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得之我幸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二二车五十六章得之我幸。返程

    三个人在一个浴缸里的结果,是如此的暧昧和尴尬,但几乎是裸程相见,又已经进入了一起,在尴尬过后,她们两个又都能够比较坦然的面对了。

    虽然觉得怎么都不大好,都会跟李岩贴近、或者被他看到,但人总是会想到有法的。乔幻斑就考虑到了身份的差别,主动挪动身体,形成了字形,不过却不是她们两个在两边、李岩在中间的字,而是张语蓉在中间,她靠着张语蓉,而且他们两个在一头,她到另外一头。

    如此一来,三个人肌肤相亲的贴在一起,也没有关系了。李岩跟张语蓉是夫妻,紧挨着,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乔幻激跟张语蓉挨着,不会接触到李岩,这当然也就没有忌讳了。

    对于她这个没有明说出来的安排,李岩和张语蓉都是默认和暗赞,也只有这样是最合适的安排,不至于让三个人都尴尬、拘谨。李岩更是感激不已,昨晚上他对于语蓉的身体,已经有过很大尺度的抚慰、接触,但他自己没有脱光、又是在关了灯的被窝里面,只有感觉、缺少触觉和视觉,像现在这样两个人都脱光的紧挨一起,当然是让他非常开心的事情,这也是拉近和语蓉的身体距离的好事。

    现在唯一尴尬羞赧的就是张语蓉了,不过在乔幻激的面前,她却必须表现出顺理成章、自然的模样,不能让情敌现自己跟李岩还有名无实。但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天的同眠、昨晚的更进一步影响,还是因为刚才把身体都冻得麻木了,即便和李岩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她居然也没有觉得很敏感。

    调整好姿势之后,三个,人又一起把姜汤分食了,然后就默默的泡在热水里面,享受着由内而外、由外而内的祜寒。

    由于大家都已经静止下来了,该溢出去的水也已经溢出去了,现在浴缸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水平面。眼看大家都没有什么话题,李岩心血来潮,笑着说道:“我们三个都不动,我不用手搅动水、也不用吹气,却能让浴缸里的水,再溢出去一点。你们信不信?”

    语蓉和乔幻微都白了他一眼,觉得这有点无聊。不过反正三个人都是在一起泡着热水,在没有什么事的情况下。无聊的游戏也聊胜于无吧。

    “好啊,大家都不能有任何的动作,我看你怎么让水溢出。”乔幻簸随口说了一句。

    李岩神秘一笑,“我有气功!”

    只见他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做足了一副神棍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已经安静下来的浴室里,可以听到一点水珠滴落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很猛烈,即便她们看着浴缸边沿,水平也难以分辨,但有水滴落到地板上,无疑证明了是又有水从浴缸里面溢满出去了。

    “怎么样?真的成功了吧?”李岩睁开眼睛笑道。

    语蓉却是微微皱眉,“你怎么做到的?难道是”

    后面的话她说不出口了,乔幻激却也明白过来了,没好气的接口:“你竟然在水里面放屁!太恶心、太无聊了!”

    只”,!”

    李岩一阵尴尬,刚刚说气功,只是故作神秘而已,没想到竟然让她们联想到放屁了!他苦笑了一声,辩解道:“冤枉啊,我在底下放屁,要是能激起暗流、震撼一浴缸的水,那也太夸张了,若真的是这样,怎么也都有响声、有水花吧?”

    这话题实在有点粗俗不雅,语蓉和幻微都暗啐不理他。本来只是想要让她们好奇一下,不愿意解释的李岩,这会儿也只好揭露谜底,以洗刷和美女洗浴还偷偷放屁的可耻嫌疑。

    “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因为我的身体占用了浴缸里的空间,所以会把很多水挤得溢出去;刚才我们的身体都没有动,浴缸也就保持了水平,之所以会又有一点水溢出去小是因为我有暗暗的占用了一点浴缸的空间。其实真相很简单,我只不过是在水里面,让原本收缩着的地方,涨大起来,自然就会多占用一点空间,也就有一点水挤出去了。”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之后,语蓉和幻斑两个人更是把脸别开,还嘟哝着“流氓,!

    李著无语,这怎么比放屁还恶劣了?还流氓了?

    再细看她们别开脸、尤其是避开视线对着浴缸,顿时反应过来,不由得大汗,“我晕!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是暗暗深吸一口气,让收缩着胸腔、腹部涨大起来,那样占用了空间、把水挤出去。”

    想到她们的误会的地方,他不由得暗笑,那个地方从收缩到涨大起来,也会占用一截空间,让水溢出去一点,也是可以的。问题是,那里我一进来之后就涨起来了,根本就没有收缩过呀。

    张语蓉和乔幻激听了他的解释之后,确实是以为他讲的是那个地方,等听到再次解释,才知道想错了,都脸红无语。两人都是见过那物体的,一想到就在身边不远处小在水下面蠢蠢欲动,都不禁觉得身体有点燥热,尤其是几度强占享用过的乔幻朗。二足忍不住暗暗夹紧了双腿一一一

    三个人在浴缸里的了近半个小时,也添换了几次热水,到最后觉得浑身通泰,皮肤都有点红了,这才6续离开。

    她们两个想要不让李岩看到,当然只能让李岩先离开。而李岩也没有客气,走出的时候,用毛巾遮挡了一下,但随后淋浴冲水,和用浴巾擦干身体的时候,都毫不加掩饰,在她们面前充分的暴露自己的全部。

    而因为浴缸里面有三个人,水自然就没那么多,等到他一下子起身离开,水位则迅降低一大截,立即让张语蓉和乔幻簸两个人春光大泄!事实上,泡沫都是浮在最上面,李岩刚进去的时候。就把大量的泡沫挤走了,后面再换水、加水,更是让里面的泡沫变得很少,对于水中的,他早已经若隐若现的看够了。

    出来之后,三人吃了一点东西,乔幻琐打了电话回家,说了今晚不回去的原因。张语蓉也回了几个电话,然后乔幻微一个房,他们两个一个房的各自休息。

    李岩是兴奋了一晚上,也觉得今晚的气氛是非常难得的,语蓉相对平时的保守,今晚算是比较开放了,或许可以趁机一举完成最后的难关。所以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婉言的提出要不要继续昨晚上的节目。

    遗憾的是,语蓉却并没有这样的心思。她直接说太累了,不想、不要。

    她们也真的是累了,而且有乔幻激在隔壁,又是在度假村,真的不适合那个,李岩也没有坚持,只是抱着安抚她入睡。

    语蓉是很累很困,躺在他的怀抱,也是很温暖、很安全的感觉,可关了灯之后,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

    忽然听到她这样询问,李岩一怔,“当然,能够抱着你入睡对我来说,就是非常幸福的感觉

    “我问的是”之前的洗澡语蓉暗叹了一声,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他是不是和乔幻簸生过关系!

    因为从之前洗澡的时候来看,他们两个的表现都很正常、很克制,但正因为正常,反而显得不正常了。以李岩的性格,跟她又没有生过关系,对于另外一个美女一起洗浴,怎么着也该偷瞄几下才对。

    而乔幻斑更是,目光都回避得很好,似乎乎情止乎礼,可她却是喜欢了李岩十几年的人啊!难道全是拍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如果是的话,那她应该会避免这个场合的出现,根本就不会同意让李岩一起入浴才对。

    所以,从他们很正常、和保持距离的态度,语蓉看到的是一种默契的心虚。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女人的本能感觉是不会错的。

    只是”现在困扰着她,但她又觉得不合适问!

    如果他说是,那又如何?知道了能有什么改变吗?把他赶出去,让他到隔壁去睡?那岂不是把老公主动的推给别人?如果他说不是。就能免除心中的疑窦?而若真的没有,那他又会怎么看待?

    所以,最后她问出来的,是另外的一个问题。

    她的问题,让李岩沉默了一下,然后他没有否认,“是的。我很喜欢”我很喜欢你,但我不能说自己对乔幻激毫无感觉。无论伤害你、还是伤害她,同时我也会承受一份伤害。我不愿伤害了谁,只希望大家都快快乐乐

    语蓉轻咬嘴唇,低声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会怎样看待?。

    李岩苦笑:“不用想也知道。想要让你们接受大家一起,可能快乐的只是我,你们都会觉得受到了伤害

    “无论如何,我很感谢你。今晚上,你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梦想的可能,即便不是真的、或者是短暂的。李岩没有直言跟乔幻激到了什么程度,上次郁小滴的事情,让他明白,有些话直接说出来,未必就是最好的,心照不宣的刺激会更小一点。

    张语蓉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今晚上”我没有觉得受到伤害,她应该也没有

    “真的?”李岩心中一喜。

    语蓉轻笑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遭遇,会经常有吗?。

    李岩暗叹,是啊,也就今天这样特殊的状况,才能让两人毫无芥蒂,离开这里都会变得冷静。革命尚未成功啊!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听到李岩的感慨,语蓉知道他还没有放弃,自己还是不能让他完全的倾心、不能让他抛开其他人呀!心中微酸道:“人生八苦,其中有“求不得。你就不怕你豪言壮语的求索。到最后会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可要上演“爱别离。了。”

    (八苦:佛教归纳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帐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李岩笑了笑:“总是要尝试一下吧,尝试,是可能不行;不武的话,是一定不行。至于结果”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语蓉默念着这两句,这对争取的态度、以及对结果的态度,或许口世占池,适合任何人吧!

    第二天起来,三个人身体都没有大碍,只是张语蓉和乔幻微的脸还有点不邀但对于度假村负责人谨慎的态度,她们也没有狮子大开口的要求赔偿私了之类的话。李岩在得知他们已经把赵一鹏和那个姓方的开除了之后,没有再追究,开车带她们两个回家去了。

    对于过年来说,除夕夜进入春节,就是一个坎。过年前,或许是因为带着期待、或者等候的心理,时间会感觉过得很慢。而一旦过了,大家要面对的就是新的一年的工作了。时间感觉开始过得飞快。

    因为早已经买了返程机票,所以他们也不用着急,陪着父母走亲访友了几天。

    以前过年走亲戚的回忆,李岩得推到很久以前小的时候了,上学之后就很少了。这次当然也没有兴趣,但因为太久没有回来了,又是带着老婆回来。父母很高兴,在他们的要求下,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去早已经生疏的亲戚家。

    就像乔幻激会听到他回来的消息一样,以前中学的同学,有一部分住的是比较近的,有些消息随着别人的口就传播了出去。以至于一些同学也听说了,他们有的也听说了李岩上次出现在市的聚会,都想要见一下李岩成什么样子了,但因为没几个有李岩的联系方式,也不像乔幻斑一样知道他家住哪里,大家都是成家立业的年纪、没有成天玩儿的心,是以也没有人像乔幻簸一样寻上门来,只是有联系的,口头建议着弄个同学会聚一下。

    何折夏是有李岩的联系方式的,他也回来过年了。打电话说李岩不够意思,带着老婆回来过年也不告诉他一声,要找他出来聚一下。但李岩婉拒了,昔日的同学他都淡忘了,也就上次遇到他们几个,见面的话,肯定会互相问这些年到哪里去了、做什么工作之类的,对于他来讲,是要不听的重复谎话,是很烦的事情。只说回去市之后,大家有时候一起聚一下,不掺和同学会什么的了。

    老何大小也是一个老板。回家过年的应酬也很多,便同意了。他只是好奇李岩带回来的老婆是哪个,那次在机场见到的那个女朋友,可貌似嫩口的大学生呀,应该不至于就变成老婆了。

    应酬了几日,也就到了返程的日期了。因为放假之后就回来了,都没有在张家停留什么,语蓉第一次在外过年,也很想家了。乔幻斑从滑雪场回去之后,就没有再去李岩家了,不过她却是和张语蓉交换了电话号码,也有互通电话,知道大家回来之后身体都没有事,各自安心。

    在离开的日子,李堂和汪素珍夫妇都是非常不舍。十多年了,他们好不容易过了最快乐的一个年小两人的离开,会让他们很不习惯。不过他们也都明白,年轻人长大了、该有自己的事业,不能随时在面前。语蓉要管理一个,大公司自不必说,儿子也是留在市会有更大的展。

    送他们离开的时候,老妈汪素珍除了眼眶湿润之外,还大包小包的准备了很多东西,搞得好像市闹饥荒似的。她说是给亲家、他们的朋友带点这边的土特产什么的小老妈一片心,虽然觉得麻烦,但他们也是不便拒绝。

    告别寒冷的老家,搭乘飞机回到相对很温暖的市,李岩和张语蓉都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这不仅仅是一片熟悉的土地,更仿佛是一个别样气氛的环境。

    从机场出来,语蓉回望了一下,叹道:“一回到这里,似乎就进入了一个工作状态,整个假期我好像就没做什么事情,接着会有一段时间忙了。”

    李岩想了一下:,“老家那种相对缓慢的生活节奏好呢?还是这里高效率的生活节奏好呢?从竞争力角度肯定是这里高效率好,可在这里,成天见你紧绷神经、冷脸工作。这个假期,却见到你更多的笑容

    “这是一样吗?。张语蓉白了他一眼,每天对着李岩的父母,她当然得露出笑容,即便是陪着走亲戚什么的,即便觉得无聊,也只能勉强露出笑容。回到家里、公司,她可不用逢迎任何人。

    李岩略一思索,也明白过来。低声道:“辛苦你了!”

    他这么说,语蓉则有点惭愧:,“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些吧?你爸妈不是我爸妈?至于亲戚,又不是天天。”

    李岩还想说什么,语蓉却兴奋的指了指前面:,“看看谁来了!”

    抬头看过去,李岩看到的是一袭黑风衣、带着墨镜,正对她们招手的月瑶。月瑶知道他们的行程,开车来接他们了。

    语蓉已经兴奋的小跑过去,李岩拉着行礼跟上,只听她笑着问道:,“月瑶,你竟然学会扮酷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呀。”

    李岩心里暗笑,月瑶的风格可不止于此,反而她出现在语蓉面前的梦幻风格,才是他以前没见过的。

    月瑶腼腆的笑了一笑:“防止男的过来搭讪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