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渴望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温倩怡和海芙都是天堂集团的,昨天上午李岩联系她们的时候,还不在,今天也该回来了。不过李岩还是先去了一下医院看望孙辉,然后就近去了黄樱家。

    老妈给他准备的土特产什么的,现在派上用场了。让他真的带去给公司同事什么,还有点不好意思,拿来给黄樱,以她的性格,肯定会喜欢的。她是不习惯接受太贵重的礼物,心意到了的小礼物就满意了。

    这里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为了给黄樱一个惊喜,他没有先打电话,直接来到了她家门外。

    听到敲门,黄樱很快过来开门了,见到门口的李岩,非常的讶异,但依稀有一丝拘谨。

    “你”你回来了?。

    “嗯,这是我妈准备的一点土特产,让你尝尝。”李岩本来说的是实话,只是他妈准备让他带给公司同事、朋友们的,可这听在黄樱的耳中,就有了其他的理解。

    那一次李岩实话告诉他已经结婚、有老婆了,他回家过年,很自然的也就应该是和他老婆去的,而这些东西。竟然是他妈妈让他带来给她尝尝的,难道他竟然把他们的事情都告诉他父母吗?

    她本来就有点拘谨,现在更加忐忑了几分。

    “不让我进去?”李岩笑着提醒了一句。

    黄樱才反应过来要帮他接着东西,然后让他进来。

    她这么腼腆的人,有什么事情都直接放在脸上,刚刚的局促、心不在焉,当然被李岩觉察到了。他本以为是不是家里有什么男同学之类的客人,她是怕他误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他要进去,也不是要取证、捉奸之类的心思,而是想要进去以行动证明自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到他没想到的是,进入里面。竟然看到了一个久违了的人!

    “阿姨,你病好回来了?”看着客厅沙上盖着毛毯坐着的人,李岩有点惊讶,没想到黄樱母亲这么快动完手术回来了。黄樱母亲整个人还是非常的虚弱,不过比起以前他在医院见过行将就木的枯槁感,多了一些生机。她也认出了李岩,祥和的笑了笑:,“是小李啊,多谢你啊。多谢你这些日子照顾小槛

    李岩在她边上坐下,“您太客气了,我什么都没有帮上。手术很成功吧?没想到您回来,早知道我要提前过来、多买一点补品过来了。”

    黄樱拿着东西放下,然后在母亲另外一边坐下,比平日里更腼腆。她刚才的拘谨,显然是因为母亲在的关系!

    现在她和李岩算是情投意合,她也甘愿无名分的跟着他。可当初却是因为家庭困难想要随便找个人嫁了共同负担、然后愿意以被李岩包养,那说出来可是有点可耻和屈辱。要是母亲知道了,即便她看好李岩,也会翻脸了。

    “手术成功了,我这老骨头也能多熬几年。可想着不能花人家太多的钱,又记挂着他们姐弟俩,就申请回来过年了。你能帮我照顾山樱,我就很欣慰、很放心了,哪需要什么补品,我能吃得了多少啊她妈妈对李岩的印象很好,家里也难得来客人,立即话多了起来。

    李岩当初去医院看黄樱的母亲,只是因为帮忙性质。但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不一样,对于黄樱的母亲。他也是视作自己的母亲。而这次回家见到父母,也让他感触颇多。现在也没有嫌她罗嗦,而是耐心的陪着她看电视、说话。

    黄樱见母亲没有多问、李岩也没有主动提及两个人的事情,没有时间交待李岩该怎么说的她,终于放心了一点。

    家里的家具、家电都换了,以她的收入和节俭,自然是舍不得换的,这瞒不了她妈妈,再加上她弟弟的转述,基本上明白了他们两个的关系。这让她妈很欣慰,当初就是真的想要把女儿托付给李岩,现在他们能真的走到一起,也算是达成了。

    但怕母亲担心,黄樱只敢说经过自己的努力和李岩的帮忙,已经换了一个没那么大的公司、但更有前途的工作;不敢把李岩有给她钱、尤其是他已经结婚的事情透露,那一万多块的衣服,也能看出不是她舍得买的,她承认是李岩买的,但也只是说是几百块。

    这些天她也想着李岩会来看她,有心要打电话通知他,告诉他别说漏嘴了。但因为要照顾母亲,也没有太多私人空间,又想着李岩肯定和他老婆一起回老家的,要是打电话让他老婆接到,就给他惹麻烦了,所以一直都没有告诉他母亲回来了,反而是在母亲要求她给李岩打电话的时候,都是装样子。

    中午的时候,黄樱她弟弟也回来了,黄樱做的饭,四个人一起在家吃的午餐。

    以素菜为主,荤菜就是加了一点肉和鸡汤之类的,并不算多么丰盛,量也只是够吃。但在黄樱巧手之下,这些家常小菜,也是美味可口。

    因为他们家租住的房子。也是不大的二室一厅,私隐空间不多,所以黄樱弟弟在家,她妈妈就表示有她弟弟照看就可以了,让岩出尖老讨年回来到现在泣此天,绝大多数卧…女儿照顾着她,剩余时间就是做饭、家务,现在男朋友来了,当然要给他们营造恋爱的空间。

    当然,黄樱的弟弟也不是不懂事,只不过像如厕、洗澡、更衣这些,还是同为女性的黄樱方便,而做饭她弟弟肯定不行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黄樱在家里照顾母亲,穿着就很随意,但现在跟李岩出去,也是换了那次新买的外套,以免丢了他的面子。

    跟着他出来,在附近她还是不怎么习惯。现在放假期间,外面的人更多。

    “上车吧!”

    “的

    黄樱没有问去那里,跟着李岩上了车,任由他拉着走。“你妈回来了。这对你们来说,肯定是好事,但对你来说,家里就不太方便了。所以,我们先去一个地方李岩主动说了一下。

    “去”去一个,地方?好”好啊黄樱转头看了他一眼,又赶紧把头转开了,心里有点打鼓。

    妈妈回来了,对我来说,家里就不太方便了?这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是跟我”约会不方便吗?现在这是要带我去”宾馆?还是另外住一个房子?

    她思索了一会儿,觉得李岩第一次要她,肯定会去宾馆的,不用自己收拾;但考虑到以后经常要一起,上宾馆就容易撞见熟人,很可能会在不显眼的地方租一个房间。如此一来,可就真的成“包二奶”了,这让她暗暗苦笑。

    车子开出去之后,李岩一边张望附近。一边问道:“你在这里住久了,附近有没有什么靠谱一点的家政公司?”

    “家政公司?”黄樱非常不解,做那事情”要找家政公司干吗?即便是租房子,也是找房屋中介吧?

    看她一脸茫然,李岩笑了笑小没有再说,她平时用不上这类,应该也没有时间关注。他把车停在路边,然后用手机上网,用百度地图找到了这一片区,然后把用“家政。的关键词。把附近家政行业相关的都标示出来,然后把就近的几个大致地址记下了。

    看着他忙碌,黄樱开始觉出其他的味道了小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家政公司”,给我妈找保姚?。

    “你妈现在是术后复健期,一般的保姆还不行。得受过专业培吊的护工,最好是医疗机构培养出来的,不过考虑到还要包括做饭之类的。请一个护工、一个保姆,你又康奈尔不愿意,所以我们先去家政公司,看看有没有接受过一般护理培的保姚,薪水可能高一点点。”李岩已经有目标了,重新开车。

    黄樱一阵羞愧,他是一心为妈妈考虑。自己竟然联想到那些事情去,还以为他想到的是性福问题的不方便。但这个问题,又让她有点小踌躇。

    “我”不想让保姆、护工来照顾,我想要自己照顾我妈。再好的保姆,也只是为钱工作,也有自己情绪的时候,肯定不如我们做子女的照顾得好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不是给你建议,而是直接带你去找!”

    听到李岩的话,黄樱嗫嗫嚅嚅的嘀略了一声:,“这也太霸道了”这是我妈呢,”

    话虽如此,但李岩能把她妈的事情,当他的事情来上心,不见外的直接处理,可见对她的态度如何。她的心里,还是一阵温暖的。

    确认了必须做之外,李岩再解释了一句:“你的想法是好的,但可行性太差了。现在是你们都放假,所以你觉得能应付得过来。你马上要上班了,可能你觉得你弟弟还能帮上,可他开学之后呢?又像以前一样,下班赶紧往家里赶?你们不在的时候呢?你别忘了,那时候住院,你妈妈就很心疼你们,如果又要耽误你们的学业、工作,我想她只会内疚,于恢复无补”。

    黄樱一怔,她只是想要亲自孝顺母亲。却没有想到这也可能会给母亲压力!

    “她不想拖累你们,会尽快的尝试各种复健,很可能会拔苗助长,甚至出现意外,那就得不偿失了!你们的孝心,我想你妈非常清楚,但尽孝也要讲究方式,你们各自过得好好的,她才能安心、才能放心和开心。那样才能对恢复有利!就像刚刚吧,她会为了让我们有个拍拖的空间,让我们出来外面玩。今天是你弟弟在家,若不是他在家,我相信你妈也会坚持如此,她可能会说一会儿不需要人看着也没事。你拘谨她的心意,会让她内疚;按那样说的,又要担心、风险

    “我懂了黄樱郑重点头”“你说得对,我不能再让妈妈担心。我们就找个阿姨照顾她吧”。

    两个人在找到第三家家政服务公司,才找到一个合适满意的护工保姚。

    类钱办理好各种手续之后,约定明天开始上门服务。

    “回去吧?跟你妈、你弟说一下,让他们有个准备,不至于太突然了。还是我们去逛一逛?。上车之后,李岩征询黄樱的意见,他不知道她母亲回来几川情况下,她坏有没有兴趣玩:但过年到现在,她忙着公亲也辛苦了,该需要休息一下。

    黄樱咬咬嘴唇,然后说出了一句让李岩惊讶的话:“我们去酒店开房吧!”

    看着他不可思议的目光,黄樱点点头:“我是说真的,我想要”跟你去开房

    李岩把车开离开一点,停在没有人的路边,然后问道:“你这想法,是因为我替你着想,又让你觉得欠我的了?”

    黄樱摇头。

    “那是你觉得我对你好,而你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我,只有以身相许。要不然压力太大了?。李岩又问了一句。

    黄樱再次摇头。

    “那是为什么?”李岩思量他们之间,也算是水到渠成了。但换了另外一个场合开始没有问题,今天在刚刚陪着她找了保姆之后,她突兀的提出要去酒店开房,就难免有种报恩的成分了。

    黄樱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不是图我什么。如果你只是想要我的身体,早就要到了。我也知道,你因为给不了我婚姻,心里多少有内疚,所以尽量的照顾我、对我好。你说得对,我是有压力,你这不也是压力?但我现在不是突然的临时冲动,也不是为了报恩,是想要真的跟你、完全的一起

    李岩默认了她的说法,因为不能跟她结婚,他也确实有一点内疚型的压力。

    “现在我是把我当成你的,我也愿意跟着你,但在没有真的成为你的女人之前,我就不踏实,觉得现在的一切,都太不真实了。你对我的好,可能有一天突然不见了

    李岩霎时间明白了!

    她真的已经报答的想法,而是要一份承诺!

    一般人的承诺,无非两种,口头上的和形式上的。

    口头上的终究是口头上的,谁也不能保证今天的山盟海誓,明天不会随风而去。罗大估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唱道“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当然,口头上的承诺,年轻的、还纯真的姑娘,都是相信的,要不然嘴甜的男人就不会那么容易追到女孩了。

    形式上的承诺,包括公开承认的女友身份,和其进阶市受到法律保护的婚姻。

    现在李岩没有隐瞒、并做出保证,而且也做得很好。但终究无法给予她一个正式女友的身份。也不能跟她结婚。对于黄樱这种非强势小女生来说,终究是缺乏一种承诺的安全感。

    但她要的并不多,没有非要求他要结婚,只是想要通过两个人生身体上的关系,得到一种更确切的承诺感。其实对于很多女人来说,即便是结婚了,都没有安全感,还需要生个小孩之后,才能有安全感、才相信男人不会抛弃她。想明白之后,李岩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丫头能这么说出来,已经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也就是借着今天感动才敢说出来吧。

    “看着我!”

    听到李岩忽然这么说,黄樱有点奇怪。抬头看着他。却没想到他已经迅的探身过来,在她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已经吻住了她的嘴唇,就这样在街上、在车里,对她热吻起来!

    黄樱只觉得脑中轰然,既紧张又开心。紧张的是担心被人看到,这有点”,有伤风化吧?开心的是,他既然敢不怕影响不好的在公众场合亲吻她,本身就是对他们关系的重视。

    而这一波的冲击她还没有接受过来,就感觉到李岩的手已经到了自己身前,探入了外套里面,然后搓揉着自己胸前敏感之处。

    只是接吻,她还承受得了,但袭胸就慌了,这里距离住的地方也不是太远,距离天堂集团总部也不是太远,要是有熟人看到”

    过了一会儿,李岩放开了慌乱的黄樱,看着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心虚的张望四周。这才笑道:“怎么样?怕了吧?”

    黄樱美眸瞪了他一下,似乎在嗔怪他招呼都不打一句,就在街上乱来。但嘴里还是说道:,“不怕”。

    “哈哈,你不怕我却怕。

    你妈好心让我们出来拍拖,我直接把你带去酒店祸害了,到时候你下面疼痛,走路不自然,她一下就看出来,岂不是对我印象很不好?觉得我是一个好色之徒,要是禁止我们来往,可就不好了

    黄樱微微一愕,虽然她知道母亲一定不会禁止,但想到从小的教育,也知道母亲不赞成她轻易跟男友上床。而今天生第一次的话,过来人的母亲,肯定会现的。她有点遗憾”早知道的话,以前就先办了”。

    李岩有点圃,只能说道:“放心吧,你这温顺的小白猪,我早就垂涎三尺了,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你办了的,到时候别哭啊!”

    “你才是猪呢”好了好了小回去吧”。说完她有不放心的去看镜子:“我这样不会被看出什么吧?”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