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空城计?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

    第三百七十章 空城计?    听到郑天说只是要他女儿愿意,不建议给李岩做二奶,这一次可不像刚才那样有玩笑的成分,明显是深思熟虑后说的。这让段海波邹了邹眉头,不知道怎么评价好。    这会儿比起之前来,他从郑天刚才的话里面,多少知道了一点关于李岩和郑天女儿的事情,也知道她遭遇过很多危险。“你是肯定有能力保护她安全的”这也说明了郑天的无奈,而不安全是为了巴结李岩。    李岩则有点不悦了,当年念雨菲妈妈就是郑天的二奶,现在他又直言不介意念雨菲做他的二奶,让念雨菲怎么想?这是父亲该有的态度吗?    可面对郑天不带虚假的脸,又让他斥责不来。    以郑天为了念雨菲组建杀手团体的手笔、以及不惜向胡英雄他们低头来看,若能不委屈自己的女儿,绝对不会!上一次他带人来s市见李岩,意图很明显,要是觉得人还可以,就是威逼利诱都要让李岩答应陪着念雨菲。只是那时候现李岩不是他能控制的、才改变了策略。    而现在他也看出来了,李岩对于念雨菲,或许有怜悯、照拂、或许念及当年之情,但并没有男女之意。所以他才会说出二奶之类的话来。    “老郑,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徒让大家难堪。当年救下念雨菲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孩子,就算现在,也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半大孩子,她对我的情感,只是英雄崇拜情结。等她长大了自然会明白,你这样的跟我说,倒也没什么。但如果跟她说,可能会让她觉得是对那种纯真向外大家玷污。你这样,也会让我们以后不好打交道了。”    郑天沉默的点头,李岩这话是说得在理,他只是过于关心了。或许,这一次把普昌南拔掉了,以后菲儿就不需要出行都有很多人跟着保护,就能过一个普通女孩的日子了。慢慢总会让心态改变的。李岩最后一句,就等于明示:若他再说这样的话,就不再和他打交道了,那无论从他自己考虑、还是从念雨菲考虑,都不希望如此。    “要不....吃饭去吧?不知道那胡英雄还能不能吃得下饭!”有是段海波打破了这冷场的氛围。    大家都笑了,胡英雄身体的伤处对吃饭影响不大,心里的阴影只怕更大!    .......    接下来,他们在延吉玩了两天。    延吉市东、南、北三面环山,西面开阔,中间平坦,呈马蹄状盆地。这里不算是什么历史文化古城,但也有其瑰丽的自然风光,北侧有山清水秀碧清幽多姿的镜泊湖,“吊水楼”瀑布、大孤山等八大景观;难免是气势雄伟景色宜人的长白山,巍巍耸立的白云峰、波光粼粼的天池、咆哮奔泻的长白瀑布、星罗棋布的温泉群、亭亭玉立的美人松争奇斗艳;眺望东,中朝俄三国交界的防川岛,不仅可领略“昼看三国景,夜闻异国情”的边寨风貌,一路上海可以浏览那起伏长白山脉,浩瀚的原始森林和奔腾和图们江水。    看看风景也好,能作为一份调剂。只是无论李岩、还是段海波,都不习惯这样一群人游玩看风景,即便旅游放松的时候,他们也往往一个人。想要和别人一起,也是和mm,和大老爷们一起看风景,骑士很煞风景……对于延吉本地朝鲜族的状况,或者韩国式店铺、生活等,他们都没有什么兴趣。    胡英雄杰克曼两个人,本想要在第一天见面的时候,给李岩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反而让李岩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接下来的时间里,都非常的老实。杰克曼身上的枪和胡英雄喉咙的伤口,都提醒他们对李岩小心一点。    这一太难晚上,先到了延吉的‘他们’组织成员,通过月瑶联系到了李岩。李岩让他们到酒店的咖啡厅等候,然后一个人先下去了解情况。    在咖啡厅里面,李岩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目标,直接到了那个小伙子的对面坐下。    小伙子有点正襟危坐、一点也不敢松懈的样子,看到李岩出现在他的面前,立即激动了起来,带着一丝狂热和崇敬,小声的尊称了一声:“king,您亲自来了?”    “李天域?这次从韩国过来延吉的是你?”李岩点点头,示意他不必那么拘谨。    看到李岩拿出了烟,李天域忙凑上前打火。除了在香港集会那次,他就单独见过李岩一次(有人买凶击伤陈明英,在酒店要动手的时候,被和海芙一起吃饭的李岩撞上,让他联系月瑶取消了任务),没想到偶像、领袖king竟然还记得他的名字,这让他颇为激动。    “其实我是来学习的,还有火羲 哥一起,现在他在看着那个朴昌南的住处,让我来通知您。”李天域毕恭毕敬的回答。    火羲 哥?李岩估计他说的应该是指刘 火羲 。这也就释然了,李天域就算再机灵、也只能算是一个新秀,还不能担大任。好像他本来也就内部“枪”级的水平,后来进阶到了“刃”级水平,放在业界,就算是b级杀手的水平。却是还需要操练,无论是技艺还是经验。而刘 火羲 则已经是“拳”级,并由李岩批准允许他和风无情、石建恩一起参与s级任务。算是达到了a级冲击s级的杀手了。    比起风无情、石建恩,刘 火羲 还需要更多的锻炼;比起其他稳固的“刃”级杀手,李天域还还需要更多的锻炼。由此看出,月瑶在安排方面,出了头脑灵活之外,也是兼顾到了组员们的水平特质。    “说说现在的情况。”服务员过来,李岩随便瑶了一杯咖啡。    “是!”李天域马上汇报了起来。    他们从韩国过来延吉倒不是很难,又跟据在韩国逮获得的那些团员的招供,摸到了朴昌南在延吉的老巢。不过朴昌南消息也很灵通,知道他在韩国的据点和大本营被莫名其妙的杀手团端了,所以他也是非常的谨慎,一点都不离开家门,一点动静都没有,仿佛根本就不住在这里,人已经走了似地。    很明显,朴昌南也能猜到,既然有人搞他的大本营,也肯定有人来搞他在中国的落脚之处。但他或许信奉的是‘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所以,即便一切都已经非常小心翼翼,甚至每天都蜗居不出门,但却并诶有离开住的地方。    刘刘希和李天域找到朴昌南之后,不变打草惊蛇,只能用守株待兔的方式,通过长时间的轮流监视,确定他就住在那个房子里,并还有两个人。在这几天都没有出入,也没有其他人造访,并没有转移的意思之后,现在才来找李岩。    “地址你不会记错吧??今晚上就过去端了。”    “不敢记错。”说着,李天域又从桌子下面递过来一个黑色胶带,同时压低声音道:“这是你的武器。”    这是月瑶先安排后勤人送来的武器,已经跟他们两个交接过了。李岩也就要了一支枪,防弹衣也不需要。    他把枪收好,然后喝了咖啡,“一会儿你在门口等着,我马上去叫人下来。”    郑天这两天看起来气定神闲,似乎已经淡定下来,但其实他是最着急的一个。因为别人都是工作,任务,只有他是关系到切身利益,哪里能真的淡定。只是他也不便催促李岩,只能保持不在意的样子。    现在听到已经有消息了,今晚就动手,老头非常的激动,马上叫好了胡英雄和杰克曼,还有他的贴身保镖。    胡英雄,杰克曼就是干这个的,两个贴身保镖是当年就跟他出来混的心腹手下,而处理其他事物的助理,则没有叫上。    段海波左右无事,便提出跟着一起看看热闹说他绝对不会拖大家的后腿,也不会打草惊蛇。李岩无所谓,郑天觉得是李岩看中的朋友,无论是不是杀手,都应该有不错的能力,虽然他自己问自己的人手就应该够了,但是多一个帮手在后面压阵,他也能放心一点。    ………    一行七个人,加上来带路的李天域,半人分了两辆车。李天域是坐出租车过来的,而郑天着两辆车则是让助理在本地租的。有自己人开车,当然也会方便一点。    但也有一点麻烦的地方,为了不留下过去现场的蛛丝马迹,现在过去不便使用导航,不变向人打听问路。李天域的记忆路线,和李岩买的地图,开始派上用场了。只是看到那地图的时候,胡英雄和杰克曼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不明白李岩怎么会有延吉地图的特制品….    不能惊动到对方,这几天刘希和李天域轮流监视,在出去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现在回来,也是把车停在附近,然后散仧步绕过去。    朴昌南住的地方,使移动带一个小院子的三层民宅,是没有规划、以前本地人的自 建房,他是买下来还是租用的就不得而知。从几天不出门,可以看出里面的食物储备还 是丰富的。    刘羲和李天域坚实的地方,则是在附近隔了一段距离的一栋类似的民宅,这是他们 物色到最好的一个观测点。本来是想要租用三个月的方式租下来,结果这里没有住人, 也没有要招租、转让、出售之类的告示,不能联系到业主,在当晚,他们确定没人住之 后,就自己闯进去了,暂住在里面。    因为他们守株待兔的窥视,比起朴昌南等人,是更加的无聊,也不敢有更大的动作 。所以住了几天,在外面一点也现不了里面有人。这也是他们没有引起朴昌南那边注 意的原因之一——他们进出从来没走过正门,都是没人注意的角度翻墙进去,而且也不 频繁出入。    陆续到达之后,夜色的掩饰,大家分批翻墙进去了里面。除了郑天上了年纪、需要 人帮忙之外,大家都很轻松的做到了。 刘羲也不知道ueen安排从国内来协助动手的人是谁,见到李岩的时候,非常惊讶 、惊喜。他也只是和李岩寒暄问好,和其他人,就随便点点头。来了这么多人,特和李 天域一样,是李岩带着的,根本不问。    因为时间还比较早,在刘羲从监视的窗口,向他们介绍了大致的情况之后,大家还 要等时间晚一点再动手。    李天域先出去吃饭了,也给刘羲带东西回来,这会儿他一个人吃东西。李岩也简单 的说了一下其他几个人的身份,这让刘羲有点惊讶,一般的任务,他们都不会跟雇主接 触,更不用说让雇主亲自到场了。    但他们也看出,这是李岩的朋友,这一次的任务有合作生意、有给“他们”练兵、 也有事李岩帮助朋友。    “目标……又没有可能已经离开了那栋房子?”详细看过之后的段海波,插嘴问了 一句。    “不会的,我们两个一直轮流看着,没有一刻分神。”李天域马上说。    段海波摇了摇头:“我们的视角是有盲点的,比如我们在看前面的时候,看不到自 己的后面,也看不到‘前面的后面’。从现在这个角度来说是附近最好的观测地点,但 我们的完美视角,其实只有四个方向的其中一个方向。加上不完全视角的两侧,也最多 看到三个方向。至少有一个方向不到的。我们可以从视角盲点翻墙出入,反推他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离开!”    他不是杀手,对于监视方面,杀手的关注角度不是很清楚。单一他们佣兵的团体作战原则,纵观全局是必须的,配合包抄也是常见的。所以,马上怀疑到了可疑角度。    刚刚吃完饭的刘羲有点冷汗,他只是觉得两人做的天衣无缝,所以一直笃信朴昌南就在里面。可现在听完了段海波的分析,他开始暗暗惊心,若朴昌南现了他们,用这样的方式离开的话,那就不是守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而是用“空城计”拖住了他们,为逃亡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他们只不过来到延吉数日而已,完全是通过朴昌南手下的信息招来这里的。而他们有没有危机机制?有没有其他的隐形联络方式?就算没有,朴昌南在知道下面的人都被端了之后,也能猜到这样一个结果,那他即便没有现他们两个,也能猜到有人在暗中监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乍看窝藏在里面不动、装没人,但实际上可能早就走了、或者换人了。    普昌南可是在延吉混乱十几年二十几年,逃亡开来,可难找了!    段海波考虑到的问题,其实李岩也考虑到了,如果要监视的话,也应该在一个更高的、有着看重视角的楼上,但到了现场所见,显然没有这个优势。但他不想打击刘,所以没有先说出来。    刘羲和李岩也终于意识到这严重性了,也算是让他们吸取一个教训,对于以后做事,还是会有帮助的。    “对不起......”刘羲留着冷汗,惨然对着李岩道歉。本以为自己辛苦的盯着几天,竟然让老大亲自见到,多少是一个好印象。没想到这才一会儿的兴奋,马上就可能是耽误了大事!    盯着那边的李天域也过来认错,李岩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监视。    “小段的提醒很有道理。我想你们本来应该也能想到的,只是因为在韩国的行动太成功了,让你们大意,骄傲了。幸好现在还没有酿成大祸,人.....还在里面。”李岩淡淡的话,让他们两个长出了一口气。    但他们都有点郁闷,不知道李岩凭什么确定。    “猜的!”李岩笑了笑,解答了他们的疑惑:“第一,我们在韩国的行动很成功,所有人都是全部控制,这是我们知道的情况,但普昌南在延吉肯定知道出事了,但未必知道详情。那样的话,他的假想敌会是韩国的对手,就会继续在延吉坐镇,打听消息;第二,就算他知道、或猜到了,他也无路可走,这会是他更好的选择!”    大家都想问又不敢问,为什么会无路可走呢?别说整个东北那么大、整个中国那么大,就算是在跑到延吉市、延边州的那个乡下藏起来,也没处可找。他肯定要比他们更熟悉这里!    “韩国出事了,他不能回去;他也知道可能会有人来干掉他。可他在这里一二十年,会地下世界毫无名气吗?如果他贸然出逃,无论是远遁、还是近藏,肯定会有人知道。我不信这些年没有本地的老大想要搞他!我同样不信他的住所会纯洁的像处女一样,里面或许有课撤退的防弹车、有进攻防守的枪仧支。    只要他屹立不动,安守大本营。面对外来的杀手,就是以逸待劳、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主场优势!如果他先乱了,本地想要置他于死地、取而代之的人,就会蜂拥而上,墙倒众人推!相比外来的势力的人生地不熟、人手有限,本地实力才是大患。为了躲过这一劫,为了山再起,他只有唱着一处‘空城计’!”    李岩说完,有笑道:“嘿嘿,有可能是空城计!他盘踞多年的 栖息之所,谁敢肯定没有地窖、地下室之类的地方?要是顶几天都没有看到人进出、进去之后又没有找到人,熬上几天,或许我们就会认为他逃走了而离开。”    当然,他只是说他的推测,没有说她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那边有人。    <hr /></p>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