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〇四章完美现场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三个选择,但他又觉得其实只有一个选择!装作被踢得昏迷了的话,谁知道会不会上来补上一刀?求饶?刚刚他们几个可是说要杀了他,他既然占了上风,又怎么会饶了只剩下一个有战斗力的他?所以,他果断的捡起了地上的枪,然后翻身瞄准!在翻身之前,他还有点犹豫,刀还拔不拔出来?拔出来的话,即便有了枪,另外一手多一样武器,也是多一分保障。

    可一拔的话,自己的伙伴可能就会死得更快,会通过伤口大量的放血。

    已经身不由己的意外捅了自己人一刀了。

    现在或许还有可能没伤及要害,不能拔出刀子。

    在犹豫之后,他只是翻身用枪瞄向身后的李岩。

    可是等到他翻过身之后,再次感觉到两恐惧!因为刚刚站在那里、好整以暇的踢倒他的李岩,这会儿已经不见了!不会是鬼!刚刚没有听到急促的脚步声。

    也不可能是跑走下楼、或上楼了。

    肯定是藏在沙、家具之类的视觉死角!因为他现在是躺在地上,会看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如此安慰自己之后,他却没有动,没有急着爬起来。

    现在虽然躺着会很多地方看不到,但对方的身手太敏捷了,如果这会儿爬起来的话,枪口只要几秒钟没有瞄准,就可能会被扑倒、多枪。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不能冒险,宁可躺在地上以逸待劳,只需要对方出现就能准确的开枪!“出来!我要杀了你!”他低吼了一声。

    随着他的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了。

    他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是下面被放倒的猴子!猴子应该只是被偷袭打倒,并没有非常严重,在倒地休息了一会儿之后。

    被刚才的开枪声音给惊醒了!想到这里。

    他压力松了一点。

    现在自己四个人,三个都昏迷了,有两个受了刀、枪之伤,很可能已经快要死了。

    只有他一个人。

    哪怕有枪也只能紧绷神经。

    如果得到一个自己人帮忙。

    尤其是猴子从下面上来,可以夹击,胜算就大许多了!“猴子!快上来!”他兴奋的大叫,却让到了楼梯口的猴子放慢了一点脚步。

    猴子刚刚听到的是出来!我要杀了你!”虽然知道是谁说的。

    可现在接着是让他快上来,到底是要杀了他,还是要他上来帮忙杀了别人?猴子能想到的别人,就是刚才偷袭打晕他的人了。

    而如果这人在上面,他也应该小心一点。

    不过,在他来到客厅。

    看到里面的情况之后,整个人的感觉就变了!现在他看到的,是三个兄弟都到地不动了,其中一个背上插着刀子,这刀子他很清楚是谁的!还有一个中了枪,到在他的面前,而本来是老大的枪,现在也在他的手里!老大已经没有动静的躺在地上…“水渣!你疯了?!”猴子怒道。

    不仅仅如此,现在水渣的枪还向着他的方向,难道想要连他都杀了?再仔细联想,就算才刚那个外人进来了,如果没有内应,一个人也不可能放到三个人。

    现在他们三个都死在一块儿。

    很明显是被自己人偷袭杀的。

    或许那个外人,只不过是一个吸引大家注意力的幌子,水渣趁机动手!旧!过程似乎合理,证据又在眼前,动机就更加不用说了,本来做的就是暴利的生意,独吞一笔也是不小的钱了。

    想到这里,他已经不仅仅是怒斥,而且是必须马上做出决定了,现在就是想要和水渣一起的话。

    他也未必让,结果势必和其他三个兄弟一样被干掉。

    如此的话,只有先下手为强!他在下面被打倒,被枪声惊醒之后,也担心上面出事了,赶紧找了一个锤子就上来了。

    现在这会儿面对枪口,后退、闪避都来不及,他的锤子也就是最后的希望了。

    那被叫成水渣的也顾不上解释那么多了,生怕李岩会跳出来把住猴子做肉盾,那样的话,以自己几乎没有经验的枪法,不会像老大一样杀了自己人,也会白白浪费子弹。

    他狰狞的说道:“别说了!跟我一起干掉他再说!”其实他枪口对着猴子,完全是被误会!那枪一向是老大的,他也只能偶尔把玩一下,根本不专业;再一个,他现在是躺在地上,而目标又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他不敢放下枪口,必须把枪口向上,随时准备开枪;而普通人的日常习惯,是跟谁说话的时候,就会看着谁,他现在是看着猴子说话,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枪口也就无意识的对着眼睛看的前方,这就让猴子觉得在瞄准他了。

    “跟我一起年掉他再说,!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活着,水渣有没有好好的解释,刚才昏迷了、漏过一段的猴子,哪里知道是说干掉藏起来了的李岩?还以为水渣说的是干掉地上的老大!地上躺着的四个人,有两个是明显的看到中枪、中刀了,还有水渣看起来没受伤,和看起来昏迷过去了的老大。

    猴子听到这话,怀疑水渣在偷袭了三个人的之庙。

    二复成功放倒。

    他也受伤了,现在他夺了枪。

    就是想妥尔个辽没有死的老大!只是因为听到猴子上来的脚步,所以才用缓兵之计。

    猴子可不相信跟着水渣干掉老大之后,他就会放过自己!但他也很明白,这会儿也只能将计就计,否则的话,现在闪避不及。

    很容易成为枪下亡魂。

    “好!我帮你干掉他!”猴子答应了一声,然后缓缓的向他走了过去。

    水渣有点莫名其妙,干掉他你走过来干吗?你这不是给人家遮挡吗?他忙挥手说道:“别过来!”可惜他事突然,他还是习惯的用右手挥手,而他手里是握着枪的,这话听在猴子耳中,无疑是心虚的表现,更加印证了刚刚是缓兵之计的猜测!这动作,在他看来。

    更加是水渣想要对他开枪的前奏!所以。

    已经走近了几步的猴子。

    二话没说。

    加快向前,把手里拎着的锤子,对着水渣的头部重重的砸了过去!然后往旁边扑倒、以躲避子弹。

    水渣做梦也没有想到,猴子一上来。

    不仅仅没有帮他一起拨出那个小敌人。

    反而对自己虚与委蛇,进而要偷袭自己!在这一刻,他忽然间仿佛感受到了刚才老大的滋味,人家都把锤子砸过来了,还讲个锤子的情面啊!他毫不犹豫的开枪了!但没有经验的他,这会儿才现躺在地上的被动。

    站着的话,还可以左闪右避、蹲下、偏头等方式来闪避锤子。

    而现在他从上砸下来。

    不仅仅势头更加猛,他闪避的空间和幅度,也大大的有限!开枪之际,他现怎么偏头都只有一点距离、根本没有用,只能本能的尽量偏移、另外一只手抱住了头。

    距离近、目标大,子弹果断的射入了猴子的身体!锤子则同样的砸中了水渣的头部!五个人,完美解决!连李岩自己,都没有想到,只是稍微的动了一点力气,就轻松的把他们给瓦解了。

    要知道他做的,就是拉扯了两个人、踢得水渣改变了方向而已。

    根本没有花什么心思和力气,更加不用说用心魔了。

    不过现在还需要一个完美的善后!三个重伤的未必死透了。

    爆头的两个,也只是重伤而已。

    要在这种情况下结果了他们,李岩几乎可以说有无数种方法。

    而他们自己已经出现了内讧混战的局面,让他在结果了他们之后,重新布置五败俱伤、同归于尽的离奇巧合死亡现场,也大大的节省了力气。

    十多分钟之后,李岩已经把现场布置得更加的完美,也清理了有关他的所有一切痕迹。

    在这过程里,外面并没有人过来敲门、也没有人报警什么的。

    这是达的工业大镇。

    人口、。

    口什么的,比之内地一个中型城市只会多不会少。

    但人口结构,却是外来务工人员和本地原住民达到几十比一的程度。

    如此一来,外地人来自天南地北。

    流动性又高,同一层楼的隔壁邻居,都未必认识,更加不用说其他楼的了;本地人则往往抢建多幢房产出租,也不愿意和外来打工的住在一起。

    再说,“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本来就是常见的都市现状。

    只要没有涉及到自己住的房子,别说是枪响,就是爆炸,也没有人会起来理会。

    当然,基本上听到的人,也只觉得是很大的响声,谁能听出、谁能想到是枪呢?况且,过年并没有多久。

    爆竹鞭炮的响声也差不多。

    所以,在这午夜,睡着了的懒得理会,还没有睡着的,也是暗骂几声恶作剧。

    根本没有人会多想、多事。

    善后的时候,李岩也把他们的手机全拿走了。

    不是为了给他们的货源、客户小幕后老板等保密,而是考虑到打过黄樱家电话,避免被牵连出来。

    处理完了之后。

    他当即搜寻了起来,每个房间的所有物品,都没有动,包括找到他们制毒的地方。

    在三楼的一个房间里,他找到了关挥着的黄板!黄机被缠住了手脚、嘴巴,因为绑得辛苦,又冷又饿,他已经睡着了的,刚刚是被枪响惊醒。

    知道他们有枪,尤其是第二声,确定就是楼下传出来的,让他非常的紧张,生怕会上来给他一枪。

    等看到李岩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让他更加难以想象的是,应该是救星的李岩,见面不是解救他,而是把他打晕了!李岩怕他看到二楼的一幕,会吓得惊慌失措;会留下更多不必要的痕迹;以后会说漏嘴,所以,干脆打晕了自己带走。

    和来的时候一样。

    根本没有人看到他。

    走的时候。

    李岩没有把下面的门关上,就这样敞开着。

    整栋楼都是他们租下的,没有其他的租客,要让里面的情况被人现、报警,最好的效果是放一把火。

    可那样的话,会把那么好的现场破坏掉,也会把那些毒品烧掉。

    如此一来,岂不是给警察叔叔添麻烦了?那样还要去差起火原因,是不是人为纵火。

    像现在有内讧激斗、同乒于尽。

    留下大量毒品。

    凶案破了、还缴获毒品,岂不是送给警察两项州下样没有明显疑点。

    有力与的话。

    也是去诣杳更加州毒品来源、毒品去向等方面了。

    回到市区。

    李岩解开、弄醒了黄枫,给了他一瓶水。

    黄枫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样,看到已经出来外面,一口气喝了半瓶矿泉水,才定了定神。

    “李哥……谢谢你救了我!”“为什么会跟这样的人搞到一起去?”李岩已经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又给了他一根,让他可以放松一点。

    黄枫苦笑了起来:“我这不是快实习、毕业了,可现在工作很难找……狼多肉少、僧多粥少。”

    “但也不能做这行…”国家常常严打黄、赌、毒。

    但其实性质还是有不同的。

    黄、赌都有大量的人支持,包括有不少合法的变相、擦边黄、赌行业,但毒品是社会的底线,就像军火是国家的底线一样。

    一直有人提出性服务行业合法化,那样可以减少性犯罪、拉近。

    口,政府部门监管,还能比非法经营下更好的控制疾病传播;也有人提出博彩业合法化,中国人好赌,可以减少大量的资金外流到周边国家、地区的赌场。

    这些不仅仅有人提、也有讨论、有支持,(当然更有反对)但军火交易市场化、毒品交易合法化,却绝少有人提的,也是从上到下都会抵制的。

    李岩在教育黄枫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有点底气不足,因为他做了太多犯法、犯罪的事了。

    所以也没有说得太严重,又加了一句。

    你要找工作,可以跟我说。

    黄枫却是摇摇头:“李哥,我知道你对我妞很好,但你已经帮了我们家很多。

    说好听一点,我不想拖累你。

    说不好听一点,也是不想欠你太多的人情。

    我想我姐也是这样的想法”你帮我姐,是你的一分心。

    但我们不能依赖你!”李岩稍微有点惊讶,没想到黄械也这么明白,这让他暗暗赞许。

    若他是不思进取,怂恿姐姐不停问他要钱、找他帮忙的人。

    则会齿冷、看不起了!“你别误会,我真的很感谢你。

    但我也是男人!你照顾好我姐。

    我就很感谢了,我自己,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黄枫坚定的说,“当然,你更别误会,我不是因为这个就想要走邪路,这次我是根本不知道。

    只是以为是普通的工作。

    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制毒的。

    我想要离开,但他们不让,说要让我给他们运送几次毒品过关香港,才放我走”说到这里,他才反应过来:“对了,你怎么会来救我的?难道,他们打电话给我姐了?”刚刚已经安定了下来的黄枫,这个时候有点慌神了。

    “不是你姐,而是打到你家去了,你妈都知道了!”黄械一下瘫在座位上,脸色非常难看。

    无论他怎么努力,拼搏也好、自强也好,无非是想要出人头地,至少也是自食其力。

    而赡养母亲,帮助姐姐,则是最大的目标和动力。

    现在却被最在乎的两个亲人,知道自己参与制幕“放心,他们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他们想要让你姐过去,以你来威胁你姐,让她运货李岩把经过大致的说了一遍。

    黄板听完之后。

    使劲的捶自己的头,“幸好今晚你在,要不是的话,我姐担心我,肯定会真的拿钱过来的。

    到时候”害了姐姐。

    我可真的死有余辜了!”李岩等他自责了一阵之后,才缓缓的说:“你现在内疚、惭愧、自责都没有用。

    吃一堑长一智。

    关键是以后不要再做出让她们担心的事情!等会儿回去,我会帮你圆谎,只是说你们在打牌,你被人恶作剧整盅,自己都不知道。”

    “多谢”黄械精神颗丧。

    他本来被关了很久,又冷又饿,精神状态就不好,又被这样的刺激一下,更是萎靡了。

    李岩拿起水,泼了一点在他脸上,冷冷的说:“你不是男人吗?不是要自强吗?后悔有什么用?你现在要打起精神回去,不让她们担心才是该做的!”黄板被冷水一泼,清醒了几分,身手把水抹在脸上,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李哥,你说的没姚,我越是这样,她们越是会担心,你帮我圆谎都圆不了。

    我已经让担心一次了,不能让她们更加担心了。

    以后我也会化后悔为努力,认认真真的找一份正当工作!”“那好,抽完这支烟,我送你回去。”

    李岩又看了他一眼:“你没吸毒、沾上毒品吧?”黄枫忙摇头:“没有,他们不会让的。

    知道之后,我自己也是避之不及。”

    毒贩不吸毒,是因为比别人更清楚毒品的危害,而不让瘾君子参与制毒、运毒,就是怕他们瘾头上来了,会忍不住。

    损失利益、耽误事情还是小的,有大量的货、贪心之下无节制,丧命了才麻烦。

    “那就好。”

    “姐夫,你烟也少抽吧…为了以后我外甥的健康!”(访问】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