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身份引发的反应】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第三百二十七章身份引发的反应

    张家四人一直保持不动,在安静的状态之中。

    月瑶是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是李岩已经凭着自己的气势,把其他的杀手们逼退了。但因为表面上身份的问题,她也不能多说。

    等听到外面车子发动离开的声音,月瑶明白李岩可能是不便这会儿露面,或者还有事情要解决,所以,她也配合起来。

    “语蓉姐……伯父、伯母……那几个人……是不是上去找值钱的东西了?……我们要不要报jing?”月瑶依偎在张语蓉的身上,带着惊恐未定的模样打破了宁静。

    张语蓉听了不由得苦笑,找值钱的东西?就看他们之前的模样,像是抢劫的吗?

    除了被打晕的,现在醒着的三个人,就张天翼一个是男的,他也是一家之长,在公司也是领袖。在杀手的枪口下,顾忌着妻女的安危,他保持克制,没有表现得硬气、冲动,但这会儿,危险已经解除,他作为主心骨,该说话了。

    “不用害怕,我们已经没事了。”抓紧了妻子、女儿的手,又言语安慰了一下月瑶,张天翼缓缓的说道:“报jing没有用,他们不是普通的抢劫犯,刚才上楼,也不是抢东西,应该是从上面找窗口离开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刚才……那些人用的是真枪吗?”月瑶似乎心有余悸,又指了指远处地上还留着的一支枪。

    语蓉苦笑了一声:“应该是真枪,我们现在……”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心思不在这里,而是再已经离去了的李岩身上!

    听着刚才的话,即便是用英文,也能够听出是李岩的声音。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为什么李岩可以把几句话,就可以把几个凶神恶煞的杀手吓退呢?

    他们是真的走了?那李岩为什么不进来,而是开车离开呢?

    难道是用暗语约定另外去别的地方解决了?

    他……会有危险吧?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可是这些问题,现在没有人可以解答她,只能等到李岩回来再说。随即,语蓉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暂时的放下对李岩的担心,也放下刚才的负面压力。父母年纪大了,父亲身体不是很好,月瑶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李岩不在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肩负起稳定大家的责任!

    “没事了!报jing的话,不会有效果,他们都没有露脸,也没有证据,还会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我还是先把大家叫醒吧,看看有没有需要送医院的。”语蓉站了起来。

    在这一刻,她心里一阵失落,如果李岩在这里的话,这些应该就不用自己cāo心吧?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方面,她觉得他还是自己最期待的依靠!

    语蓉发挥出了她的协调能力,先安慰了一下父母,让母亲照顾父亲,和月瑶一起,把其他被打晕的人弄醒了。事实上,除了跟随保护张天翼出去散步的那个保安之外,其他人根本都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打晕了,现在被唤醒,也是感觉稀里糊涂的。

    她又应付了一下大家的疑惑,叮嘱那个保安守住别说出去,然后让他们继续各做自己的事情去。

    安顿一通之后,他们四个继续坐在客厅里。虽然知道那几个上楼也不过是避免走前面的对抗,但要让他们现在上去休息,多少还是有点心理yin影。

    月瑶给大家冲了热茶,默默的陪坐着。

    ……

    “刚才那个人……在外面说话的那个……”杨芸打破了宁静,她想说这声音怎么像李岩呢?

    但看大家的反应,又没有说出来,因为,似乎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只是又似乎这个话题不好说。

    “咳……对了,语蓉啊,你们过来的时候,小李知不知道?要不等他回家,看你们不在家,会着急的。而且……”她没有说下去,而是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家会有杀手找上门来。语蓉他们住的地方呢?

    语蓉和月瑶一进来就被控制了,之后大家都沉默着,也没有机会沟通。听到妈话,语蓉努力笑了笑:“我有打电话给他,他说会尽快过来的。或许……一会儿就到了吧。”

    这话当然是言不由衷,大家都听出刚才在外面的就是李岩。只是在他自己承认之前,她还是不能说。到了这会儿,即便不知道李岩有什么身份,也能猜到那一份危险!甚至……

    她担心今晚的危险,就是因为李岩的关系惹来的!

    那样的话,父母还会愿意自己跟着他吗?

    她这会儿不愿意去想自己愿不愿意、能不能接受他的这一份身份,先是担心父母会接受不了。

    “老头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想要杀你呢?是不是你惹了什么人呀?”杨芸又对张天翼抱怨起来。

    虽然到了屋内的时候,他们只是威胁,还没有开枪杀人。但在外面的时候,她可是真的感觉到了危险。

    张天翼有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就别聒噪了,让我安静一下,理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静、安静,安静得还不够吗?”杨芸嘟哝了几句,但没有再去烦他。

    语蓉感觉在父母的面前,有很大的压力,刚刚只是母亲试探着的问了一句,然后就自己岔开了。如果是父亲问的话,那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所以,在又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她站起来说:“爸、妈,你们休息一会儿,我和月瑶上去楼上看看吧。”

    “不行!”杨芸当即反对:“如果他们……”

    说到这里,她怕被人听到、人心惶惶,压低了一点声音:“……他们三个都上去了,万一他们没有全部离开,而是有人藏在上面呢?你上去岂不是危险?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等着,但等什么,其实她也说不清楚。

    丈夫和女儿都已经说了不便报jing,那等什么?

    等到天亮?

    等到天亮就安全了吗?

    那是杀手,又不是鬼怪!

    等刚才那个人回来?

    那个人会回来吗?

    万一只是声音有点像李岩,并不是他呢?

    语蓉摇摇头,“不会的,如果他们还在上面……那也可以随时下来控制我们。还用得着继续藏着吗?”

    她的心里,是相信李岩的。她知道李岩绝对不会抛下她不管的、不会让她在危险之中的,所以,他敢开车离开,肯定是知道这里已经安全了。至少……是暂时的安全了。

    “那……得叫几个陪着你。”杨芸也想要确认一下上面是不是还有人藏着,否则的话,心里总是无法完全的安宁下来,对自己家里都有yin影可不好,总不能一直在这客厅待着吧?

    为了让母亲安心,语蓉小心的把一样东西给她看了一下。“刚才我们是没准备,现在不一样了……”

    “这……这……不安全……”杨芸吃惊的掩口。

    张天翼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语蓉拿出来的,是李岩扔进来,落在地上没有被杀手带走的那支手枪。她刚才在叫醒其他人之前,就先把枪收起来了,要不然会让大家恐慌的。

    “没事了,我和月瑶一起上去就好。呵呵,其实肯定没有人了,我只是上去把这东西先收好再说。”语蓉笑了笑,然后拉着月瑶上楼去了。

    杨芸不知道说什么好,手枪这种东西,看到就让人觉得刺眼,放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但现在这个时候,也不是处理的时候,总不能丢垃圾桶去吧?要是被人捡去了,无论是拿去行凶、还是报jing,都是麻烦的事情,暂时只能让她上去藏好。

    “你倒说话啊!这都什么事、该怎么办,你得拿个主意啊。”杨芸只能督促身边安静的丈夫。

    张天翼若有所思,却不言语。

    ……

    语蓉和月瑶上了楼,什么话都没有说,在各个房间象征xing的搜查了一遍,没有什么收获之后,就来到了她的卧室。

    关上门,语蓉颓丧的坐在床上,把那支枪扔在了一边。

    月瑶过去她的身边坐下,扶着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了,以前还有枪战、还有爆炸什么的,今晚上……至少他们没有开枪吧。”

    月瑶也知道,她即便再伪装,也难以全面掩饰她表露出来的淡定和掩饰,所以先迂回的解释了一下:“唉……我上次重伤,几乎是死过一次了,现在对于危险,也没有那么大的害怕了。”

    语蓉并没有怀疑她、也没有觉察到她太冷静,她也不是被吓到了,她的情绪不振,是因为涉及到李岩的关系!

    “月瑶……”

    “嗯?”

    “我们认识不过半年多,但我们很投缘,关系一直很好,我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亲妹妹一样……加上今天,我们也算一起经历过几次生死了……”

    “嗯,你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月瑶感觉到她的异常,知道她肯定是有什么不便说的话要说了。

    这很有可能是她一直担心的那件事!

    这让她的心也沉重了下来,如果真的说破了,那她再也不能和他们住在一起,必须要离开!该来的终于是来了……

    语蓉点点头:“所以,我知道你会帮我保守秘密,但是……我现在是希望你不要骗我,哪怕是善意的欺骗,行吗?”

    月瑶无言的点头。

    “刚才……外面那个人说的话,你也听到了。”

    “嗯。”

    “虽然他是对这些杀手说的英文,但那音sè,我想你应该也觉得很熟悉吧?”语蓉苦笑了一声:“是李岩,对吗?”

    月瑶点了点头:“嗯。是他……”

    虽然自己心里早就清楚,也猜到别人也清楚,但被别人验证确认,语蓉还是沉重了几分,这样一来,连侥幸都没有了,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了!

    她伸手把扔在床上的手枪拿了过来,幽幽地叹了口气:“这是真枪吧?这是他的枪?还是缴获杀手的枪?他怎么有这个能力?他为什么对杀手毫不害怕?为什么反而是杀手有点怕他呢?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月瑶苦笑了一声,到了这个份上,就算是不说,她也应该猜到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他是杀手,很厉害的杀手。”

    语蓉有点惊讶,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他是杀手?”

    “嗯?”月瑶奇怪的反看着她,心里暗道,不是你已经猜到了吗?你这不是要向我求证吗?

    语蓉看到她的反应,又摇了摇头,叹道:“是啊,我刚刚问的问题,不就是说明了他是杀手、很厉害的杀手么?除了这个答案,实在无法解释!他会功夫、身手好,这些我们都知道,就算很冷静、很大胆、有本事打倒杀手缴枪,也是可以理解的。为了我们的安全,他不惧危险、不惧杀手,也是正常的,但解释不了,他说什么任务、佣金、什么要全部杀死他们……”

    “……”月瑶愕然,难道她想要求证的,只是刚才那个人是不是李岩?她不是猜到了李岩和我的身份、猜到了我们的关系?

    她暗暗冷汗,刚刚差点就说漏嘴了!以李岩刚才的表现,也基本上算是在她面前暴露杀手身份了,这说出也没有什么。可如果说出她自己也是杀手,而且是跟李岩早就认识,是一起的,那对这个时候的语蓉来说,会面有点雪上加霜的冲击了。

    “呃……我可没有想到你分析的那么多,我只是觉得,这几个杀手,好像是被他的话给吓跑了似的。而他根本就没有露面,这算不算是……霸气外露啊?”

    听到月瑶的话,语蓉忍不住被逗笑了一下:“就他?还霸气外露呢,我看是虚张声势!”

    玩笑过后,她又思索了一下,缓缓说道:“我猜……他听到我的电话之后,可能猜到这里出事了,就联系了朋友帮忙吧。那样一来,本来是杀手坐等他上门,却变成他将计就计,在暗处偷袭了外面的杀手。这样就在气势上给了对方莫测高深的感觉,然后凭着他的诈唬,让杀手们不敢硬拼,才被吓跑了。”

    月瑶当然知道李岩没有叫什么帮手,就凭着他一个人,也可以完成。不过这时候,是不能说出来的。“那他没有进来,而是开车走了,是跟朋友一起,把外面的杀手带走,把刚刚离开的杀手也引走?”

    “有可能,所以……”语蓉看着手里的枪,轻声道:“我很担心他的安危,不知道他这会儿的情况如何了。”

    hr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