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和谐拥护者】第三更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第三更

    第三百四十一章和谐拥护者

    海芙会打电话过来,张语蓉一点也不意外。

    她下午打电话过去,虽然没有说自己是谁,但相信海芙能够听出她的声音。而一旦听出她的声音、也能猜到她跟李岩的关系,那以她们两个的关系,无论海芙跟李岩是什么关系,都一定会找她聊一下,给她一个解释了。

    一直到晚上,海芙都没有打电话来。本来张语蓉以为要等到明天她上班之后,会在办公室谈。现在看来,她还是来了。

    接起电话,张语蓉只是简单的说了几下,就告诉了海芙这个地址,然后挂了电话。月瑶、郁小滴,包括假装昏迷的李岩,都能够猜得到,海芙在电话里面不便说,想要当面见她,所以问了地址,赶过来。

    “海芙在去我家的路上,知道这里之后,她不用过去,直接来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到……”张语蓉看了一下床上似昏迷、似沉睡的李岩,轻叹了一声:“他这会儿也不需要什么照顾,我们下去吧”

    月瑶当然是支持张语蓉的安排。

    郁小滴心里是想要在这里单独的陪李岩一会儿的,她下午就过来了。但是并没有单独陪着李岩的机会,只是和张语蓉、月瑶一起。李岩醒来的那会儿,她们是看了一下午也没有任何动静,所以下去吃晚饭了。

    她在这里留宿,也只能等着。并没有机会单独守着李岩,现在张语蓉去见海芙,也给了她一点空间。

    可是……李岩还是昏迷状态,即便她坐在这里,也无济于事。而海芙……到底跟李岩是什么关系呢?

    她见到过的海芙,都是私下已经做出改变的海芙,也不知道海芙在天堂的口碑、形象。换句话说,只看到海芙优秀的一面,当然也是有压力的。那种成熟知xing的气质,是她现在这个年纪学也学不出来、装也装不像的,就说最简单的吧,光那一对傲视群雌的巨硕之物,就让她没有一点脾气,相信男人更是会着迷不已……

    所以,小滴也有一份遇到情敌的危机感。这和黄樱不一样,黄樱那腼腆劲儿,能对谁有威胁感啊。

    她跟海芙不算熟,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想要单独私下接触的话,可能没有合适的机会,即便有,她的气场也镇不住。这会儿陪着张语蓉一起,无疑是最合适的。

    到了这会儿,对她颇为大方、宽容的张语蓉,在她的心里,无疑是更加亲近的人,隐约的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同盟关系。

    ……

    看着她们出去了,李岩这会儿虽然疲惫,但也没有了睡意,从床上坐了起来,找到了他的手机。查看了一下通话记录和短信息,相信了张语蓉的话,她确实是看到了她们几个的短信息,接到了她们一再拨打过来的电话,然后给她们回电了。

    当然,他也没有忽略掉郑逸轩的那个电话。

    为什么语蓉会打电话给郑逸轩呢?是语蓉打的、还是月瑶打的?

    要是月瑶联系的话,她也用不着那么明显的使用我的电话吧?既然回电话给她们几个的是语蓉,那这可能也是语蓉打的,只是为什么她要打给老三呢?

    拿着手机思索了一下,李岩便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他是怎么回来的

    看样子,不是语蓉先找到的,而是老三找到、送回来的呀

    他又努力回想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情景,还好,并没有失忆,能够记得住高方威廉的事情。但后来的情况,就模糊了。现在也明白,肯定是因为再一次融入了方威廉的意思,大脑承受不了三个人的意识,所以失去了控制。

    为了弄清楚一点状况,他把电话拨打了过去。

    “张小姐吗?李岩的情况如何?”郑逸轩很快就接听了电话。

    李岩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这也知道他真的是知道这件事,便笑了笑:“三哥,是我……我醒过来了。”

    听到李岩的声音,本该更亲近的郑逸轩,反而是沉默了一下,然后似乎有一声微弱的叹息:“怎么样?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应该没事吧,只是还有点头脑不清醒。对了,是你把我送回来的吧?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李岩直接的询问道。至于道谢,他们之间也不需要这样口头上的形式主义。

    郑逸轩又是一阵沉默,然后反问道:“你自己还不清楚?”

    李岩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我应该清楚呢?就算我当时出事昏迷在街头,也应该是被人送往医院、报jing之类的,我都已经昏迷了,怎么会知道呢?

    但郑逸轩不是无聊的人,他会这么说,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怎么说?”

    “你……”郑逸轩有点迟疑,无论如何,李岩还是很尊敬他这个三哥的,他也没有给过李岩什么限制,所以相信不至于跟他演戏。“你已经昏迷了差不多快一天一夜了,你记不记得你昨晚上做了什么事情?”

    “昨晚上?”李岩已经理清楚了,看来也没有昏迷太久,只是一晚上、再加一个白天,“当然,昨晚上有人搞鬼,找我、我老婆家的麻烦。那算是我的私人恩怨,恰好我们也关注到了这件事,所以把那些人搞定了,然后我就把对头也搞定了。再之后……我应该是要回去,但可能是在街上失去意识的。我以为是你找到了我,把我送回家的。”

    郑逸轩沉声问道:“你确定这个私人恩怨,这个被你搞定的对头,真的是你的对头?”

    “当然,我有需要瞒你吗?上次你不是因为这件事,你告诫过我吗?就是上次那件事的延续,他们想要搞我们……”李岩有点皱眉,但听他语气严肃,还是解释了一下。只是这信号也不是绝对安全,有些话不能直接的说,而是用比较含蓄的话代替了。

    之前虽然没有跟郑逸轩说过刘昱阳的具体情况,但在杀刘昱阳之前,黑了刘昱阳掌管那个基金公司的一大笔资金,这事还是通过何斌,让郑逸轩知道了。他也告诫过李岩,让他做杀手的要有“职业道德”,收杀人的钱就好了,别搞金融犯罪,那样跨行容易出事、容易把事情闹大。

    轮到郑逸轩懵了,他本以为李岩昨晚上是跟老大对着干,最后老大收拾了李岩,以这样的方式通过他来向大家一个jing示,可现在看来,老七一点都没有跟老大死磕的迹象啊。

    “我也不跟你打马虎眼,就直接问你吧你昨晚上有没有见老大?有没有……冲突起来?”

    郑逸轩已经豁出去的,这事情必须要弄清楚。如果老七仗着身手了得、手下有人,就真的想要挑了老大的话,最终结果,就会眼看着兄弟反目、看着这个老七陨落

    他不想这样的结果

    以他这个年纪,又是如此的功成名就,根本就不想冒险。接受老大的扶持,接受他某种形式上的辖制,并不算什么,老大并没有管什么,只能算是某种默契的制衡。这个社会,哪来绝对的zi you?就算是做到了一号,也有九大长老的制衡。他国权力一把抓的总统,也有国际社会的制衡,就算是美国总统,也有议会、其他党派的制衡。

    郑逸轩是很满意现状,和谐,是他追求的目标。所以,无论是早年的何斌、何政原、郑宇尊他们,还是中生代的李岩、俞墨城、管子轶,还是出道不久的老十王家奇,他从来不倚老卖老,都是当兄弟看待。该帮助的帮助、该提点的提点,该告诫的时候,也是要告诫一下。

    之前李岩流露出的态度,已经让他感觉到不和谐了。

    “老大?冲突?”李岩不由得失笑起来,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老三对他的态度会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会一直那么严肃。感情以为他跟老大干起来了呀

    “嘿嘿,你是不是怕我要那个了‘他’?”他似笑非笑的说道。

    “哼你该很清楚,跟他比实力,你差远了”郑逸轩没好气的说。

    “好了,我不想让你难做。实话跟你说吧,昨天,‘他’确实联系我了,说会通知我见面——诶,是不是你跟他说什么了?要不他怎么知道我对他有点小不满呢?”

    “……”对于李岩的话,郑逸轩沉默不解释。

    “无所谓了,向老大汇报一下我们的思想问题,也是应该的。嘿,我不介意。说回昨天,其实是‘他’给我的信息里面,提到让我先处理好自己的小问题,我才觉得可能是那件事有后遗症,才想到去查一下、看一下,结合ueen给我的消息,才算是临时搬回来了,没有出事。”

    李岩简单的说了一下,又说道:“就冲着这一点,我也该感谢他,是吧?怎么可能跟他起冲突呢?再说,我真的还没有见到他——哈哈,没你资格老,不放心见我啊。”

    郑逸轩不理会他的挤兑,听到原来竟是这样的结果,才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对于‘老大’,也更是佩服。他自己也算是消息灵通之人了,对于自家兄弟的事情,也比较上心,比如去年动乱的那次,他就在当晚知道了消息,及时通知到月瑶那里。可这一次,他人也在s市,却没有发现什么,反而老大一清二楚。

    而老大这样的处理方式,也让他非常的赞同,对于李岩的想要争取zi you,并没有打压,反而先送你一个大人情,让你自己先欠着他,其他方面态度再好一点。那就能更好的收买人心,让李岩继续安分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这就能说通了……”

    “嗯?”

    “其实不是我找到的你,是‘他’的人找到了你。因为是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他们今早上才把你送到医院,然后通知你老婆、还有我接手。我看已经过了一个晚上,送到医院,专家医生都束手无策,我还以为你们见面起了冲突,他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

    “杀鸡儆猴?哈哈你想太多了。”李岩不由得好笑,这个误会,让老三自己把自己敲打了一番。

    郑逸轩并不在意,没有这事,大家都还是如以前一样,不用分裂。

    “现在看来,‘他’还是非常在乎、非常照顾你的。知道你要自己解决,所以并没有越俎代庖的帮你解决,而是让你自己动手。但又怕你吃亏,所以还是安排人接应你,后来你出了意外,才会马上有人把你接走了。我估计昨晚上,‘他’都是在想办法让你醒来,也不知道你到底出什么问题了,‘他’也解决不了,才不得已送你进医院。”

    李岩当然听得出来,郑逸轩这是在替老大说好话,潜台词就是:看吧,老大一点都不怪你,对你多好,别再老想着脱离组织了……

    无论如何,该争取的他会继续争取,但这个人情,他也是记得的。

    他心里也奇怪了,难道老大的人,真的一晚上都跟着?为什么一点都没有觉察到呢?

    把我带回去一晚上,就是为了弄醒我?

    拿盆冷水一浇,我就醒来了吧?语蓉不舍得,他们还会在乎吗?需要守护我到天亮、还送医院?

    他实在猜不透老大的用心,但绝对不相信老大是大公无私的对他很好;也不相信老大是怕他了,——他的所有实力,老大应该很清楚,而老大有什么,他却是一点也不知道

    “行了,我心里有数。我本来也没有要怎么他,只是想要过点自己的生活而已。我不会跟他冲突的。”

    “嗯……”说完了郑逸轩最担心的老大问题,他才有空考虑细节问题:“你昨晚上又干什么了?需不需要我帮你擦屁股的?”

    “嘿嘿……我又没拉屎,要你擦什么屁股?我可什么都没干”

    “对了,你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今上午医院方面的检查,是说弄不清楚你到底是怎么个状况,我以为是老大给你弄了什么jing告一下,估计会给你解药,所以让你老婆把你先接回家去。你现在是怎么醒来的?”

    对于这个问题,李岩当然不想回答,“我怎么知道?可能是我累了睡过去了,或者被‘他’的人敲晕过去了,或者真的是吃了什么,也不一定。现在醒来,可能就是睡够了、或者有人偷偷给我灌了解药吧。”

    说完,又做出无意中的低声嘀咕:“我要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是昏迷吗?”

    郑逸轩也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他也没有再多问,叮嘱他休息好,暗示别跟老大磕上了就挂了。

    弄清楚了大致状况,李岩回到床上,思索如何应对海芙和语蓉见面后的状况……

    (哦耶~~今天三更了)

    hr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