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靓仔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嘉二百七十六章规仔,枪不是众么玩的四

    今天你们没有看到从海航从深圳飞青岛、经停宁波的飞机出新闻,老赖就是安全到达了。即便明摆着的证据是畏罪自杀,警方没有更多的调查方向,但刘家也不可能不怀疑,只要向刘昱阳的朋友询问一番,要查出最近跟李岩不对盘,甚至他们的恩怨,也不是很难。但即便刘昱阳要雇凶杀人也不会到处宣扬。只要不调查到刘昱阳雇凶杀李岩失败的事情,就很难把事情跟李岩联备起来。

    但因为李岩的一念之仁,想着生活在这都市里,用不着做得太绝而被怀疑、调查。所以并没有干掉帮刘昱阳做事的刘芸芸,甚至也没有让谢轩戟干掉那两个杀手,作为前安信的职员,刘芸芸或许会被挖出来调查,那就会是一个破绽、突破口!

    只要刘芸芸把刘昱阳让她做的事情都交待了,再把之前孙辉撞车真相说出来,那警方或许就能把那两个杀手挖出来,那样李岩就脱不了干系了。

    想到这一点,让李岩暗暗苦笑,那天还说教导谢轩戟衡量着办事,看来是他自己在都市里呆久了,心肠变得软了。

    身为一个杀手,对于可能致命的威胁。应该绝对的铲除才是正道!

    不过,即便刘芸芸有可能把一切交待出来,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只要是正面警方的调查,那就一切都要讲究证据。他做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一点的线索。没有证据、而且从常理逻辑不通的事情,即便怀疑他有动机,警方也最多调查一下。要是刘家想要打听清楚,用私人手段解决,那就更好办了,甚至不需要的亲自动手。

    车子开动之后,刚才在附近注视着李岩的几个人,也分别上了紧跟而来的车,几辆车一起离开了影院。

    郁小滴虽然挂了电话,但还透过玻璃窗关注着这边的情况,看到李岩跟着那个小人上了一辆车,然后后面又有几辆车跟着离开。这让她觉得有点儿不对劲,怀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可她也很清楚,即便李岩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了,他也会自己解决,如果她跟着去的话,只会给他添麻烦!而他刚才说的十分钟之后,如果没有回电给她,就让她先回去,大概就有这个意思吧?

    她拿着手机,快的翻看着电话本里面的号码,看看有没有哪个帮得上忙的。这样没有真凭实据,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的事情,是不方便找她父母的关系。如果确定是帮忙打架之类的,让周云飞带几个人过来还可以,可万一搞错了呢?岂不是让周云飞他们觉得被戏耍了?也让李岩尴尬了?

    翻看着,她看到了一个较为合适的号码。

    李洁!

    在以前危险的时候保护过她的李洁,伸手如何,她是见识过的,虽然未必能胜过李岩,但各方面的综合能力,都是非常不错。最最重要的是,她是女孩子,跟李岩也是认识的,有事的话,可以帮上忙,没事的话,就说是她们两个一起逛街玩儿,而李洁本人也挺好说话的。

    想到这里,郁小滴想要打电话给李洁,但看着远去的车子,又赶紧吴单出来、先开车去追。

    且不说郁小滴的手忙脚乱、想要帮忙,单说李岩上了之后,看着来邀请他的那个精壮男子,就这么冷冷的坐在他的身边,并没有跟他交流的意思。

    “老兄,我已经很配合你们了,可以先跟我说说到底要去哪里,要我做什么事吧?我可不闲着,虽然不是说一秒钟几十万上下,却也是时间宝贵,我还有几个约会呢李岩打破了宁静。

    前面司机一心一意的开车,坐在他旁边的精壮男子有点不耐烦的说:“到了你就知道了!什么时间宝贵,不就是一部电影么?能值几个。钱?”

    “能值几个钱?口气挺大的嘛!你们老板很有钱吗?那也不是你很有钱!那也跟我没有关系,而你们现在是耽误我赚钱。”

    精壮男子只是冷淡的哼了一声,没有继续和李岩说话的意思。

    “我说”你们不会是想要绑架我、讹诈我的钱吧?”李岩继续胡扯,想要看看这人的忍耐力限度如何。

    却见他只是露出一丝不屑,并没有接口。

    李岩也就此停了下来,没有再说话了。甚至闭目养神起来。他突然的改变态度,反而让那个人多观望了一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车子行动将近十多分钟,李岩拿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息,送给郁小滴,让她先回去,表示另外再去找他。他了解小滴的性格,即便她答应了,但还是会在那里等着。

    完信息之后,他观望了一下外面的环境,了解大致到了什么地方,竟不像是去刘昱阳家的方向。

    “还要多久?”李岩有点不耐烦了,低调是必须的,但他不想一直鸵鸟。

    那个精壮男子也听出了李岩的不耐烦。对前面的司机问道:“还有多久?。

    “快了,马上就到了!,小司机回答了一声,加快了一点度。

    精壮男子没有回答李岩。冷冷的注视着前面。

    看他那目中无人的模样,李岩想象着掐住他的脖子,把他…叹到窗外尖,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四

    但既然快到了,李岩也没有跟这人计较。

    三分钟之后。

    几辆车连续开入了一个酒店的停车场。

    不是带去刘家,不是去偏僻的地方,而是来到一个五星级酒店,让李岩有点意外。而且这个酒店,还不是那次在这里遇到刘昱阳一行人的那个酒店。

    “跟我来!”精壮男子先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往前走了。

    李岩下了车,看着6续跟着来的车辆,里面有多名男子都快下车,虽然没有明显的敌意,但已经把他当成防范目标了。

    在几个男子的“陪同,下,李岩跟着之前那精壮男子进入了酒店。

    他们这一行人几乎都是彪形大汉,在客人当中,显得非常的惹眼,来到电梯前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跟他们抢电梯、挤电梯,直接就是他们几个人充塞了刚到的一架电梯。

    电梯一直到了顶层,然后他们簇拥着李岩来到了一个豪华套房的门口。

    “进去里面精壮男子低声的说了一句,早已经有人帮他敲门了。

    片刻之后,有人在里面开了房门。

    开门的人,跟他们这些是一样的西服着装,只不过脸色比其他人更加冷峻一点。只有对那个精壮男子保持了几分尊敬,看都没有看其他人。

    打开房门之后,精壮男子往里面走进去,又低声叮嘱了李岩一句:,“进来!”

    其他陪同着一起上来的男人小没有跟着进去,就此散开了。

    看这架势,让李岩稍微有点好笑,没见过世面的人,还真的要被他们给唬住了呢。不过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儿戏的场面。

    进入客房里面,除了开门的人站立在门口,目光锁定李岩之后,还有一个人站在以巨大的落地窗前小看着城市的夜景。

    进来之后,李岩依旧轻松,但却觉察到那个开门的男子,跟其他人只是关注的目光不一样,他多了几分试探和寻衅,是一种逼视的目光!

    “父亲,人已经带来了小他就是李岩……精壮男子走到了窗前男人的身边,低声的汇报了一句,然后侍立在一边。

    窗边的人,还继续看着外面的夜色,只给了李岩一个背影。

    来到这里,李岩已经感觉和自己的怀疑不太一样,若是刘家、或者刘家找的人,要审他的话,也不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现在听到那精壮男子叫那人为父亲,更有点奇怪,刘昱阳是独生子,这个人至尖不会是刘昱阳的父亲。那人没有回头。精壮男子和开门的男人,都没有招呼他的意思,李岩没有老老实实的站着,而是自己过去在一张沙上坐下,然后老实不客气的掏出了烟盒,自顾自的掏出烟点上。

    他的行为,让两个男人都投射过来不满的目光。

    “原来这是你父亲啊?,小李岩深吸了一口烟,对着空中慢慢吐出,“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都是一家没礼貌的人啊

    那人依然没有回头,但精壮男子和站立在门口的男子,都由不满升级到有一丝愤怒了。

    “你说谁没有礼貌?”精壮男子冷笑着走到了李岩的面前:“谁让你坐下了?谁允许你抽烟了?。

    李岩嘿嘿一笑:,“老子要坐下,还要你让?老子要抽烟,还要你允许?”

    精壮男子勃然大怒,几乎没有人在他面前有过这态度,而且“老子,让他非常的恼怒,除了不同语言习惯,听着刺耳之外,更因为他真正的老子就在这里站着呢!

    他一掀衣服,拔出了一支手枪,然后将枪口指着了李岩的头!

    “给老子熄灭烟、站起来!”他平时也没有自称老子的习惯,但被李岩说了之后,感觉不说回来似乎吃亏了。

    他父亲还是老僧入定一般的看着外面的夜色,又好像聋子没有听到后面动静一样。而站在门口的人,并没有动手、或者又更大的反应,只是腿微微弯曲,随时可以最快反应的准备。

    李岩转过头,对着精壮男子吐了一口烟,略微不屑的说:“过来一点,瞄准一点,手不要抖”。

    精壮男子见到自己拔出枪来了,李岩反而更加的不屑他,让他更是火上浇油,冷然开了保险。上前两步,枪口直接对准了李岩的眉心!

    李岩却继续淡定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更加强劲的对着他吐了过来!

    精壮男子非常的恼火,但枪只能拿出来吓唬人,又不能真的开枪,这让他的手抬了一下,想要对李岩的脑袋敲击几下,让他长长记忆。

    可在这个时候,飘散开的淡烟之中,他依稀看到李岩伸手过来了。难道他面对枪竟然敢反击?

    他正要来一句威胁,却现手腕一痛,枪已经离开了手!

    竟然把他的枪给抢了?精壮男子大骇!

    而门口的男子,也一直在关注着变故,李岩的出手,让他也迅的反应过来,人腾地一下就蹿了过来。同时已经把枪拔了出来,对准了李岩。

    “咔嚓、咔嚓,哐当、哐当”

    接连的急促声响之后,他们两个都看清楚了,只是这么一瞬间的工夫,李岩不仅一儿地手甲的枪给夺了过来,而且凡经拆卸成了零件抛落在慷

    这一变故,让精壮男子心下震撼,如果他抢了枪之后,不是拆枪,而是开枪的话,那自己、父亲”都有可能遭遇不测!

    赶过来已经把枪瞄准李岩的那个开门男人,也对李岩舌目相看,但枪却没有丝毫的移开,面前的人越是危险,他越应该的重!

    李岩把嘴上的烟拿下来弹了弹烟灰,轻描淡写的笑道:“帮仔,拿枪是很有型,但枪不是这么玩的。

    你还是回去练练吧!”

    在他们两个,一个尴尬惊恐、一个全神戒备的情况下,瞬间冷场的房间里,想起了鼓掌的声音。

    那个像死人、聋子一样站定不动的人,终于转过身来了。是一个年纪六十上下的男人,身上是很常见的西服打扮、头已有几成白、却梳理得一丝不芶。此刻回过头来的他,正一脸微笑的鼓掌。

    “果然年轻俊才,身手真的太好了”。那人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又对持枪指着李岩的男人挥了挥手,那人立即收枪退到了一边。

    李岩眯眼看着他,还是抽自己的烟,没有说什么。

    那人在李岩边上的沙坐了下来,然后指了指茶几,又吩咐了一句。“玉成。倒茶

    茶几上已经有他在喝着的一壶茶,精壮男子听了这话之后,不敢有违,过来恭敬的到茶。这意思很明显,当然不仅仅是给他父亲到茶,而是用另外的杯子也向李岩到茶。倒完茶之后,看着还在茶几上的枪械零部件,惭愧的快收拾了到一边去。

    “请!”那人端起了茶杯,向李岩敬茶。“你说得对,是我没有教导好儿子,让他不知礼数了。我自己也是倚老卖老了,还请莫怪”。

    看到父亲这样的敬茶、而且道歉,让那个叫玉成的精壮男子,脸上一阵羞愧和不忍。

    到了这会儿,李岩也看出他们都是港人,斟茶道歉对于港人尤其是有身份的人,是很隆重其事的。就像黑帮片里面演的那样,道歉、求和,光摆酒还不够,还得亲自斟茶、敬茶,对方喝了才算原谅了。

    怎么也算是老头级的长辈了。都这样客气了,李岩也没有再得瑟什么,端起茶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

    “怪不怪的就不用说了,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你们找我来干吗?有事明说,看你的排场,时间肯定比我宝贵,别浪要大家的时间。”李岩放下杯子,单刀直入。

    老人点点头,笑道:“爽快!我喜欢爽快的年轻人他对他儿子和另外一个人挥了挥手:“你们先出去吧!”

    玉成张了张嘴,又看了看李岩,没有要走的意思。另外那个男人,虽然也没有说什么,但很明显,也是担心他的安危。

    老人沉下了声音:“我说话没有效果了?还要我重复几遍?。

    听到他这么说了,两个人再也不敢坚持,肃穆的弯腰半鞠躬。然后一起退出了房间。

    把他们两个赶出去之后,老人对着李岩又恢复了微笑,还亲自给他斟茶。因为李岩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点,他这也是象征性的动作。

    “你觉得我找你是什么事呢?。

    李岩靠在沙上:“赶走了闲杂人等。你还要我猜谜?我第一次见你们,哪里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现在看来,他们不像是刘昱阳家找来的,否则这老头不会这么客气。当然,他也可能是麻痹敌人,把他们两个赶出去,其实是让他们去安排人手、以求万无一失。

    “呵呵”或许因为玉成在请你来的过程中,因为不够礼貌,让你误会、或不愉快吧。其实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要见见你,还有就是向你说声谢谢

    “见什么?谢什么?。李岩有点奇怪,难道刘昱阳对这老人的女儿什么的干了天怒人怨的事情?

    等等”他忽然现自己漏了一个问题,光先入为主的往刘昱阳方面去想了。始终他们也只能算是盛气凌人、而没有明显的恶意,或许真的跟刘昱阳无关!看样子是有港人,和香港人有什么交集?

    “我明白了”李岩苦笑道:“我居然现在才明白!你是念雨菲的父亲吧?”

    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念雨菲曾经说过,她父亲说好听点,是香港一个有势力和财力的人,实际上就是在口7前成功漂白的黑道大佬之一。他儿子虽然没混黑道,但在这样势力体系里面,又有自己的积威和傲气。担心仇家、对头,来市会带着一群手下和持枪保镖,也不奇怪。

    老人微笑颌:,“没错。你是菲儿的朋友,应该听说过我,我是她的父亲郑天,刚刚的玉成,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今天她特意过来看你的电影映式,我们正好有空,便也想要来见识一下你。但怕她觉得不自然,就没有和她一道,也用这样冒昧的方式把你请来了了“久仰、久仰李岩客套了一句,既然是念雨菲的父亲,他态度也很好,那就多少客气一点。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