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美救英雄祝福大家新年好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祝福大家新年好!阖家幸福!今晚零点之后,多放一章。

    郑天再一次不可思议,两千五百万的投资,他只要四成股权,那岂不是等于实际上只收了一千万美金?

    “四成?那怎么成?应该全部是你的!我安排人营运管理也成本也大不到哪里去。如果你真的有心合作投资港企、港股,我可以再追加一起合作

    “得了,就这么定了。就当帮念雨菲和认识你这个合作伙伴。我拿出的诚意吧”。李岩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决定了。

    郑天沉吟了一下,他要抽出二千五百万美金,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有心再追加的话,也是吃办的,既然李岩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就没有逞能。不过”,

    “好吧,四成。但我我不是投资专家,我也不能确定我请的人一定会赚钱,所以,为了预备未来一两年,可能会亏欠,我个人再增送一成,这样亏了也不会亏了你应该得的。”

    就算五成的话,也不过一千二百五十万美金,比他最初的预计多了完全可以承受范围的四分之一而已。跟答应他的一亿美金比起来,已经占大便宜了!李岩已经接连卖了多个人情给他,让他觉得至少不能亏了钱。

    不等李岩说话,郑天匕前握住了李岩的手,使劲的晃动,兴奋的说:“合作愉快!我回去就会开始筹备,等弄好了一切之后,就会找你签字的!”

    他们的合作,是建立在力量之间,法律上的合同、签字,不过是一个仪式。只要李岩还是一个强大的杀手,没有合同,郑天也不会耍花样;反之,若他没有了倚仗,即便有法律合同,也未必能保证的好。

    这就是很现实的社会。

    这对李岩和郑天来说,都是人生中非常圃的一天。

    别人都是提供服务的一方开价,付钱的一方砍价。这一次,李岩在对方同意的并提下,把酬金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半砍。

    而郑天做生意,付钱方面,也是巴不得能砍多少是多少。可今天却在勉为其难答应之后,被对方打折打到心惊肉跳。最后明明比自己预备多付了四分之一的钱,反而兴奋到不敢相信、有点怀疑的地步。这感觉就好像准备了一千块去吃顿海鲜,结果酒楼说要一万。正当狠心答应、准备筹钱吃这一顿的时候,酒楼却一再的打折,最后降到一千块,反而让他怀疑有没有问题,非要多掏几百块买个安心了。

    谈妥了价格之后,接下来就是给予信息了。“这些年,我和老木,虽然没能把他们揪出来,但也通过各种关系,收集到了一点他们的信息郑天从口袋掏出了一,把它递给了李岩”“都在这里面,但对于你能有多大的帮助,我也不了解。或许更多的还要靠你们想办法帮忙”

    李岩随手装入了口袋,懒懒的说:“韩国嘛,能有多大?一个天气预报只需要说都天晴、全国天晴的地方,想要把他们的隐匿的杀手组织揪出来,还不是三个手指抓田螺手到擒来?除非他们能隐藏到朝鲜去。”

    郑天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韩国佬?”他回想自己讲前因后果的时候,并没有说到那个人是韩国人呀。

    “你不是说,这几年攻击念雨菲的,都是他组织的人?那不就结了?我第一次婆到的是两个韩国人,第二次也跟弗国人有关。那不就说明了那个组织是韩国人组成的?”

    李岩没有详细说,韩国人的民族性很强、极度排外,那样重要的组织了,那个人是不会允许有其他国家、民族的人加入。而韩国人在杀手界混出头的也没有什么,几个韩国人能恰好加入了其他国家的同一个。杀手组织、又恰好都被派出来执行同一个任务,机会太小了。

    他也有民族性,“他们,组织的成员。虽然未必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但都是华人。当然,即便是李岩自己,也有很多假身份和护照。真实身份护照反而很少用,因为中国的护照在国际上很不给力,能免签证的没几个,虽然新闻联播天天讲中国跟其他国家世代友好,现实却是远不及港、台地区护照管用。

    郑天竖起了大拇指,“没错小那家伙就是韩国人!我在香港还有几分底子,到弗国能使上的劲就非常有限了。菲儿外公家族,在韩国也有生意,但他们都是正当生意人小这些完全不在行。所以揪不出他们来

    李岩摇摇头:“这个问题,以后你就不用操心了,从现在开始,它已经不再是你的问题,而变成是我的问题了。

    “多谢、多谢!”郑天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李岩能够这么一肩挑的把问题承诺下来,正是他想要的”“我有个小请求,剿灭了那人的组织之后,能不能留下他的狗命,让我亲自来报仇?”

    李岩看了他一眼。

    郑天也觉得有点过分,虽然那个人不高的,年纪应该也有四十好几了,但从最初开始到现甩,山算是浸淫在杀年行业快二十年了,能力不强大,经验叹惯不小应该有不少。他们专业杀手干掉的话”必须干净利落,要等他来手刃仇人,就会增加很大的麻烦和变数。

    “哈哈”没关系,不方便的话,你们动手就好。那能不能在动手的时候,用数码摄像机把过程拍摄下来?我真的很想要看到他死在我面前的情景!”

    李岩无奈:“买凶拍人啊?那我是不是应该再请一个导演,跟着打光、走位、逼迫他来特写?那是虐待了,大佬,我们只是杀手!”

    郑天有点尴尬,虽然他是雇主,本来应该他说了算,但那也要看什么级别的杀手。他也曾经是一方大佬,但在李岩的面前,却完全没有气势。对于这个高深莫测的级杀手,他有一种自内心的畏惧。

    “带回来香港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我可以答应你。

    如果找到之后,先通知你一下,要是你能赶过去韩国,或许可以控制住让你亲自动手。”

    “多谢!多谢!”郑天由衷的道谢。不知道多少年来,都是别人跟他说谢谢,能让他说出感谢的,实在屏指可数。可能加起来还没有今天一天对李岩说的多!

    “我可以走了吗?”李岩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这一番聊下来,茶都凉了,要不是谈成一笔各方面都有好处的交易,他早就不耐烦了。

    郑天陪着笑:“你这不是打我脸吗?你要走,我还敢拦着你吗?不过你晚上出席电影活动,又没有去参加招待宴会,就被我们请过来了。应该肚子有点饿了吧?不如吃了宵夜再走?我也可以让人去把你的车开过来,方便你回家呀。”他这话间接的表面态度:我不会安排人送你回家、不会探听你住在什么地方。

    本不想理会的李岩,想起刚才是被他们接过来的,车子还在电影院的停车场呢。如果自己回去的话,要先让他们开车送过去电影院,多少有点麻烦。

    “你等一下!”

    李岩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景,拿出电话拨打郁小滴的号码。

    “大叔,你没事吧?你”忙完了没有?小滴接听了他的电话,立即紧张的问道。

    李岩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我是想要问你一下,你回家了没有?还在那里等我?”

    郁小滴憨笑了一下,她会等下去的这点小心思,还是瞒不过他。不过今天她真的没有等,现李岩被几辆车带走了,已经跟着过来了。“我保证!绝对听你的话,收到你信息的时候,我已经不在那里等了。

    她这话,也有一点小滑头。只是说在十分钟后收到他在车上的信息的时候,已经不在那里等了,没有说她什么时候离开的,也没有说她回家去了。

    既然她已经不在那里了,李岩也没有兴趣再坐车回去电影院开车。反正是被他们请来的,吃了宵夜再走也不为过。

    “那你早点休息,今天抱歉了,我明天再找你。”他本来是觉得郁小滴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家,也就不便再过去她家。

    可这话落在郁小滴的耳中,就是另外一种解读!她担心李岩是遭遇了坏人的挟持,这会儿他虽然能打电话。但听这意思,显然还没有解决掉。

    她马上剧氐声音道:“你身边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不方便说电话?”

    听到她神神秘秘的态度,李岩微微一笑,以为她想要说亲密情话,想到郑天还在,实在不是一个好环境,便承认了:“嗯,是不方便,回头我打给你。”

    “那”好吧!小滴觉得小既然不方便,就不能打草惊蛇了。

    收线之后,李岩时郑天点点头:“你做东!”

    “我的荣幸!”郑天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他们开门出来的时候,时面客房的门是开着的,郑天的儿子郑玉成和之前在他房间里的保镖,都在里面,关注着这边的情况。显然,如果大家都在走廊等着,太过于显眼、造谣,所以他们都是在客房里等着。

    看到房门打开,两人走了出来,他们赶紧快步的迎接了过来。

    “爸”看着笑容满面的郑天,郑玉成有点怀疑自己眼花了,这是严肃的父亲吗?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他这么轻松、愉悦的笑了吧?是跟这个人有关么?

    另外那个保镖,即便也有疑惑,但他很明白自己的职责,并没有多嘴、多问,只是自觉的站在了郑天的身后。郑天请他之后,就是把身后的安全全部信任他了。

    郑天点点头:“玉成,我让你在餐厅定好包房、安排好酒席没有耽误吧?”

    郑玉成马上回答:“已经安排好了,有人在那里看着,随时可以入席!”

    “李岩老弟,请!为了不耽误你宝贵的时间,我宵夜的主菜我已经安排好了。”

    李岩看了他一眼,这老家伙对于我还是势在必得啊!不仅仅资准备好了,连宵夜都安排好了。看来真的要他一亿美金,他可能也会付啊!

    “嘿嘿,你叫我老弟,岂不是把

    苗了辈……李岩瞥边有点郁闷的精壮男郑玉烦。

    郑玉成真的是很不解,他本来对于李岩的身份就不明白,对于父亲行尊降贵的特意跑来市见他,已经那也不过是看在妹妹的面子上,不想大动干戈的菲儿的朋友带去香港见面。但也不过如此,为什么还需要单独会面、为什么还要如此重视的宴请呢?竟然还叫老弟,那他岂不是要叫叔叔了?

    不过听到李岩的话,见他看过来,又不禁心中一凛,想起了有保镖帮忙装起来的枪。想起了之前李岩多枪、卸枪的梦幻动作。

    他隐约猜到几分,或许是父亲现这个人比较厉害,想要收拢他给菲儿当保镖吧?有他保护的话,菲儿的安全会比以前更有保障吧?

    “这边请!”郑玉成不敢有意见,先在前面带路。

    郑天则笑着说道:,“没关系,辈分什么的都是浮云,我们各交各的”。

    前面走着的郑玉成,听到父亲这话,才松了一口气,至少不需要叫这个比他还年轻的男人叔父。却不知人家两个人都没有说他,指的是念雨菲跟李岩是平辈朋友的事。

    那个保镖快把两个小客房的门关好,然后跟着后面一起往电梯方向走。之前还有几个手下,并没有看到,可能安排做别的事情,比如在下面餐厅包房跟进酒宴的准备进度之类的。

    四个人走在顶层的走廊里,暂时没有交谈什么,都不是适合谈话的地方,即便只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也可以等到了餐厅包房之后再尽兴。于是乎,四个人只是有脚步声。

    等走到电梯处的时候,貌似已经有人刚刚进入电梯里面。如果电梯下去的话,那就要再等下一部了。这是在顶层。当然是下面用到电梯的客人更多,要上来需要耽误时间。

    “等一下!”郑玉成快步上前,示意电梯里的客人先按住电梯,等他们一起。现在他们只是四个人。郑天和李岩都是过了霸气外露的地步,都是内敛得如同普通人一样,因而并没有来的时候一行人那样有气势。

    正要合拢的电梯,被里面的客人按住了,郑玉成也到了电梯门口,放心下来,然后转身恭敬的迎接、等着父亲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徒然生变化,先进入电梯里的客人,忽然有一个。往前一蹿,把某样东西往郑玉成身止一顶。顿时让他如同挨了电击一般抖动了起来!

    那个偷袭的人一击即中,但却没有恋战,很快就退开到一边,而按着电梯的人,却是迅的跨步出来,飞起一腿,从后面将郑玉成踢得往前扑了过来!

    这时候李岩、郑天和那个保镖走了过来,看到了这突变故。虽然让他非常的意外,但李岩和郑天都是淡定以对,那个保镖则迅反应了起来。他的保护对象先是郑天,而不是郑玉成,所以他第一时间是迅的转身观望后面,没有见到有人围拢过来,没有后顾之后,才闪身到了前面。但也没有过去扶地上的郑玉成,而是面对两个袭击者。

    这一会儿的工夫,保镖也看清楚了两个龚击者的模样,知道第一个。袭击郑玉成的,是用的电击棒,第二个则是空手,并没有携带武器,尤其是没有枪。这不是在房间内,已经是有监视器的公众场合了,所以他也没有拔枪,而是缓缓上前走去,准备空手对付两人!

    第二个袭击者,也显然意识到了,这个保镖将是最棘手的一个所以开始先下手为强,身形轻盈的跃了起来,以脚踢向保镖的头部。

    那个保镖也不是盖的,没有闪避,站着不动,直接伸手格挡、硬扛了下来。

    只不过那个,人不仅仅是踢出一脚,在空中竟然还踢出了另外一脚,踢头的一脚被挡开,另外一脚则踢中了其胸口,然后被挡得摔落一边,不过却是在一扭腰,成功的站稳了下来。

    “停”。

    看到这里,李岩迅上前,按住了正要冲上去反击的保镖。

    “干什么?”保镖头一次开腔,冷冷的注视着李岩。能电击郑王小成的,肯定不会是朋友,而真正目标应该是更有来头的郑天。他这个保镖,当然不能松懈。

    “是我的朋友,来救我的

    李岩一过来已经看到了,合力偷袭郑玉成的,是郁小滴和李洁两个!李洁的身手,他是不用担心的,即便男女体能有别、打不过这个保镖,但拼接她的轻盈身法、技巧小坚持一段时间里不落败、不尖伤,是没问题的。但郁小滴就不一样,她即便是运动型少女,也只是普通人,这也是为什么要用电击棒偷袭的缘故。要是被那保镖踢上一脚,可就会闪避不及受伤了。

    当然,李岩自己已经在这里。断然不会让他伤到郁小滴或李洁。他会马上解释一下,主要是知道这保镖身上有枪,要是他毫无顾忌的开枪,要救就不是那么容易了。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