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〇一章 掩饰的秘密第三百〇二章 带货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嗯、嗯”知道了”

    那个男人大概是得到了里面其他什么人的指示,说完之后挂了电话,然后冷眼看着李岩说道。

    “我不知道你说的黄械是谁,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这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刚刚他还说把钱给他,现在又说没有这个人。肯定是接电话的人,比他更加小心谨慎,听到说来的不是黄板的姐姐,而是一个男的,怀疑是警察,所以才这么说。李岩走回了门口,故作焦急的说:“别这样,我不是警察,我们不敢报警,是他姐姐让我来送钱赎回他的,说的就是这个地址”

    那个人不耐烦的说:“我不知道,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更不用说什么赎回,我们这里没有囚禁人,你让他姐姐自己找去!”

    李岩已经从这话里面,听出了一点含义。对于他的到来,里面的人不放心。必须得是黄樱自己一个人来,他们才会放心的让她进去!

    眼看他已经要关门了,李岩也懒得再装了,直接插脚上前,同时一拳出去,那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打晕了过去。

    无论从警觉性、从反应能力,这个人都实在一般,也就是一个小喽罗的角色。打晕之后,李岩已经走了进去,把门关好,然后把他手里摔落地上的手机拿了起来。

    这栋楼是出租房,房东自己并没有住在这里,也没有人看守,但从现在的格局来看,并没有分开出租,而是整栋的租给了一伙人。李岩一边观察着里面的,然后往楼梯方向走去。

    这里面并不是一个店面,随便放置着一些箱子,还有电动自行车什么的,看不出是做什么的。

    他一直往楼上走,到了二楼。一个大客厅的灯敞亮着,有四个人做好准备的面对着他。

    李岩一看这情形就明白过来了,虽然他只是出手一拳,就把下面那个人搞定了,也没有造成什么争持、喧闹。但上面的人会通过电话让那人否认、关门,很有可能也会到窗口看下面的情况。即便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到门口动手,却也能看到他没有离开。对于警惕的人来说,这一会儿的工夫,已经来得及准备了。所以他一上来,就被等着了。

    “我是来接黄枫的,他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想要多少钱才肯放人?”李岩走了过去,还是先问了一句。

    他没有离开,已经让那四个人怀疑的准备起来,现在开门的那个又没有上来,如何能不更加的怀疑?

    “猴子!锁好门没有?”有一个人冲着楼梯口方向大声的叫了起来。在他们看来,或许那个人还在下面锁门。

    而另外有一个人则笑了起来,对李岩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们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黄蜂、马蜂的,你是不是搞错地方了?”

    有人唱了红脸,马上又有唱白脸,上前指着李岩喝斥:“你是谁?跑进我们家里来干什么?滚出去!”

    “我再问一次,黄械得罪谁了?他人在哪里?”李岩声音已经冷了下来。

    看到他一个人胆敢进去别人的窝里,而且看到他们四个人,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他们几个已经觉得这个人不是一般人了,再结合电话打了那么久,现在才有人来,也让他们觉得坏事了。

    开始笑着说话的那个继续笑着说:“哥们,似乎有点误会啊。”

    “没有误会!你们电话打到人家里,留下的就是这个地址。我现在来了。要把黄枫带走!”李岩正式表态。其实他现在把黄枫带走,并不是最急于的事情。他更想知道的是这些人有什么目的,对于黄枫、对于黄樱有什么企图,这事情必须弄清楚、根治,而不仅仅是现在把人带走。

    来人的口气硬了起来,猴子没有回音。一切都让他们四个人觉得不一般了,另外三个人,都看向笑着说话的那个,就等着他的指示了。

    “哈哈哈哈”你们被耍了!”那个笑得更加的夸张,“好吧,我承认,我们是认识黄械的。事实上今晚我们就在一起打牌,不是玩钱,是赢家有权整盅输家。明天是情人节,我们有女朋友的都被整盅了,由别的人,打电话过去,说正和他在找小姐包夜什么的。黄板没有女朋友,所以是打到他家里,装作绑架了他的样子。”

    那个人越说越顺口,又问道:“之前的电话,没有提要多少钱吧?如果是绑架勒索,会不提钱吗?如果是真的。会随便把地址告诉你们吗?那不是自己找吗?其实都是玩的。”

    “黄械呢?”

    他这个理由,换作另外的人、另外的场合,李岩会相信的。以黄枫这个年纪的大学生,正是玩劲最大、离经叛道的时候,这样恶作剧整盅的玩笑,并不稀奇,甚至会觉得刺激好玩。但黄枫的家庭情况不同,他应该知道姐姐的辛苦、母亲的重病。怎么也不会允许开这样的玩笑!

    “走了!刚才玩累了,他就走了,应该是回家去了吧。他没有打电话时那是一个玩笑吗?估计可能是手机没电了吧。不用你们的钱,他人也不在这里。你先回去吧,他应该打到车就会回去了。”

    这一番话,虽然有点牵强,但也算是说得有条有理。但在李岩看来,这个人却是张口就编了一个故事出来。是这四个人、包括下面开门的猴子在内五个人里面最狡猾的人了。

    既然人狡猾不可靠,话当然也不可靠。

    “真的走了?”

    “真的,而且有可能走得还不远,你到附近找一找吧,或许就找到他了。”那人诚恳的说。

    李岩目光看着他,却通过眼睛余光,关注到其他人的目光,都有点怀疑和不解,似乎不明白那人为什么会这么说。

    这让他瞬间明白过来了,这个人在怀疑他的身份!

    要么是把他当成冉来混的,要么是当成警察。在听到他只是要把黄圳时候。就有心放弃出来混的。或许可以说给个凹丁顺八。可要是警察呢?承认的话,或许就成证据了呢!

    所以,这个人的话,只是想要把李岩诓出去,然后马上把黄枫放了。或许会有损失,但就不会闹大,最重要的是,一切都是台面下的。不会有绑架勒索的嫌疑,这可是比偷窃、甚至抢劫都更加严重的罪名!

    “真的?要是我人前脚出去,你们后脚放人,我还能找到。要是我出去了,就关上门,我再到外面等么?”

    李岩心里暗道:如果怕警察的话,他们更应该一问三不知的完全推辞,只要放出黄枫,就可以指证他们了;难道是这里还有比绑架勒索更加严重的秘密?他们是为了掩饰,把我敷衍走,然后可能通过威胁黄枫的方式来封口?

    比绑架勒索更严重的问题,还有什么?

    只是一联想,李岩隐约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你想要怎么样?我们都说了,人已经走了,我们是朋友玩一下,没有什么放不放人的。你闯进我们这里来指手画脚,你想要干吗?打架是不是?!”刚刚指着李岩、口气很冲的那位,再次开口了。“出去!”

    “猴子怎么随便把人放进来?怎么还没有上来?”另外有人嘀咕了起来,然后看了一下,往楼下走去了,留下四个人继续对峙。

    “明人不说暗话,我不是警察。你们的事情。我也猜到了一点。什么黄板得罪你们了,我想应该是你们要他带货吧?现在他不肯干了,你们就用他家人来威胁。或者反过来用他来威胁他的家人,想要让她姐姐再帮你忙带货?”李岩冷冷的说道。

    “乱说!带”带什么货!”语气很卑的那个,却在惊讶之外,略有一丝惊慌。

    达的大都会,在繁华的背面,也免不了有黄赌毒等阴暗面。毒品更是有钱才能消费得起的,一般小城市,可能没有专门针对毒品的警察调查部门、或者人员很少;而像香港警察就有毒品调查科这么一个重要的部门。

    由于香港警察、海关等部门,对毒品打击力度都很大,巡逻警察覆盖到各个片区、角落,各种监视设备,抽查身份证什么的。让制毒的犯罪成本很高,很难完全的隐藏。而要从海外输入,成本也不低。所以也有一些毒贩,是通过在打击没那么严、流动人口更多的内地制毒,然后再输送到香港、牟取暴利。

    而即便是从深圳进去香港、每天人流非常大,海关部门只能抽查,也同样有着不小的风险。所以跟一些奔走深港两地走私名贵物品的团体一样。毒贩们,往往还是选择以人运毒的方式。即让人身上藏带毒品过关,然后在指定的地点,有人负责接受。

    跟走私药物、补品、手表、金饰、数码产品等比起来,毒品的量相对更少,利润更大,要更加好带一点。但谁都知道,毒品的概念是多么的严重。走私或许还因为量不大,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毒品可是论克来计算,而且找不出毒贩的时候,运毒的可能会背上制毒、贩毒的黑锅,那可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因而,心理压力更大,更容易被火眼金睛的海关稽查人员抽查、识破。

    也正因为如此,携带物品过关走私的人很多,抛开帮亲戚朋友携带的,专业带物品的都是一个庞然大军,每天跟海关捉迷藏。但携带毒品的人。相对很少,要找到心理素质够硬、合适的带货人,也是不容易的。

    第三百。二章运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跟你不熟,请离开!”开始有微笑的那个人,现在也完全的沉下脸来了。

    他们的反应,让李岩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不由得暗暗皱眉,没想到黄枫这小子。竟然被拉上了这样的贼船,这可后果非常严重的道路,就算是许诺再好的利益,也不能做这个呀!

    “看你们的样子,我是说对了?你们急着让我离开,是因为这就是你们制造毒品的地方?”李岩笑道。“看你们这个小作坊,应该加工的也是等级比较低级的货吧?”

    几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一个毒贩的窝里面,突然跑出一个身份不明、甚至可能是警察的男人来讨论货物成色、等级,制造水平,无论谁的脸色都不会好看。

    这个时候,刚刚跑下去的那个男人,已经快步的跑了回来。他还不知道上面的变化,一上来就嚷嚷开了。

    “猴子让他给放倒了!妈的!他是警察!”

    只是这么一句话,立即让本来脸色都不对的三个人,互相看了一下,那个可能是老大的人,没有了笑脸。冷笑着说:“既然明人不说暗话,那你今天,也别走了!”

    他编故事的能力很好,决断能力也非常的好!

    在怀疑李岩可能是道上混的。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又怀疑可能是警察,不想因小失大,刚才已经果断的暗示,只要李岩现在离开。他会接着放人。现在话已经说破,把他们的秘密挑明了出来,他也马上做出了新的决定赫然是拔出了枪!

    “妈的!死猴子,办事能力一点都不靠谱!竟然把老窝都告诉人家了,一点防备都没有。”语气很冲的那个人,骂骂咧咧的诅咒下面被李岩打晕了的那个同伙。

    他们的枪是有限的,只有那个老大有枪,而他们三个也配合默契,既然李岩可以不声不响的放倒猴子,身手肯定也不错,他们赶紧找出了武器!有的是自己身上带着的小刀,有的是操出了一条钢管,有一个。则是搬起来一个凳子。

    有刀、有枪、有钢管,还有“七种武器之。的折凳,四个人打一个,再搞不定就是猪了。

    他们谨慎、但都没有太大的压力,只有那个老大,眼睛盯着李岩不放。

    李岩本来以为这可能是一个地下赌档,也没有做出更多的准备,随便也能把人带走。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地下制度窝

    论玩枪的水平,他们四个加起来也不如他。但也正因为对枪的清楚认识,在没有把握之前,他丝毫没有张狂。

    “冷静,冷静一点!”李岩摊开了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你们的目的,不过是想要找人带货而已,黄枫是不肯做,所以你们是想要把他姐姐骗过来威胁他,对不对?没有关系。我认识黄枫,我可以替你们劝劝他!你们让我见他一下,我保证可以劝说他,其实我是他姐姐的男朋友,根本不是警察。你们完全可以放心,如果实在搞不定他。我可以帮忙顶上,反正你们是要一个带货的人而已,不一定非要他,对不对?”

    “带你妈!”那个语气很冲的人,此刻手里抓着凳子,对着李岩骂道:“最近有人被揪了几个带货的,查得很紧,你能带多严?”

    “我小心一点不就成了?”李岩淡淡的说。

    “哼!我们的货是粉,要把货物藏在你的屁眼里面带过去,你做得到吗?还是让他姐姐来容易一点!”

    李岩顿时明白过来了。带毒品过关,也是分不同情况的,风险等级比较低的时候,可以包装好用胶布粘贴在身上,贴身带着过去,这样一般就不会检查得到。

    但如果风声比较紧、查得比较严的时候,这样也不安全,所以就有人用避孕套装满毒品,在女人下体、或者肛门的方式带过去。

    这样的方式,就只有在关口的厕所自己完成,然后到另外一边赶紧拿出来。这么做,检查到的风险小了,毕竟穿着衣服,怎么也不可能查你、摸你下面。但带货的人,个人的风险性却大大提高了!

    因为避孕套能装得了多少?就是以固体的形式,一次也就是那么一点。为了多一点、为了能够成功刺入,必须尽量的塞满。如此一来再结实的避孕套,也有破裂的风险。若是女性的话,大家都了解的,那样会容易一点,男性则只能用一个地方,那样要在厕所里,自己爆自己的菊花。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一番被指甲弄破、或者挤破了,毒品粉末进入直肠里面,以那样纯度的剂量,后果往往可能就是一个。死!

    “原来如此,难怪黄械不肯给你们带了。你们还想要他姐姐带?”李岩心里已经寒了起来,他对于黄枫,并没有多了解,帮助完全是因为黄樱的关系。可他们为了更安全、更方便,竟然想要用黄枫来威胁黄樱,让黄樱通过那样的方式给他们人体运毒!

    这是李岩难以忍受的!

    且不说把毒品自己弄入进去的难受,万一破裂的话,那可就香消玉小殒了!黄樱这丫头过的日子,已经挺难的了。竟然还想要让她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而且利用她唯一的弟弟来威胁!

    “妈的!女的不是比男的更方便吗?你插你自己的菊花容易,还是插女人容易?”

    “不要说了!”那个老大制止了那个人的话,冷冷的看着李岩,“你不用拖延时间,你的话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是愿意这么作的人,今天既然你已经现了我们的秘密,那你就只有一个人后果,你应该清楚是什么后果!”

    “等等!”

    李岩叫了一声:“好吧。说老实话,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原先以为他不过是得罪了出来混的,或者欠了赌债、高利贷,只要是能用钱摆平,都不是问题。没想到竟然这么复杂,没想到你们还有枪。现在看来,你们有四个人,又有枪,我跑也是没有用的了。那能不能让我死得瞑目一点?”

    “你想要知道什么?”那个老大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又对另外拿着刀子的人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到窗口看外面的动静,以免李岩是报警了、现在拖延时间,或者干脆他就是警察。要真的如此,就不能随便开枪,更加要把他弄成人质。而这个地方,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转移了。

    “我想要知道黄枫为什么会跟你们一起,我记得他还是一个大学生,难道也跟你们一起贩毒?他以前有没有带过货物?如果我被你们打死了,你们的秘密保住了,你们还会不会为难他们两个?”

    李岩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对他来说,也是想要了解一下黄枫的情况,现在看来,不仅仅他不了解。就是黄樱这个做姐姐的,对弟弟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自以为他在学校上课而已。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只是让他们分心再已,他当然不会让自己死的。如死在这里,死,在一个普通人的普通枪下,那他真的要羞愧欲死了!一

    看到过去窗口的手下摇头摆手,那个老大放心了一点,然后说道:“既然你问了,我不怕简单的跟你说一下。那个黄械是学化学的,是以化学研究工作,被我们聘来的。他现在才知道我们是制造毒品,我们当然不能让他离开,离开可以”必须给我们运几次货,加上参与制造,捆绑在一起,我们才能放心。

    不过他可能怕自己爆菊,也可能是怕死,怎么也不愿意做。至于他这个人嘛”我们并没有威胁他什么,他的家庭电话,有个姐姐,完全是应聘资料上面的。如果能够让他姐姐帮他做,做过几次,过了现在这个风头,我们也乐意放过他们。满意了吧?”

    “你说到能够做到?”李岩暗暗冷笑。满意?只是说说而已。如果我都被你们打死了,黄枫、黄樱两个,还不是更加被你们挟持?像你们这样的人,会那么容易满足吗?只怕他们两个,就这样被拉上不归路了!

    “当然,现在让他实习。我们只是有一些小问题需要他处理而已,运货我们也有更加好的人选,只是现在特殊时期而已。你以为我愿意让他加入进来吗?我们可要多分一份呢!”老大冷笑着说完:“你现在可以瞑目了!”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