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擦汗】300万了!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300万了!

    第三百三十九章擦汗

    (不知不觉间,就快一年了,本书也到300万,达到老赖的个人新纪录了非常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老赖会继续为您写好后面的故事,不太监、不烂尾的完成本书)

    眼睛睁开了,柔和灯光下,看到的是非常熟悉的卧室。以一般人来说,会清楚自己已经从噩梦中惊醒。但李岩刚刚不止是做了一个梦,他无论是去学校、还是在厮杀,都是那样的真切,那样的熟悉,所以,一时间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现在是不是又像刚才切换场景一样的来到了梦的第三站。

    这会儿,他的头脑还是昏昏沉沉的,头疼也有一点,只是没有那种快要爆炸一般的撕裂感。

    “语蓉?……月瑶?”

    他试着喊了一声,依稀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声音不大。而房间门是关着的,没有人在里面。

    他有点无奈,又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平静一下。无论现在是不是在梦里,至少已经脱离了之前的画面……

    闭上眼睛,他眼前又浮现出血肉横飞、刀斧捭阖的场面,不过跟刚才的逼真比起来,现在就要模糊一点。刚才是亲身经历,现在只能算是看3d电影一般。

    即便如此,他的呼吸也又急促了起来,额头开始泛起细汗。——这本来就是他最不想面对的场景之一,现在没有回避,只是因为刚才又仿佛亲历了一回。

    同样的事情,无论多么震撼,经历到第二回的时候,肯定会比第一次要弱。就像第一次考试,让他们第一次杀人一样,到后来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个又一个,一次又一次的下来,就麻木了,也就锻炼了他的绝杀之心。之所以会成为李岩的心魔,只是因为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逃避这一段经历、封闭这一段回忆。

    换句话说,他出道之后做的就是杀手,如果把那当作一种享受,把以前的残酷当作一种快乐的体验,那他就不会有这方面的心魔了、不会给他那么多的困扰了。当然,那样的话,心态也就有点扭曲了。

    刚才的感觉,比起引动心魔、或者讲述回忆来,都要激烈得多,就等同于他亲自再经历了一回,而且那是无法逃避——直到最后准备以死验证才算脱离。

    换作正常状态下的李岩,一定会刺激得发狂、难以自抑;可是这一次,他的身体、意识都是在失去控制的状态下,最后却是以毒攻毒、负负得正的一个效果,就像有的人受到巨大刺激会发疯,而发疯时又受到巨大刺激则可能变正常一样。

    所以,他这会儿,自然是已经真的清醒过来了,而且对于那几年的经历,也没有再逃避。甚至现在闭着眼睛,从刚刚梦中‘亲历’的那一场厮杀考试开始,掀起自己封印的记忆面纱,开始一幕一幕的回忆过去那段岁月。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哪怕是在一个战场上死磕了几年的敌人、对手,都会有朋友的感觉。何况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有同样经历、面对同样命运的一群年轻人?

    那个考试,旨在让李岩他们克服情感、甚至泯灭人xing。让他们意识到,今天的朋友,明天可能就会死在别人手里、甚至可能死在自己手里,或者自己死在朋友的手里。那样的话,不去交朋友,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惑,不付出感情,就不会有下不了手、不会难过。而他们大家,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可是,在经过一段又一段的训练、一轮又一轮的考试之后,当初一起来到那个地方的少年们,数量已经越来越少。剩下的人,年纪在渐长、相处时间在加长,大家的命运也可以想见。如此,即便死的不是付出过感情的好友,同样会有兔死狐悲的情绪。

    既然最终无法避免大家一半一半的逐批死去,那为什么还要如机器一样的活着呢?有时候,能死在朋友的手里,感觉会比死在陌生的熟人手里更好。

    到后来,不少人都或多或少的付出了情感,有自己的朋友。当然,在那个环境下的朋友,不是一起吃喝玩乐、一起吹牛聊天,更多的不过是眼神的交流、点头的招呼而已,说话的机会、条件也不是很多。

    李岩也有朋友,而他活到了最后,也即是说,他是眼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包括亲手送他们死去。包括他当时最好的一个朋友,也是在一次考试的时候,倒在他的枪口下

    这就是为什么他后来创立杀手组织的时候,取名叫‘他们’;这也是他不愿意回忆、不愿意面对那段岁月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而今天,他算是头一次真正的打开了回忆的大门,闭着眼睛,沿着之前的画面,回忆了一遍那段ri子……

    ……

    李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这种虚弱,是由jing神上延续到上的。只是回忆一段往事,却仿佛比大杀四方更加的吃力,以至于回忆完之后,他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而身上也被汗水浸透。

    房门打开,有人进来了。

    不止一个人,闭着眼睛的李岩,凭着脚步声,可以听出其中一个是张语蓉、一个是月瑶,还有一个是……郁小滴?

    到了此刻,李岩基本上已经确认自己清醒了过来,也想明白了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过去的。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回到家里,他虽然有点疑问,但也还是能够想通的,猜想是语蓉和月瑶她们,在看到他很久没有回来,所以开车出去找他了,至于花了多久的时间才找到,就不清楚了。

    可是,小滴怎么会在这里呢?难道语蓉要叫上她来帮忙了?

    有过以前的几次经历,当张语蓉和郁小滴一起出现在家里的时候,李岩多少还是不自然的。所以,这会儿他也没有开口、睁开眼,当然,跟没有力气也有一点关系。

    房间是住了一年多、非常熟悉的(他以前在另外一个卧室,是完全一样的格局),凭着她们细琐的脚步,他也能够完全的听出到了什么地方。张语蓉和月瑶在他床的一边坐了下来,郁小滴则是在另外一边坐了下来。

    “还是没有醒来……”

    听到语蓉的轻叹,李岩知道自己至少不是昏迷了一会儿。

    “咦?他好像出了一点汗,是不是被子盖多了?还是……”在她们两个都关心李岩动静的时候,细心的月瑶,从另外的角度,看到了李岩发际线上还没有干涸的汗渍。

    听到她这么一说,张语蓉和郁小滴都马上凑上前去,也伸手在他额头、颈部轻抚。

    “真的出汗了……”

    “要不我们掀开被子吧?要不要把温度调低一点?”小滴说着就要动手。

    月瑶止住了她:“不行如果他是发烧呢?你这样会让他更加厉害”

    语蓉已经伸手到了李岩的额头,另外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用最原始的方法,试探一下他有没有发烧。

    “我去找体温计”月瑶忙快步出去了。

    听着她们三个的话语,知道她们都在担心自己,又闻道近身的淡淡幽香,疲惫过后的李岩愈发平静了。但jing神还是有点萎靡,而且有点恹恹yu睡。——他之前的昏迷,可不是在沉睡,大脑一直在混乱个不停,当然消耗jing力。

    “应该没有发烧,不过……”语蓉说着,把被子掀开了一点,然后拉了拉他的领口,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胸口。“身上也出汗了。”

    看到她的动作,郁小滴也没有不好意思了,从李岩的腰间伸手进去,摸向他的背上。因为压在床上,背上的汗水更加明显的残留着。她抽出手看着张语蓉:“背上也很多汗。”

    月瑶很快就回来了,听语蓉说他不像是发烧,但身上也出了很多汗。她想了一下,建议道:“给他擦一下身体吧。或许就像伤风感冒一样,发了汗之后,人很快就没事了。但现在这样子,他肯定不舒服的,而且很多汗残留着也不好。”她又把体温计递了过去。

    “那……”语蓉稍微有点窘,这样的活,理当是她这个当妻子的来做。但李岩这么大一个人,要帮他脱衣服、翻动,也是一个大工程,光她一个人可能要折腾比较久。而月瑶曾经和她一起检查过李岩的身体,也算是该看不该看的都看过了,让她一起帮忙也没什么。

    但现在毕竟还有外人在——是的,她把月瑶当自己人,把郁小滴当外人——那就尴尬了。而郁小滴又是跟李岩发生过关系的人,本该是她和郁小滴一起才是最合适的。

    郁小滴也不是笨小孩,她马上也看出了张语蓉的无奈,而她和李岩的那点事,月瑶也是知道的,第一次带她回来的那个晚上,月瑶就也在这里。出于关心李岩,她也就不避忌了,直接的说道:“语蓉姐,不介意的话,我也来帮你吧大家都是希望他好受一点、快点醒来……”

    语蓉想了一下,默默点头。

    李岩即便眼皮很重、快要瞌睡入眠,还是能够听到她们的对话,心里有点惭愧,很想要就此醒来,免了她们的麻烦。但身体很不听使唤,实在没力气、懒得动。也想着,若是错过这个机会,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她们一起的服侍。再则,这样的事情,也能让她们之间亲近一点、少一点尴尬吧?

    (今天还会更新。)

    hr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