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神秘老大老二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个二百七十章神秘老大老二

    刘昱阳到底是张语蓉认识多年的熟人。就这么说死了就死了,让她的情绪也受到不小的影响。所以即便刘嫂回来做了很多她喜欢的菜肴,她的胃口也不是很好,只是忙碌了一天,在他们大家的关心下,也是吃了一点饭。

    公司需要提前商议的事情,已经商议过了,明天开工第一天,将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她也没有熬夜了,比较早去洗澡睡觉。

    在她进入房里的时候,李岩也和月瑶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夜色。

    “昨天就是你解决了刘昱阳吧?”月瑶问冉了她几乎可以确定的事情。

    李岩也不掩饰的点点头。

    “你知道,”你从他那里移走了多少钱吗?。月瑶又问了一句。

    李岩摇摇头:“不是很清楚小不过他在伦敦管理一个基金,那应该投资半仓以上了,剩下他能转移的资金,都除了转了一部分给他自己的一个私人公司之外,其余的都弄走了,我看了一下,好像很多位

    月瑶无语,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不在乎、不清楚。不过略一思索,又明白过来,李岩动那个人,主要是因为那个人先找人杀他,而且还对他老婆图谋不轨,至于钱,不过是给他“自杀”死亡,制造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而已。

    “何总联系了我了,说那是几亿英傍,资金比较大,估计应该是在风口浪尖,所以他要慢慢的逐批处理,无法很快做到。最后我们能够得到的,大概会是相当于3。亿人民币左右的美金。”月瑶笑道:“这一笔,相当于辛苦数年。够你退休的了。早用这样的方法早就财了!”

    李岩也有点惊讶,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成功了,竟然有几亿英镝这么多。,“这次是例件,要是通过杀手平台接的任务,就有点算是破坏行规了。再说,其他目标,即便更加有钱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成功把钱弄出来的。一般都有一个繁杂的财务程序”

    后面他没有再说下去了,刘昱阳所管理的基金,他这个基金经理,肯定有很大的权限,而且也肯定签署了严苛的惩罚条例,所以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冒险乱来的,也只有李岩这样的神奇手段,才能达到这效果,否则就是以枪威胁,也未必能达成。而这一次,刘昱阳是以命相抵了。

    月瑶也明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在的有钱人都懂得利用公司避税,私人财产更多的是投资不动产,能够轻松动用的私人账户,不会留有太多的现金。

    即便生命威胁,想要付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她也没有询问李岩是如何做到的,这是他的事情,只要他做到了就好。见李岩说着、说着停了下来小月瑶轻声问道:“是不是担心这笔钱,会激化你和“他,之间的矛盾?”

    上次跟月瑶询问财产总额的时候,不过八亿美金左右。3。亿左右的人民币,现在加上这一笔,就要变成8。亿了。那次李岩已经把秘密告诉了月瑶,标示他和郑逸轩、管子轶、何斌等人,都是那个人栽培、练出来的,虽然平时各自独立,但想要退出所在的行业,想要退休的话,就等于想要脱离“他。控制,很可能就会爆矛盾冲突。

    o亿财产的时候,李岩早已经想着退休,何况8o亿?他们的想法,“他”也会知道的,比如说现在这一笔收入,就是要何斌帮忙洗白,而老四何斌不也是“他的人么?

    李岩摇摇头:“钱,谁也不会嫌多,我或许应该花钱奢侈一点,貌似贪婪一点。可以让“他,更放心吧!”

    他手里还有“他,传达过来的任务,开枪杀州长候选人,操纵一场选举。今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乖个州的州长将幕今年换届,不过还有很久的时间,他也用不着急。

    “嗯,你前两年的休假,已经可能会让人怀疑你想要退休。但你已经回归了,并且捞钱越来越大。相信可以稳住“他”月瑶同意他的说法,但她又有点担心:“不过”你觉得何斌会不会”。

    这话她不好直接的说出来,因为在没有因为立场问题反目之前,何斌也是李岩自己兄弟的那种好友。她要是说出不好听的,有离间的嫌疑。但这3。亿加上之前的,他们有很大一部分的财务是何斌的打理着,在这些方面,他们根本不是对手,万一李岩和“他,对立,而何斌等人并没有反叛之心的话,那就都在对立面了。

    一想到拥有资深大律师、金融洗钱专家、级黑客团队等一系列顶尖人物的对手,月瑶就不由得动摇心思,即便李岩是顶级杀手,要应对过来,也是非常困难的。何况他现在越来越多世俗的羁绊,或许应该放弃退休的想法,就这样继续着,只是以“他们,组织为主力,李岩自己则较少出手、或专为那个人而出手吧!

    她没有说出来的,李岩心照小安慰道:“何斌不至于如此,我也不至于真的要和

    旧对古,或有两今其美的办法们汝此人。虽然平刚不不多,但却都是当自己人的互相帮忙照顾。我也不愿意只是为了退出而和他们反目,或许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自己减少亲自接任务。让“他们,来接班,只要我还是“他,手里一把可以想用的时候,能够随时用到的刀,大家的关系就不会破裂。“他,也不管着我,未必就一定要弄个脱离的形式出来

    月瑶松了一口气:“你能这样想就好了

    李岩微微一笑。

    有些话,他怕月瑶担心,还是没有说出来的。那个人虽然不管着他,甚至不需要他上供钱财,除了偶尔要他做事免费之外,对于他有什么样的成就,似乎不干预。但他毕竟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被抓去接受地狱式练。见识了以一条条生命为代价的淘汰制,对于那个人。不摆脱的话,他心理一直有阴影!

    最让他忌惮的,那个人一或者说他们的老大,仿佛完全是活在阴影要面!就算是他们几个”也没有见过面“他,的真面目!

    这是他私下和管子轶、俞墨城交流得知的。郑宇尊、何政原、何斌还有郑逸轩几个,则因为年纪要比他们三个大一点,加上从事的行业,也不那么容易沾边,所以同样关系很好,却不如管子轶、牟墨城那样可以无话不说。同样也没有把这问题跟他们几个聊过。

    而在他们之中,杀手李岩是老七;先佣兵、后黑道的俞墨城是老八;电子、信息、黑客的管子轶是老九;还有王家奇这个比他们三个又更年期的盗窃集团老十。混迹国际刑警的郑宇尊是老六;凡人慈善基金的负责人何政原是老五;凡人公司负责金融投资、洗钱的何斌是老四;在市有最大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大律师郑逸轩是老三;然后”没了!

    按照这顺序,他们应该还有一个老二、一个老大。而在他们的印象之中,除了神秘的那个“他,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换句话说,“他,是老大的话,还有一个老二,隐匿得比“他,还深,连他们自己兄弟间都不知道其身份!

    一个神秘的老大,已经让人忌惮,还有一个不知道真相的老二,就更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或许这个老二早已经死掉了,或许老二就是“他,的分身,但就像职业杀手隐秘身份让人防不胜防一样,李岩也怀疑哪天他要对付老大的时候。身边有人在背后捅他致命一刀,然后说“哈哈,我就是老二,叫你背叛老大”。

    “他。这个老大,能做到那么多事情,能栽培、造就他们一批人,可以想象他有很大的能力。那样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也不会随便出现在任何地方。但他刻意不暴露、不和他们这些人来往的老二,则可能是任何人!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暗处的敌人是最可怕的。想到可能被至少两双眼睛的着,这让李岩有点不自然,但有充满忌惮,他估计其他人人也有同样的感觉。但这是他们的命,在被选中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要被“他,注视着了。

    见李岩默默的看着外面,月瑶轻声说道:“既然决定了,就放下吧!别去想,就像以前一样,把他当作不存在的、或者一个熟悉免费的老雇主就好了。回去吧!”

    “你先去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李岩手里的烟还没有抽完。

    月瑶微微一笑:“你们不是已经进行到某一步了吗?你不想趁热打铁?加油哦!以语蓉在这方面的被动性格,你不趁热打铁的话,下一次又要又要重新来过了

    她说完之后,就起身走了,让李岩自己去想。

    李岩收回了心思,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的。语蓉和她这过年的时候,就这除夕夜有过亲密地步的接触,如果接着趁热打铁的话,很可能第二夜就拿下她了。可因为第二天被困在滑雪场缆车里面的事情,弄得兴致全无,结果后来几天,大家又恢复了平淡。直到昨晚上,才又更漏点的接触。要是今晚上不再接再厉的话,等明天开始上班之后,可能有要平息漏点了。

    想到这里,他很快的把烟抽完了,然后回到了卧室。

    只见语蓉已经在床上,拿了一本杂志翻看、似乎在酝酿睡意。李岩马上去洗漱了,然后上了床上。

    就在李岩准备主动把她抱过来热吻、爱抚,完成比昨天更进一步的程序时候,语蓉却是主动的向他一歪,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说”,人死了,是不是就什么都没有了?”

    本来非常兴奋的李岩,听到她幽幽的问话,顿时偃旗息鼓了几分,明白自己想错了,她根本不是主动的靠过来亲热,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需要一个依靠而已!

    而影响她心情的,无疑还是那个刘昱阳的死。“基督教好像是说,人死了会有两个归途,上天堂、下地狱。佛教则是因果轮回,只要没有觉悟成圣佛、菩萨、罗汉等,就是凡夫,就要根据往昔因缘、一一,历经六道轮我们正常人的感觉来说,死了就一消没有了,死过的都没有办法把体验告诉我们

    李岩回答了一通理论之后,伸手抱住她,试着转移她的低沉情绪,“你为他那么难过,不怕我吃醋么?。

    张语蓉抬头怪异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这话说得太过分了。

    李岩随即明白过来,语蓉知道跟他有关系的就有郁小滴和乔幻徽,更不说跟温倩怡、黄樱走得很近,她也知道。人家一个朋友死了难过。他好意思说吃醋吗?

    他苦笑了一声:,“。!我确实是没有资格说吃醋。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要找个话题,让你走出这种情绪。”

    听到他这话,张语蓉却有点哭笑不得,然后摇头叹道:“你想多了!我根本没有想到那么远,这只能说是你情债太多、自己先做贼心虚了。”“我刚刚并不是要讽刺你什么,我其实是想说,昨天你的朋友撞伤了腿,你的情绪都一整天受到影响,一晚上都低落、异常。我一个朋友死了,难过不是正卓的吗?你认识”孙辉是吧?不过才一年,我则是以前读书时候就认识刘昱阳了,知道他死了,我要是哈哈大笑,拍手叫好,或者若无其事,你不会觉得我太冷血了吗?”

    “李岩无言以对,不过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明显已经从之前的情绪中脱离了不少,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只可惜语蓉并没有完全从那种情绪中脱离出来,随即她又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声叹道:“去年在那个太子酒店的时候,我算是近距离的接触到枪战、死人,但那时候的环境不一样,死的人不在我的旁边,不是我认识的人。现在刘昱阳,却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一个前些日子还见过面的人,就这样永远的死了”想想人命还真的脆弱啊”。

    虽然语蓉刚刚说的有道理,一个认识许久的朋友死了,刚刚收到消息,是容易让人感伤。但以李岩来看,她跟刘昱阳只能算是认识很多年,并没有太深的交往,而且上次把那个录音给她听了,即便死者为大不记恨,但应该也只是喘嘘一阵,不至于为了刘昱阳而太难过。

    既然无法转移她的情绪,他便试着去问清楚,看看她心里还有什么心结。

    “是不是他的死,让你联想到了什么?。小。语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道:“可能是吧”去年,不,应该说前年的时候,我爸病得很重,几乎就要”那个时候。我、我们一家都过得很压抑,我不仅仅要应付刚刚接手的公司,还要担心父亲随时可能”爸妈是我最亲近的人,他们到了生死的边沿,给我的感触非常大。印象也非常的深刻,去年一年都算好,父亲的病越来越好转。可现在知道一个熟人不在了

    “让你勾起了之前的回忆,所以心情变得压抑?”

    “嗯

    李岩很明白她这种感受,用他的话来说,不解开这心结,也是心魔!

    那是一种特殊情况下、深刻的心理状态,已经在意识中、记忆中形成了一个模式,当有类似的情况,就会把这个状态恢复出来。不仅仅悲伤、压抑之类的会这样,紧张、恐惧、兴奋、快乐,都可能会产生类似的情绪模式,让人潜意识不断自我重复暗示的结果。

    比如很多运动员都会在曾经取得过好成绩、尤其是第一次取得好成绩的比赛场地,挥得比其他地方好,甚至每次都取得好成绩。一般大家说这是他的福地、他适合这个场地,这里挥最好等等。其实主要是一种情绪模式,相同的环境、气氛,让他可以在心理上勾起以前取得好成绩的情绪状态,可以有更多的自信、更快进入横峰的紧急状态。这就是潜意识自动的不断正面暗示,反之,在第一次就重大失利的地方,会体验到更多的负面暗示,会压力更大,往往也会接连跌倒,要克服比较难。

    场地如此,比赛如此,对手也如此。

    张语蓉今天情绪低沉,一个是有朋友死亡的因素,更主要的是,这是她父亲告诉她的消息!在听到死亡的那一刻,她的潜意识已经把父亲的声音,死亡信息联系,进而恢复出当初父亲病得快要死时候的心理状态。

    这方面李岩是深有体验的,第一次杀人,杀的是自己一起练的伙伴之后,梦魇就跟随着活下来的人,只要安静下来一想,就容易进入那个让他们战栗的、难以言喻的状态。而那残酷的练和冷血的考试,就是像学校里的考试一样,通过一次次的重复,来克服他们的这种心理状态!

    李岩抱着语蓉,想着她的负面情绪,是因为父亲差点要死,这不能让张天翼多重病几次来克服,只能开解了。像昨晚她为他一样,性的刺激如何?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