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滑雪、被困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缆车突然停在了半空之中,这种上又上不去、下又下不来、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确实让人惊慌,尤其是因为这种情况极少见,一般都是伴随着事故、灾难生,所以马上让缆车上的乘客都惊叫了起来。尤其是网好下面距离比较高一点,更是担心会摔死。

    李岩他们三咋”虽然都是镇定之人,不会因为这小小的意外而惊叫,但正说着这种事情就生了,也是让他们有点惊愕。

    “没事的,可能只是出现了一点小故障。”李岩抱了抱语蓉。安慰了一句。

    语蓉努力回了她一咋小微笑,虽然她还是比较镇定,但要说没有一点担心,那是假的!她到底也是女人,遇到危险的事情,还是会紧张的。平时她有大将风度,是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通过正常手段来面对,哪怕是公司遭遇危机,也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或者说还有空间给她去补救。可现在是人在半空,如果缆索断裂、螺丝脱落什么的,就算她再冷静、再能干,这也是无能为力的事情。

    “不用担心,即便是停电、或者出故障了,也最多等我们暂停一会儿,一般不会生意外。相信我!”乔幻斑是建筑设计师,虽然没有设计过缆车,但说出来的话,在这个状况下,总会让人觉得比较靠谱。

    刚才他们两个安慰她,现在又是他们两个安慰她,让张语蓉觉得自己好像是累赘一样,忙说:“我没事的,只是有点惊讶而已。我是恐高,这又是关着门,就算多等一会儿,暂时也不会特别冷,我不怕的。”

    李岩看了一下乔幻激,似笑非笑的说:“你让我别放手机身上。你们有没有带啊?如果带了手机,可以打给你那个小主任朋友,问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如果没事,可以让他督促一下嘛!”乔幻的白了他一眼:“我带手机干吗?只是这半天工夫,又不至于有什么特别重要的电话要接。万一摔跤磕伤自己了就划不来”

    “不用麻烦了吧?要说我,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我们耐心等一会儿就好了。”

    张语蓉话刚落下,缆车就已经继续开动了,前后其他缆车上的乘客。也收停止了抱怨。

    很快,大家都忘记了这一会儿的小插曲,沿途看山上的雪景看着山坡、山谷,山石、山树都覆盖着积雪的美景。语蓉则有点感叹和遗憾,如果带着相机的话,居高临下的拍摄相片,应该会比陆地上拍摄别有一番景象吧?不过她也只是遗憾了一下,如果真的有相机的话,也是不方便带着身上。

    到了山顶,先后下来的年轻人们,都兴奋的冲出去了。他们几个到是没有着急,因为早上出门、开车过来、加上山下、缆车花去的时间,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们都没有吃午饭,在这样寒冷的山顶滑雪场,还有滑雪需要的体能,不补充一点能量,对身体也是有影响的。李岩当然是无所谓,再恶劣的环境他都承受得了,但不能让她们两个女孩子冻着、饿着了。

    所以,在乔幻维的带路下,他们先来到了山上的补给点。这里有滑雪板、滑雪服、手套、围巾、帽子等物品售卖,也有吃东西的餐厅。大家先随便吃了一个午餐,喝了点热水、咖啡。期间两个人向李岩讲述了一些滑雪的理论知识。

    饭后休息够了。三人进入了滑雪场,考虑到李岩这个新手,没有去坡度起伏的地方,在一片相对宽阔平坦的地方,帮着李岩固定鞋子,然后教他滑雪。

    这种场合,一般都是男的带着教女的,现在李岩反过来,两个美女围绕着教他,让不少人艳羡不已。不过大过年会特意过来这里的。都是真的想要滑雪的,在他们没有分开之前,即便有人羡慕李岩、凯觎两个美女,也只是远远的不屑、观看一下,并没有人过来他们面前装逼。

    李岩是什么人?经过残酷练的特殊人才,不仅仅是开车、很多交通工具都会开。身体协调能力,更是无与伦比。只是因为滑雪对于杀手来说,没有什么作用,就没有特殊练过。而这些年,也没有遇到过哪次任务是要在雪山上、滑雪场执行,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话,他提前花一段时间学习、练一下,也不是很难的事情。

    所以,即便今天只是新学,他掌握的度却是很快。只是一阵的笨拙,就开始能够慢慢的滑得有模有样,让一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恨不得他多摔跟头的人很失望。

    在玩了一个小时之后,李岩掌握了基本技巧,也没有摔跤,也看多了别人的技巧。这才明白过来,乔幻斑和张语蓉,也只是以前学过、滑过而已,比他这个初学者厉害而已,并不是精通滑雪的高手,所以在他的进度跟上了一点之后,大家的差距并不太大,其乐融融的学习、练习着滑。

    事实上,今天来这里滑雪的,虽然没有向李岩这样刚刚接触到的,但很多都是水平一般的初学者,真正的高手并没有几个,高手也不会跟他们在初学者滑雪道玩了。

    跟众多水平一般的人,在一块区域里锻炼着滑,其实容易放松,因为看到别人的水平也不咋的,压力就小了;但同时又容易摔跤,因为大家的水平都不咋的,所以自己可能会撞倒别人、也随时可能被别人撞倒。

    李岩控制、平衡等都不错,即便滑得慢一点、缺乏技巧,但还是比较稳健的。但他们是三个人一起,基本上是形成一个小圈子来玩的。那被别人冲撞到的机会就要大得多了。

    他们几个都有因为闪避别人而摔跤的经验,到后来玩得久了。有些人累了,就更加容易失误、出错。也有的人滑雪的兴奋劲过去了。开始想着在人群中找女孩子揩油。不是明目张胆的,是那种故意撞上来的,然后装作手忙脚乱的把人抱住,能抱着女孩子一起,哪怕摔一跤也无所谓,甚至有机会在摔跤的时候。亲上一下、摸上一把!

    坦白说,这样冰天雪地的环境,隔着衣服滚抱在一起,亲一下、摸一下,其实都不会有多少感觉的,但对于想要取乐的人来说,这样公众场合,可以正大光明的非礼别人的女友、女伴,当然会有强烈的刺激心理,是心理上的兴奋感作祟,让他们开始行动的。

    淡黄色、粉红色滑雪服的张语蓉和乔幻斑,窈窕身姿、绝美容颜,本来就让很多人远观,开始有这样的行动之后,尤其是有人在有的女孩身上成功的“意外。撞倒后,便有多个人故意往他们三个的小圈子范围撞过来、往她们两咋小身上撞,还有人跃跃欲试的等着看效果。

    身为护花使者、同样也明白这些男人那点猥琐心理的李岩,现不对劲之

    卜始有意的拦截,在他们还没有撞过来点前,就井堵姓他一个大男人相撞,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撞过来的往往是有惊无险“恰好。避开了,但还是在他们附近寻找着机会。

    在玩下去,乔幻斑和张语蓉也现了不对劲,但这是公众场合,大家都在这一块区域练习、玩,要说他们故意惹事,也是证据不足的。

    “怎么样?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貌似太挤了一点。”三个人停下休息的时候,乔幻激适当的建议。

    张语蓉则看向李岩,让他拿主意。

    李岩虽然是新学,但也基本上能跟得上她们两个的节奏,此刻更是明白乔幻徽的目的不是要挑战难度,而是避开这些狂蜂浪蝶。便笑道:“好啊,有两位美女老师罩着,我还怕不成?”

    在他心里。则多少有点遗憾,如果换了其他的场合,他都要让那些故意撞过来的家伙一点苦头吃。可滑雪他才网学、不是强项,无法从心所欲的那些人一一干倒。

    “那我们往那边去吧!只是滑慢一点。”张语蓉也是跃跃欲试,在这一片她也滑腻了。

    又休息了一会儿,三个人开始缓缓的滑行、离开这滑雪道。

    只是休息的话,那些有目的的男人们。还是有耐心的继续玩着、等着。但看到他们没有见继续回来玩的意思,而是要离开这片区域,顿时明白是想要避开他们了!

    只有弱者才逃避!

    他们息事宁人的表现,在有几个人看来,无疑是弱者的行为,这也让他们觉得更强大了。而且刚刚来回数次,都没有接近到张语蓉和乔幻斑,只是几次差点和李岩亲密接触,既让他们吊起了胃口,又让他们有点郁闷。眼看三个人要是离开这里,到了人少的滑雪道,再想要以同样的方式凑过去,就显得刻意了、而且也容易回避。

    所以,在他们还没有滑出去,有几个人互相交流了一下,开始加滑动,然后四个人向他们三个的方向冲了过来!

    之前他们都是以意外的方式单干,这一次是要制造群体意外,装出四个人在比试的模样,一起过来的话,就不怕李岩堵上来了,他只能拦截得了一个人,另外两个人还能继续扑倒美女,如果她们闪避成功的,还有一个在后面补上扑倒!

    三步连环,总会成功的扑倒一个吧?对他们来说,已经不仅仅是刺激取乐了,而是一项挑战,完成了才有一个可乐的话题,没有完成的话,感觉是丢再子的事情。

    他们的企图,不仅仅是李岩三人,其他人都明显的觉了,很多人都停下来看热闹。张语蓉和乔幻旋想要闪避,可是空间也不是很大,他们四个人冲过来,想要全部避开不容易。

    李岩是双脚固定一块滑雪板的,他也意识到自己一个人想要堵住他们四个是不可能的,而且他现在也是受限、不便。但他们的行为,已经激怒了他!

    妈的,让老子回避你们,已经是容忍极限了,你还想要继续来骚扰我的女人?

    虽然不至于杀了他们,但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们!李岩的技术,固然无法做到一个堵住、拦截到他们四个人,但纯粹搞破坏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他没有闪避,也没有加以掩饰,直接的往其中一个人卑撞了过去!

    那个人的任务就是缠住李岩。看他冲过来,并不觉得意外,也向前撞过去。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快要相撞的时候,李岩却是双手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然后顺势抡了一下横甩了出去!

    霎时之间,同时滑过来的另外两个人,有一个受到影响、紧张不稳,另外一个直接被甩出去的人给撞中,两个人一起侧飞出去了几米、摔在了雪地里,激起一片雪花。而没被撞中的那个,又被同样无法稳定的李岩给摔下拉倒一起。

    李岩在滑雪板上,无法像平时一样活动自如,他成功甩出去一个人,自己也重心不稳了。但他却利用好了,任由摔下去,把另外一个也抓住拖累得摔倒地上。

    本来四个人的队伍,顿时就剩下后面一个后备队员了,眼看摔在地上两团的场面,哪里还有心情扑倒美女啊,只想要停下来看看情况。张语蓉和乔幻斑要避开四个人的有意围堵不容易,要避开一个人就不难了。

    而李岩在摔倒之后,并没有多停留,到了空中的双腿摆动,带着滑雪板在被他拉倒的那个人头上撞了一下,让想要爬起来的那个人再次倒地抱头。

    他起来之后,看着地上哼哼唧唧之人,有滑过去那两个人身边,想要补上一点教。不过那两个人,可不是拉得倒下去的。一个巨大的冲击力砸飞、一个被人扔出去撞人了,相撞之后再摔落地上,即便没有重伤,一身疼痛是免不了的。这会儿还是一团,连爬起来的心都没有。

    刚刚可以用不小心来解释,现在再继续打落水狗,就太明显了。

    在李岩迟疑的一下,乔幻徽已经和叫上张语蓉过来了,然后拉了他一下,让他赶紧走。

    “他们还有朋友,打起来我们会吃亏的!”

    听到她这么说,李岩考虑到她们两个女孩子的感受,没有继续下去,一手拉着一个,三个人往前滑去。

    那个后备率下来的,以及还有其他的人,才反应过来,滑过去看那三个人的状况。对于不认识他们的人,见他们害人不成反害己,也都有幸灾乐祸的心思。

    离开初学者滑雪道,乔幻徽带着继续往前,三个人没有停下来,她好像怕有人会追上来找他们打群架。虽然她和李岩也算是本地人。但和这个县的本地人比起来,又有点外地了。谁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说不定就是附近乡镇过来玩的呢。

    李岩拉着语蓉,跟着乔幻簸后面,过了一阵,回头看已经把甩开一段距离了。他叫了一声:“幻斑,不用走了吧?我们就在这附近好了。这里不会有人来骚扰你们了!”

    “你刚刚是故意撞翻了三个人!他们起来之后会善罢甘休吗?不想被人家一群人追杀过来,就赶紧躲开吧!”乔幻斑没有停,继续往前滑去。

    一群人追杀过来?李岩哭笑不得,我不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就算好的了,还敢追杀我?

    “幻斑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吧!”张语蓉也劝道。

    李岩耸耸肩:“听你们的!那我们就比赛,看看谁更快!”

    他当然知道不可能真的追杀,打架的话,他一个人也不怕。但如此一来,肯定影响大家玩的心情,会害得她们两个担惊受怕,所以选择跟她们一起继续往前。

    三个人越滑越远,经过山坡、树木等的阻隔,已经看不到开始那介,初学者滑雪道,也没有见到有人追

    这一片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怎么样摔跤、怎么样笨拙,都只是自己乐、自己笑,她们两个也更加的放得开,三个人玩得不亦乐乎。还加入了堆雪人、打雪仗这些张语蓉小时候没有玩过的游戏。

    等到后来玩得累了、腻了,李岩还隐约听到山顶基地的大喇叭在播放广播,让游客准备下山离开。有暴风雪要来。时间也不早了,三个人开始往回走。

    女孩子对于道路总是不那么敏感的,这又是冰天雪地、白茫茫一片,没有明显的参照物。只能有个大致的方向,想要寻找来时候的滑雪痕迹,也似乎被风抹平了。

    不过李岩一路过来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不会搞错方向。只是来的时候,很多都是顺坡滑过来的,现在要原方向回去,就要吃力得多了。

    费了好大劲的,等到他们回到山顶滑雪场基地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了。

    “哇!我看到美女“走光,了!”

    这么冷的地方,冷笑话更觉得冷。她们两个都懒得反应,急着赶往下山缆车的地方。现连缆车都已经停了,足见他们回来耽误了多少工夫了、别人真的都走光了。

    等到他们解开鞋子跑到缆车上落处,见到控制室里面还有一个人值班。等到他们把下面给的牌递上去的时候。那个人面无表情的收了:“就等你们了,还要为你们单独开一趟!”

    “抱歉,没带手机、没带表,我们也没留意快天黑了,而且走得远了,回来太辛苦了一点。”乔幻斑解释了一下。

    李岩想说我们是消费者,还用看他的脸色,还跟他解释干吗?但一想上来的时候。是那个赵一鹏免费招待的,而缆车是上车时候买的票就是上下一起的,这会儿还真的不好说。早知道实在不要他的免费了。

    三个人拿着滑雪板上了缆车里面,把门带上。在确定他们已经坐好了之后,那个人开动了缆车。或许是因为早就等着不耐烦了,或许是因为最后一班送下去就没事了、也基本上不会有事。开启之后,他就下班了、关门离开了,前往山顶基地的店里。

    李岩三人也算是尽兴回来了,在缆车上也聊着今天的情况,因为一路赶回来,即便浑身上下沾了不少雪,也没有觉得冷的感觉。

    “你们说,刚才那群人,会不会在下面等我们啊?”乔幻微想起下午跟生冲突的那些人。

    李岩笑道:“或许吧!也刚才就在这里等着找我们,没有找到。以为我们怕了、先走了。”

    张语蓉想了一下,劝道:“如果真的在下面,别和他们冲突,就说是意外撞上,他们也心知肚明。在度假村有保安,他们不敢乱来。出去之后,你开车,走快一点就好了。”

    “行!听你的,大年初一,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心情正好的时候,乔幻微也不想讨论那样影响心情的事情,便岔开了话:“等我们回去,家里肯定在等着吃晚饭了。”

    “是啊,而且手机留在储物柜里,不知道有没有打电话呢。”语蓉也才想起来,今天初一,说不定母亲、或者其他亲戚会打电话过来。

    在三咋。人聊天之中,缆车缓缓而下。这虽然是封闭的缆车,但也不严实,在空中经过的时候,还是有冷风灌入。已经是傍晚了,正常情况下都会开始降温,加上又有暴风雪过来,温度更低。他们之前赶回来的时候,身上有点暖和,现在坐在冰冷的凳子上、静下来,很快就感觉到冷了。

    “冷吧?”李岩把语蓉抱着,只是这样隔着滑雪服,也给予不了多少实际的温暖,只是心理上的暖和。

    语蓉遥遥头:“还好,我还没有那么娇气。”

    “不是说你娇气,只是你是南方人,不习惯这样的天气吧。”乔幻斑还是坐在他们的对面,有点羡慕被李岩抱着的张语蓉,“哎”李岩,等会儿你开车吧!都懒得开车了,真想下去之后,马上能泡一个热水澡。”

    这就是度假村酒店客房增值的魅力所在!玩累了,冰冷的下来,马上回房泡个热水澡,既能减少伤风感冒的机会,更是非常畅快的事情。当然,从他们中午吃午饭来看,这里的房价,绝对不会比市区五星级酒店便宜。

    李岩听到乔幻斑的提议,又看了一下张语蓉,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也有点意动。便提议说道:“要不然我们先开个房休息一下?或者直接去洗澡,这里肯定有桑拿洗浴的。没关系,等会儿我开车,快点就回去了。”

    他真的提议出来,两个人马上都说算了,一个是觉得浪费、没必要,再一个是时间不太够、回去会比较晚了。还有就是,她们也听说过。酒店的桑拿、洗浴什么的部门,往往都是针对男顾客的,不是适合她们去的地方。反正迟一会儿,回家也是一样。

    李岩却是真的觉得建议可行,回家的话,他家是没有浴缸的,只能淋浴。而且回去还要一段时间,到时候可能身体会很冷。

    正说着,缆车嘎吱嘎吱地响,然后又停在了空中!

    三个人面面相觑。上山的时候。有很多人作伴,大家都停在空中,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却只有他们三个人坐缆车,这个时候出了问题,感觉就不一样了。“搞行么?又停?”乔幻徽张望了一下外面,估计才走到一半的样子。

    “算了,可能像上去时候一样,他们每次都要停顿一下吧,等一会儿应该就好了。”张语蓉安慰了一句。

    乔幻激有点泄气,看看上面、看看下面,焦躁的等着。

    如此一来,他们几咋。都没有了聊天的兴趣,心思都在缆车停止上面,而干等又让时间过得更慢。等了两分钟,感觉上山的时候也就停了这么久的样子,乔幻激忍不住推开了门,然后对着外面大叫了起来:“喂!有没有人?!我们还在上面!”

    “小心点。”李岩拉住了她的手臂,这像个箱子一样的缆车座,本来显得比开放式的更安全,但打开门的话,就危险了。

    “你喊吧!你嗓子总会比我大一点吧?”乔幻徽郁闷的坐回去。

    李岩清了清嗓子,到门口打开,不过他是把头探出去,有方向性的对着山下喊:“缆车停了!上面还有人!”

    可是很快,他就暗暗叫苦。打开门、探头出来,才现到了傍晚。山风已经很大,再加上暴风雪过来,外面都是刮风的声音。他的话,可能会被风传得更远,但更可能被风阻隔、吹散、被呼啸之声掩盖!

    他又喊了两声,然后缩回了身体、关上门,安慰道:“放心吧!即便他们没有听到,人没有下去,他们也会知

    张语蓉和乔幻斑相继苦笑,她们都是聪明人,李岩想到的事情她们也在寒风灌进来的时候想到了,而且李岩后面喊的,明显没有那么有信心,只是应付的喊了两声。

    “不会是上面那个家伙故意整盅我们吧?”乔幻簸皱起了眉头:“还是他们上下没有沟通好,下面的人以为走完了,就停止了缆车?而上面的人又以为我们已经到了,”把我们忘在这里就麻烦了!”

    李岩也暗暗分析了起来,从理论上来说,乔幻激的担心不是没有可能的。科技展到现在,一项成熟的技术,往往是人为犯的错误、比机械的多。缆车故障停下的可能,远比人为疏忽的少!不过上午上去的时候,缆车也停过,两次就不是偶然了,结合起来看,也有可能是网好碰到了故障!

    “等等吧,我们先不要自己吓自己。下面的人要是现有故障了,肯定比我们更加着急。”

    她们两个没有否说什么,但心情无疑低落了不少。没有再说话,目光不时的张望下面、外面,期待着缆车能够重新开动。可一次次看、又一次次失望。而暴风雪袭来的山间的傍晚,黑得比城市里更快。刚刚还觉得光亮着,仿佛只是一会儿之后,就开始昏暗下来了。天的暗,仿佛从上罩下来的强烈压抑,刺激着她们的信心,而从门缝吹进来的冷风,则让她们感觉越来越冷了。

    “有十几分钟了吧?如果现的话,早应该现了,如果有问题还在解决,也应该会告诉我们一声吧?”乔幻巍带着手套的双手搓动着,脖子也缩了起来,明显比刚才更冷了。

    李岩探头向下面张望了一下,距离地面至少有十几米的距离。从现在光线不是很好来看,也无法确定有没有大雪堆。而这个滑雪场晚上是不开放的,所以缆车沿途并没有灯照耀,如果要下去的话,必须趁着天全黑前想办法搞定!

    而现在来看,天黑的度很快!不会留给他们太多的时间。

    “你们都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也不需要我过多的安慰。我估计可能是,,上面的人收到我们的牌之后,已经记录数据,然后没有过多的交待就下班了。下面的人可能也网好交班、或急着下班,看到没有人了,就把还开着的缆车停了,阴差阳错的把我们困在这里。他们人可能已经离开了!”

    听到李岩这么说,乔幻微和张语蓉两个人都皱起了眉头。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们还是耐心一点吧!”语蓉叹道,她也觉得有这个可能,但不能灭了自己和大家的希望。

    乔幻激则呆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怎么办?我们现在对着外面喊,山顶、山下都听不见。难道要在这上面等到明天?”她苦笑了起来:“今晚上那不得冻死?。

    她抬头看着李岩,有点懊恼的说:“都怪我让你们别带手机了,否则的话,起码我们还能打电话求助。”

    “这不怪你,你也是为了我们好,谁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呢?”张语蓉拉着她的手安慰道。

    李岩没有跟着她们一起自我安慰、或者懊悔,而是冷静的说:“我们不能在这里等到天亮!气温只会越来越低,我们下午运动着,还没有问题,现在坐在这里。这点衣服就捱不了那么久。必须要下去!我先想办法下去,到山下让他们重新启动缆车

    他的话,把两个人吓了一跳,“下去?!这怎么下去?那么高!”

    张语蓉更仿佛怕他马上跳下去似的,紧张的拉住了他的手臂。坚决的说:“不行!太危险了,即便是等,也这样不能冒险!”

    “我没事,只能算有点冒险,总好过三个人在这里无奈的等吧?”李岩安慰道,他的目光已经在外面按索着。

    张语蓉犹豫了一下,把滑雪板推到一边,然后把乔幻微拉了过来,让她坐在李岩另外一边,然后她也移开一点,让三个人挤在一起。“等,可能要等到明天,可能再等几分钟就o了!虽然冷,但不打开门的话,我们还是会比外面好一点,三个人挤在一起取暖,应该可以坚持住的。你下去的话,就一定会有危险”。

    乔幻激也坚决的说:“语蓉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是再等等吧!对了,上午遇到的那个赵一鹏,虽然是同乡校友,但在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在追我,我好久都没有联系、见过他,今天见到我,你们也看到了他的热情,以他的性格,我估计他还是会打电话给我。要是联系不上我,说不定就会询问一下,那样的话,我们就有希望了!”

    听到她竟然把希望寄托给一个上午见过,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被困这里的人,李岩很无奈,他很想要说:联系不上你,赵一鹏不会以为你走了、又故意避开他吗?但他这会儿不想继续打击乔幻激的希望。

    “有咋小情况,着必须说明一下。”李岩伸出手,把左右挤着他的张语蓉和乔幻斑抱紧了。“我们下午已经在雪地里玩了好几个小时。消耗了大量的热量。

    在不补充能量下,我们抗冻的能力,会比平时更低。万一要等到明天的话,即便能扛过去,也可能会冻坏的。

    再一介”人体的各项机能和身体器官,都会受到温度的影响。像僵硬的感觉就是最明显的。如果自己想办法下去的话,现在的我,还能保持一个较好的状态,等久了之后,可能灵活、敏捷、弹跳力、反应能力,都会大大不如,加上天黑了之后,也难以看清楚。等完全绝望了、受不了了再离开,我成功的机会会比现在低。换句话说,同样是冒险,现在没有什么危险,等得越久越危险!”

    张语蓉是公司总裁、乔幻斑是建筑设计师,这些理智的东西,换作办公室里坐着,可以考虑得更加详细,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再理智的女人,都会失去冷静。听到李岩的话,她们心里很明白,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现在还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还有希望,再等一会儿吧。我们都知道你不愿意我们受到伤害,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同样都不愿意看到你有危险。再等一会儿吧!”乔幻斑哀求道。

    张语蓉同样的点头附议,她们都怕看到李岩下去之后摔断腿,那样走又走不了,动又动不得,躺在雪地上,更会直接冻死!

    感谢前两日打赏的兄弟:夜神月二世、好附刃讹、总差钱、如凹删蚁引、痴情浪子、只有黑白色、小电机、不起个名字、比哼、凹潘帕斯、金银无缺、窒持京蓟底、苏堤晓月,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