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〇七章 我代你陪她】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他们只是很久才下来,还可以说是聊天聊得投机,可是他们两个亲密离开的样子,就难免让郁小滴联想他们的关系了。而黄樱当时走路的姿势、低头不好意思见人的模样,让她不自觉的联想到了她自己印象深刻的某件事上!

    是的,她不是经验丰富、也不是眼光老辣,但从女孩变成女人,每个女性都只有一次。她邸一次,是在去年,说仔细一点,是在两个多月前。相隔算有点久,但又不久。而她只有那一次的体验,之后没有机会、后来有机会也自觉的没有再和李岩缠绵,所以,她并不是食髓知味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体验快乐,加上那段时间被母亲带走的软禁,使得她也多次的回想过那一次的所有细节。

    正因为如此,她会观察得比一般人观察得更仔细。尤其是在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心生怀疑联想之后。

    但她并没有把这说出来,除了心里不愿意有这个结果、怕得到肯定苓案之外,也是因为她觉得不大可能,他们是四个人上去客房的。客房她也是去过的,虽然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邸,环境啊!除非……

    除非李岩早就开了两个房间,跟两个日本妹上去之后,他们就借口离开,然后到另外的房间里完成那件事、再离开!

    李岩听完她的话之后,不由得暗暗苦笑。

    昨晚上他也只是觉得小滴是故意回避、先告辞回家去了,没想到她会留在下面。下来的时候,因为刚刚连御三女、又关心黄梅,除了对杀气、危机的本能感觉之外,对周围的环境仓降低了注意力。

    黄樱除了刚刚破身的羞祖之外,更怕万一碰到认识的人,所以全程都是低着头,这也让李岩要扶着她、遮挡着她,以给她心理上请安慰感。这是让他们两个人显得很亲密出来的原因,也是让距离了郁小滴的关注的原因。

    而之后,先是送黄绥回家,然后又出现了黄枫的意外事件,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时间想起给郁小滴打个电话飨弘缜,否则的话,她可能也不会想那么多了。

    这算是盯梢、跟踪、还是意外捉奸183;?

    生气吗宁

    他当然不会生气,因为小滴并不是出于对他的怀疑而偷偷摸摸,她只是作为女朋友,想要和他单独一起聊聊天、亲热一下而已}

    她若真的有那个心思,就不需要一起吃饭了,在机场的时候,就可以借口离开,然后开车跟踪。会不会被现是一回事,是不是主动是另外一回事。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都面对着这个问题,不便如何打破。

    “从你眷到的,你应该觉得我和黄缨关系暧昧了。后来你没有跟着,是不是怀疑我在她家过夜的?”妻岩迟疑之后,直接的问了出来。

    “没有!”郁小滴忙否认,然后又解释说:“我怎么会这样怀疑你

    呢?我知道你只是送她回家,不过……你们的关系……

    李岩暗暗吸了一口气,该让她知道了!

    “小滴,你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此言一出,郁小滴不由得微微一震,按躲惯例,一般诡这样的诟卜往往就是有一句不想听到的真话了!

    而对于他们两个现在的情况,是什么她不想听到的真话,几乎不腈想都能猜到。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缓缓的说:“真话吧”既然

    已经有真相了,那不听真话,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真话就是……你没有猜错,我和黄樱之间……确实不是普通的朋友那么简单。”李岩认真的说“我不想骗你,否则的话,昨天就不会让她出现在你们的面前,耻便让你看到了,也可v以说缸有点不舒服、在扶着照顾她之类的推辞,但我不想骗你。”

    “…m;qu滴没有说话,只是听得到她有点粗重的喘气。

    或许是真话还是假话的时候,就等于已经打了一针预防针,让她已经先有了心理准备,或许是因为相比以前知道张语蓉是他老嬖的冲击,这不算什么,总之,本以为会很难承受的郁小滴,现自己比颖计中滇定得多。

    “我知道了……应该关系跟我和你一样吧?”

    “嗯。

    “不过,以昨晚上一起吃饭的观察,戎看她不像是主动的人「是我

    看错了吗?”

    “没有,她确实不是主动的人。”

    想起自己追他的辛苦,郁小滴不由得暗暗苦笑,难道他喜欢的,m;o39;不是张语蓉、温倩怊那样的女强人,不是自己这样主动的女孩,而是那种温温柔柔、文文弱弱的文静女孩?

    “你昨天当着她的面介徭我是你女朋友…qu;’这么说,她应该知道

    我和你的关系喽?qu;

    “是的。”

    主动权到了郁小滴的一边,变成了她问他答了!

    小滴心里再次一震,既然黄暌已经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甚至当面得不到承认,太大却似乎并没有太夭得难受,难道能完全的接受李岩的m;o39;一切?

    如此一对比,她觉得仿佛自己落入下风了。

    不主动,反而得到他的主动:

    不争抢,反而得到他的重视?

    难道一直都错了吗?

    她苦笑了一声,“既然连我都知道了,她看到我都不觉得压力、不183;m;o39;

    觉得虺尬,相信也知道张语蓉吧?张语蓉知道她吗?”

    李岩摇摇头,随即想到这是打电话、她看不到,开口说道:“她知道我有老婆,但不知道是张语蓉一一她以前在天堂集团的,认识语藜,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非常震惊。语蓉也不知道她,应该知道她是寂的朋友,但不知道我们到了这个程度。至于你……

    “我::m;o39;

    “她也是昨晚上才知道你的,她甘愿以朋友身份出现,又说不觉得委屈「反而……知道俅跟她的情况一样,她反而没那么夭压力了。”

    183;m;o39;“为什么?”小滴有点无语,合着m;o39;我成她减压的工具了?这算作

    么?敌人的敌人可以做盟友,情敌的情敌也一样?

    “当时也没有时

    问仔细说,我想……因为她在知道我肴老婺之后,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在知道不仅仅是她一个,还有别的地下女朋友,或许是觉得有人共同承担这一份道德的压力吧。就像…qu;m;o39;嗯,就像考试作弊一样,只有183;一个学生的话压力很大,担心被现、查出来、担心举报、嘲笑,可还有其他学生,则会轻松一点。”

    郁小滴无言以对,是这样的吗?

    她暗暗回想了一下自己,别说刚刚知道张语蓉是李岩老蕃的时候就是现在,也是承担杳巨大的道德压力!因为人家是合法的妻子,只需要公开谴责,那她就没有丝毫可以抵抗的,爱,不能代表社会、道德、法别岚外人的说三道四,就是父母,都会震怒的。

    也正因为如此,张语蓉当初的一年之约,在她看来,会觉得是捡了大便宜,是人家的宽容,是跟她拼感情,而不是拼身份。所以,她在生日那天破坏了约定,不后悔却非常愧疚,现在也是甘心的继续遵守那个约定。

    这一切,莫不是源自道德的压力!

    即便她是一个敢爱敢恨、为了爱不顾一切的人,也i司样受到影响。

    现在听到李岩转述黄樱的感受无疑给了她一份非常大的震撼。

    “你应该把她的事情,告诉张语蓉。”

    “呃……我怕姆会受不了,克运件事就给妃很大压力,如果知道语蓉的话一一你不知道语蓉在公司的威信,很多人都崇敬她、但又非常怕她,即便黄樱现在不在天堂工作,还是会让她有更大的压力……”

    小滴打断了他的话:“请注意,我说的是,把你和她的情况,告诉张语蓉,又没有说把你和张语蓉的情况告诉她。哼哼,现在就我一个人m;o39;顶着压力呢,既然她用我的存在来分担心理压力,那是不是也应该把她的存在公布出来,分担一下来自于张语蓉对我的压力?”

    李岩有点汗,“咎时来说,因为她来减轻一下你心理压力应该可以。可以要是把她的事情说给语蓉听,就未必是会减轻姆对你的压力,反而可以会加重。因为对她来说,我和你是一份背叛,再和黄橙,就是两份背叛了,或许她恼羞成怒,再不忍了,那大家都一起完蛋了……”

    郁小滴想想也是如此,张语蓉和她或者黄樱,都是不同的位子,能宽容她一个、用感情来争取,已经是很难得了,如果李岩再爆出一个,那就不是感情能宽容的了,肯定会爆出来算账,即便不公开「只是私下范围里,也是几败俱伤的事情呀。

    “等等……对于张语蓉,你的行为就是背叛,对于杈,就是理所当然吗?可恶!”

    “我不是这个意思……”感觉到小滴的生气,让李岩心里轻松一点,她这样的女孩,有什么说出来就是没事了,要是像之前一样强颜欢笑、冷淡对待,那才是往心死的方向展。

    “讲休么?qu;

    “诽什么?讲你这个小四是怎么回事啊!铱不仅仅是菩叛7m;o39;张诘

    蓉,也是背叛了我,难道我无权知道吗?”

    小滴是辛辛苦苦的倒追摹岩的,现在出来一个第四者,却不是比她更主动的,不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会有挫败感。难道他喜欢闷骚的?

    前面说了那些,到了这里,李岩明白她已经接受了黄樱存在的事实,或许跟黄樱一样,多少有一种压力的减小。

    李岩有点犹豫,毕竟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事情还涉及到黄橙的家庭私事。不过,两个人都已经互相知道了,以后见面、相逢肯定会少不了的。如果不把情况说清楚,可能会被小滴的话伤害到,毕竟不同的状况、让人的承受能力不一样。

    “行,你们多了解一下,也是好的。我和黄梅,本来只是一个部门的同事,你知道我去天堂集团上班,是语蓉父亲要栽培我,可我兴趣不大,所以那时候表现是很差的,大家也不知道我的身份,对我自然都不好了,整个部门只有她保持着尊重。后来…

    李岩长话短说,把黄樱家庭变故的事情说了一遍,讲了他当初是为了能够让她振作起来、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怕她随便找个人嫁了,所以才答应那所谓的包养她,以及后来的种种。

    讲完之后,电话那边没有声音,他轻叹了一声:“小滴,黄橙踉衔们是完全不同生活环境的人,是租房子住、要为学费存钱、夭病不起的普通人。又因为她父亲不在了,情况比普通人还差一点。

    在那样的情况下『对于她春说,母亲能够得到慈善基金的眷顾,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了,她无法再指望更多的社会奇迹。而无论是她怎么努力打工,对于才毕业不久,专业能力有限的她来说,薪水都将是不够用的。要让她母亲回来之后能够维持后续治疗、护理,让她弟弟能够继续学业『嫁人、找个人共同负担,是她能想到的最好途径。

    可能你从来没有、也可能永远不用体验这样的处境”不合理解那种

    无助,但我希望你能尊重,别歧视、或者说风凉话之类的。

    “哼!m;qu滴冷笑了一声,“我没有歧视,我很能理解,可某些人说得好听,做起春就不一样。趁火打劫的要包养人『跟逼人卖身有作么两样?qu;

    小溻听到后面,已经完全的安静下来,对于这个才见过一面的文静183;女孩,已经有了更深的了解和完全不同的认识。同人不同命,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地,岂止是没机会体验这样的没钱处境反而是花钱都花到没感觉,以至于要跟一帮纨绔子弟朋友们寻找刺激游戏,包括故意撞人车》戏弄一番、砸钱了事。

    对比之下,让她对于自己以前的一些纨绔行为非常的羞愧,庆幸遐

    到了李岩、被他给揍醒了、回头了。

    进入大学之后,世界更广阔了,姆人也开始独立了,不想再沾父母偏光,对家庭背景保持低调,和大家一样住宿舍。接触更多普通的同学,而不是只和同等家庭背景的朋友来往这她了解了更多,包括舍友小薰的勤工俭学,就让她很震撼,很佩服。当然也不会看不起做出无奈决定的黄梅。

    “拜托,我的说了,那是权宜之计。我开始会那么说,只是想要骂醒她,让她意识到处境。而后来是有人以这样为条件接近她,她也在犹豫要不要真的嫁了,我才不得不同意包养缸。我当时想的是,我不图缸什么,只是以这个理由来合理帮她,以后帮助她把条件搞好了,她可以重新自由、自信的恋爱,只要我不说、她不说,就没人知道;要是真的嫁给一个陌生人,不说一定会被翅,但结了婚、乃至生了小孩,

    以她的性格,可能一辈予就注定了。

    “哼,说得好听,最知道你是不是为了掩饰?现在帮着帮着,不是帮到一起去了吗?你不会又要说,怕她孤枕难眠、寂寞难耐的辛苦,所以你牺牲色相吧?qu;

    ……qu;李岩听着她的抱怨,感觉到那带着的一丝醋味,没有再计-释了,只要妃能够理解黄樱,不至于在以后交往的过程中、在这方面有意、无意的刺伤到人,就可以了。

    “没话说了吧?”

    “没话说了。”

    “现在……哼哼、哼哼哼!”郁小滴忽然笑得像个小恶魔一般,

    似乎想到了什么有利的事情一样。m;o39;

    “现在你的把柄在我的手里了,只要我不高兴,我就把这事情告

    诉张语蓉,看她怎么对付你!”

    …m;qu四的状?

    “现在戎有话要问你,给我老实回答。m;qu滴得薏的笑了一下,“除了黄樱之外,你还有没有别的女人?凶撒谎,我不相信没有!qu;

    “有……”李岩实话实说。

    “可恶!你这死李岩,还真的有啊!”小滴立即叫了起来。她嘴里

    郧么说,心里当然是不愿意有,希望他否定的。

    “不是你说不相信没有吗?我要是说没有,在你看来,不成撒谎

    了?我只好说有了。”

    “哼,还有谁?”

    “络认识的……

    “谁?!”

    “筱原未来、松岛葵。”

    “两个日本妹?”

    “长得帅、裔男人气概就是没办法,既然被她们迷上了,只好为国m;o39;争光了。这事语蓉应该也知道,是她用美男计安排我接待她们的。不过她们只是玩玩,毕竟文化背景、距离等,限制了长远展。”李岩如实相告。

    小滴却是笑骂了起来,“臭不要脸啊!我看是小日本用美人计迷惑住悔,想要占你们集团便宜才是。不过张语蓉确实厉害,让你迓个无赖去应付。qu;

    “看吧,我说实话,你又不信与。”李岩笑道。

    “哼!还有谁?qu;

    “还有啊,我想想-…qu;m;o39;你认识的qu;qu;

    “又是谁?”

    “像什么你的温老师啊,跟她一起的海芙啊,你的保镖李洁啊,还有住我郧的月瑶,大家说的初恋乔幻璇之类,总的来说,我对美女没有抗拒力,美女对我没有免疫力。像你的舍友,小薰、小爱、6筻什么的,有没有看上我,还有待观察,哈哈}”

    “你做梦!去吧!”郁小滴心情已经开朗起来,虽然李岩说的都是实话,但她却一点也不相信,觉得他是故意说一些她认识的美女来逗她。

    涅倩怙以前就跟他一起共事◆要生感情的话,何至于等到现在?早就开始了吧。‖≧‖≧‖≧而以她的魅力,相信就是张语蓉,也未必争夺得过去,最多也只是他想想人家,人家怎么可能看上他

    至于海芙,虽然见过几次,了解不多,但从他和温倩怡的话↑能够听出海芙在公司是以灭绝师太的外号著称,是人人害怕的铁面人物,怎么可能跟他来电啊!

    李洁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两个人的认识,完全就是因为她的襻故。当初李洁就很讨厌他,两个人打架倒有可能。再说,他们都姓李呢!

    而月瑶,她虽然也只是见过,了解更少,不过她却知道月瑶是张语荻皓闺密。要是跟他有暧昧的话,对得毡张语蓉吗?张语蓉能让她住在家里吗?在张语蓉眼皮底下看着,这个人……应该是最放心的吧?

    小薰、小爱、小芟几个,当更是被忽略过,一番想下来,唯一让小滴有点担心的,就是乔幻璇了。

    都说初恋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虽然他们现在好像只是老同学的关系一样,可心里如何,谁知道呢?乔幻璇可是到现在还没有结婚、甚183;至还没有男朋友。

    转念一想,初恋又如何?李岩现在不仅仅有老婆了,还有她、还有黄梅,这四角关系,已经够他头疼的了。乔幻璇更是著名建筑师,怎么会掺和进来呢?就算有的话,也是把那一份对青春m;o39;月的怀念藏在内心深处吧?最多……偶尔偷腥一下喽!

    在小滴不相信他的大实话,说他是在做梦yy的时候,李岩正色道:“今天是情人节,你知道的……我不能不管语蓉,今晚得陪她,只

    能委屈你了。

    小淘略带哀怨的叹道:“知道啦……根本就没指望过。谁叫人家是大房呢?小三没人权啊。

    她忽然又心血来潮的说:“你要陪张语蓉,那;

    李岩有点晕:“你们一起,就算不会打起来,也肯定没话题「肯定

    尴尬,何必呢?”

    “谁说没话题?你就是话题噜!就这么决定了,反正迟早我和她稚要会面的,你刚刚不是说她到李洁的公司去了吗?嘿嘿,我正好去找李洁『给她皋个巧遇!你不许通风报信!qu;

    李岩无语,李洁也是一分子啊!你们要是当着她讨论,岂不是要氧

    乱?

    不过,大家的关系,不可能一直这样隐瞒着,迟早要互相知道的,

    既然黄橙和小滴已经知道了,再让李洁知道也好,让她有个消化的过

    程。a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