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够了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天堂羽 书名: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

    李岩和张语蓉的进一步亲近,是因为回家过年的时间。那时候是环境使然,父母都知道他们结婚一年了,当然不可能让他们分局,而他老家也只有两间卧室,又是大冷天的,总不能让他睡地上吧?加上两个人的感情也升温到了那个程度,便自然的同床,期间也有亲密的时候。

    等到回来之后,都已经一起睡过一段时间了,再要分房睡,未免有点制造隔阂,所有她让李岩搬过去一起住。只是回来之后,张语蓉不像年假一样可以放开一切,必须更多的时间在公司上,而这里的床,也比老家的大得多,空调恒温下,也不需要在一起取暖,所以让他们两个并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更进一步。

    但到现在也有一两个月了,即便没有旖旎、暧昧的气氛,没有让两人经常亲热,但也在心理上影响了张语蓉,让她们在感情上水到渠成,在心理上,她也做好了与他结合的准备。缺的只是一个契机,本来上次知道了他杀手身份的事,会是一个推动的契机,因为语蓉觉得在这样的时刻和他发生关系,会是在行动上告诉他、自己不会在意他的过去、身份!这会比口头上的话,更加有份量的多。

    可惜他一晚上的失踪,加上后来的昏迷,导致语蓉到处打听.却牵连出还有一堆女人的问题,甚至包括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海芙。这没把她打击得心灰意冷已经不错了,当然也就没有了那个气氛。

    今晚上,又是一个契机!

    月瑶的真实身份,也给了语蓉很大的刺激,但她最终还是做出了现在这样的决定。而此时此刻,认真的听着月瑶的叙述,也让语蓉在暗暗为自己了解经验、做准备。

    月瑶是刚刚有过亲身体验,身心都还在那个状态,也是非常明白那撕裂的疼痛,讲述起来,自然是另外一番感受;而语蓉听着再详细、再怎样身临其境,也只能是有刺激的感觉,而感觉不到那从未体会过的疼痛。

    所以这会儿,月瑶是在回味和珍惜才的经过,而语蓉则更多几分心理、生理上的刺激。这让她的呼吸不再平稳、变得有点急促和粗重,身体也觉得有异样的感觉。就在她觉得又期待、又羞耻的时候,忽然全身一震!

    她感觉到有一只手搭在自己小腹!

    这会是谁的手?

    李岩?他不是睡着了吗?

    难道是月瑶?她怎么会.....这突然出现的手,让语蓉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起来,就好像被人控制住了一样,一动不敢动。

    月瑶还在轻声的讲述着......但语蓉的心思,已经不再是听故事上面了。那种窥私一般的刺激,这会儿变成被人窥私的紧张,她的注意力,都在小腹上的手那里。

    而让她觉得更加紧张的是,那只手竟然一点都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在她腹部轻轻的摸索起来。

    这太过分了!

    语蓉此刻非常的无奈,想要喝斥,又不知道是谁,要是月瑶的话,已经很窘很尴尬;说破的话.只会更窘更尴尬!

    她动了动手,从被子底下摸了过去.抓住了那只作怪的手。

    马上,她就明白了,不是月瑶,而是“睡着,了的李岩!这家伙在翻身过来之后,看似一动不动的很老实睡着,可这手已经开始乱动了。

    如果只是搭在她的身上,还可以说是睡着了无意中,可现在却在摸索揉动,这就不是无意识可以理解的。除非刚好他在作类似的春梦.但那可能性显然比装睡的小。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当即用指甲掐了一下李岩的手背!

    果然,如她所愿,李岩的手马上缩了回去!

    这让语蓉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李岩爱抚她、她也不至于抗拒,只是一想到他装睡就不自然了。因为现在月瑶正讲述他们亲热的过程,而她听得还有点入戏,身体有一些反应,这就不能让他乱摸了,何况他碰到的地方是小腹,要是再伸手一探......想到这里,语蓉忙用双手遮住腿根、腹下位置,以免李岩再次过来。只是,越是这样的话,越让她的注意力往那个地方想,让她更是不自煞月瑶虽然还在讲述故事,但也留意到她的手在被子里活动着,身体也有点不自然,看那角度,语蓉的手好像是放在..这让月瑶有点汗,朦胧中也不好意思看了,干脆闭上眼睛,无论她在做什么都不去关注。只是想到语蓉听着自己讲述和李岩的事情那个什么......这嗜好......她装作不知道,语蓉也是留意了她一下,她这方面比较单纯,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觉得月瑶要是知道李岩醒着,肯定也会非常的尴尬、到底是她在讲呀!只是,现在要不要让她别讲了呢?

    就在语蓉迟疑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大腿被抱住了!

    因为她和耳瑶还在保持坐姿靠在床上,而李岩是躺下来的,这就让他想要碰到她的大腿很容易。

    刚刚的触碰.让语蓉保持了警惕.但办只是护住了腹下区域。她没想到他会抱大腿.....对于李岩来说,这当然是更加容易的事情,刚才也只能是试探的碰一下她腹部,不能真的直捣黄龙。而现在,则是双手配合,一下抱住了她的腿部,在上面的手,更是捋起睡裙,沿着膝盖往上面抚摸雪嫩的玉、腿!没有裤子、没有丝袜的阻隔,直接的抚摸着那似乎吹弹可破、能掐出水来的粉嫩美腿,让李岩一阵的暗爽。

    语蓉在被吓了一跳之后,赶紧挣扎了一下,把被他抱住的腿挣动、又两条腿闭紧,同时也伸手过去拉他的手。

    如此一来,被子里面的动作就更大了,即便避着眼睛,月瑶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让她双颊滚烫,本来是说一下,让语蓉了解清楚一点、有一点经验;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个嗜好,听着他们的故事则还要烈.....已经想歪了的月瑶,听到那更急促的呼吸、更大的手上动作,岂能不往进一步想?甚至连挣扎腿部的震动.也被她理解为某种时刻的痉挛!

    熟悉的密友在身边听着故事做那事情,实在难为她了,这让月瑶磕磕巴巴的讲不利索了,真想要装作睡着了。

    语蓉在挣不脱李岩的双手之下.感觉到他一只怪手沿着大腿持续往上,就快要...这让她不敢乱动,只能使劲的按住腹下,然后低喝了一声:”够了!”

    够了!

    她的突然开口,没有吓到李岩,反而是把月瑶给惊到了。月瑶见她停止了动,还以为她已经够了,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呢。

    而既然已经说够了,那应该也就不用继续讲述下去了吧?

    人在强烈的时候,总是容易理智薄弱,而一旦得到了满足,理智就会马上反弹。如果之前的是与理智相偏的,甚至容易爆发出后悔、罪恶感。不仅仅如此,其他也一样,比如立志减肥的人,看到美食时候难以克制.等饱餐之后,又会暗怪自己意志薄弱。

    这一方面,月瑶也是有所体会的,她和李岩的关系不如张语蓉,所以刚才她开始还是兴奋激动的,等满足之后,就感激、心虚和不安了。

    此刻,在她看来,语蓉应该是刚刚经历了一番自我安慰,当养她的面,完事之后,肯定也有羞耻感。所以,她马上靠着床头不说话,做出一副讲着讲着睡着了的样子来。

    张语蓉在喊出声音之后,马上就后悔了,立即想到边上的月瑶。

    等她没听到声音、转头看过去,看到月瑶似乎太困了,就这样坐着睡着了的时候,立马明白,这是月瑶给他们面子,故意装出来的。

    她多少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到另外一边,低头按住了李岩的肩膀、手臂,使劲的掐了几把,看他送不松手。

    她低喝出声的时候,让李岩也吓了一跳,这样在被窝里闹闹是闺房之乐,要是闹开了,为了面子下不来台,那就不值得了,所以赶紧停手。但想要完全撤出来,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他才是做好了准备之后,才从下面一下伸手过去,另外一手则是伸入裙中、沿美腿而上。现在要撤出两只手的话,就需要先把一只手从睡裙里面退出来,另外一只手被腿压着,要抬起来才比较容易拿出来。

    可是语蓉这方面跟他的默契还没有建立,哪里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更好的拿出来?她只是以为李岩不愿意拿出来,便使劲按着他的肩膀、手臂来掐。这却苦了李岩,因为他更加无法撤退出来,而继续停留着,又似乎是故意的。

    从语蓉的动作,他可以感觉到她有点生气了。这让他有点无奈,本来是想要拉近一点距离,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消弭问题,没想到又出了新的问题。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后悔、后退都没有用了,或许就应该继续向前!

    会让他有继续向前的念头,是因为语蓉转身过来按着他的肩膀胳膊掐打,比如也就松开了对腹下区域的防御,同时还必须俯身一点。而他自己是躺着的,于是脸部几乎感觉到有沉甸甸之物、隔着绸缎睡衣在脸上划过、挤压!

    这对李岩来说,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所以,他的一只手直接的向前,沿着根部,再往前深入探索了几寸,手指立即感觉抚按在一个带着湿润之处;而他的头脸也向上扬起,直接往前面挤压下来的绸缎睡衣上迎去,霎时之间,脸便撞在了带着体香的娇柔雪峰之丰.“嗯唔“本来正掐着他,想要让他松手的张语蓉,突然之间两路受袭,而且都是敏丵感所在,让她呻吟了一声,立即停止了对李岩的”动武”.这会儿自求他能松开,也就这样了。

    可惜的是,尝到好处的李岩,又岂会那么容易放开?他的手指已经隔着微微潮润的小布料活动了起来,而脸更上向上挤动,在挤了几下之后.嘴唇碰到了一处巅峰,当即含住口中。

    到自己的“屈服..不是换来对方的丑好就收.反而惹来他更加厉的侵袭,语蓉再次挣扎了起来。由于她的手还按在李岩的肩膀上,这会儿只要向上一点,就能压住他的喉咙脖子了。而两条腿也马上屈起、紧紧的并拢,同时扭动身体来抗拒他的入侵。

    但下面也就罢了,手按在的地方,是非常脆弱的地方,所以她也不敢用力,怕伤着了李岩的喉咙,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然后把俯下的身体挺直起来,以免继续保持送上门的姿势。

    可惜的是,她这样的作用,只是稍微有点效果,李岩并没有被她的手拦阻,反而是随着她的直起腰,而跟着向上,嘴巴更是隔着睡衣稳稳的吸住了巅峰,害得她在抬起身的时候.刺激更大。更让她心跳脸热的是,这家伙竟然像个小孩一样,隔着睡衣就吸嘬起来,等到他舌头隔着已经湿润的小块睡衣舔动的时候,她更是恍如触电!

    要说开始,语蓉是不便下重手,怕伤着了李岩。而这会儿,却是已经没有力气按下他的脖子了,甚至怕他的头掉下去,把自己那尖头咬掉,不得不改按为托,往下托住了李岩的头。

    这样一来,她就更加处于被动了。

    发觉她的“协助”还有似乎没有力气挣扎了,李岩更是长驱直入,上下活跃,只是一会儿的工夫,技巧熟练的他,就让语蓉浑身颤抖了起来。

    月瑶装作睡着了,只是为了不让大家尴尬,但她这会儿也来不及躺下来睡觉,还是保持坐着的姿势,只是尽量的靠着、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但过了一会儿,发觉语蓉并没有继续关注自己这里,也没有“够了”反而折腾得更加激烈了,这让她好奇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观察了一下身边的情况。

    虽然光线比较暗淡,但目光早已经适应了,所以对于身边发生的事情,也是看了个不离十。原来不是语蓉听着故事自我安慰,而是李岩在被窝里面捣鬼啊!

    明白这一层之后,她更加不好意思睁开眼睛了,继续保持装睡。

    只是已经有过亲身经历的她,忍不住在脑海里猜想着现在他们被窝里面看不到的地方,进行到什么步骤了。

    过了一阵,见语蓉身体颤抖了起来,嘴里强行压抑着某种呻吟,让月瑶若有所悟,也明白他们肯定能想到她是装睡的,如果等他们停下来休息睡觉的时候,或者还要继续,自己这样坐着看就不大好了。

    于是趁着这会儿他们都在集中精神的时候,悄然的滑入了被窝里面躺了下来。

    风平浪静的时候,李岩抽出了双手,然后抱着酥软无力的语蓉1让她在床上平躺了下来。

    这个时候的张语蓉,只是脸上滚烫,根部说不清楚是怎么样的体验,她也是眼睛紧闭,任由他折腾,即便李岩要把她衣服脱光办了,她也无力、没心思抗拒了。月瑶是不是装睡,当然没心思理会了。

    李岩算是花丛老手了,当然更明白现在是那啥的很好时机。但语蓉不是别人,不是错过了就没机会。同时他也非常的清楚,现在只是她上完全准备好了,但心理上就很难说,毕竟在不久前才刚刚跟月瑶做过,即便洗了澡她也没有看到,要是跟语蓉再那个的话,难保她心理上不会留下一丝不好的印象。

    所以,他并没有继续下去,只是这样的方式给了语蓉一次快乐的体验。这可以算是一种补偿,可以算是一种征服,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让喝了一点红酒的语蓉,身心完全的放松下来、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把她安顿好了之后,李岩探身起来,给她们两个都盖了一下被子,然后低头俯身过去,在无力动弹的语蓉和装作睡着的月瑶额头,都亲吻了一下,然后在边上躺下,把自己的一茶胳膊伸过去,让语蓉抱着,就这样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人都很累了,但三个人都还是清醒的。卧室完全的安静下来,听着彼此的呼吸声音,他们心思都有点奇怪的感奂。

    一各自心知肚明的情况下这样睡在一张床上,他们还是头一次,但却没有觉得别扭,反而是觉得和丵谐自然。

    其中心思最复杂的张语蓉,对于李岩的后面动作,多少有点惊讶,本来她以为他做那么多的努力,就是为了今晚能够上了她的前戏。第一次要当着月瑶的面,她还是难以接受的。可李岩并没有那么做,只是安排着大家睡觉。

    此时此刻,她的身体也才失去了紧绷,真正的放松下来。而抱在怀里的手臂,却是非常的老实,并没有趁机磨蹭她的胸部什么的,让她有一分充实和安全感。朦胧间,她隐约明白了,这是李岩的表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告诉她,即便有了别的女人,一样不会忘记她,一样还会让她快乐,会尊重她!</p>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