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终于得逞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怎么会这样?这算是含蓄的欢迎暗示吗?

    李岩惊讶之下,本来就相隔几寸的地方。已经碰撞到一起去了!

    忍着没有出声音的温倩怡,喉咙间终于出了一声低吟。

    “倩怡,你是愿意给我?”李岩意外惊喜,简直难以相信。可先头部队已经抵达,在城关狭路相逢,让他恍如梦中!

    “谁给你啊?我是没力气了!”温倩怡没好气的伸手拍打了他一下。因为两叮,人匕下的模样,她拍到的地方,是李岩的腰臀之处,而李岩已经脱光了,这让她有点羞赧。而更加羞赧的是,因为她的分开腿,已经让两个人是零距离的状态,这稍微用力的拍打。仿佛立即让李岩更进入了几分似的!

    温倩怡赶忙喊停:“别动!别动!”

    李岩双手在她身体两边。撑着床上,不敢乱动。即便现在这个状态,也让他很舒服,但他更关心的是温倩怡的态度。到底是彻底反目、决裂。还是自己误解了女孩的眼泪。

    “我不动你,刚刚只是腿没力气了吗?那我退出去。

    温倩怡轻哼了一声,“都已经被你玷污了,拔出去就能当没有生过吗?。

    李岩一怔。琢磨着她话里的含义?

    却说温倩怡现李岩脱光衣服、也把她的内裤都脱了,而且已经扑压上来了,才感觉到心慌,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竟然是引火!

    事到如今,她也回避不了自己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李岩的事情。否则的话,不会在现他和海芙一起的时候、会那么难受;否则的话。不会这二十天她都在回避着他;否则的话,今天见到他当众跟海芙、张语蓉握手,会觉得不舒服

    她跟张语蓉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在一个月前,也已经过了二十五岁的生日。真的要。而对象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她也不会太难以接受。

    倩怡不能接受的是,李岩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得到她!那可是真的恼羞成怒,或者觉得已经没机会跟她一起了,所以得不到她的心也要强行得到她的人。

    这让她非常的痛心,眼泪不自觉的出来!是一种看错了人的感觉。她一向都觉得,李岩是个好色的人,但却是有原则、有担当的男人。郁小滴热情倒追他、两个人相处半年小却还是处女,就是最好的注解。虽然在知道他另外还有海芙这个情人,有了改变看法,但也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

    可是李岩现她流泪之后。便立即停下了动作,而且无力的倒在了她的身上。这让她有点意外,若他真的是想要强女干她,在她不叫喊、不强烈反抗的时候,应该趁机得到她身体才对。怎么像是很在意她的感受呢?既然在意。为什么还要做出伤害人的事情来呢?

    随即,李岩的道歉,在她耳边惨声的话语,对她有很大的触动!

    男人是视觉动物,对于视觉刺激最敏感;女人则是听觉动物,对于听觉上的刺激更敏感。在她们的耳畔温柔的说甜言蜜语,总是最容易打动芳心的。

    除了在耳边说、容易有生理上的优势外。李岩的话,更让她触动很大。原来他一直在担心!因为她的没有表态,他担心今天离开之后。大家就是断开了。而她不愿意放弃她!甚至宁可以生米煮成熟饭的方式来留她!

    这样的话,如果是厌恶的人说出来,只会让人更厌恶;若是喜欢的人说出来,女人的心软往往会更容易接受他们的解释?

    “我已经这样对你你应该不会再原谅我了吧?”

    李岩最后一句话,听在温倩怡的耳中,也觉得听苍凉的,她也明白,即便自己原谅了他的冒犯。有了这样一档子事,他也会无颜见他,两个人绝对不可能回到以前的亲密友好关系了!

    两人认识半年来的种种,迅在她脑海里闪过?蓦然现,他在心中,已经越了一些认识更久的朋友,在心中占据颇重的分量!这叮。月对他的回避,也是自己过得很辛苦的日子。

    真的要断开么?她有点茫然。

    即便是理智冷静如温请怡。到底也是女人,也有冲动的一面。一想到现在这样结束的后果,她在茫然之外。也不自觉的分开了双腿。她给了自己一个理由,看看他是不是说谎!

    她的验证标准,不是看李岩上面的反应。脸是可以伪装的,有的地方就更难伪装了!以他刚才的预然模样来看。应该下面也跟着萎靡才对,如果下面还是坚硬无比,那可能一切都是为了而装出来的了!

    在没有更说时间思虑的情况下,倩怡给了自己这么一个她自己都难以信服的验证理由。分开双腿,果然如她所料。李岩的身体直接的贴了上来。以她没有实际经验的感觉,李岩那里确实不算坚挺。多少说明他网刚说的是实话,表情也是真的?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正因为在微缩状态,并没有给她刺痛的感觉,就因为撞挺过来※

    而李岩后面一惊喜,某处就立即膨胀起来,让她感觉热热的、胀胀的,几乎快要承受不住了。

    都已经被你玷污了,拔出去就能当没有生过吗?

    李岩略一思索,已经反应过来了。都已经这样了,哪怕只是顶在门口,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最亲密的接触了。而倩怡这话,似乎并没有抗拒。而是他期待的半推半就姿态!

    他没时间思考温倩怡为什么会从伤心流泪,转变成含蓄接纳他。但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这是他们两个能不能在一起的机会!

    生米已经自己跳到锅里了。干柴还不生起烈火,将其煮成熟饭,可就真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你说的对,都已经乏我的人,拔出去也不能当没有生过

    李岩点头回应,而下面也更加的坚挺了。以他的经验,当然知道网网只是顶在门口,不进去的话。随便动一下就滑开了。温倩怡都已经这样暗示了,也就不需要再请示了,以免她羞恼、烦躁。

    他说着的时候,手扶住下面的纤腰,腰身挺动。

    “啊!”

    一直没有出尖叫的温倩怡小终于忍不住惨叫了起来。她虽然没有经验。但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刚刚让他不要乱动,就是怕会被刺穿,没想到一句话,就让他误解成鼓励了!王八蛋啊,不准备充分不说。连招呼都不大一声

    可这会儿她也只有腹诽的份。被贯穿的疼痛,让她气若游丝。连动都不想动。包括动嘴皮子。

    李岩连忙低头亲吻,又把她上面的衣服也掀起,给予她更多的爱抚”,

    折腾了半天,层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床上的被子。已经歪得乱七八糟了。而李岩脱开的两个人的衣服,也掉落在床周围。

    “你终于得逞了”温倩怡幽幽的叹道。

    李岩把她搂紧在怀里,只能干笑了一下。这会儿只能默念“沉默是金。说什么都不好,说得不好的话,会伤人心;说得好听的话。也可能被认为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能说话,他只能以更加温柔的爱抚来代替。

    半晌之后。温倩怡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告你强女干也不会怪你,无论怎么都好我自己并没有太强烈的反抗李岩默默的听着,现在冷静下来,他估计生米煮成熟饭,对于倩怡这样理智、强势的女孩来说,可能并不会有多大的效果。

    “如果因为得到了你的人。而失去你的心,我会非常后悔。

    “那又如何?。温倩怡微微苦笑,“我承认,你是让我不知不觉间动心了。要不然我也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占便宜而不疏远你。

    包括刚才”

    李岩也明白,是啊,如果她不是喜欢我。怎么可能被我吻了、睡了,过几天就没事了?可刚才那是真的睡了!性质大不同啊。

    “可是,你想要的,是我做不到的。我想要的,你也给不了。你不算失去了我的心,大家的缘分就只有这么多吧。我不会像小滴那个傻瓜一样为了你不顾一切,也不能像海芙一样甘心做你的地下情人。今天的事就算是好聚好散,给大家的一个了断和纪念吧”。

    温倩怡再次茫然,她一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现在,却为一咋,明明不可能在一起的男人,付出了自己珍惜的初次。

    值得吗?

    不值得吗?

    听着她的话,感觉着她的情绪变化,李岩忽然笑了起来。

    他这叮,有点无礼的行为。让温倩怡皱起了眉头。

    “好聚好散?了断、纪念?。李岩抱紧了她,让两个人紧贴在一起,“为什么要说这么丧气的话呢?不如给大家多一点的时间,一切顺其自然吧!”

    温倩怡却没有上当的意思。淡淡的说:“顺其自然?你是想要克隆在海芙身上生的一切吧?想要让我久了离不开你?没可能的!我不会再跟你做第二次了,你现在不是已经享着齐人之福么?还不满意?真的妄想着三妻四妾?

    李岩正是如此的想法,海芙最初也是想着以后不再来往,可到了现在,却已经是另外一个情况了。既然能够拥有她的心、又能拥有她的人,只是观念方面,就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了。

    “好吧,我不强迫你。但至少有一点你必须答应我!”

    “什么?。

    “就像这次你生气不理我一样,给一点时间自己冷静一下!马上过年了,我不会骚扰你。但我不希望你随随便便的把自己相亲出去!回来之后。我们再到时候再说。怎么样?。

    听完了他的话,温倩怡略微沉吟,她并没有要相亲的意思,即便不用他说,她也需要给一段时间让自己冷静。

    “我知道了!你这几周都没有来找我,偏偏在今天放假了来找我,就是怕我放假回家会相亲订婚吧?”温倩怡识破了他今天来的目的,不由得讽刺了一下。

    “纠正!我好像打电话给某人,但每次都是被拒听,害得我一次次郁闷伤心,且二,我也来到讨众门口找人,可某人未卜井知的躲出去不让我去外面找。今天,我就是这个目的,怎么样?我当然怕我的女人一时想不开,做出让大家后悔的傻事来!”李岩直言道。

    温倩怡右手又掐了出去,几次下来,竟越来越顺手,现在没有衣服的阻隔,更是直接捏住了李岩胸前的小点。

    “谁是你的女人了?。他是找过次,让她无话可说,但还是不想看他得意。“即便我去相亲又怎么样了?那是我的自由,海芙不也相亲过?这算什么傻事!你是想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

    李岩强忍着笑意,憋到内伤。

    温倩怡说完之后,感觉到他忍得辛苦,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个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用“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个俗语,那不等于把自己比做茅坑了吗?实在太恶心了!

    羞恼之下,她只能手指用力,蹂躏李岩胸前某点。

    如此一番笑闹,却是化解了两个人上床之后的尴尬和沉重,而他们也都默契的没有再提了。

    “来吧!我抱你去洗澡李岩坐了起来。

    “不要你抱温倩怡使劲摇头,“你自己先去洗澡,洗完澡就走吧”。

    留下她一介。人在这里,难免要触景伤情、顾影自怜,李岩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个情况。所以,二话不说。直接起来,然后抱着她走向了外面。

    温倩怡使劲踢动双脚,奈何实在无法挣脱他的怀抱。只能嘟哝着说:“我今天简直是引狼入室了

    温倩怡的身体有点不方便,更加没有力气,所以在浴室里的时候,也只有任凭李岩折腾,只是两个人都光着身子,之前在床上还是盖着被子,在浴室里坦诚相见,让她很不习惯,只能半闭着眼睛。

    等到洗完之后,李岩又细心的帮她擦拭干净,然后抱着她回到了卧室。

    看着乱七八糟的床、还有掉落一地的衣服,以及床单上的斑斑点点、丝丝落红,让温倩怡有点唏嘘,她也顾不上穿衣服了,先过去把床单换了。

    李岩也在一边帮忙收拾,等到她换好床单之后,不让她床衣服,立即抱着她躺在床上,然后用被子把两个人裹住,让身体更暖和几分,也让两个人的心更贴近几分。

    “你刚才辛苦了,先休息一会儿吧”。

    “你还不走?”

    “走去哪里?我耸然要陪着你!”“哼!你不需要去上面找你情人么?过年了,你要回老家吧?要一段时间不能见面,难道你不需要慰劳一番那位?”温倩怡说出这话的时候,有点汗,自己都听出一丝醋意了,这让她感觉怪怪的。

    李岩拥着她柔声道:“说老实话,如果我跟你只是为了,还不如去找她,可以更畅快淋漓。可我本来就是为了你而来呀!再说,现在这会儿我离开,也忒没良心了吧?你还不得把我恨死!”

    “哼!谁在乎你?”温倩怡微微皱眉,他这话听得很刺耳啊!忍不住说道:“跟她可以畅快淋漓,为什么来找我呢?我都痛死了,你也不爽,为什么还要糟蹋我呢?,小

    李岩哭笑不得,这哪跟哪啊!

    他苦笑道:“倩怡,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当然很爽,我也不是光为了占有你,我刚刚的话”只是想说你是第一次,让你受伤了,我过意不去,”

    这还差不多,温倩怡稍微好受一点。

    任何大方的女人,在床上被比较、尤其是被比下去,都会觉得不舒服的。其实男人更甚,要是跟伴侣做完,女方说我要是为了更大、更持久,就找别人了,肯定把男方一点心情都败坏了。

    怀抱着温倩怡,李岩心里一动。刚刚因为前戏不足,她的心理准备也不足,虽然完成了结合,在贯穿刺痛之后,她也感受到了一点快感,但作为第一次,显然没有达到巅峰。这一次并没有给她留下美好的印象,要是有阴影的话,可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他转头又抱着温倩怡热情的亲吻了起来。温倩怡有点小讶异,但都这样了,也就没有拒绝。

    在吻足、吻够之后,他又沿着脖子、颈部、肩膀、胸前,”一路细腻而柔情的吻过去,这感觉让倩怡想要拒绝、又想要感受,只能闭着眼睛。

    足够的爱抚亲吻之后,温倩怡感觉身体充分的放松,又惊讶的现李岩人已经到被子底下去了。当她紧张的现双腿被分开之后,心中暗恼这家伙只顾自己,一点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却在这时,现抵达玉门关的,不再是强硬之物,而是柔软的,,

    他竟然,,!

    温倩怡又羞又窘伸手去拉他,却无法动之分毫。

    随着他的一遍遍、一次次努力,她的羞怯过后,感觉到身体逐渐攀登高峰,最后不由得抓紧了床单,,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