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一起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

    第三百八十五章一起

    浴室的坦诚相见,肌肤相亲,让两个人的尴尬在慢慢的消退,随后的是和谐的共振,回到床上,两个人算是第一次”正式,的亲热.但却有着好像夫妻一般的默契,没有什么多余的语言,也关掉了多余的灯光,只是凭着最原始的本能,开始了突破之旅......当之前错过了两次的机缘,终于完全的贯穿,月瑶的眼眶湿润了。

    不是因为撕裂的疼痛,而是因为心中的愿望终于成真,在这一刻她终于完整的成为了他的女人!

    那撕裂产生的疼痛,不仅仅没有让她痛苦难忍,反而提醒着她,告诉她这是真实的,而不是又一次的梦境,不是又一次的幻想!同时也提醒着她珍惜!

    值得珍惜的太多了!她和李岩虽然认识多年,在郑逸轩、管子轶包括“他们,所有人的眼里,也是最应该、最合适在一起的,但却到现在才有机会在一起,而且这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张语蓉才是他的原配、合法妻子。所以,能有一次机会,她就要好好的珍惜。

    再一,一般来说,嘶裂的疼痛人生也只有一次!即便很多人开始几次都会疼痛,但也只有第一次会有撕裂的感觉。所以,这种感觉、这种体验,本身就是非常值得珍惜的、短暂的一段。

    这虽然是自然的繁衍、物种的演变,但也暗合着人生哲理。通过撕裂的疼痛来告诉女孩们,这扇门打开之后,有的不仅仅是快乐得延续、喷发,也有着痛苦的一面。如果生理上没有成年、心理上没有做好迎接成人的准备,那就在疼痛的时候中止,这就是是禁果的保护膜。云停雨歇,两个人相拥躺在床上。

    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李岩轻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已经是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了。所以你也别老想着要离开什么的,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嗯......,月瑶低声答应。

    压力往往让杀手们,都容易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绝不委屈自己的及时行乐生活,欣赏不同的美景、品尝不同的美食、畅饮不同的美酒、亵玩不同的美女..但月瑶是女孩子,又一直是在幕后,所以即便跟着李岩.对于这些习惯,也是有所保留的。比如她即便有钱、有能力、有渠道.也不可能玩弄不同的美男。

    而这个行业一定的封闭性、独特性、孤独性,却是月瑶不可避免的!这让她在思想上,更倾向于保守。在她秘心里,想着的就是对李岩的从一而终。

    在这之前,她本来想着能够完全的成为他的女人,哪怕只有一个晚上,也已经足够自己延续后面的生涯了。但现在真正完全的成为了他的人,却是踏实了不少,虽然没有贪心起来,但却也没有那么敏感和自卑。

    “时间不早了......,“嗯?,李岩有点不解。”你想要睡觉了吗?,他这会儿正点了一支事后烟,就差月瑶用手指在他胸前画圈圈了,要不就像很多小说、电影里面场景的画面一样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一会儿你还是过去陪语蓉吧。她今晚上肯定会睡不好的..,月瑶坐了起来,看着李岩,露出了微笑:”我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不需要一晚上陪着我。.,“可是.,可是这到底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就这样拔枪走人,未免太让人心寒了吧?

    月瑶摇摇头:”虽然是语蓉允许,但多少有点我抢了她的东西的感觉......,“我又不是东西!,李岩说完有点汗,这不自己骂自己了?

    “咖..你继续说。,“呵呵,那这样说吧,我这是抢了她心爱的男人。她还是心甘愤愿的成全我们,自己一个人难受,如果我在这样的时刻,还要霸占你一晚上,那我得到的不是幸福,而是不安。所以,既然我们已经..又是在一起,又何必在乎睡在哪里呢?,听到月瑶的分析,李岩深以为然,别说是月瑶了,就是他自己,心里也是惭愧的。只是这边月瑶刚把人生第一次给了自己,马上就离开,实在不好说。可不会去的话,语蓉今晚上肯定过得很辛苦。或许比知道自己跟郁小滴、跟海芙发生关系更加辛苦!是的,那会让她气愤,气愤是让人激动;而现在是她自己允许督促的好友与老公发生关系,那就是五味杂陈的酸楚子!

    “我倒是有个建议。.,李岩想了一平,说道。

    “什么建议?,李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们现在去洗澡,然后一起过去!.,“啊“第三百八十五章一起浴室的坦诚相见,肌肤相亲,让两个人的尴尬在慢慢的消退,随后的是和谐的共振,回到床上,两个人算是第一次”正式”的亲热.但却有着好像夫妻一般的默契,没有什么多余的语言,也关掉了多余的灯光,只是凭着最原始的本能,开始了突破之旅......当之前错过了两次的机缘,终于完全的贯穿,月瑶的眼眶湿润了。

    不是因为撕裂的疼痛,而是因为心中的愿望终于成真,在这一个她终于完整的戍为了他的女人!

    那撕裂产生的疼痛,不仅仅没有让她痛苦难忍,反而提醒着她,告诉她这是真实的,而不是又一次的梦境,不是又一次的幻想!同时也提醒着她珍惜!

    值得珍惜的太多了!她和李岩虽然认识多年,在郑逸轩、管子轶包括“他们,所有人的眼里,也是最应该、最合适在一起的,但却到现在才有机会在一起,而且这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张语蓉才是他的原配、合法妻子。所以,能有一次机会,她就要好好的珍惜。

    再一”一般来说,嘶裂的疼痛人生也只有一次!即便很多人开始几次都会疼痛,但也只有第一次会有撕裂的感觉。所以,这种感觉、这种体验,本身就是非常值得珍惜的、短暂的一段。

    这虽然是自然的繁衍、物种的演变,但也暗合着人生哲理。通过撕裂的疼痛来告诉女孩们,这扇门打开之后,有的不仅仅是快乐得延续、喷发,也有着痛苦的一面。如果生理上没有成年、心理上没有做好迎接成人的准备,那就在疼痛的时候中止,这就是是禁果的保护膜。

    云停雨歇,两个人相拥躺在床上。

    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李岩轻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已经是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了。所以你也别老想着要离开什么的,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

    “嗯......”月瑶低声答应。

    压力往往让杀手们,都容易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绝不委屈自己的及时行乐生活,欣赏不同的美景、品尝不同的美食、畅饮不同的美酒、亵玩不同的美女..但月瑶是女孩子,又一直是在幕后,所以即便跟着李岩.对于这些习惯,也是有所保留的。比如她即便有钱、有能力、有渠道.也不可能玩弄不同的美男。

    而这个行业一定的封闭性、独特性、孤独性,却是月瑶不可避免的!这让她在思想上,更倾向于保守。在她秘心里,想着的就是对李岩的从一而终。

    在这之前,她本来想着能够完全的成为他的女人,哪怕只有一个晚上,也已经足够自己延续后面的生涯了。但现在真正完全的成为了他的人,却是踏实了不少,虽然没有贪心起来,但却也没有那么敏感和自卑。

    “时间不早了......”

    “嗯?”李岩有点不解。”你想要睡觉了吗?”

    他这会儿正点了一支事后烟,就差月瑶用手指在他胸前画圈圈了,要不就像很多小说、电影里面场景的画面一样了。“不是...我的意思是,一会儿你还是过去陪语蓉吧。她今晚上肯定会睡不好的..,月瑶坐了起来,看着李岩,露出了微笑:”我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不需要一晚上陪着我。.,“可是.,可是这到底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就这样拔枪走人,未免太让人心寒了吧?

    月瑶摇摇头:”虽然是语蓉允许,但多少有点我抢了她的东西的感觉......,“我又不是东西!,李岩说完有点汗,这不自己骂自己了?

    “呃..你继续说。,“呵呵,那这样说吧,我这是抢了她心爱的男人。她还是心甘愤愿的成全我们,自己一个人难受,如果我在这样的时刻,还要霸占你一晚上,那我得到的不是幸福,而是不安。所以,既然我们已经..又是在一起,又何必在乎睡在哪里呢?,听到月瑶的分析,李岩深以为然,别说是月瑶了,就是他自己,心里也是惭愧的。只是这边月瑶刚把人生第一次给了自己,马上就离开,实在不好说。可不会去的话,语蓉今晚上肯定过得很辛苦。或许比知道自己跟郁小滴、跟海芙发生关系更加辛苦!

    是的,那会让她气愤,气愤是让人激动;而现在是她自己允许督促的好友与老公发生关系,那就是五味杂陈的酸楚子!

    “我倒是有个建议。.,李岩想了一平,说道。

    “什么建议?,李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们现在去洗澡,然后一起过去!.,“啊“第三百八十五章一起浴室的坦诚相见,肌肤相亲,让两个人的尴尬在慢慢的消退,随后的是和谐的共振,回到床上,两个人算是第一次”正式”的亲热.但却有着好像夫妻一般的默契,没有什么多余的语言,也关掉了多余的灯光,只是凭着最原始的本能,开始了突破之旅......当之前错过了两次的机缘,终于完全的贯穿,月瑶的眼眶湿润了。

    不是因为撕裂的疼痛,而是因为心中的愿望终于成真,在这一个她终于完整的戍为了他的女人!

    那撕裂产生的疼痛,不仅仅没有让她痛苦难忍,反而提醒着她,告诉她这是真实的,而不是又一次的梦境,不是又一次的幻想!同时也提醒着她珍惜!

    值得珍惜的太多了!她和李岩虽然认识多年,在郑逸轩、管子轶包括“他们,所有人的眼里,也是最应该、最合适在一起的,但却到现在才有机会在一起,而且这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张语蓉才是他的原配、合法妻子。所以,能有一次机会,她就要好好的珍惜。

    再一”一般来说,嘶裂的疼痛人生也只有一次!即便很多人开始几次都会疼痛,但也只有第一次会有撕裂的感觉。所以,这种感觉、这种体验,本身就是非常值得珍惜的、短暂的一段。

    这虽然是自然的繁衍、物种的演变,但也暗合着人生哲理。通过撕裂的疼痛来告诉女孩们,这扇门打开之后,有的不仅仅是快乐得延续、喷发,也有着痛苦的一面。如果生理上没有成年、心理上没有做好迎接成人的准备,那就在疼痛的时候中止,这就是是禁果的保护膜。

    云停雨歇,两个人相拥躺在床上。

    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李岩轻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已经是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了。所以你也别老想着要离开什么的,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

    “嗯......”月瑶低声答应。

    压力往往让杀手们,都容易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绝不委屈自己的及时行乐生活,欣赏不同的美景、品尝不同的美食、畅饮不同的美酒、亵玩不同的美女..但月瑶是女孩子,又一直是在幕后,所以即便跟着李岩.对于这些习惯,也是有所保留的。比如她即便有钱、有能力、有渠道.也不可能玩弄不同的美男。

    而这个行业一定的封闭性、独特性、孤独性,却是月瑶不可避免的!这让她在思想上,更倾向于保守。在她秘心里,想着的就是对李岩的从一而终。在这之前,她本来想着能够完全的成为他的女人,哪怕只有一个晚上,也已经足够自己延续后面的生涯了。但现在真正完全的成为了他的人,却是踏实了不少,虽然没有贪心起来,但却也没有那么敏感和自卑。

    “时间不早了......”

    “嗯?”李岩有点不解。”你想要睡觉了吗?”

    他这会儿正点了一支事后烟,就差月瑶用手指在他胸前画圈圈了,要不就像很多小说、电影里面场景的画面一样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一会儿你还是过去陪语蓉吧。她今晚上肯定会睡不好的..”月瑶坐了起来,看着李岩,露出了微笑:”我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不需要一晚上陪着我。.,“可是.”可是这到底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就这样拔枪走人,未免太让人心寒了吧?

    月瑶摇摇头:”虽然是语蓉允许,但多少有点我抢了她的东西的感觉......”

    “我又不是东西!”李岩说完有点汗,这不自己骂自己了?

    “咖..你继续说。”

    “呵呵,那这样说吧,我这是抢了她心爱的男人。她还是心甘愤愿的成全我们,自己一个人难受,如果我在这样的时刻,还要霸占你一晚上,那我得到的不是幸福,而是不安。所以,既然我们已经..又是在一起,又何必在乎睡在哪里呢?”

    听到月瑶的分析,李岩深以为然,别说是月瑶了,就是他自己,心里也是惭愧的。只是这边月瑶刚把人生第一次给了自己,马上就离开,实在不好说。可不会去的话,语蓉今晚上肯定过得很辛苦。或许比知道自己跟郁小滴、跟海芙发生关系更加辛苦!

    是的,那会让她气愤,气愤是让人激动;而现在是她自己允许督促的好友与老公发生关系,那就是五味杂陈的酸楚子!

    “我倒是有个建议。.,李岩想了一平,说道。

    “什么建议?”

    李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们现在去洗澡,然后一起过去!.,“啊”月瑶低呼了一声:”这怎么可以;那叫我如何面对语蓉啊。““你觉得这会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她现在心请不好,我们过去,正是表示并没有只顾自己欢好、而忘记了她。只是我回去的话.她心里不好受,或许也不会跟我说话,作用不是很大。反而你跟她能够有更多的语言,这也会让你们的尴尬更快消弭,大家之间的心墙去除。回到以前亲密无间的姐妹状......”

    “真的行吗?”

    李岩其实也不能很确定,像当初带郁小滴回家,就是没想到的后果。但现在他也是认真的思考和分析过,他们两个的关系,是语蓉亲自批准、促成的,相信她即便有芥蒂,也不会那么大。只是他回去的话,虽然表示了那个心意,可刚刚从别的女人身上爬起来、还带着别的女人的体温,是女人都会心里有疙瘩吧?

    如果语蓉不跟他说话,他又无法成功和她交流,那回去还可能是反作用。月瑶就不一样了,她一直是两个人之间的润滑剂,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语蓉可以不给他面子,也不会不给她面子。女人不能闷着,只要说开了话,心恃就容易好起来。

    “嗯!”

    “那......我去洗澡......”月瑶低头下床。

    李岩也翻身起来,捻灭了香烟,直接过去抱着月瑶进入了浴室。

    等两个人沐浴完了之后出来,先到办公室去看了一下,语蓉已经不在办公室里面了。

    然后两个人来到了主卧室。

    这里并没有外人,以前语蓉在房间里的时候,会锁门,那是跟李岩不熟时候留下的习惯,怕他半夜摸过去把自己给糟蹋了,所以都会闩门。

    过年回来之后,两个人已经睡到了一个房间、一张床上,要糟蹋的话,直接就在床上糟蹋了,当然也就没有闩门的必要了。

    李岩推开门,走了进去,见到语蓉已经在床上。房间里只是开着一盏调暗了的床头灯,然后是播放着轻音乐。而语蓉这个时候,正坐在床头,边上床头柜放着一瓶开了的红酒,高脚杯里面还有酒。

    虽然有说法睡前喝小杯红酒对心血管有好处、对睡眠也更好,但语蓉从来没有睡觉前喝酒得习惯。而现在一个人开了一瓶红酒,看样子至少已经喝了几杯了,这就不是保健、不是情调,而是借酒浇愁了!看着她的模样,李岩心里一疼,快步过去床边。

    “老婆......”

    看到李岩开门进来,已经让张语蓉一阵惊讶,只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过来了床边坐下,并抓住了自己的手。

    “你干吗?”

    “我回来了...”李岩握紧了她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喝了一点酒,让她稍微的迟钝了一点,但也很快冷静下来,以她的智慧,略一思索,就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立即蹙眉嗔道:

    “荒唐!又不是让你去借种、完事就回来!月瑶是多年来一心只有你的女孩,你能接受她、我能接受她、才让你们一起,你怎么能这样对人家呢?脱了裤子快活!提起裤子就走人?你知道这样对一个女孩有多大的伤害吗?你把人家当什么了?你、你!你是得到了太多,一点都不珍惜!”

    这样的话,从素来很有教养、气质优雅的语蓉嘴里说出来,可以说已经是非常严厉的斥责了,她当然不可能向泼妇一样大骂。

    听到她这个时候,还在关心月瑶的感受、还在担心对月瑶伤害了,李岩更是觉得,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语蓉姐.”月瑶跟在后面,她本来是心虚,所以没有马上进来,想要等李岩看看请况再进来。但门没有关上,她完全的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本来她就觉得有抢了语蓉男人的负疚感觉,现在听到语蓉在背后宁可斥责李岩,也要维护她的感受,让她感动的无以复加!她也马上进来,关上门,向床前走了过去。

    进入卧室之后,月瑶也看到了屋内的情形,马上想到在她经历人生中最幸福时刻的同时,语蓉是在这里独自喝酒。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

    “具瑶......?”

    正斥责李岩的语蓉,听到声音,抬头看到月瑶进来,又见她泪流满面的样子。还以为她在身体初开的时候、自尊心又受到伤害,想要来告辞离开这里。忙甩开了李岩的手,下床而来,过去扶住了她的肩膀。

    “没事了.…….没事了,我知道是他不好,我正骂他呢。”</p>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