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温暖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猜想是金融诈骗。对于张语蓉来说,是有点不可思议的,李岩说他做牛郎都有可能,可怎么也不像是有金融诈骗的手段。不过她并不想多追究、追问。反正那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现在的他,是非常在乎她,这就够了。

    她最后的一句,省略了一点。为了”未来,其实本来想耍说的是为了他们的未来!

    她真的没有撒谎,心跳确实很平稳。可是她不该把李岩抱在胸前,让他去听心跳。因为那样一来。却让李岩的心跳加了起来!

    那圣洁的雄伟双峰。他连用手攀登的机会都没有几次,现在却让她抱着把脸贴在上面。他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感觉?

    当脸颊、耳朵贴在那胀鼓鼓的饱满之处,本该老实“听心跳。的李岩。很想要摩挲几下。感受那处的惊人弹性。甚至还想耍把头转动。让正脸捂上去”

    只是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怕语蓉惊觉之后推开,他不敢乱动。听着语蓉的话,他的情绪已经快的冷静了下来,并没有触及心魔出现暴走状况。而且语蓉的态度,也让他明白,她不止是同情和安慰。而是真心的!

    不过想到她如此用心,为了证明没有说谎,还让他贴着胸前听心跳,他却趁机揩油,实在有点不够意思。心里一正派起来。举止也正派起来。李岩伸手拉着她的手臂微微用力挣扎,想要把自己的头拉开,以避开那惊人的诱惑。

    语蓉却不知道他这个想法。她也似乎感觉到了李岩的心跳加。还以为他的情绪依然不稳呢!或许是母性情怀的挥,让她更用力的把李岩抱紧在胸前。轻声说道:“你十几岁就被掳出去。肯定吃了不少的苦。现在终于回来了”我想你这些年不回家。也是怕面对父母吧。现在都过去了,要不…你可以试着哭一场,哭过之后,心里的负面压力就没有了。”

    李岩欲哭无泪。我哭”我一纯爷们,至于要哭吗?虽然刚才吃饭的时候,他的眼睛湿润了,但他是不会承认。要他当着喜欢的女人面前哭。打死他也做不到!

    “哭是不用,不过,“你不耍告诉别人,尤其是父母,即便是过去了的事情,他们也会担心的。”

    听到怀中李岩还担心这事,黑暗中语蓉嘴角扬起一道弧线。是不是像学生都怕告诉家长?“知道了。现在好点没有,可以安心的睡觉了吧?”

    “现在还不行?”

    “嗯?”

    “你这样抱着我,虽然我非常的喜欢和期待,但诱惑力太大。勾引我随时想要动手动脚。我怕管住了手脚,也管不住脸会乱动口如果你不介意。不觉得我是故意占便宜的话,那我就可以放心的睡觉了。”

    “!”

    张语蓉这才反应过来。这都做了什么呀!竟然把他的头抱在胸前?

    她条件反射的把李岩推开。然后双手不知道放哪里好,脸上则是一片火辣辣的,从脸蛋一直红到了耳垂。她暗暗庆幸黑暗中看不到。又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竟然会那么的自然、一点都没有觉察到、一点不觉得别扭呢?还好他刚刚比较正人君子,要不然”哎呀,那可是自己送上门呐!

    就在语蓉羞窘不已的时候。被推开的李岩,又靠近了一点,悄声说道:“老婆,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呢?”

    语蓉吓了一跳。黑暗中他也能看见吗?忙把转了一个身,以背部对着他。让自己羞红的脸面向墙壁。嘴里嘟哝着反驳:“瞎说,我脸红什么,你才脸红呢!”

    刚才李岩抱过张语蓉,张语蓉也抱过他。但其实因为面对面躺着的关系,抱只是一个形式,中间必然隔着很大距离。

    人除了俯卧、仰躺,侧卧一般都会自然的弓曲着身子。俯卧、仰卧抱都不是自然的,侧卧除非刻意的伸直身体,否则就像两个汤匙对扣一样,上下可以接着、中间则会空出距离。而要刻意的话,当然也不自然。但如果两个人都是侧卧,而且都是向着一个方向,那样抱的话。就可以抱成亲密无间了。就像两个汤匙叠扣一样,中间几乎可以没有距离。

    语蓉是以为李岩看得见她的表情,即便是在黑暗中也不好意思。所以把身体转向墙壁。仍然弓曲着的身体,就背对李岩了。李岩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顺势往前挪动了几寸,立即正面贴着她的背面。只要一条手臂搭过去,就已经形成了紧贴的亲密拥抱了。

    这个姿势让语蓉的身体微微一紧,才现自己不是避开了,而是给了他一个更好的机会。感觉到后面李岩的体温,让她紧张起来,他放在腰间的手,随时可以很容易的摸到胸前、甚至”而她的臀部也正好跟李岩某个地方紧贴,

    心有灵犀一点通。李岩跟语蓉的默契。虽然比不上跟月瑶那样的形神合一。但这样的时刻,当然还是能够从她的身体变化,感觉到她的心理状况。其实即便是靠猜也能猜到。就像刚刚猜她脸红了酝糊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李岩靠着她的脖子,闻着幽幽体香,放在她腰上的手,往前抚在她护于腹部的手背上,轻声的安慰了一句。“我们就这样睡觉吧!”

    语蓉心神略定,但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即便不怎么样,光这样被他抱着,她也睡不着啊!

    在她纠结、矛盾之中。听到李岩的鼻息越来越平稳,似乎很快就睡着了!这让她很无语。真的没心没肺的家伙。

    无奈,她也只好让自己放松入睡。

    语蓉和人同床就不习惯,床大一点还好。这虽然是双人床,却无法跟她家的大床比;而且同床的还是男人,还是有可能会把她圈圈叉叉了的李岩;还是以暧昧的姿势抱着她睡再加上陌生的环境等因素。虽然睡得不是很晚、却是很晚才睡着。

    等到早上,隔音效果有限的房子,外面二老起来后,虽然尽量小小声。但过多一会儿,还是把她吵醒了。好在她因为要上班。平时也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基本上已经睡够了。只是身体动了一下。现竟然躺得有点麻痹。睁开眼睛,现还是在面壁,竟然一晚上都是一个姿势没有动过!难怪会半身麻痹了。

    被窝里面很暖和,背后更是传来阵阵温暖。语蓉蠕动了一下身体。顿时想起李岩还在后面。这让她马上转身,一转动现李岩还是紧贴着她,不给她留一点空隙。转身的结果是更用力的往他身上贴,却无法转动。随即,她现后面有点一样。似乎有硬物顶在自己的后臀,这一惊让她残留的一丝睡意全无了。

    那是什么东西。她当然清楚,那能造成什么效果,她也是清楚的。现这一点之后,她赶紧收腹收臀,让身体前移了一点,然后伸手摸了过去。现自己后臀衣裤完好并没有被拉开,又暗暗自我感觉了一下。也没有觉察到被侵犯的迹象小才放心下来。冷静下来。里也明白过来,他这肯定是因为睡觉、早上的关系心不由的暗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顶了一晚上”

    就在她检查完之后,要把手拿开的时候。忽然身后的李岩,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在睡梦中的无意。竟然跟着向前移动身体,又紧贴着她的翘臀之上。如此一来,直接把她的手压住了!

    这个变故,把语蓉吓了一跳,如果不是顾虑这是在李家,外面还有公公婆婆。她几乎要大叫起来了。

    她本来躺了一晚匕,半边身体已经压得麻痹,能向后伸过去的手。也就上面一只手,现在被反在后面压住了。想耍伸手去后面推他都不行。偏生李岩似乎还在睡觉,一点都没有觉察到。即便她用后背去挤。也无济于事。

    肩膀、后背向后挤撞了几下。没有把李岩挤开,却让语蓉现了另外一桩事情她睡意里面的胸罩扣子已经开了!

    考虑到要跟李岩同床是无法回避,她也没有让李岩睡地上之类无理的要求。但出于自我保护心理,她还是戴上了胸罩,即便明知道李岩要硬来的话,这东东也挡不住什么,但多少有一层心理安全感。刚才醒来的时候,她没有去留意胸前。这会儿用肩膀和后背去挤李岩的时候,才现胸前已经没有束缚、胸罩有滑落的趋向,才知道后面扣子已经被李岩解开了!

    当然是李岩解的,她的内衣都是高档品牌。即便带着睡觉,也不会轻易的自动解开后扣。何况她昨晚睡得很老实。一直保持一个姿势没有改变。

    她向后转身不易,因为有李岩的身体顶着,但并不意味着她完全没有空间,她前面并没有直接的贴着墙壁。所以,这会儿她放弃了向后转身。直接向前翻身,让自己俯趴在床上,然后再转身背对墙壁。如此一来,就解开了之前手、臀的困局。

    “醒来!别给我装睡!我知道你醒了语蓉压低声音娇叱。又伸出手推了他一下。换了”个方向。压着麻痹的手在上面。本来麻凉未退,这样活动一下,顿时仿佛感觉有无数蚂蚁在叮咬一般的难受。

    李岩懒懒的睁开眼,“醒了?没关系。现在不用上班,也没有大把的工作。你可以睡多一会儿。

    他们不会觉得你懒的”。

    张语蓉用另外一只手捏着麻痹的手,没好气的说:“你昨晚上做什么了?

    “我做什么了?。李岩奇怪的问。

    张语蓉看着他,压低着声音叹道:“李岩。你如果有勇气、有想法,你正大光明把我办了,我也不会怪你口可你像昨晚上一样,又要装正人君子,又要在人睡着之后,搞一些小动作,就显得猥琐了,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听到她的语气严肃,李岩这才认真了起来。“你指的是你的胸罩扣子?你觉得我搞这小动作。只是为了背后猥亵你?我是怕你带着胸罩睡觉。早上起来会不舒服,而你又怕我会对你不轨,所以才在你睡着之后帮你解开。我真的要占你便宜的话。需要去忙那么多吗?我直接摸你不是更好?我解开帮你扣上又有多难嚎猜说,你因为一晚上都在对我小心防备着。我要是碰了愕拇身体,你自己会没有一点觉察吗?”

    语蓉微微蹙眉,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如果他真的袭胸的话不会一无所觉。而他要伸手到睡衣里面解开扣子。真的不如直接隔着睡衣在前面摸方便。

    “这”就算你是为了我好小可那个呢?”语蓉脸上一红。

    “什么那个?”

    “你为什么刚刚要”要压着我的手,用那么恶心的地方”

    李岩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两项加起来、才让她有点恼。他有点哭笑不得:“你是博士生,不会没有一点生理知识吧?我这不过是正常男人的晨勃反应而已。我怕你冷着。一晚上贴着给你暖床,动都不敢动一下。我都睡得麻木了。刚才你醒来之后。我也醒来了,可是你竟然伸手到后面来摸我那里,我以为你想耍逗我玩,或者要整盅我,我就陪你着玩,谁知道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只”,!”

    张语蓉很无语,这样都行?我哪里是伸手去摸你呀,我是怕你偷奸了我。不过这解释起来。实在麻烦。而且也是伤感情的事情。既然现只是误会一场。她的羞恼也散去了。

    “好了,起床了,懒得里你!”语蓉说着,想要坐起来穿衣服,可是这会儿要换睡衣。里面的胸罩还开了,当着他的面。可有点做不到啊。“你先起床吧!”

    李岩摇摇头,问道:“你刚刚说,小我如果有勇气、有想法,正大光明把你办了,你也不会怪我?这可是说真的?”

    张语蓉脸色变了变,然后淡淡的说:“真的。我们还是合法夫妻,你要那么做,也是你的权力。即便是婚内强奸,现在也没有多少女的去告、没有多少告得成功的。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也不会怪你,只是会恨你!”

    听到她连婚内强奸都说出来了,李岩立马索然无味,至于吗?

    “你也可以放心。无论是婚内还是婚外,对于强奸我没有兴趣”

    李岩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想起了温倩怡。跟她的时候,真的就有点用强啊,虽然后面是她自愿的小整个过程也算是半推半就。他又想到了请怡的泪水。心里一片清静。算了。随缘吧,能在一起就一起,不用真的搞得难过流泪。

    他先起床穿衣服:“昨晚是怕你不习惯这里的寒冷,既然没有问题,就不需要再这样了。搞得大家都睡不晚上各盖各的被子好了,我不会再碰你的。”

    语蓉听到他这话,张了张嘴,想要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大家亲密一点的接触,她也是可以接受的,只是要循序渐进,太那个的她还是有难度。可这种事情。真的不好解释,只能沉默看着他。

    很快。李岩穿好衣服出去了,留下给她换衣服的空间。

    剩下一个人,语蓉却没有马上换衣服,而是怔怔的躺在被窝里,感受着边上的温暖,这是李岩的体温。虽然昨晚上心情忐忑,很晚才睡着,但在睡着之后,却是睡得很踏实,一觉睡到天亮,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没有丝毫的辗转。

    她伸手摸了摸李岩躺着的地方,感觉昨晚上、刚才醒来的时候。真的很温暖,那跟暖气之类是不同的,是一种直接联系到内心的温暖。

    他真的是为了怕我冷着,所以一晚上以身体给我暖着吗?

    暗暗问自己,虽然没有回答,但心里却有答案。她解开睡衣。看到里面开了的胸罩,不由得轻轻笑了一下,这家伙竟然知道戴着胸罩睡觉不舒服,到底是说明他经验丰富呢,还是说明他很细心、体贴呢?

    她又挪动了身体,躺在李岩躺的地方,感受着他残留的温暖。想到他刚刚离开前的话。她又暗暗苦笑,这家伙也是个傻瓜,难道每个人都要像郁小滴一样主动吗?我没有拒绝。就是默认了,我说了即便你那样。也不会怪你,还要怎么说?

    她自问无论是什么样的状况下,都说不出“来吧、耍了我吧,之类的话。现在只能顺其自然的展下去了。其实她已经变化了很大,从开始对李岩的讨厌、无视,到现在能平静的和他同床共枕过夜,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躺了一会儿,听到外面走动、说话的声音,语蓉醒悟过来,这里环境不一样,不会有大把的私人空间,一会儿他肯定要回来了,要是让他见到自己躺他的被窝里…还不被他笑话死?他更是会得意忘形了。

    语蓉赶紧匆匆的换了衣服。起来之后。见到李堂、汪素珍,也不自觉的有点脸红。他们是知道两人结婚快一年了,可现在这是亲眼见证她和李岩过了一夜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