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相拥倾谈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有个着名的故事,大意是心理学家带人经过一个什么都看不见黑屋子,被测试的人每个都能轻松的通过;等开着灯过第二次的时候,却几乎没人敢过,因为他们现这个屋子其实是一个鳄鱼池,而通过的道路很两边都是非常凶猛的鳄鱼。()

    环境确实可以给人巨大的心理压力,就像现在的李岩一样。他从缆车上面探身出来,抓住顶部、够着上面缆索,如果在平地上做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有点难度,不会让人紧张。可现在因为玄在空中,一下没抓住,脚不会踏在平地上,而是整个人会从四五层楼高的地方摔落下去!

    边上看着的乔幻簸和张语蓉,都紧张得不得了,比她们自己亲自去做的还要紧张!他的身体动作大一点,就想要赶紧伸手拉住,以免坠落。李岩在她们的眼中,就好像是在悬崖上攀爬的人一样,不由得屏住呼吸、心惊肉跳。

    人的各种感觉,其实都会有一个闹值。经历不同、闹值不同。当闹值比较高的时候,再经历闹值比较低状况的事情,刺激就不会那么大。比如说一个人把最搞笑的喜剧作品,都看,对于喜剧片的心理闹值一即“笑点”就会比较高,一般的喜剧片,难以让他笑;看遍了各种恐怖片,一般不痛不痒的恐怖片,也肯定吓不到他了;当过几年兵之后,学校的军也就不会放在眼里了。

    李岩并不是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甚喜多年没有经历过,但曾经受过更加艰难的环境。现在也就淡然处之了,虽然也不是跟平地一样。但只不过比较谨慎一点而已。

    在她们两个的眼里,好像经过很久,但其实他是很快就成功够住了缆索,然后把自己吊在了空中。然后开始双手快的交替往前攀爬过去。在探身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评估了两边的柱子那一条更近。他也考虑过把脚勾上去、手脚并用,那相对会节省一点力气,但度方面并不会比他用手快。这个时候,他需要的就是一鼓作气的过去。

    在他攀上缆索的时候,缆索就开始摆动起来,这让缆车里面坐着的两个人更加惊慌了起来,也赶紧把门关上,然后透过玻璃看李岩的情况。李岩的度不会比猴子更快,但在这样的空中,能有现在的度,在人里面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在她们两个眼中,却还是太慢了,手每动一下、缆索每摇晃一下,张语蓉和乔幻激的心也跟着震撼一下。她们希望的是,李岩能够一下就到了那柱子上。

    她们两个都替李岩捏了一把汗,虽然只是看,但也好像也用上了很大的劲。现在的一分钟,就好像一年一样难熬。终于,李岩在度慢了一阵之后,到达了那个柱子上,那上面有梯子,看着他成功的沿着梯子下到了地面,两个人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总算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到了地上之后,李岩挥动一下麻木的手臂,然后蹦跳了几下,感受了一下地上积雪的程度,然后对她们两个喊道:“扔一个滑雪板给我!”

    他也就今天一下午的练习时间,但这是下山,滑雪板还是能够有很大作用。

    “好的!”张语蓉忙把他的滑雪板扔了出去。

    李岩也没有的磨叽,接过之后,马上就往山下的方向跑去,方便走的时候走,方便滑雪的时候滑雪。

    天色已经暗下来,很快在空中的两人,就看不见李岩了。

    “好冷、好冷!快把门关好。”乔幻斑叫了一声,然后把门关上。

    “奇怪,刚才也打开门了,我好像都没有感觉到冷。”张语蓉随口说了一句。

    乔幻激想了一下,刚才李岩爬上去的时候,打开门的时间,确实比刚刚扔滑雪板要更久,大量的冷风灌进来。早把里面的一点点温度都扫光了,可刚才她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好像现在才反应过来。

    “我想,,我们刚才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了,忘记了冷吧!”

    张语蓉也反应过来了,和她相视一笑。

    “也不知道他多久才能回来,我们,”

    乔幻斑有点尴尬,刚才是有李岩在,他们两个可以正大光明的抱在一起,把她也抱过来,似乎也说得过去。

    但现在就她们两个,要她和张语蓉抱在一起,不算很熟的两个同性,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张语蓉听到她的话,当即明白过来。她也不习惯和同性、还是情敌抱在一起,但现在这个环境,即便抱在

    灶二涯都未必能够安然亢恙,迈矜持的话,就会让大家都文汉小其至冻伤。李岩为什么选择更难的方法,而没有用脱衣服结成绳索的方式,就是不想她们受冻,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不辜负李岩。她都觉得自己应该落落大方一点。

    想到这里,她主动的伸手把乔幻斑拉了一下,然后自己也靠近过去。“哈哈,现在剩下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见她如此,乔幻斑也忙把她抱紧了。虽然还是觉得抱着一个女人怪怪的,但现在却也是真的只有这样相依为命了。

    “你说,李岩要多久才能到山下呢?”为了打消尴尬,乔幻簸找了一个话题。这会儿大家都要给自己信心,不能说他到不到得了江下,而是多久才能到。

    张语蓉轻声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一定会用最快的度。让我们多挨一会儿冻他都不忍,你觉得他会让我们留在这里更久吗?”

    “嗯,他那么疼你,一定不忍心你在这里多停留的。”乔幻簸不无羡慕的说,她和李岩重逢不过几个月,并没有生什么刻骨铭心的遭遇。

    语蓉把手紧了紧,安慰道:“别这么说,他同样很在乎你的。”

    乔幻斑蒋塞。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说她老公很在乎她”这安慰的话,听在当事人的耳中,即便明知道她没有讽刺的意思,也是很纠结的。

    张语蓉本是安慰她无意中说到,说完之后,也觉得两人之间。说这个应该回避的话题,是很尴尬的事情。但既然已经开口了,不如就趁着这个特殊的时候,真正的沟通一下,省得大家相处时候要刻意的回避。

    她想了一下措辞,缓缓说道:“其实”你们的事情,他都跟我说过。”

    乔幻斑也没有太惊讶,那次郁小滴就介绍说她是李岩的初恋女友,她既然是李岩的妻子,不问清楚才怪呢。

    “郁小滴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语蓉暗暗苦笑,这算是跟第四者讨论第三者么?可偏偏她和郁小滴,都远不如乔幻激付出的多、认识的久。一想到乔幻斑在不明白他真心想法之前,就能做到十二、三年的坚持,她就根本嫉恨不起来,只有敬佩。

    “你别误会,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他这个人,,是很被动的,也很容易被人感动。郁小滴就是被感动之后,才在一起的。而你,你的情况,他知道之后,也是非常的感动。哪怕他讲过我听之后,我都非常感动。我很佩服你能用情如此,如果我是男人,我想我也会被你感动的。”

    既然张语蓉放开的说了,乔幻微也听出她是真心的沟通,而没有讥笑、嘲讽的意思,便也没有回避。苦涩的干笑了一声:“感动又如何?感动不等于爱,他会接受郁小滴,应该还是爱吧。会跟你结婚,你们的才是爱情。”

    张语蓉一阵惭愧,要不是知道李岩不会跟她说他们两个的事情,简直要以为她这是反讽了。“其实”我跟他之间,也没有爱”不对!不是现在没有爱,是最开始不是因为爱而结婚!”

    乔幻徽有点惊讶:“怎么会?你这么优秀!要是我是男人都会被你吸引的,他怎么可能”哦!我明白了,开始是他爱你,你不爱他?”

    语蓉摇摇头:“幻激,我知道你们间的情况,你不知道我们的情况,对你多少有点不公平。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事情,我就跟你说一下吧!除了我们的家人,别人都不知道,郁小滴应该也知道得不详”我会跟他扯上关系,是因为我爸跟他爸,”

    她开始讲述了一下和李岩的交集,父辈的关系,她所知不详。只知道父亲和李堂是过命的交情,李堂似乎帮过父亲大忙,而不需要父亲金钱上的补偿,所以父亲想要补偿在李岩身上,又似乎是觉得那样可以给她一个相对靠谱的家庭。

    两个人的这么一段关系。身为当事人,语蓉曾经在不同的阶段有过不同的观感、想法,自己也曾经梳理过。但却从来没有向别人讲述过,现在说起来,却现有了很多新的想法、看法,也从客观的角度,看待了李岩的种种、两个人之间的种种。恍然间,她觉得父亲的安排,终究是对的,无论这个男人够不够优秀,终究对自己是好的,即便在没有爱之前,也有那一份的责任。一当然,要除开花心这一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