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最后线索】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

    李岩回想起来了,这个公司因为名字叫第还是很好记的去年年底的时候,一个酒店的古董拍卖会,乌克兰玫瑰打上了主意,又意外的遇到、认出了李岩,所以那个索尼娅拉他入伙一起搞,出了古董,主要目标还有那块神秘的石头    出事之后,张天翼庆幸他的古董没有送去,也跟李岩说起他家雇佣的保安,就是酒店当时雇佣的第一保安公司的,还询问过要不要换当时李岩有想过推荐捷锐,但想着只是私家保安,也不算多大的生意,反而要是张家出事了,他这个推荐人,可能会有监守自盗的嫌疑,也就没说    那一次拍卖会,是那个酒店主办的,而不是拍卖行上任不久的兆城尧,人脉、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替锐捷拉到了那次的安保机会但李岩知道后,很清楚必然失败,就让赵城尧推了但是赵城尧就是找了名气、实力都大的第一保安公司接手,联系的人就是赵赟    送生意上门,赵赟当然乐意,还一副看赵城尧是同姓的份上帮锐捷的忙等到后来出事了,他就来锐捷找茬,说这是被赵城尧给坑了,要赵城尧赔偿一部分损失    那家伙是两米巨汉,单枪匹马直挑锐捷办公室,气势上非常牛,几乎就是威胁锐捷赔偿赵城尧是想要息事宁人的谈一下,多少赔偿一点,以免被第一保安公司在业务上阻击;李洁也是一再忍让但李岩刚好到了,在赵赟一再出言不逊、好不给面子的情况下,同意跟李岩打一场来决定    赵赟可是比李岩还高了近二十公分的壮汉,本身又是精通格斗的人,当然没有把李岩这个“顾问”放在眼里,没想到结果却是被李岩一边倒的虐一场打下来,他没哟伤到李岩分毫,自己却多处受伤,也就心服口服的离开,代表第一保安公司,不再寻理由找锐捷的麻烦    这是去年的事情,但也只是几个月的时间而已,所以在听到两个关键词的时候,李岩还是马上想起来了只是他有点不解,作为同行,还是曾经有过不愉快的同行,赵赟没有理由会向李洁介绍好生意啊?    “就是他我认得他,有他的号码事情跟他有关吗?好像之前他曾经到锐捷捣乱过,是你处理的?他现在为什么要找李洁的麻烦?”    “别想太多,不一定就是麻烦或许是合作、生意什么的,现在我没有瞒你了,但希望你不要掺和进来,搞乱了就不好,我会解决好”李岩没有再跟周云飞客气了,冷冷的说完,直接的挂了电话    周云飞真的想要打个电话给赵赟,虽然不算是多么要好的朋友,但也是在这个圈子里一起从业多年的、认识的人无论是什么事情,都还是可以先打电话问清楚的可在在说这话的时候,让他没有来由的感觉到一份压力即便挂了他的电话,让他觉得不爽,但还是听从了    ……    已经知道了赵赟的身份,李岩虽然觉得有点蹊跷,但事情估计也不会又什么危险,多的可能是工作生意上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怕打草惊蛇,直接拨通了赵赟的电话    “你好,我是赵赟,哪位?”    对于陌生来电,赵赟却是非常的客气,让李岩稍微有点惊讶但随即明白过来,身为第一保安公司的猛将,赵赟应该并不止是因为个头大、精通格斗的身体之猛,而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上次他看似很浑,其实也是有意敲打捷锐、敲打赵城尧以气势上压死他们,不让这个同行在第一遭遇到问题的时候趁机抢生意    “第一保安公司的赵赟队长是?”    “没错,您是……”赵赟可能因为是客户转介上门的生意,愈的客气了起来    “我们见过面我是捷锐公司的顾问,去年你俩捷锐的时候,我们打过一次的”李岩自报家门    赵赟以他那身材块头、还有实力,不说是打遍s市保安界无敌手,至少在第一保安公司里面,堪称第一而且跟其他一些同行切磋过的时候,都没有输过而去年那一次,不仅仅他输了,而且还输得非常的惨    当然,那也跟他的轻敌不无关系,不过事后总结,就算全神戒备之下,要跟李岩打,也难打赢李岩、所以对于捷锐这个顾问,他当然是印象非常深刻的还打听过李岩的身份,原以为李岩可能队的教官、或者开武术学校之类的人在捷锐挂名顾问,没想到竟然是天堂集团旗下一个电影公司的经理,让他很不解    只是因为第一保安遭到那一次的滑铁卢,其他一些同行,都趁机抢生意,他也没有时间找李岩继续切磋、深入调查什么的    现在听到李岩的电话,赵赟很意外,但马上笑道:“记得,记得我怎么能够忘记呢?一向切磋也是我把别人放倒的份,上次却很惭愧,在您面前什么都不是我可是对您佩服得很啊”    “赵队长客气了,我只是利用了你的轻敌而已不过我今天来,可不是想要和你比武的,而是有事情请教”李岩直入正题    “请说只要我老赵知道的,没有二话”赵赟也是明白人,李岩突然找到他,肯定不是为了叙旧、也不是为了交朋友就算会问什么,他也能够猜到几分    “是这样的,前些天,你给我们老板李洁打过一个电话,也给过她一个联系号码,我想要打听一下是什么事情”这语气多少有点盘问的口气,不过跟他本来也没有什么交情,李岩也不顾忌那么多了    “呵呵……”赵赟笑了起来,然后悠然的说:“李顾问,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问我?”    “我不知道详情”    “详情?这我就不方便透露了,毕竟那是我跟李洁的私下沟通,我应该有保密的责任她是你的老板,如果你想要知道详情,似乎应该问她把?”赵赟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    李岩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从那天之后,我们就联系不到她了作为朋友和同事,我很担心她的情况根据我的调查,她最后接听的电话,是你的最后打出去的电话,应该就是你给的号码所以特意向你请教”    先礼后兵    他这已经算是把情况都交代清楚了,要是赵赟还是拿捏着的话,他不介意将其列为怀疑对象,用其他的方式对付    赵赟到底是经验丰富的人物,从李岩的态度、和能在联系不到人的情况下、找到最后接听的号码,显然是用过心思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自己又成了其中关键的人物,他不怕李岩,却不想莫名其妙的麻烦    “看得出来,李顾问,你和李洁经理的交情很好不过可能你不大了解我们,其实做保镖,很多时候是要复出自由的在保护雇主、尤其是特殊时段,不能用死人电话跟外界联系,也是常有的事情李洁不会有什么事,只是接了一桩生意而已”赵赟不亢不卑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这一次李洁没有跟公司任何人说过,也没有任何的记录所以,我特意向赵队长打听,您到底给她介绍了什么生意”李岩还是耐着性子,不过语气已经硬了    赵赟很不爽    本来他是做了一桩顺水人情,到头来,却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而且李岩是捷锐的顾问,跟第一保安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跟他也不是什么朋友,现在却以这样的口气向他“打听”,未免有点过分了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无论如何,这到底是经过自己的转介而且以前第一保安就在捷锐赵城尧的转介接手的生意失手过;万一李洁这次真的失手了,很可能会被误会为他是故意报复    李岩还不是他最顾忌的,李乘风威望,和捷锐那么多跟着李乘风的保安,才是他顾忌的作为同行,他当然清楚捷锐以前的运作模式可以说一李洁真的出事了,即便李乘风不号召大家来找他,都会有不少人来找他了    “李顾问,李洁到底接了什么样的生意,是她自己的事情,我只不过是转介了一下大家是同行,我们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不打不相识的朋友,既然你有疑心,我不介意告诉你但你也别把我瞧低了我赵赟还犯不着算计一个女人”赵赟的声音硬了起来    李岩皱了皱眉头,知道他已经决定说了,只是想要一个台阶,不能是一副被质问后的坦白,现在急于知道李洁的情况,他也就松了一个台阶“赵队长误会了,我从来没有那样想过,只是心急知道当时的情况而已,麻烦了”    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逼问和请问,就给人感觉不一样赵赟缓缓说道:“那天有个人找上了我,要我们公司提供一个女保镖,说要保护以为金贵的人物,开出的报酬是一百万虽然还没有详谈时间等机械,但这个价格,已经足以让人心动了但我们公司的实力强大,胜在总体、综合,在保镖方面,尤其是女保镖方面,并没有特别的拔尖    我简单的商榷了一下,说可以提供几名精英男保镖;但对方表示他们的老板是一位女士,已经有自己的保镖,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位能够贴身保护的女保镖在对方的坚持下,我只能放弃    你可能会奇怪,我不是不在乎这笔业务而是经验告诉我,客户越是花高价雇佣短期的保镖,越是说明遇到了重大危险而我们公司,已经在年前失手过一次,信誉受到影响,我没有把我们的女保镖能够胜任一再失手,会对公司的形象再一次打击哼哼,你们公司也趁火打劫的抢了我们的单”    “所以,你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这个可能是烫手的山芋,扔给李洁?”    “也不能这么说事实上在本地的女保镖里面,李洁算是口碑、信誉最好的一个;你自己也清楚,就是你们捷锐其他的女保镖,也无法达到李洁的水准所以,我这也算是专业的最佳人选推荐而李洁是捷锐的老板,现在捷锐也改革了,她是不是还亲自出任务,就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他们自己沟通的问题我只是在提出建议之后,起了一个沟通桥梁的作用”    说到这里,赵赟之前的不爽也消退了几分,李洁一个年轻女孩子,却已经在业内打拼多年,不输于退伍老兵,这也是让他欣赏和敬佩的    “当时我向对方推荐了李洁,也留了她的手机;但我还得跟她本人说一下,所以又打给她,把情况跟她说了一遍,也把对方的号码给她了之后她会怎样选择,他们是怎么沟通的结果,我就不得而知了,也没有人告诉我如果不是你现在打电话给我,我也不清楚李洁到底接下那笔生意了没有”    从赵赟的语气,不像是说谎,而且也合情合理在自己吃不下的生意面前,介绍给同行,也是顺水人情,这在其他行业也不少见    李岩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对于这个人,你有多少了解?”    “一无所知”赵赟直接的说:“就像你能找到我的号码,突然打给我一样,我工作多年,号码从来未变,收过我的名片、知道我号码的客户、朋友,不说成千上万,也绝对不会少而生意,出了自己去拉,很多也是互相转介    就像你没有说如何知道我的号码,我也没有问一样,对于接触不深的客户,我也不便开口就问人家是从哪里知道我号码的”    李岩苦笑,“好,我欠你一个人情还想到什么,直接打给我”    赵赟笑了笑:“这也没有多少天的事情,我还是记得清楚的其他就是有,对你也没有用比如说,我能够确定打过来的是个男的,又有何用?”    “……”废话不是男的就是女的,这有什么用?    月瑶也在边上听着,她也没有干坐着,把最后那个号码,放在网上搜索碰碰运气,而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看李岩有点沉闷,她也安慰道:“别担心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不是接到了什么威胁电话,而是为了高薪接工作了或许这次任务会有危险,但只要不是针对她的陷阱、危险,以她的专业素质,即便完成不了任务,保护自己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李岩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再等几天,或许她会跟我们联系……唔,还有老管不知道有没有消息……”    最后一个号码,是剩下唯一的线索了如果管子轶能够定位到那个号码的话,他是不介意跑一趟去找但在不能确定身份之前,现在就不大方便打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条短信,是管子轶让他收文件自己看    很快,月瑶这里就收到了管子轶过来的另外一个文件,赫然是最后那个号码的通话记录    李岩精神一振,先看看这个号码都有哪些通话记录,能够从中直接把那个所谓的金贵女老板的身份找出来的话,也就可以放心了    可惜的是,数据内容让他大失所望    这个号码根本没有几次通话记录,最早最迟的,都是在那天,细看号码,也就是和赵赟、李洁联系过    换句话说,这是一张“马甲”式的卡,那人是临时买的一张卡,就联系了赵赟、李洁之后,就没有再用过了估计这会儿也应该早已经扔掉了……    月瑶拿起李岩的手机,按那个号码拨打过去果然,只有您拨打的电话己关机请稍后再拨    ”    这个结果,让李岩苦笑难怪管子轶也没有再追查下去了,根本没有信号这通话记录也反应了对方的谨慎如此一来却是把最后的线索都断了    像赵赟说的能找到他的号码,一点也奇怪而打电话的人,可能是幕后老板的肋手保膘之类的但会特意弄一张卡用完就放弃则让人怀疑了    或许    那个女老板真的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保持掠弓之鸟的状态这也是为了不让她的行踪隐秘,包括把李浩的手机关机都可能是如此”月瑶安慰道    这也可能是针对李洁的个迂回陷阱只是.他是一名级杀手却不是级神探,能找到这此线索.已经不容易了,现在的情况下,李岩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往好的方面想了,其他只能是等    李浩只是拥有保安公司而已净资产还真的没多少不值当有人如此设陷阱来对付她她做保膘的时候也是非帝的低调尽可能的让自己隐没在人群之中.未必有几个人看清.记得她的真面目.寻仇的可能也不大    如此一想,李岩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心了他怀疑赵赟,怀疑赵城尧,甚至怀疑是不是老大搞鬼而或许就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hr /></p>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