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皇后的姿态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今天开始将更新一章大章,因为回去后十多天无法保证码卓和更新,必须先存稿一点保证过年期间的更新。见谅啊

    以李岩的警醒程度,当然不至于有人进来了都毫无知觉,况且他也才刚刚洗完澡入睡而已。但就像他没有过去隔壁睡一样,是好不容易平静了一点,不想自己狂躁起来侵犯了语蓉。所以,对于她的关心,也只好暂时辜负了。看到她进来,装作已经睡着了的样子,让她自己离开。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语蓉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之后,竟然没有离开,反而上了床!这让他暗暗叫苦,这不是考验我的定力么?

    不过在健身房泄了一番体力之后,又冲了一个热水澡,现在他整个人已经轻松舒坦了许多,精神状态也比刚刚离开刘家的时候清醒多了。但他知道自己以前的状态,还是保持不动,睡一起就睡一起吧,忍住诱惑,睡到明天应该就没事了。

    可他还是低估了语蓉的主动,在这方面一向含蓄保守的她,今晚上不仅仅主动的上了他的床,竟然还似乎主动的像他靠近过来!不过那么短的一点距离,她却用了很长的时间没有过来,弄得李岩都有点心急了。事实上,或许时间并没有那么长,可人的关注点在那上面之后,就会把时间在感觉中拉长了。

    等到最后他都有点烦躁的时候,语蓉终于过来他的身边、并抱住了他!他的身体是火热的,而刚刚进来的她,手是有点凉的,一碰到他的身体,就给了他一种空灵的刺激。让愈趋焦躁的意识,马上清明了不少。

    李岩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不动,就这样,也挺好,反正就坚持装睡着了。语蓉也不可能再进一步了,这样应该还是能够忍过去的。

    可后面的情况展,他感觉有点过火、有点失控,语蓉竟然伸手缓缓向下,一点点摸向他的下面!

    这也忒神奇了吧?这还是张语蓉吗?

    在惊疑的同时,他一直克制着的,也迅的膨胀起来,当语蓉的手在他小腹活动,又吊胃口一般的不继续往下的时候,李岩再也忍不住了,伸手过去,抓住了她的小手,让她往下去握住那擎天柱”

    这个动作一出来,想要装睡也已经不可能了。

    而张语蓉也被他的动作吓到了,她第一反应是李岩醒过来了,然后现她在偷偷的骚扰他!这让她情何以堪啊,已经尴尬到极,等感觉到手中的热度之后,才现已经握住了不敢碰的地方。而他到底是一丝不挂、还是有打底。答案也已经昭然若揭了。

    “你”你她说话吞吞吐吐,不知道说什么好,手也有点抖。这东西她曾经碰到过,但那一次是在李岩“昏迷,之后,跟月瑶一起研究过。现在可是他醒着的时候,他竟然抓着自己的手去握他那个地方!

    她手的抖,本来是无意识的,但年让李岩多了一份快感,他心中暗道,原来语蓉也觉得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应该更进一步了啊!很好,即便今晚不能真个”能够接触到这一步,对她的接受程度,也是一个很大的飞跃。

    看她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李岩转过了身体,面对着她,轻声说道:,“不要说话”如果你觉得尴尬、羞涩,就闭上眼睛吧,跟着感觉,我会引导、教你的

    语蓉茫然不知所措,她当然非常尴尬,听到他这么说,也就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不去想,虽然脸上还是滚烫,但多少好受一点。

    可让她意外的是,李岩竟然还抓着她的手、而她的手还抓着那滚烫物体!她赶紧松手,想要撤回来,但他却抓住了她的手,还抓着她的手缓缓动着。

    这是在干什么,语蓉似懂非懂,只觉得脸上更加的滚烫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李岩不想要在情绪不稳的时候侵犯她。而她接受他也需要一个过程,过年那个晚上是第一步,现在该是着手第二步的时候了!但他想要达到快感横峰,那光有刺激、生疏技巧却是不行的,所以,他也开始了进一步的开垦,嘴往前一凑,吻住了语蓉的嘴唇,另外一只手,也挪到了她的胸前,开始爱抚那滑嫩的丰腴肉球。

    天哪!天哪!天哪,”

    语蓉脑海里不听的感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做这样羞耻的事情。在这样一个小过程中,她很想要中止下来,义正严词的喝斥李岩。但她又觉得那样会过分了,毕竟两个人都结婚了,一年来还没有开始一次夫妻生活,他想要半次手动的还不给,实在会让他受不了。

    而两个人睡一起十多天了,也就今天李岩才这样对她,她没想到是她的动作误导了李岩、让他以为她主动刺激她,还以为是他今天心情不好个缘故呢,所以也就一直默默的接受着。

    虽然只是被动的帮他,甚至连动作度都有他控制着,但一想到这是什么事情,加上他的爱抚,还是让语蓉在羞耻中难以自抑的阵阵刺激、兴奋。

    在…,手都酸麻的时候。李岩抓着她的年谗动的度非常的逃沁来。以至于她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上了马达一样,她也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生了一般。

    终于,李岩在闷“哼了一声之后,长喘着气,把头无力的靠在了她的颈部。而她的胸前,也依稀被最后一阵揉捏得隐隐疼。

    完了?

    语蓉睁开眼睛,好奇的看着老实下来的李岩。一直抓着她的手的手,也已经分开了。她感觉手酸麻,动了几下,李岩却随之出了轻哼的声音。

    随即,她感觉手中一片滑腻,联想一下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了。便低呼一声,掀起了被子。

    畅快之后的李岩,无力的翻身朝天,也不避忌她,就是想要让她接受多一点。

    上床之前,语蓉是把灯调暗的,并没有关掉,现在也大致能够看清楚床上是怎么一个状况。而她还在为手上滑腻物体犯愁的时候,又现自己的睡衣上也斑澜一片。

    “咐你真恶心!”掀开被子,语蓉依稀闻道一种奇怪的味道,皱起了眉头。

    “哈哈,护肤的,你可以涂抹到手背上”李岩开玩笑的说。

    “真的吗?”语蓉天真语气问道。

    “当然,高质量活性蛋白啊!”李岩说出这话的时候,忍不住幻想了一下她若是能将其涂抹在脸上的话,配上她那绝色容颜,那将是多么刺激的一幕啊!

    就在他蠢蠢欲动的时候。只听语蓉冷笑一声:“既然那么好。就给你敷个面膜好了”。说着,手已经往他脸上摸了过来。

    李岩大汗,顾不上疲惫,充分挥出了矫健的身手,跳下了床,裸奔进入了浴室。

    语蓉也不是真的要整他,只是见他骗无知少女的态度,便想要打击他一下。他一离开,她也为自己身上的东西犯愁了。赶紧下床找纸巾擦拭,又回去房间洗手换睡衣”,

    等李岩洗澡出来,见语蓉已经不在了,他不知道有没有弄到床上,不过这会儿已经没有心情关心了。直接开门出去,来到了隔壁语蓉的房间。一步一步推进,最主要的就是她的心里接受能力。上次是让她舒服,当然就容易接受,这次如果光顾他自己舒服的话,或许会给她不好的感觉。

    语蓉并没有把门反锁,但他进去的时候,已经另外换了睡衣的她,已经蜷缩在被窝里面。

    李岩先过去找内裤、睡衣穿上。

    本想要不面对他,装作睡着的语蓉,异到响声,睁眼一看,见他竟然是裸奔进来的,没好气的说:“你真恶心!就这样过来,要是让月瑶看到怎么办?。

    李岩心里暗道:让她看到就看到呗,还能吃了不成?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哈哈,这会儿月瑶肯定睡着了。我很快就过来了”。

    等他钻入了被窝里面,语蓉立即翻身背对着他。

    李岩也没有解释什么,没有安慰她什么,只是伸手抱住了她。将身体紧贴着她,没有,只有温馨的相拥着。

    他的心已经安宁了下来。

    渐群的,她也平和了下来。早上的时候,李岩感觉到语蓉小心翼翼的起床,生怕吵醒了他,进入浴室洗漱也是蹑手蹑脚的。

    他当然明白,她怕吵醒,主要是怕尴尬,也没有说破,装着睡着,等她弄完了之后再醒来。

    语蓉本来是想要悄悄的起床,悄悄的离开。可是洗漱完想要换衣服的时候,就有点为难了,那样动静会大一点,很可能就把他吵醒了。而且他喜欢装睡,焉知他现在是不是醒着的?想到自己换衣服的时候,背后有一对眼睛盯着,她就觉得不自然。

    因而,她干脆就穿着睡衣出去了。

    今天刘嫂就要回来了,但早上还没有到,早餐还是月瑶弄的。

    等李岩吃早餐的时候,她们两个早已经吃完了,也没有见到语蓉的影子。月瑶陪着他吃早餐,坐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她的神态让李岩觉得有点不自然,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我头乱七八糟、还是眼角有眼屎?。

    “没有啊月瑶不解的摇头。

    “那是我脸上开花了?。李岩盯着她说道”被女孩子这样盯着,我吃早餐的压力很大呐。你看我不得不装斯文”。

    月瑶这才明白过来,不由得“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你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我什么不了解?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需要装的?。

    李岩吧唧了一下嘴巴,心里暗道,这话说的”咱们还没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过呢。

    月瑶压低声音问道:“昨晚是不是把语蓉弄到手了?”

    李岩差点喷饭,没好气的说:“她是我老婆,什么弄到手不弄到手?搞得我好像是采花贼、玩弄女人一样

    “好吧,那我说得文雅一点。你们昨晚是不是终于已经行周公之礼、敦伦了?”月瑶无奈道。

    因为两个人太熟了,她只要一个暗示性的询问,李岩就能明白她的意思,现在这样直白的询问,反而让他有点尴尬……月瑶是女孩子都不尴尬,我不好意思什么呀。们

    清了清嗓子。又刻意压低了一点声音:“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你弄出什么来了吗?你可一向是纸上谈兵、没有实战经验哦!”

    月瑶没想到他会扯到自己身上,脸上微微一红,“我当然是看出不同了。随便你,想说就说,不说拉倒。”

    “说,对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李岩稍微有点惭愧的说:“其实还没有

    “没有?”月瑶似乎有点不相信。

    “咳”这个跟你那次差不多,在被窝里面,有那个什么、什么,但并没有真正插入。”

    虽然语焉不详,但意思已经很直白了,这让月瑶更是脸红了,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看来已经不远了!语蓉要我告诉你,让你今天去看望一下郁小滴。”

    说完她就要离舁餐厅,以避免对着他的羞赧尴尬。

    李岩却被这话给惊倒了,他和张语蓉两个快要不远了,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自己都很清楚。但后面那一句话,就不同寻常了!

    他忙起身拉住了月瑶的手:“怎么回事?你不是整盅我吧?”

    这是在家里,语蓉也在小月瑶怕被看到,巧妙的把手抽开,然后重新坐下,无奈的说:“我怎么会整盅你呢?这确实是语蓉要我转告你的。正因为这话有点不可思议,所以她不便亲自跟你说吧!据说越是女强人,只要能在床上把她征服、收拾得服服帖帖,她就越是对你百依百顺。我也是因为这话,所以猜想你是不是已经搞定她了。”

    李岩眼睛一亮:“真的假的?”

    月瑶抚额无语,这样的话,他就很听得进去!

    “咳”说正事。如果真的是她说的,那你觉得”李岩瞄了一下门口方向,压低声音问道:“你觉得这是在试探我吗?”

    “我又不是她,我怎么知道?”月瑶无奈。

    “帮我想想,你们都是女人。

    看到李岩那个样子,月瑶心里微微凄苦,这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现在却要帮他分析别的女人,是不是纵然他去找另外一个女人!

    不过这感觉,她也只是在心底掠过,并没有更强烈,因为她始终就没有期望太大,也就没有太大的失望了。

    “我不是她、也不在那个个子,只能泛泛的分析一下她的心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经过这段时间你们的亲密关系,她已经认定跟着你了。所以,面对第三者情敌,她不想用极端的方法像上次你们分居、差点离婚那样。堵不如疏,既然限制不到你,不如大方一点成全你。过年她全程跟你在一起,这已经比郁小滴占据不少优势了。让你去看望一下,也能让你好过一点。”月瑶淡淡的说。

    李岩坐下继续吃早餐,还是有点疑虑,“她就不怕我又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男人遇到诱惑都会管不住自己的。”

    “哼哼,你不是和郁小滴上过床了吗?一次是上、两次也是上。再说,她不喜欢你去,你就不会去吗?既然如此,还不如批准你去,至产不是被瞒着。而且”如此一来,你心里多少会对她感激、或愧,疚,古时候的皇后统领后宫、正房管着后院,都是这样做出让步的。”月瑶说得头头是道。

    李岩则两眼放光,颇为兴奋。难道语蓉已经从唯一退步到皇后、正房的姿态了么?那岂不是后宫有望?

    看他似乎沉浸在之中,月瑶又浇了一点冷水:“当然,更加可能她是试探你!不过不是试探你去不去,而是试探你会不会得意忘形、得寸进尺!以此来决定要不要把自己毫无保留的给你。要是你过分的话,眼看要成功了,可能就会全然失败!”

    “嘿嘿”月瑶啊,把语蓉比作东宫皇后的话,她也需要你这个西宫娘娘的辅佐,才能统领后宫啊!”李岩感慨道。

    月瑶皱眉无语,这家伙”不仅仅是得意忘形,简直是要怨意妄为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明白你的劝告,我会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这对你们谁都是非常难接受的事情,能得到你们不弃,我就应该庆幸了,又岂会小人得志的得意忘形呢?”李岩正色道。

    看他这么说,月瑶才放心了一点。说老实话,对于语蓉,她确实是羡慕,但同时也是祝福,在她自己做不到的情况下,她是希望语蓉能和李岩一起,觉得他们是最配的。即便他想着拥有几个,最好还是别和语蓉闹翻了。

    “那你自己去吧!语蓉说她今天要先到公司去,跟一些高层开会,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那我也不回来,你呢?你一个人在家?”

    月瑶淡淡一笑:“我习惯了小过年都是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面前的月瑶,李岩心中一片怜惜。无论如何,也不过辜负了这个全心为了他的女孩啊!

    他伸手过去,握了握她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凶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