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棒子、鬼子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一本书上架之后,第一天的订阅数量,根据不同的类型,基本上可以推断出一个大致的前景。无论上架之前怎么火,点击多高,排名多高。上架之后四书友的订阅,才是见真章的硬考验。所以有的书本来看似成绩挺好,上架之后订阅惨淡,只要第一天成绩出来,就会沉重打击到作者;反之,订阅满意、惊喜,就会刺激作者更大的动力更新。

    电影票房也一样,往往日票房,可以预估到周,周票房则能推论出大致的总票房。比如好莱坞的大部分电影票房,往往就是周票房乘以三点几。

    国内跟好莱坞不一样,上映影片数量可操作空间大。但基本上日的成绩,也有很重要参考价值。而片方也是一样的态度,成绩好的话,就会趁热打铁的加大宣传;如果已经扑街定了,往往就会偃旗息鼓了,再投入宣传费就是赔本赚吆喝,往往也是打水漂。

    而因为国内联网、售票、统计,还做不到适时,所以电影映之后,第二天就出现日票房的报道,一般都是片方放的新闻,往往是有很大水分的预估,比如从一个影院、一条院线推算出全国的票房,还一般会夸大宣传。

    李岩明白这一点,也不急着去了解昨天日的票房如何。至于需要宣传还是认栽什么的,就让乔攀去筹划了。相信他衰了几部之后,对于票房数据还是会研究比较多的。只是计划不如变化,现在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是天翻地覆的改变。从赤壁到非诚勿扰、再到建国大业、再到唐山大地震、再到让子弹飞”几乎半年破一次最高票房纪录。

    虽然他是如此打算,但早上的时候,还是跟语蓉说他不去公司了,这会儿不需要在办公室坐着。

    语蓉也没有多想,他是去参与宣传策划,还是去会郁小滴,她都不想过问。

    事实上,李岩并不少找机会去会郁小滴,也不是去见李洁、或者温倩怡她们。

    他只是需要一段和月瑶单独相处的机会工作原因的相处。

    吃早餐的时候,李岩就用眼神告诉了月瑶这个信息,在语蓉上班之后,他们也回到了楼上。

    李岩把昨晚上郑天的请求说了出来,也把那拿了出来,他也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

    听完了他的复述,月瑶赞同的说:“你做的没错,要是这样一个任务。就收人一亿美金,以后就真的做不到他的任何生意了。以他黑道漂白的身份来说,今后都会有很多事情,是想要做、又碍于身份不便做的。他的朋友圈子,应该也有类似的事情。或许我们可以帮他接下来

    她是先扬后抑,说到这里,话锋一转:“让他把酬金注资,在香港经营,你分股权。你这个合作构想也是不错。省了我们洗钱的环节的消耗,还能直接投资收益。可是,他到底曾经是有染黑身份的,即便漂白了,在政治人士的眼里,也还是带着有色眼光看待的。会不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

    李岩摊开手:“有什么妾系?哈哈,我们做杀手的,不是比黑道的更加见不得光吗?。

    月瑶摇了摇头,轻声提醒:“我是说郁家。”

    李岩微微皱眉,正式需要他暂时赚钱能力的,就是陈明英。突然迅的得到一大笔海外风投,已经会引起她的怀疑。虽然何斌会处理好,不会让追查到海外底细。就如果紧接着跟郑天合作,又是平白得到一大笔无条件的注资,或许就会让陈明英怀疑这海外风投,也是郑天的。

    而郁宏则是市的现任市长,不仅仅是政治人士,而且是颇有前途的政治人士。觉悟上肯定不会低,要是他们夫妻俩怀疑李岩帮助郑天洗钱之类的,那可能就会调查他了。

    “你考虑的也有道理。反正还早,我另外再联络他,或许换个方式吧

    月瑶见他已经听进去提醒,知道他会处理好,也就不多说了。“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组织吧。一千二百五十万美金,已经是很高的酬金了。这也是让“他们,练兵的好机会。”

    这一点,她到是跟李岩不谋而合,觉得不需要李岩亲自出手,正好是让“他们。参与锻炼的好靶子。

    “韩国人啊牵涉到念雨菲老妈恩怨的事情,李岩不便细说,刚刚只是讲了交易的细节。所以月瑶是打、看到里面收集的资料之后,才明白目标是什么人。“好年轻啊李岩笑道:”什么年轻,这是他们能弄到的二十年前的相片。现在肯定变成标准的棒子了。”

    月瑶莞尔,“管人家韩国人叫棒子”那人家贬称中国人什么?。

    “不知道啊,我又不熟悉韩国人。”

    “为什么会叫韩国人棒子呢?这个叫法我很早就知道,但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这个,,好像有很多说法,不知道哪个是真的。据在东北叫做棒槌。又称棒鲜半岛在讨尖称为高味,川从高丽参又称高丽棒子。

    慢慢的成了朝鲜人的代名词了。”

    从历史来讲韩国一直都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从汉朝开始,朝鲜半岛一直都是中国的附庸国,国都的名字都叫汉城。到清末,清政府自顾不暇,不能帮助和照顾这个小国。日本人趁机占据了朝鲜半岛。以此为侵略中国的踏板,对韩国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殖民统治。

    日本占据朝鲜半岛后,当时有很多韩国人参加了日本殖民政府的警察部队,但是日本人狭隘的岛国思想作怪。对韩国人不信任,虽然这些韩国人对日本人毕恭毕敬坚决效忠,但是,日本人仍对他们存有戒心。不给韩国警察配备武器,这些韩国人在街上维持社会秩序时,由于没有武器,这些警察每人都手持一柄大棒上街。大棒成为了韩国警察的标志。

    当时,只要有韩国人反对日本,这些手持大棒的韩国警察便用手中的大棒狠狠的打这些反抗者。据说,这些韩国警察对自己的同胞下手,比日本人还要狠毒。他们拿着手中的大棒到处追逐着自己的同胞进行殴打。

    有西方记者在朝鲜半岛采访小目睹了这一幕,还拍下一幅著名的照片,在欧洲表了。韩国警察手拿棒子追打自己同胞的照片,震动世界。于是,当时世界对韩国警察的野蛮行为。非常不齿对手拿大棒的警察称为高丽棒子。也就是“拿着棒子的野蛮人。”是对当时韩国警察的一种称呼。俗话就是拿着棒子殴打他人的警察。

    韩国人也就成为了西方人眼中的野蛮人。冉于朝鲜。人们称为高丽民族。所以当时西方人,对韩国人的称呼就是高丽棒子。并流传世界。高丽棒子,是西方人对韩国人带有侮辱性质的称谓。

    甚至在日本占领东三省的时候,日本人少不足以控制,叫了不少朝鲜人来管制中国人但日本人又不放心给朝鲜人枪,就给他们一个大棒。朝鲜人就用这个大棒打中国人,非常狠,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里面就有不少朝鲜代

    “就因为高丽参,所以叫高丽棒子?。月瑶睁大了眼睛。

    李岩耸耸肩”“还有说高丽棒子、韩棒子,在韩语的原来意思是指朝鲜人所穿的传统长裤。但到了日韩合邦之后,却变成了日本人对朝鲜人的蔑称。当然,我听过一个更有意思的说法“什么?。

    “有故事传说,其实,棒子,这个称号,还是乾隆皇帝所赐!”。月瑶无语,乾隆皇帝赐人叫高丽棒子?

    “棒子也就是棒槌,是北京的方言,也就是愚蠢无知的意思,用老百姓的话就是半吊子。相传,某一年朝鲜的国王来北京朝见乾隆。乾隆很高兴,在紫禁城宴请他,席间有人端来一盆洗手水,为了消毒和增加香味,这盆水里加了点花瓣和盐。

    朝鲜国王没见识、不知道,以为是汤。就端起来喝了几口,然后大赞好喝。乾隆见了大笑,说朝鲜国王“你真是个棒槌啊。朝鲜国王不懂啊,以为皇帝封他什么大官哪,赶紧谢恩。从此朝鲜人就叫棒子了。”

    月瑶一边看资料,一边听他胡诌,被他的故事给逗乐了。

    “那鬼子呢?为什么我们管日本人叫日本鬼子?”

    “这个嘛”李岩想了想:“这个,我只记得不确定真伪的故事。

    明朝以来,沿海一带都受到日本海盗浪人的侵袭,那时大家称日本海盗为扶桑“偻寇”。甲午海战前,李鸿章出使日本,谈判结束。双方举行联合记者会,日本人不但要在世人面前炫耀武力,还想在文化上玷污清国。

    记者云集后,日方突然提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我们日本有上联对不出下联,只好求于汉字源地的人了。说完亮出白绢上书写的上联: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并肩居头上,单戈独战!

    大意是我大日本兵强马壮,驾驻的是奇异的千里马,张的是长弓;文的也不简单,光“大王。就有八个,他们都有雄才大略。示之以文德,陈之于武功,日本“单戈独战。可踏平中国。都是能拆字的组合。整体意思有很跋扈。

    不过李鸿章后来被称之为东方的俾斯麦,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他现场挥,大笔写下联:偻人委,袭龙衣,魅啪勉凹勉

    这也是用的组合拆分的字,连起来的意思就成了:偻就是偻寇。来偷大清龙衣,不过是一群屈膝跪身旁的魅魅趟勉鬼子而已,我们合手就能擒拿

    月瑶笑着摇头:“不大相信。琴瑟琵琶八大王、魅魅勉勉四小鬼的故事版本太多了。我记得一个是说八国联军的,他们以“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来宣扬八国侵略清朝后,在中国作威作福。被人对了“魅魅勉勉,四鬼鬼犯边,讽刺四方小鬼都来仔略中四※

    “我也看过这个故事,不过这个只是讽刺、甚至有点无奈的幽怨。“屈膝跪身旁,合手擒拿。才有气概、气势啊”。

    其实中国古代,就有用“鬼子。骂人了。至于用来骂外国人,是因为历来中国人,以天朝上国自居,少数民族建立的国家,都是称之为番邦、蛮夷的贬称。甚至中原人对边陲都有贬称,比如说称呼南方人为南蛮。

    这些还是民族、文明程度的鄙夷,但对于西洋之类完全不同人种的。就因为怪异的外形而称之为鬼子了,意思是长得像鬼怪一样的人。比如说罗刹国俄罗斯的罗刹鬼;郑成功赶走的是侵略台湾的荷兰红毛鬼;到清末,错过大航海时代的天朝,都是被西洋人侵略,来的洋人越来越多,就憎称作“洋鬼子就是到了现在,香港人也习惯叫老外“鬼佬”黑人则是,“黑鬼”。

    到后来日军侵华,本来是一衣带水,只能算是蛮夷的日本人。也被大家痛恨,降格为“鬼子”但他们又跟我们一样,不是红、金、碧眼、蓝眼、或者白人、黑人,叫“洋鬼子。不合适,就特称为“日本鬼子。了。

    月瑶一边和李岩闲话聊着棒子、鬼子的典故,一边也在认真的查看郑天他们收集到的资料。虽然很少、不全面,但数年下来,结合木老头回忆早年的线索,也多少有一些。

    只是大略的看了一下,她就郑重的说:“这项任务,看来比我想象中要更艰难一点。这个人已经涉足杀手界近二十年,远比我们的历史长得多,完全可以成长为一个厉害的组织”。

    李岩倒是很乐观”这东西还是需要运气、机遇和成员天赋的,跟时间不成正比。在七、八年前的时候,他们这个组织才勉强算是级水平。相信里面真正达到级杀手的,也没有几个。难道这些年,他们还能蜕变飓升不心”

    他的话,让月瑶有点想笑,“你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老气横秋的味道?。

    “茄我都是是快三十的人了!难道没有老气横秋的资格吗?”李岩撇嘴笑道。

    确实,不仅仅年纪,更重要的是是他的资历,让他完全有老气横秋的资格指点江山。

    “可你别忘了,“他们。还不到七年呢。你的组织从零开始。都已经混到级,这还是不计算你在冉的水平。

    你就不允许人家在当年已经级的基础上,七年进步到级?甚至级?。

    李岩笑而不语,如果这个人的组织真的有级水平,就不会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只要里面有个别杀手达到了级,念雨菲也不会遇刺多次还平安无事了。

    看他的样子,月瑶摇摇头,提醒了一句:“你别忘了你刚才说的,这人和那个郑天是有仇的,组建杀手组织,赚钱是其次,报仇是根本。他可以忍耐十年、二十年,就不能保持低调吗?”

    李岩琢磨了一下,那个韩国人能跟念雨菲老妈的家族结交得上,相信没落之前,还是有颇大根基的,估计是赶上韩国经济腾飞年月起来的。衰败之后,他无法跟念雨菲母亲联姻借势,已经让他心怀怨恨要报复,而他自己也没有能力恢复家族兴旺,足见那是比较庞大的家业。

    后来被完全打垮了,想要通过见不得光的杀手行业来赚回家业,显然是不现实的。而这个人早已经走入极端了,既然无法通过杀手来赚大钱恢复家业,那他可能真的就把目标放在报复后来打垮念雨菲母亲了,钱可能就赚到够下面的人分就满意了。从他这些年一直锲而不舍追杀念雨菲就可以看出他的执念。

    “好吧。不轻敌,提高他们的危险级别。但我们还是可以应付得了吧?。月瑶笑言:“有你肯定应付得了。如果只是他们的话”我想他们会很乐意新年一下子很多人有工开。那几个呢?要不要中断他们的练?”

    李岩知道她说的是风无情、石建恩和刘爆几个,他们是组织里面最强的,各个都达到了级杀手的标准,上次也让他们参与了级任务的锻炼。如果这个韩国杀手团还是级水准、或者只有级水准,不需要他们出手也问题不大。但在不清楚实力、人数等具体状况之前,让他们几个参与,还是比较有把握。成员受伤还罢了,一旦折损,损失就挺大的。

    “先安排人进入韩国吧,尽量的收集资料。具体动手的时候。把他们几个也安排过去。这不算中断,跟同行杀手的实战,是最好的刮练!”

    月瑶同意这样的安排,再怎么样的辛苦练,也不过是锻炼自身的能力,还是只有临阵杀人,才能刺激感觉达到横峰。李岩当然不能把他们。的练,也跟当年他经历的那样以杀光伙伴来刺激练。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