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前因后果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郑天也听得出李岩是客套之词,不过说起自己中年才得到的私生女,他的已经无法再保持微笑了。

    “菲儿,,本该是快快乐乐长大的,我和她妈妈应该可以给她一个小很好的环境。可因为在她小的时候,生了一件事,让她过得很辛苦。而这样的梦魇,直到现在还跟随着她。当然的文华酒店,如果不是你出手”郑天喘嘘感伤之后,又是非常的惭愧,“我这个做父亲的,真的是非常失败”。

    听到他的话,李岩才恍然想起来,自己不仅仅是八年前救过念雨菲一次,去年在香港的一个酒店餐厅和市的音乐会后台都救过她一次。而这两次,不算公开的,至少也是有木老头知道的,那郑天会知道也不奇怪了。他本来还以为是念雨菲把当年的事情说给郑天知道了,现在看来,那还只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秘密!

    这让念的菲多了几分好感,如果不能保密的话,无疑会给他的身份带来一些不便。

    “这个”,你姓郑,念雨菲姓念,是跟她妈妈姓?”李岩一直有点奇怪,香港有人姓念的吗?不过不想过多的了解念雨菲,也就没有问。现在听到她父亲自我介绍姓郑,她也不在这里,边问出了这疑问。

    郑天摇摇头:“不是的,菲儿本来取名叫,玉菲,郑玉菲。雨字是她妈妈名字里有的,她母亲过心去世后,她一直沉洒在想念之中,我就给她改成,雨菲”告诉她这样母亲就和她在一起了,她要连她母亲的一份一起活着,以此来鼓励她走出阴影。后来她学钢琴,就说取个艺名什么的。就叫念雨菲,这包含我时刻念着她们母女,也包含她时刻念着她妈妈

    李岩总算明白过来了,不过看样子,念雨菲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比较喜欢的,反而郑雨菲不太感冒。否则的话,应该会向他介绍原名的。

    “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妈妈的事情?。郑天忽然问了一句,因为他刚刚的话,如果不知道背景的话,听莫名其妙。

    “说过一些李岩点头承认了。

    郑天大有深意的看了李岩一眼:“能让菲儿对你倾吐出关于她母亲的事情。你算是第一个,是让她非常信任的。”

    “或许是因为我救过她。她觉得我是可靠的吧。”李岩心里也有点无奈,念雨菲因为童年阴影。那她童年遭遇最惨、最恐惧的时候保护了她。已经烙印在她的心中,她自己也说对他是最信任的。那已经是多年心灵寄托的信任了。

    “是啊,她就是对我,对老木,也难以敞开心扉的倾诉。要不是我们都非常的了解她,也知道她的所有情况,真的会被她自我封闭得们阂

    李岩没有说什么,念雨菲是个可怜的女孩。但这样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她自己走出来,她的家人可以协助、帮忙。而他,最多是尽妥,没有义务。

    “我今天来,就是想要见见能让菲儿非常信任的是什么样的英雄人物,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我真的是非常感谢你一次次救了菲儿”。郑天又一次向他斟茶、敬茶。

    “刚好碰上而已。我都碰到两次,相信她身边的保镖团队应该经常面对这样的情况吧?甚至可能有保镖付出过生命代价,他们更值得你感谢。能在不限制于某个环境的状况下,一直保护好她,你也不能说失败了。不过,能够那么多年的追杀她,相信背后的主谋,跟你家、或者跟她们母女。应该仇恨不小吧?以你的能力,也没有办法化解么?。李岩深深的凝视着郑天。

    郑天的脸色微微一变:“这里就我们两个,李老弟你也不用影射,你的意思是。怀疑我家的人想要伤害菲儿?。

    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李岩也就没有停下来了:“念雨菲曾经跟我说过一点你们的情况,开始我以为是嫡系子女与私生女争夺继承权引起的矛盾,但她说跟这没有关系,她母亲早就放出了不争家产的话,也给她准备了家业。还说你老婆、你儿子对她都不错

    “她真的这么说?。郑天微微动容,显然,在家的念雨菲是自我封闭的,他也无从得知她现在的内心想法。

    “既然她妈妈已经去世了,又不妨碍子承父业。哪怕你把很多的关心放在她身上,我想你老婆、孩子,也不至于容不得下她吧?但为什么只是她不断有杀手光顾呢?你和你们家的其他人,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没有的话,幕后之人,仇恨的只是她母亲和她了。有就是你的问题了”。

    刚刚因为听到念雨菲那样的话而有点激动的郑天,李岩这话,让他冷静了下来。

    见他似乎有话想说,又欲言又止,李岩喝了一口茶:“别介意。我不是指责你,这是你们家的事情小我只是从客观角度提醒一下而已。”

    郑天看了他一会儿,缓缓的说:“菲儿有没有跟你说过她母亲的来历?”

    李岩微微皱眉,难道跟她妈的家族有关?

    “她说木老火口斥她,她妈出生在一个有年头的大家族。清末就经广州巡洋,到海外冒险、经商。经过近两百年、数代人的经营,有了一份很大的家业。她妈妈是在香港打理家族产业的时候遇上你的。因为你是已经结婚的人,年纪也有差距,又不能离婚。她家族绝对不同意。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跟你一起,而她的家庭背景、跟家里闹翻到断绝关系的地步,这些都没有告诉你”大致就是说了这些。具体是什么家族的,后来的情况如何,我就不清楚了,可能念雨菲也不是很清楚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岩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郑天竟然有点老泪纵横的模样。

    现他停下来了,郑天掏了一个手绢出来擦拭了一下眼泪。

    “是这样的,她妈妈当年是豁出去跟我,她的为难也没有跟我说,包括失去了事业、断绝了关系,这些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你的话,让我想起了菲儿的母亲,让你见笑了

    李岩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家伙曾经是一个黑道大佬,现在也是一个洗白的大老板,刚刚在他保镖、下属、儿子面前,都还有着绝对的权威,有不怒自威的风范。但现在却因为听到转述爱侣往事,而激动落泪。实在是难以让人相信,如果不是一个擅长演戏的人,就是一个性情中人。以他的身份,也没有必要演戏了。

    郑天又擦拭了一下眼泪,人也很快稳定了情绪。

    “到底当年是什么人要杀菲儿母女,菲儿她现在都不知道。不过,你不是普通人,我相信你应该会比她小女孩想得更多吧?”

    李岩摇摇头:”她妈已经跟家族脱离了关系,并且交出了香港事业的管理权,她妈…家族的其他成员或者敌人,应该都不至于非要除掉她。其他我不知道,也没有多想

    郑天点点头:“这到底是我们的事情,你只是菲儿的朋友。让我来告诉你吧,这些菲儿都不知道,”

    原来,念雨菲外公,当年就是家族权势最大的一系的当家,她母亲也是出落得很漂亮,又能干,这从她在年纪轻轻时候就能打理家族在香港的事务就能看出。家世好,人又优秀的女孩子,当然不会没有追求对象。她当年其中一个狂热追求者,就是因为家道中落,想要通过她达到人财两得、财色兼收,通过她家的背景,来让他家的事业再度辉煌。

    只不过那个人,念雨菲老妈已经看不上,何况还带着这么功利的目的?所以就直接的拒绝了他。又因为他追得狂热,在拒绝一次次不行之后,最后只能说了一些非常伤人的话,才把他打击退。

    那个人本来就已经很狂热,愿望落空,期望被打击,让他开始走极端了。他把念雨菲老妈视为破坏了他家族中兴的敌人,反正也无法让家族事业回升,他做出了极端的决定,买凶杀人,企图把念雨菲老妈杀了,反正他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其他人得到了。但木老头原本就一直是保护念雨菲老妈的,那不是很高级的刺杀,当然没有成功。

    而念雨菲母亲的家族,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利用家族在各地的事业、财力,打击那个人,于是本来就已经比较中落的那个家族,立即破落、惨败。但那也只是公开的商业上的打击,念雨菲老妈并没有追究到他个人。

    瘦死的骆驻比马大,烂船还有三斤钉子。即便那个时候,他如果收手的话,即便无法再辉煌,却也还能过一辈子不错的日子。

    可是,那个人失踪了。他没有服输、惧怕,反而更加的极端,认为念雨菲老妈要置他于死地、要毁灭他的家族,仇恨之火更加升级。他选择的是,把最后所有的钱,用于支持、和培养一个杀手组织!

    那人用的是卧薪尝胆的方法,奉行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隐姓埋名的失踪之后,全心全意的搞杀手组织去了。

    而当时对于念雨菲老妈等人看来,他无非是混不下去了,所以找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失意的隐居生活去了。没有人想到他的怨念已经滴天,杀手组织的事情,当然也是很多年后才知道了。

    十年之后,念雨菲老妈几乎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在香港避遁了郑天,两个人相识相爱在一起、还生下了念雨菲。那个人带着他培育出来的势力,想要来报仇。却现不仅仅还有木老头这个曾经立功的保镖,郑天也不是普通的生意人。试想现在的郑天,出门还要带几个手下、带枪的保镖,何况以前?

    虽然那时候早已经回归,他也漂白成为了商人,但那以前的江湖恩怨,并不意味着就会一笔勾销,同样也有很多其他的大佬漂白做正行,也会有竞争的。在他周围,还是会有很多人,只不过不再是小弟、打手的名义,换成了保安、保镖的名义。

    要是有实力,十年,足以将一个杀手组织崛起了。比如李岩经营“他们”就短得多。但要看还有机遇,像刘昱阳雇佣的乌鸦这种级别的,混十年也不过是变老弱的杀手。

    “他们是因为有李岩汉个成名的灿为领袖核心,办母徽拜收拢到闰平和齐仲韬这两个优秀的教官,再加上。瑶的管理。即便如此,撇开“旧个人成就”他们。也不过做到级水平,虽然可以算是一流,但在一流的级组织面前,也不过如此。

    那个人进入的时候,完全是外行,自己也没有实力、资源、人脉,是非常的低。十年下来,也有一些成就,执行过一些任务。但要到外国、外地执行任务,尤其是个人能力。还是不够的。

    靠自己组织的力量,他没有把握。而一旦失败,就是第二次遇刺,念雨菲老妈就一定会警醒、并利用一切资源把他挖出来,不会给他第三次的机会。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选择了孤注一掷!

    搞了几年杀手组织,多少让他摸到了一点门道,接触到杀手界的交易平台,组织最好的杀手,也混到了级水平。他以前的资金搞组织用了,但组织展起来,也6续有接了一些生意,十年下来,也有存下一笔钱,他用于布了一个级杀人任务。是可以多人同时竞争的开放式任务。

    这种模式,容易让更多人出手,但人一多也容易打草惊蛇,一般人都求秘密、稳妥,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只有希望大量人参与竞争的时候,才会如此。比如之前朱利安阿桑奇的支持者筹款布的反狙杀、保护性杀人悬赏。

    目标是普通人,酬金不算很高的级任务,自然引不来高手关注,但也因为权限较低,能够让全世界更多的级杀手有资格竞逐。他甚至提供了线索,说明某日某时目标一定在家,而且没有防备,可以容易碍手。这就造成了杀手的集中出现念雨菲家,,

    光用这样的方式,吸引而为了保证能够顺利的杀死念雨菲老妈,已经孤注一掷的他,不惜以身犯险。暴露自己的信息给木老头,把他引开。又安排人把郑天引开了。

    那时候木老头觉得有郑天在。念雨菲老妈肯定不会有事,觉得那个人或许是花光了最后的钱、才想要来勒索一点钱,所以一定要解决了他,也不想有了孩子的念雨菲老妈紧张担心,就一个人去了,没想到被故意引着兜圈子,浪费了很多的时间。

    而郑天那个时候本来事务就多,也没有想过会有人动她们母女,因为香港的三合会组织,都是从清末、民国传下来,虽然早没有了当初的一些道义。但有一些规则,还是大家都遵守的。比如说江湖恩怨、帮派斗争、或者利益仇杀等,都是出来混的人互相斗,一般不会动对方不混黑道的家人,也就是所谓的祸不及家人。尤其是有一定地位和影响力的大佬,往往都有家人,谁也不想有后顾之忧,所以一旦出现了灭门、残杀家人之类的,往往都会成为所有人的公敌。

    念雨菲老妈那时候跟他一起十年也没事,谁也想不到那一天会有事。等到后来打电话回去不通,又和木老头联系,现他也有事在外,同样也联系不同。他们才琢磨着有点不对,赶了回去,却现住所死了很多人,也包括念雨菲老妈,就剩下惊吓得呆若木鸡的童年念雨菲。

    看到爱人横死,女儿吓得痴呆,郑天悲愤欲狂!木老头又是震怒,又是后悔。

    她妈妈家庭的事情,郑天当初是不知道,后来还是知道的。但这个人的事情,是生在认识他之并的事情,早过去的事、消失的人,他也就不知道了。

    当时木老头还算保持了一丝理智,怕怒不可遏的郑天在香港狂,把仇家、假想敌之类的怀疑目标都去报复,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他及时的把所有的情况告诉了郑天,怀疑目标锁定在那个人身上。

    故事说到这里,郑天又是老泪纵横,是带着伤心和依旧悲愤的眼泪。

    “生这样的事情之后,菲儿的外公外婆也是非常的伤心,他们要把菲儿带走。但菲儿之前跟他们不熟、没有感情,又是在那样的状况之下,我当然不放心,阿雨走了,我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但我相信她一定要我好好把菲儿抚养长大。我坚持之下,不欢而散,但也承诺等菲儿状态好一点,会带她去探望他们。

    菲儿身体没有受伤,但有极严重的心理创伤,我把全港最好的心理医生、儿童专家找来诊察、治疗小包括请所美国、英国的专家来咨询,可惜都没有结果。菲儿一直封闭着自己,在别人看来,她就是吓得痴呆了,对谁都充满了戒心。但我知道,她没有痴呆,只是痛苦的回忆太深刻了。我和老木是除了她妈妈之外最亲的人了,所以一直是我们轮流陪着她、开导她。

    说到这里的郑天,脸上充满了父性的光辉,还有一种深深的眷念。或许,因为太忙,儿子、女儿的童年,都被他疏忽了,那段时间。反而是他陪女儿最多的日子。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