叮,生日里生。留下一个完美的纪念日!

    我提前了那一天,是我破坏了约定。但请放心。无论我们之间的那个约定是不是作废了,无论你是不是鄙视我,我都会继续遵守下去!而它,只对我有效,你不用为我这个不守信用的人继续遵守了

    听完郁小滴一番话,张语

    了会儿,然后淡淡的问道!”你泣算是激将法么。※

    郁小滴凄苦一笑:“我还需要激将法吗?你们住在一起,你真的要不遵守的话,随时都可以、我也不会知道;而我一不遵守,你就能觉察得到,”

    语蓉脸色微变:“我才不会像你一样言而无信!”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再完全占据优势的条件下,你还能遵守诺言,这是你的人品。有这样人品的你,我想根本不需要我的激将法

    郁小滴说完之后,吸了一口气,看着张语蓉:“语蓉姐,我很感谢你以前的想让。但是这次近两个月不能和他相见,让我更加感觉到自己离不开他,所以,我以后会更加的珍惜,不会因为对你愧疚,就离开。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请你也加油吧!”

    “这算是新的挑战书么?。语蓉眉毛一挑。

    “是竞争。我会继续竞争!如果是恶意挑衅小挑战的话,你只要公开你们的关系,我就只有无颜败退了。我尊敬你!但我也不会放弃!”郁小滴认真的回答。

    张语蓉久久没有说话小三上门说不会放弃竞争自己的老公,这本来是让人难以容忍的行为,但她感觉到的。不是愤怒早已经愤怒过了;郁小滴的话,让她想起了自己和李岩的关系。正因为那次知道他们两个的事情之后,让她非常恼怒小生气。也跟李岩火了,甚至到了分手、离婚的边沿。

    但李岩主动搬出去的半个多月,大家不能天天见面,也没有联系了,那才让她心里慌,才体会到了郁小滴说的那种感觉。以至于在她生日之后,他重新回来,又因为古董拍卖的那次,让两个人的感情更加升温。这一个月来,她也是更加的珍惜。

    甚至再推远一点,如果不是因为音乐会那次知道了郁小滴这么痴心的爱着李岩,或许她也不会有危机就只。跟李岩的关系,也会进展得更慢!

    已经冷场,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也已经道歉了。张语蓉不会原谅,是在意料之中小滴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心安一点。所以。她提出告辞。

    这时候,张语蓉却开口说道:“我原谅你!”这让郁小滴很是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张语蓉苦笑道:“你说的对。或许因为天天能见到,我反而错过了很多机会。有些事情,今天可以做,明天可以做,后天也可以做。随便那一天都可以结果就会一拖再拖,最后反而一直没有做。我和他也是如此。你的出现,也让我由非常被动,变得主动了一点。

    这话让郁小滴压力减少了不少,至少她也不全是恶人。又见张语蓉有点异常,忍不住问道:“语蓉姐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要说?要不跟我讲讲?虽然我们是情敌。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

    张语蓉看了她一眼,还是摇了摇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即便郁小滴看起来没有什么心机,但到底是情敌,虽然自己有婚约的优势。可人家有主动的热情,一旦知道这婚约的来历,或许她就会更加不客气的主动追求了。

    “不说了,总之,我原谅你了。就像你说的,我也会加油。

    大家继续竞争,如果那个约定,我们都认为还有效的话,就继续吧”。

    听到张语蓉宽容的话,郁小滴心下感激。忍不住说道:“语蓉姐,不管以后是我败了,还是你败了,我都会把你当作好朋友的”。

    张语蓉笑了笑:“好啊。对了,你刚才说的也有道理,我好像占便宜了。我要是跟他一起,你不会知道,他夜不归宿,我就肯定会知道。要不过年后,你也搬过来住吧?。

    她这个心血来潮的提议,让郁小滴又是惊讶小又是感激。

    听到这里,李岩也瞪大了眼睛:“语蓉竟然让你搬过来住?你答应了没有?”

    郁小滴摇摇头:“我倒是很想。可是我不能啊!”

    “为什么?如果只是学校的话,也不难搞定这个说法,对李岩冲击还是非常大的,没想到语蓉这么宽容。难道是为了近距离监视情敌?为了知己知彼?可这简直是引狼入室啊!要是真的她们能够住在一起的话。时间一长,或许感情就融洽了,那以后

    “如果我只是和你约会,偶尔去一下你家。或许我爸妈不会觉察什么。要是住到一起去了,他们肯定会更加关注。一关注就出问题了郁小小滴无奈的说。

    李岩想想也是。郁宏小陈明英一关注他的情况。就会惊讶他竟然住别墅。然后一调查就什么都知道了。同样的,郁小滴住在一起。也难免会在刘嫂面前露出马脚。这回头说给张天翼夫妇知道,也是麻烦!

    看样子,得另外买一套房子啊!

    要要买房子的话,得先让一部分资金见得光!

    感谢昨日打赏:夜神月二世小李凡秀小凹潘帕斯、相凹…蚁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