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父亲的请求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二百七十八章父亲的请求

    李岩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郑天要把他儿子和保镖赶走了,眼前的郑天。哪里还有一丝曾经黑道大佬的模样?哪里有一丝老板的威严?分明就是一个怀念陪伴子女时光的普通父亲!

    进入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就会逆反了,即便再乖的,也不会再和父母很亲近了。开始要自己的空间了。念雨菲虽然当时有极大的心理阴影,可能进入青春期的时间和方式跟其他的少女们不一样。但当她进入钢琴的时间,用音乐回忆、疗伤的时候。无疑也就是郑天使不上力、陪伴不了的时候。

    如此算来,即便他因为失去小而学会了珍惜陪伴孩子,但也不过几年而已。现在想要陪伴。也有着各自距离了!

    “你也别自责。其实对于你的用心。念雨菲都感觉得到。那些医生和专家束手无策。也不是她故意想要为难。只是他们也没有真的经历过那样的情况,只能凭着各自从书本上得来的理论知识,或者从别的病例那里得到类似的经验来治疗。可这是心理创伤,不是用药对了就能好的一般疾病”

    李岩回想着那一次念雨菲跟他述说过的话,“她跟我说过,别说是那个时候,就是现在、甚至一辈子,他都忘不了那一天、忘记不了她妈妈死在她的面前

    郑天心里一痛,对于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孩,亲眼看着母亲被人枪杀在面前。无疑是莫大的惨然和刺激!如果可以代替的话,他宁愿是他看着!不。宁愿是他代替去死!

    “后来她弹钢琴,其实也不是因为兴趣。更不是为了音乐什么的,只是因为弹琴的时候,会想起她妈妈教她弹琴的样子,就感觉好像妈妈还在身边一样。以此来欺骗自己、麻痹自己。到后来后来”

    后来李岩说不下去了,后来钢琴练得那么优秀,甚至得到肖邦钢琴大赛一等奖。也不是因为她爱上了钢琴、爱上了音乐,而是因为他、因为想要再见到他!

    她知道他是一个杀手,后来也6续有人要杀她,但她不了解上一辈的恩怨。只是觉得如果她更加出名了,李岩见到她的机会就多一分;她更加出名、赚钱更多,那么暗杀的价格应该也会更高一点吧?他这个,优秀杀手会接触的杀她任务的机会,也会更多一分。

    为了见当年的保护神,那个坚持保护她、为了她杀了一个又一个人的天使。她这是在不惜性命冒险!

    当然。如果不是七年后在香港餐厅的偶遇,她可能会遗憾终生。因为她再出名,李岩也不会看到小想起,而之后要杀她的,也不再是雇请杀手。

    “后来无心插柳柳成荫了。虽然她自己表示最初已经对音乐、对钢琴没有了兴趣。但数年下来,古典音乐还是在不知不觉间融入了她的人生,让她变得平静、祥和。”

    郑天冉意。“是啊,看来当初继续让她学习钢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现在的她。总归也是有一份平淡的快乐。”然后他又意有所指的说:“当然,还是你给她的快乐最多。”

    “我说的是真的,她平时往往是无喜无悲的安静,我到宁可她像这个年纪的女孩一样冲大人脾气什么的。不过也有例外,在说到你的时候。她会马上变得很有神采有自然的笑容。”李岩苦笑了一声:“你想多了。其实是在元旦之后,她有请我吃饭。表示感谢。那一次。她跟我聊了比较多,也是那一次。说到了她母亲的事情。而当时我也开导过了她。我用的话,可能不是心理医生常用的模式,但却应该有一定的效果。这才是她整个人变得更快乐一点小的原因所在。”

    “你是怎么开导的?”郑天有点激动的问,这个难题。是他和木老头渴望了多年的。“我真的想要知道,你也应该清楚,多年的心理创伤。也不是一次开导就能解决的。我知道你的方法之后。就能在适当的时候。以类似的方式开导她。让她慢慢尖出阴影,她才十七岁呢。大好人生才刚刚小开始啊,又怎么能暮气沉沉的过下去呢?”

    “呃我说了,你别骂我啊。”

    “怎么会?”郑天笑道:“就算你极尽丑化贬低我,有用的话。我也是非常感激呢。”

    “倒不至于贬低丑化你,我对她说,她妈妈死得早,其实不应该难过。而应该觉得开心!”

    郑天的脸色变了变,这是他最爱的女人。在死了多年之后,竟然还听到有人这样教唆他的女儿,当然会脸色难看了。“然后呢?你让她忘了她妈妈?”

    看他能忍住。李岩笑了:“我用木老头在她印象里的变化。告诉她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从出生开始,就慢慢走向衰老。木老头是这样。她妈妈也会是这样。再用肯尼迪、李小龙小张国荣等名人告诉他,英年早逝,却会把最好的一面。永远的留在大家的心中。

    她妈妈虽然去世了

    她小还有你的心目中小回忆甲。将永远会是年轻美丽六这是另外一种方式的“活着”而且必然将记住好的一面,决不会再出现吵架、矛盾等不愉快。只要不忘记,也是一种拥有、一种珍惜

    郑天先是有点诧异。然后是若有所思。李岩说的。未尝没有道理。他现在回想起来,阿雨在他记忆里,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美的,就没有缺陷了。如果她还活着,到现在也开始会容颜变老了,开始接近更年期,生活中也总会有争吵拌嘴的时候。但活在他心中的这七八年。却越来越完美如女神了。

    或许,真的不因该光是懊悔、悲伤,另一个角度,就是一份美好了。

    “她受到的是心理创伤。当年的惊吓,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这些年来,她也惯了。母亲的死,才是她的心结所在。心病还须心药医,让她换一个想法,得到的就是另外一种效果了。”

    “你说得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郑天郑重的站了起来,向李岩鞠躬行礼!

    李岩有点讶异,看他这么重视,也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我也不是专家。不过能从年轻人的角度看问题,还有就是换位思考。当然,也包括她在我面前、流露出更多的真性情。所以,你和木老头想要继续开导她的话,我到有个建议。”

    “请说!”郑天有点激动,他已经把李岩的话。当成灵丹妙药了。不仅仅能治女儿的心病,也能开解他自己的心病。

    “你刚刚不是说,看到她无喜无悲的样子,宁可她像普通青春期女孩一样对父母脾气吗?那你小你们都要开始试着换一种态度对她”。

    “什鼻态度?。郑天虚心聆听。

    “差一点的态度

    “什么?!”郑天怀疑听错了,只能对她更好,哪能更差呢?沉吟片刻他疑惑道:“你的意思是故意激怒她,让她生气?我不是要看她生气,我只是打个比方,我是想要她和其他女孩一样的生活方式!再说她现在的心性。我们怎么刺激她,也不会随便生气的。”

    “谁说让你激怒她了?,小李岩没好气的说:“我说的是态度差一点!当年的事情之后,你和木老头。自然把她当公主捧着,巴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她。以弥补她的创伤,让她快乐起来。你老婆、你儿子,对于这个已经没有了娘、遭遇惨剧的私生女。也基本上不会有怨念出于同情和看在你的份上,都会让着她。

    这样会有什各结果?你接回去的那个家是你的家。不是她的家。即便大家对她再好,她还是会觉得不自然、融入不了,外人、甚至寄人篱下的感觉。而偏生你们对她的好。已经到了供着的地步,就更加造成隔阂了。她是一个人、一个女孩子,一个已经缺乏母爱、家庭温暖的女孩子,她真正需要的小不是过度的呵护、如客人一般的尊敬。而是其他形式的弥补!

    这一番话,仿佛他亲眼所见一样,让郑天心里佩服小频频点头。但当局者迷。他还是不大清楚。“具体什么形式?”

    “自煞!”

    “自然?”

    “没错,你想要她如其他青春期少女一般的自然反应。就应该像一般家长对小孩一样的自然态度,该骂就骂、该责就责,而不能一味的赞和捧;你老婆就算了,这身份容易有后妈感,还是客气一点吧;你儿子这个做哥哥的,就可以自然一点,只要注意没有歧视、或者伤及自尊的话。像正常的大哥对老妹一样,不要过分的小心翼翼、敏感态度,那会让她觉得好像做戏一样假。

    “我明白了!想要让她像普通人一样自然,我们先要像普通家庭一样。过度的特殊对待。反而让她觉得被边沿、被孤立了!”郑天苦笑。没想到七八年了,自己一直弄错方向了。光顾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却反而让她无所适从。

    “当一只鸡被其他的鸡。捧得如“鹤立鸡群,了,那它再也无法融入鸡群。久而久之,只能努力想办法飞离开鸡群,进入鹤群。而它又不是鹤。未必能飞离鸡群、未必能找到鹤群。即便离开了、找到了。也同样无法融入鹤群。最终就会迷失、无所依了。好的结果就是像现在的念雨菲一样偏向自我封闭。坏的结果,就是放纵堕落,用酒精、毒品、来麻醉”。

    李岩说到的严重后果,让郑天毛骨悚然,虽然他见多了这样的人,但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变成其中一员。但这个比喻,又让他有点汗。“咳李岩老弟,你这比喻似乎挺有意思的,但能不能别把我们一家人比喻成鸡群?”

    李岩也有点汗,心里暗道:你女儿叫我李岩哥哥,你又叫我李岩老弟,,

    “好了,你见也见到我了。想要道谢也道谢了。甚至要了解念雨菲、咨询一些东西,也已经完了。没事我要先走了!”李岩又抽完一根烟之后刚旧旧口阳…8渔书凹不样的体蛤!

    一口茶开口告辞

    “且慢、且慢,李岩老弟郑天有点尴尬的说:“本来有些话,我不好意思开口的,不过跟你一见如故,一番聊下来,我们已然是好友一般。所以”

    李岩非常的无语,谁跟你是好友了?谁跟你一见如故了?我只不过看在你作为一个痛苦的父亲的份上,力所能及的帮你说几句话而已。

    “你还有什么话,说吧!我不保证会答应你什么他先保持了拒绝的姿态。

    郑天点点头。然后又给李岩斟茶,缓缓说道:“刚才我也跟你说过了。菲儿之所以会变得如此是因为那个仇人制造的。是他害了我们一家,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办法把他弄出来。但是当年的事情生之后。他就隐藏了起来。而原本他就隐匿了十年,早已经变换身份,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过意。经过七八年,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把那个人找出来”。

    “继续。”李岩暗暗皱眉,听这意思。似乎想要他帮忙啊!

    “当年那个人隐藏了几年。但他知道菲儿没有死,竟然还不愿意放弃。这几年6续有杀手想要刺杀菲儿,就是他在捣鬼,大多都是他组织的人。而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保持了低调、隐蔽。我们只能被动的防守。无法主动的击破……郑天叹了一口气:“当年我非常的悲愤,在动用自己的关系无法报仇之后。也感觉到了局限性。在香港。虽然不算什么了。但还略有几分底子,出了香港,就什么都不是。所以,后来我跟老木合计准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李岩哭笑不得:“你也养了一个杀手组织?”

    “不错!不过我没有时间从头培养,我是靠花钱弓进。但这一行不是我熟悉的,最终涉入也不算深。我的主要目的,是想要进入这个行业,或许有更大的机会把仇人刮出来。事实上养着的杀手组织,是很闲散的。很多都是客座形式的。我并没有让他们去杀什么人,我也不知道怎么接任务。而吸纳的也是参差不齐的水平。更多的我是让他们充当菲儿保镖的角色,只要价钱满意,也有人愿意做

    李岩回想起当初在文华酒店库克厅的情况,两个韩国杀手要杀念雨菲,一个老外杀手却是杀两个杀手,果然是聘用杀手做保镖。

    “你想要请我做念雨菲的保镖?我不是这专业的,也没有这个时间李岩在他开口之前,先拒绝了。

    郑天沉默了一下:“李岩老弟听说是一家电影公司的经理,不过我觉得这应该只是你的表面身份吧?你肯定不止这一点身价的。我相信钱对你来说,不是问题

    李岩没有否认。这家伙是老江湖了,看人可不会像一般人那样只看表面。

    “我要请你保护菲儿的话。或许出的钱。你也看不上,而且你真的不会有这个时间。但我找不出那个人。只要他存在,菲儿的安全就不能保证。一年下来。他总会找到几个可乘之机。尤其是菲儿有时候要到外地、外国演出。甚至进一步。我怀疑他可能也会对付我、包括我的家人。甚至在他势力壮大之后,会对付菲儿的外公。杀手可不会遵守我们出来混的规则,外国的杀手更是

    郑天苦笑,“你也看到了,我和老木都不年轻了。玉成是在我的庇护下长大的,缺乏残酷的锻炼和竞争,能力、成就都无法跟我比。所以我必须尽快把这危险的外在因素剔除”。

    李岩只是静静的听着,不作评价。

    “帮我!帮我找出他们,干掉他们!主动出击,不需要被动保护花费的时间,我给的价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郑天郑重的说出了他的请求。

    “呵,你郑老板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只是一个身手比较好的普通人,又如何能够办到?”李岩再次拒绝。

    “这里没有别的人,就我一个老头,不介意我跟你推心置腹吧?。

    “嗯?”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一个杀手,一个很厉害的杀手!”

    李岩眯眼看了他一下,并没有泛起杀机之类的。以他一个老江湖,会这么猜测,肯定是经过件细求证的。而敢说出来,也肯定深思熟虑,考虑过被灭口的风险。

    “郑老板,开什么玩笑?就因为我刚才玩枪?嘿嘿,不许我是退伍军人么?。

    郑天摇摇头,“面对三个杀手枪战,能够镇定自若,肯定不是普通人。可以用一块牛肉打偏枪口,不仅仅是力度、准度。更重要是对时机的把握。那不仅仅是判断力、更需要经验依托。当日我没有在现场,但老木也不是普通人,他的分析不会错。更重要的是,”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说:“菲儿对你这么依恋,绝不是因为你救过她两次!而是因为,当年,你也在现场!”。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刚旧旧口阳…8渔书不样的体蛤!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