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暖床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这种气氛,让张语蓉更是拘谨,她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合。而李岩的表现,更是让她有点惊讶。

    依稀看到了他另外一面,原来这个一直给人感觉没心没肺的家伙,也是会流泪的,也是会正经严肃的,在父母的面前,也是一个孩子!

    这也让她对于李岩的过往,更加的好奇了几分,难道他真的就只是在打工?因为没有出人头地就不好意思回来?貌似现在也不算出人头地吧?可一年来,也没有见到他为出人头地而拼命努力呀!

    如果只是一家三口的话,或许重逢的激动场面,会更长一点。但因为有语蓉在,他们虽然结婚快一年了,可却还是初次上门的新媳妇,公公婆婆都要注意一点。

    他们各有喘嘘、感慨,也都同样的有自己的愧疚。李岩觉得愧对父母,李堂夫妇同样也有这样的想法!

    尤其是在见到了当初的兄弟张天翼的情况之后,见到了张家的一切,让李堂很惭愧,如果自己混得有张天翼一成好,儿子也会过得很好,不会在高中就莫名其妙的跑出去打工吧?

    总的来说,激动过后,还是高兴。现在李岩也回来了,而且也有了一个优秀的妻子,两个人的感情似乎也不错。对于父母来说,就是很满意的了。

    李岩父子两个喝白酒,汪素珍则和语蓉两个随意的喝了一点葡萄酒,也不是多么好的,但在这样一个气氛下。却比昂贵珍酿喝得更加有味儿。

    在吃完饭之后,语蓉也帮着收拾桌子,但汪素珍却是抢着做大家都知道,以她的出身,应该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什么家务活,有这个心就好了。

    语蓉在这里,多少还是有做客的感觉,家里也就这么大,她也不好一个人跑到房间里去。可是又觉得应该给李岩父子两个一点空间,让他们好好聊一聊。所以。即便婆婆不让她插手洗碗什么的,她也跟着到了厨房,帮不上忙,也陪着聊天,让汪素珍是非常的满意开心。

    李堂当年可是受过枪伤,身体也是不好的,不过他过的日子比较悠闲,没有张天翼那么操劳,也是早早的就开始调养身体。平时他固然会喝一点酒,但都很有节制,今晚上因为高兴。稍微喝多了一点。

    而李岩早已经炼成了酒坛子,这点白酒,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爷儿俩在客厅里面坐着,目光都是看着前面的电视,但对子具体什么内容,都难以看进去,但又都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也许是中国男人的传统性,长大了的父与子,总是很少能够轻松沟通的。自父权社会以来,男人在家里、在子女面前,都要保持一个威严的形象。“养不教父之过”“慈母多败儿”“严父慈母”这样代代相传的观念,让父与子之间,很难像朋友一样交流。

    本来李堂和李岩还有点话说的,但随着长大、到了中学之后,就越来越少的沟通了,现在更是相隔了十多年,每次李岩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基本上李堂也只是讲几句话,然后就让他们母子说话、他只是在边上听着。现在回到家了,又是一咋,父子单独相处的局面,两个人都觉得似乎要说点什么、又不好怎么开口。

    李岩给掏出烟,给父亲了一根,然后帮他点火。

    李堂默默的接过,抽了起来。当年他还在读书,如果抽烟的话。自然会抽他,但现在都是结了婚的大人了,也不用管这些了。

    “你们,,还好吧?”

    “嗯?”听到父亲的话,李岩转向看着他。

    李堂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厨房,“你和语蓉,,你不会怪我吧?”

    一年前,李堂是用断绝父子关系,如果不回来、就永远不要回来的态度,强迫李岩浮出水面,然后强迫他答应结婚。这即便在封建社会,也会落下表面顺成、背后埋怨的事情,在二十一世纪,更是属于比较少的情况了。

    李岩想了一下,认真的说:“要说怪,我还真的没怪我。我只是觉得,可能那只是一个短暂的任务,过一段时间就会解决。就好像帮人假装一段时间一样,并没有太难接受的。不过,,焉知非福?现在我和语蓉,也是互相产生了感情,相信”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婚姻也会继续下去。”

    李堂沉默的吸了几口烟,然后轻声叹道:“你们能好好的过。那就好。好好对语蓉,这是一个不错的孩子。以当时的情况,你要接受一个各方面比你强百倍的女孩,都很困难,何况她要嫁给一个各方面都比她差得多的陌生男人?而且那关系到女人名节、贞洁,她的压力只会比你大得多!可为了父亲,她还是毅然同意。是个孝顺的孩子啊!”

    李岩有点汗,老爹啊,即便语蓉是很优秀的人,你也不冉这样埋汰自己的儿子吧?

    “我会的。对了,语蓉因为平时没有时间看你们、跟你们联系,心里也觉得内疚。这次过来,她也有很大的压力。有个事情,我想要你跟妈说一下,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

    “什么?”“生孩子的事情。她爸妈一直都在催,我想你们也会在想这个问题吧。但别忘了,她现在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事业正在高展的时候,突然要她怀孕、生小孩,多少还是有点不便的。过两年再说吧!”李岩把语蓉担心的事情,先跟父亲交底一下。

    这确实是李堂的心病,他当年虽然比张天翼先回国,但重伤之后,身体也很差,花了很长时间恢复。然后是找工作,最后才遇上汪素珍,结婚、生孩子已经算是比较迟了。现在儿子的年纪也不小了,好不容易结婚了,却还要再等两年考虑生孩子的事情,岂不是更晚了?

    “行!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家结婚都比较迟。语蓉有自己的事业,你们看着办吧!”李堂还是答应了,不过他仗着喝了酒,靠近一点李岩,压低声音道:“语蓉远比你优秀,她当初嫁给你,是为了满足老张的愿望,现在老张的身体好了起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生个孩子的话,你们的关系会更稳固!”

    李岩啼笑皆非,老爸竟然教他这样的办法!这已经不是生米煮戏熟云凶范畴了,而是搞定花,让花生米一表面上,对于老子的话,他唯唯诺诺。但心里,他并不打算接受。如果一个男人,要靠这样的方法来拴住女人,能够拴得住一时,也拴不住一世!

    再说,利用孩子来拉住女人,这样的招数,不仅仅有点无耻。而且很过分,孩子是无辜的,万一真的破裂分开、或者在一起感情不好,对孩子的成长,都有很大的坏处。

    “你,”李堂欲言又止。

    “什么?”

    “没什么。”李堂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了。

    李岩估计他是要问自己当年为什么突然离家出走去打工,这些年又到底在做什么,这些以前打电话的时候,也找过借口。现在如果问起来,他还是会说一个借口,不能让他们知道真相。既然不问,正好不用回答。

    一这正是他对父母觉得有隔阂的原因之一,这个问题,不能实话实说。而不说的话,就只能对父母撒谎,当然为难了。

    在他们父子俩沟通得差不多的时候,汪素珍和张语蓉也出来了。大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汪素珍削了水果什么的。

    这样看电视节目是很无聊的,而两代人一起近距离的聊天,也是很拘谨的事情。但因为是刚刚回来第一晚,李岩和语蓉,也只能耐着性子陪着。

    李堂话不多,汪素珍则话不少。上了年纪的人,总是话比较多一点。而她更是很久没见到儿子,一年前的见面。也没有多少说话的机会,当然忍不住。

    因为平时就他们两个人在家,又是冬天,李堂夫妇一般休息得比较早。现在儿子回来,高兴的多聊了一阵。但考虑到他们路上辛苦,也没有聊到太晚,让他们洗澡之后,各自回房休息了。

    等李岩最后洗完澡回到卧室,见语蓉在靠里面躺下了,全身都包裹在被子里,只有头露出来,见到他进来,目光有点忐忑的盯着他看。

    “哈哈,给我暖好床了么?”李岩笑着坐在了床边。

    语蓉也不是没有跟李岩在一张床上睡觉的经验,但那跟现在的情形不一样。而且这次要连续十多天都跟他睡在一张床上,她隐约觉得肯定会让两个人的亲密程度拉近。但如果第一晚就睡到一个被窝里了,进度就快了,或许过两天就”

    “不是还有一床被子吗?”她嗫嗫嚅嚅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李岩当然看到还有一床被子,这是准备的两床新被子。不过他当然不会错过这难得跟语蓉肌肤相亲的贴身机会。

    “你不知道,半夜里的时候。供暖可能会停掉,只是盖一床被子的话,那就太冷了。所以,准备两床被子,不是让我们分开盖,而是两床盖在一起。我们必须趁着现在还暖和,把被子盖好暖好床。”

    李岩笑着床上,不客气的把她卷起来的被子拉了过来一半,然后又把另外一床被子压在她的被子上面。“这样才暖和!”

    “你不是十几年没有回来了?怎么知道半夜会停止供暖?”语蓉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但又不便跟他抢被子,只能往里面缩了缩,没好气的揭穿他的谎话。

    李岩才没有管她,继续把被子拉好,然后把自己的贴近去一点,似笑非笑的说:“再过去是墙壁。你是不是要睡到墙上去呀?只是要你暖床而已,又不会把你吃了!”

    语蓉暗啐,谁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但她也不能表现得怕他的样子,以免被他吃得死死的,干脆转过来面对着他:“你想要怎样?为什么我要给你暖床?”

    李岩拉了拉被子,把两个人都盖好了。尽量的靠近她的身边。下面的脚已经碰到了她的脚。“不想怎么样。你不想给我暖床也没关系”

    “真的?”语蓉不信他那么好说话。

    “你不想给我暖床的话,我不介意辛苦一点,帮你暖床!”李岩“大方。的说。

    看她无语的样子,李岩轻笑了一声,低声说道:“行了,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怎么说我爸妈就在隔壁房间,我也不好意思怎么样啊!”

    “知道就好”语蓉低声嘟哝了一下,心里则暗道:我们都是结婚一年的老夫老妻了,就算你要对我怎么样,他们听到的话,也只会一笑了之吧?不过李岩承诺不会把她怎么样,还是让她安心不少。

    “蒋蓉

    “干嘛?”

    “我关灯了?”

    “嗯。”

    语蓉答应了一声,这感觉让她觉得很另类,在家里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这么早休息过的。来到这里,仿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完全没有了在家里随时办公、随时电脑的方便,但却也有一种解脱的轻松。

    关了灯之后,房间里顿时昏暗了下来,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之前,只觉得一片凑黑。

    “语蓉李岩轻唤了一声。

    “又干嘛?”语蓉有点无奈,这家伙今晚”怎么感觉有点撒娇似的?

    撒娇?李岩撒娇?这个想法,让她自己都觉得又恶寒、又搞笑。

    “我想要抱抱你,可以么?”李岩轻声说道。“只是抱一下,绝不动手动脚。”

    听到他这个要求,语蓉的本能反应是“不行”这还不是一个借口?然后就会得寸进尺,抱了之后,就要摸了,摸了之后,就要亲了,亲了之后,就要”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在第一晚守住!

    可是听到后面一句话,又是一阵心软。两个人结婚也快一年了,身为正版老公,他就是要把她扒光了上那个,也是合情合理的吧?可他现在只是想要一个拥抱,却还是如此尊重她的询问、还要声明不动手动脚,让她觉得有点歉意。觉得他也挺无辜、挺可怜,难怪会被郁小滴给打动、追上。

    别人都主动要跟他上床,自己连抱一下都不肯,似乎有点过了吧?

    “嗯,”她以几不可闻的声音答应了。

    还有第四章,但要o点后,天寒地冻,要上班、上学的书友明天再看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