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伟大还是傻的决定】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第三百二十八章伟大还是傻的决定

    月瑶则相信李岩不会有事,要么是觉得基本上间接暴露、不便直接进来,所以先去兜个圈,过一阵才装作刚刚赶到的样子,然后死不承认。要么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需要去马上处理,基本上是不会有安全问题。

    现在他不能说得太绝对了,就只能安慰她几句。

    语蓉把那手枪拿着手里,感觉有点沉重,她的心情也是沉重的。除了担心李岩的安全,还有就是担心他这个身份引发的后续反应!

    ……

    过了一会儿,张语蓉没有看月瑶,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枪,低声问道:“如果是真的,他……要是一个杀手,一个很厉害的杀手。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月瑶反问了一句,这种事情,她不因该问别人怎么办,要看看她自己是怎么决定的。

    “我们能够听出来,我爸妈也一定能够听出来。刚刚我妈已经问出来了,她可能还没有想到那么多。但我爸没有说什么话,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担心……担心他们会接受不了他,到时候可能会让我们……分开,趁着现在没有孩子。”

    张语蓉有点苦涩的说出自己的担心。

    月瑶可以安慰她,可以替她出主意什么的,但这是她父母,以她的身份,就不便多议论了,只能陪着她。

    “月瑶,你的感觉呢?刚才你已经知道外面那个人就可能是李岩,他可能是一个杀手,以后你对他会是什么看法?你……还敢住在我们那儿吗?”语蓉又把问题直接给了月瑶。

    她会跟月瑶上来,就是一个回避,给大家缓冲的时间、空间,也是想要找月瑶商量一下,看看月瑶是什么样的想法,如果是月瑶这种年轻人、同龄人都难以接受的话,偏向保守的父母一辈,肯定更加难以接受。

    杀手啊!

    杀人犯还有一些不是穷凶极恶的,有的是误杀、被逼无奈、或者复仇之类。可杀手却决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他们杀人肯定都是故意的,而且还是拿钱杀人。简直比行刑的刽子手更加让人恐惧!

    听到她的话,月瑶暗暗皱眉。不过也没有太意外,这样的结果,是以前就预料过的。除非李岩隐瞒她一辈子,或者做到一辈子不露出破绽,否则她迟早要面对知道他是杀手这个冲击。

    “我当然敢。”她淡定的回答,“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还是愿意住在你们那里。我相信无论是李岩,还是你,都不会把我灭口吧?”

    “瞎说,怎么会把你灭口呢?”语蓉苦笑,但随即心里一沉,她自己当然不会,可是李岩呢?

    这是李岩的事情,她可不能替李岩做主,从刚才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不是一个普通的杀手,而且也不希望暴露形迹。对于那些杀手,他可能估计大家的安全,所以没有杀了灭口,甚至可能现在就是追出去灭口了!

    她是他的妻子,他只会救她,不会杀她灭口。父母是岳父岳母,也是他父亲的兄弟,肯定也不会为难。但月瑶呢?

    月瑶算什么?只是她的密友而已,跟他的关系也只是一般,主要是看在她的份上相处。月瑶不是自己人,也不是这里人,随时可能会离开,万一说出去的话,传扬到jing方,他就必须要逃亡了!——从这样的角度一想,李岩还真的有可能会杀她灭口呢!

    这个分析,让月瑶心里一惊!

    月瑶没有看出她的变化,她的情绪低落,也只是想到因为李岩的关系。所以她在说完自己的态度之后,进一步的劝说:“无论怎么说,李岩也可以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当然不会怕他,也不会跟人乱说他的事情。但是……”

    “但是什么?”语蓉忙问道。

    “但是跟他长相厮守、同床共枕的人是你!对他的身份有什么看法,怕不怕他,还能不能跟以前一样对他,这是你的问题!”月瑶直接把问题点出来了。

    语蓉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根本没有思忖、反问过自己的态度,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个理智的人,情感上她是不想另眼看李岩的,但怕自己会在理智的分析之后、家人的影响之后,会有在意的想法!——她除了是个理智的人外,还是个孝顺的人。

    现在月瑶的话,让她没有退路,无法回避,只能正视这个问题。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语蓉,在我看来,这一次,你和李岩,应该是到了一个极具考验的时候。跟你们以前的每次危机不一样,那都是李岩因为滥情而理亏的,他会让步。但这一次,是关系到他隐秘的身份,他应该会非常在意的。你如果对他有排斥的念头,相信不需要说出来,他都能感觉得到的。”月瑶郑重的提醒她,以免她因为一时的含糊,导致跟李岩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我……你都不怕他,我怎么会怕呢?我也不会排斥。”语蓉在说出这话之后,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踏实了不少,“我主要是担心我爸妈……”

    “这应该不是主要的问题吧……”这一点,月瑶也说不清楚的,无论怎么样,父母应该都会是以自己儿女的利益为第一考虑吧?“有句话,以我的身份,可能不太合适讲,可是……”

    “说吧。”语蓉搂住她的肩膀,叹道:“如果你都不便跟我说,那也就没有其他人会更合适的跟我说出来了。”

    “那你别介意……我想说的是,你们两个结婚,就是因为父母的关系。好不容易从开始的完全陌生,走到如今在一起了。难道又要因为父母的关系而离婚吗?”

    “这……”语蓉不知道如何说,她就是担心这一点。如果父母要她离开李岩,怎么办?

    “我想,他们也不会这么不近人情吧?”

    “或许吧……”

    “无论如何,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反应了。从刚才李岩能够逼退那几个杀手来看,他应该是很有威望、很有身份、至少是实力强大的厉害杀手,那样的人,只有其荣誉、威信。但杀手毕竟不是正当,是邪恶、黑暗、地下的事情,落在普通人的眼里,还是有畏惧、有歧视、有害怕的。你是他的妻子,如果你也有这样的想法,那他留下来,也会觉得索然无味了。”

    月瑶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颇有几分自嘲,这算是伟大还是傻呢?这样一个机会,明明可以让他们分开,让我和他在一起,只有我们才是同一类人,才是最合适的,才能长远的在一起……

    可我为什么会劝语蓉才觉得安心呢?

    傻就傻吧!我也没有做过几次傻的决定,只有为了他……这是为了她,也是为了他……

    ……

    语蓉沉吟了起来,她的心里波澜起伏,和李岩相处的一年中的许多片段,迅速的在脑海中闪过。

    难怪他不在乎公司业绩差;

    难怪他不在乎没有奖金;

    难怪他不在乎别人的鄙夷、歧视;

    难怪他能够在郁小滴有危险的时候救了她;

    难怪他独自应付一大群混混,能够安然回来;

    难怪遇到枪战、遇到爆炸、抢劫,会那么冷静,越是非常事件,越是看得清楚;

    难怪……

    想起众多的细节、或者说疑点,语蓉暗暗苦笑。都说越是危险的男人,越有致命的诱惑,自己一直觉得看不透他,似乎他表面之下另外还隐藏着什么。可是别人不管看不看都透,就是直接的被吸引、去接纳。郁小滴会主动缠着他,两个ri本女孩也会觉得他别有魅力,连温倩怡这样见多识广的尤物,也会对他另眼相看。

    她又想起了过年前回到李岩家的时候,那个晚上,李岩向她讲述他之前十几年的故事,但只是讲述了高中时候的事情,之后的那段岁月,还是跳过了。当时他只是说是被人掳走,伪造了留言。等他醒来之后,是在一个陌生的封闭地方,在那里开始接受长期而艰苦的训练……

    他当时没有说是具体是什么的训练,也没有想说过程。只是说对他来说,是一个痛苦的回忆,算是学了一些特殊的技术,凭着这些技术,赚了一些钱。但不能告诉家里人、不能告诉任何人,所以,后来即便有打电话回家,又寄钱回家,也从来没有透露过这些。

    语蓉暗暗唏嘘,当时完全听不懂,在他说了几乎是违法的事情,她也只是根据他当时‘骗风投’的事,联想到金融诈骗,却没想到竟然是接受的杀手训练,做的是杀人的违法事情!

    难怪他会说是一个痛苦的回忆!

    她又想起自己当时的回应。

    ‘没关系,无论你吃了什么样的苦,都过去了’

    ‘无论你做的是什么样的工作,我都会支持你的。’

    ‘听着我的心跳,我不对你撒谎!以前的事情,我不会在意的,我不会因为这个而离开你。只是以后尽量别做非法的了,为了……未来!’

    自己说的话,隐约都记了起来,语蓉暗问自己,难道我就这么现实?是金融诈骗犯就可以通融,是杀手就敬而远之?难道我当时说的话,只是安慰他的甜言蜜语?

    不!我说过会支持他,就是会支持他!只要他真的有心为了大家的未来,那就会支持他一起为了未来!

    “我想通了……”

    “嗯?”月瑶看着她。

    语蓉面带微笑,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低落,而是恢复了往ri的自信神采,她从容的说道:“不管他以前是什么人,曾经是什么人,或者另外一层身份是什么,他都是李岩,是我的老公,我的丈夫!我既然已经接受了他这个人,就要接受他的全部,而不是挑选一些自己满意的方面来接受!就算我爸、妈有别的看法,我也会劝他们的。”

    月瑶竖起了大拇指,对她的决定露出了笑容。心里也是一阵欣慰,她能够接受这个现实,度过这个冲击,完成这个考验,也不忘她傻傻的牺牲自己利益的劝说了。

    “我就知道你们来之不易的感情,能够接受住更多的考验。”

    “那我们下去吧!我爸妈这会儿应该也已经简单的交换意见了,如果能接受的话,或许会避而不谈,装作没听出什么;如果不能接受的话,也不会那么快摊派;即便摊派,也是私下找我。我也不会避开了。”

    “那这枪怎么办?先收藏起来吧?”月瑶指了指她手里的枪。——事实上,她一直在关注着语蓉手里的枪,怕她因为不懂而擦枪走火。如果真的有那样的危险,即便暴露身份,她也要出手了。

    语蓉看了看手里的枪,有点为难的说:“我们收藏也没意思,只能偷偷给李岩让他处理了。可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之前会不会有危险……”

    “要不我先拿着吧,你身上不好放。如果有事,别人也会关注你而忽略我,我更有机会。没事最好,我就悄悄给他。”月瑶伸出了手。

    语蓉有点迟疑,看着事事都为她着想的月瑶,她心里一阵不忍。她脑中浮现一个场面:月瑶把枪给李岩,李岩却接过来直接给她爆头……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李岩想要杀了月瑶灭口的话,也一定会另外找一个机会、处理得滴水不漏的。但这个凭空臆想的画面,却在她心里不难散去,也是阵阵难受。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看她犹豫,估计是担心枪走火,月瑶笑着拿了过来,“放心吧!我写小说也看过一些简单的手枪资料,会收好的。走吧!”

    看她踹了枪就走,语蓉心里一阵怜惜,如果你拿枪给李岩,岂不等于当面提醒他你知道他的身份了?

    可如果李岩会杀人灭口的话,即便她不提醒,也会的;如果不会,就算提醒也不会。

    看着月瑶的背影,语蓉心中又浮现起刚刚臆想到李岩将其爆头、鲜血四溅的模样……这让她想起了月瑶曾经重伤住院过一次,立即做出了一个决定!

    一个她自己也不知道算是伟大、还是傻的决定!

    hr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