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回来就好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因为李堂一家也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环境再怎么变迁,一些相熟的街坊邻居还是会在的,李岩又是在消失了十多年后的头一次回家,所以不长的一段路,竟然走了颇久才到家。李家有着一套不大的二居室,虽然住了很久,整栋楼也是很旧了,但好歹是自己的房子,尤其是在房价飓升的年代,对于一般的人还是能够知足的。

    不过李堂、汪素珍都是见识过张家别墅的豪华气派,相比起来,这里就实在是寒酸了。但这样也好,如果两家相差得不是很大的话,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赶上,现在明知道怎么也赶不上,倒也省心了。只是收拾得很干净,也增加了一些新的家具,尤其是李岩的房间,十几年没住,现在两个人回来,当然要收拾得好一点,比如床就不能再是当年读书时候的吧?

    外面虽然寒冷,家里却是有供暖,让没有受惯寒冷的张语蓉好过不少。因为早早出去等着他们回来,虽然老两口早已经买好了菜,却还没有动手,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了。立即到厨房忙碌去了,让李岩给语蓉打热水洗脸、两人先休息一下。

    来到李岩的卧房,看着不大的房间里,已经换了新的床,床垫、被褥也全是新的,而且颜色是布置新房一样搞得颇为喜庆的,连桌子什么的,也都换了新的,看得出是父母最近刚刚新布置的。只是如此一来,本来就已经记忆模糊的李岩,连最后一丝印象都找不到了。

    看着里面的摆设,张语蓉先是觉得有点好笑,但随即又觉得有点羞、有点窘。虽然他们早就结婚了,在那边家里什么都有,布置得很好,但在公公婆婆眼里,这才是李岩的家,这才是他们的“新房,啊!那今晚上,”

    不过她有自我安慰,就这样的老房子,隔音效果也不会太好,他爸妈就在隔壁,即便两个人睡一张床上,李岩应该也不会做什么的。

    她实在在新床上坐下,看着有点茫然的李岩,轻声问道:“这就是你长大的地方么?以前你一直住在这里?”

    李岩回过神来,笑了笑:“是啊。可是过了太久了,我都记不得以前是什么样子了。现在全部收拾过了,也找不到熟悉的感觉了。”

    他过去在语蓉的边上坐下,低声说道:“怎么样?看到我的老家,是不是挺失望?跟你家可是差太远了。”

    张语蓉却不这么认为:“为什么要失望?只是因为房子不够大么?在我看来,这样还是挺合适一家人住的,真的像我们那样,还要专门的人光顾打扫,平时住还不是一个房间?房子那么大,有很多房间,一年到头也不进去一次。你爸妈很热情的对我,我就不会失望。”

    李岩眉毛一样:“是吗?你是这样想得?”

    张语蓉微微蹙眉,但想想或许他会觉得有点自卑吧,便耐心解释了一下:“当然,即便可以买下一百间餐厅的人,一顿饭也只能吃下那么一点东西;即便可以开一百个楼盘的人,也只能睡一张床。”

    李岩脱了手套,摸了摸下巴,笑道:“以前住在这里不觉得,那么久没有回来过。现在一看,觉得这里老旧了很多。我本来想要给他们买一套新房子,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或许我爸妈也舍不得这里吧!”

    他说的是大实话,因为他离开家十多年,加上一度过的是非人的日子,做杀手已经可以很洒脱,但面对父母的时候,难免还是会有罪恶感的,以至于他有点在逃避着父母,而逃避的结果,则是心中更是愧疚。身为独子,却无法在双亲身边尽孝,这是挺无奈和难受的事情。所以这一次,他会克服自己心理的不自然,带着张语蓉回来。

    但即便他们都回来,即便这些天一直在家里陪着二老,也只是十几天的假期而已,一旦过完了年,还是要回去的。这样的补仓,对于父母来说,还是不够的。

    他现在有钱,便像很多人一样,自然的想要用金钱来补仓父母,以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让父母过得更好。

    可刚刚听了张语蓉的话,又觉得有道理,给他们买一套新的房子,不在身边陪着的话,未必会让他们开心快乐。

    可他这由衷的话,听到张语蓉的耳中,就有了另外的解读了。在张语蓉看来,李岩也就基本上自己赚钱自己话,不需要他养家,无论是他以前的积蓄、还是现在的收入,都跟单身时候一样自我开销。想要指望他买房子的话,至少短期数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那他说觉得房子老旧了,想要给父母买一套新房子,应该就是指用她的钱、让她帮忙买一套房子。而现在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就不好开口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语蓉脱口而出。

    “什么?”李岩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句。

    “我只是说,我不觉得这里很差,只要”爸、妈对我热情,我就很满意了,不会嫌弃家里的环境怎么样。但我们作为晚辈,赚钱了给他们买一套房子改善一下生活环境,也是很有必要的。”张语蓉认真的说。

    李岩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她突然会变得这么热心起来?

    看他奇怪的眼神,语蓉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搞明白,还以为他在纠结男人的尊严,便坦然说道:“这么说吧!我们结婚了,虽然不等于我的就是你的,但帮家里买一套房子,完全是我私人可以做到的能力范围,不会对公司造成任何影响。作为”儿媳妇,我这也是应该的。退一步说,你当初在强迫的状态帮我的帮;他们二老多年来都是由着你,却因为我爸的病情,强迫你回来;你这一年来,每次回家都很好的配合我爸妈,让他们很开心”就算是我补仓你一点,买一套房子也是完全应该的。”

    这一下,李岩不明白也明白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原来她以为我想要问她要钱买房子啊!哼哼,莫非以为我刚才的话,是婉转的开口要钱?

    见李岩皱眉,如果说刚才的表情还一川山惑的话。现在就是明显的有经不悦了。语蓉苦笑。厂!“我明白,身为男人,你觉得花我的钱,心里不乐意。可是”我爸不是一直要栽培你么?日后”他也一定会转移一部分股权给你的,到时候你完全可以负担得起。你现在投资电影也很认真的在作,又要搞投资公司骗风投”你就没有信心以后能赚到大钱吗?实在不舒服,就当是我先借出来的好了。”

    听完之后,李岩眉头松开了。心里释然。语蓉不知道他的情况,会有那样的想法,也是正常的。而她并没有多心,反而是想办法劝他接受,已经是很难得了。

    他会说起买房子的事情,是无意中的,但现在却觉得,有必要逐步的透露给语蓉知道一些自己的情况了。

    不过,现在看她如此严肃,又想要逗她一下。

    “这样啊”李岩拖着声音,摸出了烟盒。

    “这有什么关系呢?”语蓉也有不孝的感觉,两个人现在还是结婚状态,那她就是李家的媳妇。

    而作为张家的女婿,李岩在孝顺老人方面是很合格的;作为李家的媳妇,她却是很不合格的!要她花很多的时间来照顾他们,自然是难以做到,这也是唯一能够补仓到的。

    “当我借你的钱,是没有问题,可你真的会要我还?”李岩点上烟之后,眯眼看着她。

    张语蓉松了一口气,“当然,如果你有能力还钱。我非常乐意接受!”

    “可我要是没有能力还钱呢?”

    语蓉一怔,顿时反应过来,这里虽然不比市的房价,也不说独栋别墅,只是一套好一点的房子买下来,加上装修之类,只怕也是好几十万、近百万,那对李岩来说,岂不是一个很大的压力?他本来就是懒散之人,奋上进也不过几个月,突然给他这么大一个负担,只怕他很快就又被压垮了、破罐子破摔的继续懒散下去!

    “我倒有叮办法,就怕你不接受。”李岩神秘一笑。

    “什么办法?”

    “有能力还钱的话,那就还钱;如果还不上钱的话,我就以身相许、肉偿,好不好?”

    看着李岩笑眯眯的模样,语蓉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故意消遣我呢?”

    “岂敢、岂敢!我只是忽然想通了一个问题,要孝敬老人的话,或许我们有咋。孩子,会让他们四个都非常开心,绝对比买一套房子、赚几个亿更加实际。”李岩说话的时候,人已经挪近了她的身边。

    “去你的!抽烟到一边去。”

    语蓉心虚的退开了一点。生孩子!这可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啊,父母那边已经被李岩搞定了,暂时没有再唠叨了,可公公婆婆这边呢?难得有机会回来,他们还不提起这件事?这都结婚一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至少会从旁侧击的说一下吧?

    看着语蓉逃跑一样的过去收拾行李衣物,李岩惬意的笑了笑他基本上可以确定,她现在的反应,已经不是抗拒和厌恶,更多的是羞赧!

    这是一个好兆头,或许这次在家里,大家同床共枕之下,就什么、什么了。

    李堂和张天翼当年是一起前往金三角淘金的人物,可岁月的洗礼,已经在他的身上看不出丝毫往昔了。张天翼进化成了一个富商,而李堂则已经退化成了一个普通男人。在家里,他甚至是经常帮着一起收拾家务、做饭的。

    李堂和汪素珍两个人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也在猜测着儿媳对家里的观感,估计着他们能不能住得惯。要是住不惯的话,会不会提前离开什么的。不过他们两个做饭、炒菜的度还是挺快的,有些菜也是中午就已经准备好了的,等李岩他们收拾停当出来的时候,没有等多久,就弄好了一桌相对四个人颇为丰盛的晚餐。

    这里环境小一点,吃饭就是在客厅里。家里的电视,已经不是李岩印象中的那台了。但也是国产的显像管电视,很高清宽屏液晶电视比起来,还是有点不习惯。包括灯光、凳子等,都不习惯,甚至包括父母的热情,他都觉得有点陌生、不习惯。

    但父子天性,即便是有心理负担的隔阂,即便是多年没有回家,也没有多久的时间,不需要太多的话,就让李岩慢慢放开了心情,开始感觉到一种遥远的熟悉的温馨。

    只是以前他在家里的时候,因为上学的关系,大家吃饭也难以赶在一个点上,很多时候,都是他一个人吃,一家人一起的记忆,也是停留在逢年过节的时候。

    这让李岩心里一痛!

    他能有这个遗憾,父母岂不是更加遗憾?

    他这些年来,不说过得很精彩,却有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打时间,麻痹、尘封了跟过去的回忆。可对于父母来说,唯一儿子的回忆,应该每一年、每一天都在上演着吧?

    汪素珍非常的热情,不停的给儿子、儿媳夹菜,让他们多吃一点。李堂则是比较沉默的人,但今天也比平时更多话,而且先上来就自己到了一杯白酒先喝了,以平息一下自己的激动。

    这些都落入了李岩的眼中,语蓉紧张渐去,但还有着一份局促、拘谨,他那近乡情怯情绪则早已经消散了。现在只有对父母的愧疚。

    “爸、妈!我敬你们一杯,这些年来,我太不孝了!”李岩倒了一杯白酒,有点激动的对二老说着,然后一口喝干。

    这是本地产的,没多高级的白酒,口感不能跟李岩以前喝的比,但火辣辣的刺激,对他现在,却是一个很好的感受,能让他堵得慌的胸口舒展一点。

    “傻孩子,说什么呢,好男儿志在四方,你长大了总是要离开家的。”汪素珍颇为激动。

    李堂手有点颤抖,也是跟着喝了一口白酒,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语蓉敏锐的现婆婆眼泛泪光,公公和李岩的眼睛也潮湿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