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执着,过去,未来】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第三百五十六章执着,过去,未来

    这些年,他们两个都有各自的生活、各自需要奋斗的目标,但暗地里都有揪出当年幕后主使、现在李岩的老大复仇这个目标。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李岩虽然和老三到老九都熟识,包括现在年轻的老十也见过了,但却从来没有见过老2,老大也一直是在神秘之中。起是以不相干的人存在着,这无法接近、但也不会被防备,通过他的方式调查,有所收获也会转达给李岩。

    “你现在有老婆、有情人、有事业、有地位,前途可望、左拥右抱,这让你已经没有了报仇的心了”

    起的话,让李岩无法反驳。沉默了一会儿,叹道:“你说的对……或许是我沉沦了吧”

    他的职业人生,在前几年就达到了巅峰。但这毕竟是杀手行业,跟一般行业的从业人员,会以规模壮大、勇攀高峰不一样。

    别人赚了一百万,向一千万进军,赚了一千万,向一亿进军,就是几十亿、几百亿的富豪,也还在继续的努力。可杀手呢?杀了一百个人,以为杀一千个为目标?杀了一千个,往杀一万个努力?

    再则,杀手和明星一样,吃的是青饭。上了年纪,身手就会下降,风险就会增加。一般来说,都是趁着年轻,努力挣钱,经过一段挥霍时期,就会开始积蓄,等存够了钱,就退出江湖。高端一点的,可以去外国买个小岛、农场什么的享受人生;中层的可以做点生意、投资,周游世界;低端的也可以在普通人群中过小ri子去。

    李岩前两年休假,就已经开始把重心从存钱,改变为调整身心——包括研究心魔、包括融入普通人的生活等。那时候他虽然没有计算过到底有多少积蓄,但猜想也足够他和月瑶富足一生了。

    而且一旦真的爆发冲突的话,郑逸轩、管子轶他们大多应该会是在老大一边,和这些一直相处很好、真心互助的兄弟们反目成仇,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你不是沉沦,你是既得利益者”起冷冷的说。

    李岩是当时几百人里面唯一活下来的,也是得到了第二阶段的培训、最终成为顶尖杀手,积蓄了属于他的财富。这跟郑逸轩说的,没有老大的话,也没有他们的今天,意思是一样的。

    “算是吧。我对他的情绪是很复杂的,如果要报仇,那要不要报恩?没有他把我弄去培训,以我原先的人生轨迹,无非是靠上大学,出来找个工作,然后为结婚而存钱,为买房子犯愁……我能有今天的积蓄?能有现在身体、实力?嘿现在的社会,想要成功,哪里都是挤破脑袋的战场高考要进入好的大学,要跟很多人pk;毕业了要找个好的工作,又要跟很多人pk想要升职、想要业绩……哪一样不是要干掉几十人、几百人?只是不直接死人而已。”

    李岩是抛开张天翼这一层来说,因为现在的他,也没有继承张家的财富。

    “哼那是因为你活下来了你原先的人生轨迹,哪怕是出去混,也不至于让你经历那么多次死亡吧?那些死去的人呢?你现在的享受,是几百个人堆出来的”起还是坚持的说。

    对于他的激动,李岩是能够理解的,起当年肯定遭遇了难以想象的痛苦才活下来,而现在正是在事业巅峰、是信心最膨胀的阶段,他则已经是过来人了。

    “那又如何?”

    李岩问完,看他似乎没有理解,又问了一句:“那我就冷血的问:那——又——如——何?我要为他们的命负责?还是要为他们报仇?替天行道的杀了‘他’?然后呢?我自己也自刎谢罪?”

    这一连串的问题,把起问倒了。他一直有着强烈的复仇念头,但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谁,却有点朦胧,或者说并没有严肃的正视。

    “我不是正义的使者我没有义务为他人复仇如果是因为我活下来了,有的人死在我的手里,要为他们的xing命负责的话,那还有更多的人我到底执行了多少次委托任务、杀了多少人,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他们该找谁报仇?”李岩苦笑了一声:“这几年来我不是泡妞拍拖,我也看了很多书,甚至尝试打坐参禅……”

    这是起能够理解的,他的杀戮戾气比李岩更重,在心烦意躁时候,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平静。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禅定修为,只是一种静心的方式而已。

    “有时候我就想,当初我们都活下来,从某种方面来说,也都获得了不少的利益。最该复仇的,是那些死了的。我们当初决定复仇,是为了报复、还是为了让自己心安?”

    这个问题,是李岩自问,也是对起的问题。他接着自己说出自己的答案:“我发现……我更多的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你说得对,别人死了,我活下来了,我就是既得利益者。原本大家的命运都一样的,我也付出了一次次几乎丧命的代价,但最终的只有我收获了,我也就多了一份心里负担,我要为他们——至少是曾经死、伤在我手里的人背负心理压力。

    于是我们把矛头转向‘他’,‘他’就是整个事件的幕后主谋,那‘他’就应该要负上最大责任。那样我就只是整个游戏中的一枚棋子,我只是比较幸运一点点的受害者而已,那样我就会坦然了,就不会欠谁了。”

    起喝了一口茶,沉着脸没有说话,但比刚才已经平静了一点。

    “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的我,也是真的沉沦了。说好听一点,我是已经看淡了生死;说难听一点,是杀人多了,已经冷血麻木了。我还是跟‘他’在对立面,但主要已经不是为了当初我的遭遇了,而是为了退出。我厌倦了,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但他未必能够随便我退出,所以,我和他还是不能相容。”

    对于起,李岩没有隐瞒的必要,完全是实话实说。

    可这话,对于起,却有着更大的震撼

    李岩已经看淡了过去,为之努力的是未来而他,则还是在执着于过去,从来没有想过未来

    虽然在训练营已经一次次的经历了死亡边缘,但最后那一次被李岩枪击重伤装死的逃亡,还是让他有刻骨铭心的难受。和李岩经历第二阶段的培训、然后开始杀手生涯不同,起逃出生天之后,花了很长的时间藏起来和养伤,那差点让他死亡的枪伤,用了他很久的时间,才恢复如初,然后是重新对身体的训练。

    在那断ri子里,身上的痛楚、身上的刀疤,无一不提醒着他曾经过的非人ri子,让他心里仇恨的火苗越烧越旺当然,他并没有把枪伤埋怨到李岩的身上,虽然是李岩开枪的,但那是他们的计划。相反,他已经活下来了,他最大的期待,就是希望李岩也能够在里面活下去因为他过了那一关,后面就是安全的了,而接触小训练营的李岩,还要经过一次次的生死考验。

    不同的经历,造就了一个把那段岁月封印在记忆里,不去回想;而另外一个,则是时刻提醒自己。所以重逢之后,起对幕后主使的老大,怨恨、复仇之心是非常的深刻。即便是这几年,他已经成为一名顶级的杀手,获得了业内的名声、累积了一定的财富,仍然无法浇灭他的怨恨。——他的钱不能正大光明的给家人花、因为他解释不了这是怎么来的。甚至不敢回去见父母。只能也是像以前李岩那样的选择,谎称在外打工,定时汇一点钱回家而已。

    正因为执着于复仇,让他现在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复仇的准备。包括钱、经验等,都是想着能够在决战那幕后主使的时候,能够帮上忙。不消灭这个大敌,他就没想过自己的未来。

    现在听到李岩的意思,似乎已经看淡了,且不论是为了谁报复,过去都已经成为了过去,那只是一部分经历,而不能成为太重的负担。李岩已经有自己未来的构想,他呢?

    他的未来会如何?

    “我先走了……”起站了起来,有点失魂落魄,然后往阳台下面跃了出去

    多年坚持、并还在为之奋斗的目标,突然之间发现那不过是一种执着、意义并没有想象中大,要复出巨大的代价,也未必能给自己带来什么。这对谁来说,都是一种刺激就像……就像看了几十年、每ri必看新闻联播的人,忽然听到别人说看那个其实没什么意义,不过是前十分钟领导很忙、中间十分钟全国人民生活很幸福、后十分钟世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李岩也站了起来,本想要挽留他,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从起刚刚的神态,他能够猜到话已经听进去一点,虽然不一定会放弃报仇,但至少会让他更多的想一下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或许下一次会面,起会看得更透一点。

    当然,无论两个人的观念如何改变,起仍然是他过命交情的朋友、仍然是他的盟军。而让他情绪复杂的老大,则还是要看见面后的谈判如何。如果不给予他退役的zi you,终究还是要斗起来的……

    “他走了?”过了一会儿,月瑶出现在他身后。

    “走了……”李岩没有多跟她说,因为那涉及他自己不想提及的岁月,“陪我坐一会儿吧……”

    月瑶什么也没有问。

    hr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