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帝少的盛宠-《至尊帝少的盛宠》作品正文 第2250章 2250:慌慌的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方糖Q 书名:至尊帝少的盛宠
    但还是要继续的。

    这不,强忍着把自己都肉麻哭的冲动,她扣住贺正庭手背,月匈挺起,主动往他掌心中送。

    “唔,怎么样,感受到了吗!我这颗心脏都是你的!你就是我的心脏贺正庭!”

    “行了,别装了。”

    贺正庭也是快肉麻疯了,头皮都要炸了。

    这该死的臭女人!

    真的是能变着法的来折腾他!

    但别说,虽然确实肉麻了一点,这话还是很受用的。

    至少他男人尊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再加上她这假借着让他去感受她心脏的时候,分明是在撩他,否则何至于把那月匈,都挺了过来,主动送到他掌心之下?

    这样好的机会贺正庭当然不可能放过!

    事实上,他立刻就把握住了机会收拢,握住!

    他的掌很宽大,这样一个收紧,几乎就将迟欢颜那半边都要包住了。

    迟欢颜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个底朝天。

    “流、氓!”

    “我流氓?”

    修眉挑起几分,贺正庭仿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不是你主动送过来的?”

    “我”

    “不停让我摸,又蹭又拱的,你确定你不是在撩我?”

    “我”

    “想我了,想你男人了,想让你男人好好疼你了,对吗宝贝?”不得不说,某贺先生坏起来也是可以特别让人脸红耳热的!

    迟欢颜整个人都变成虾子,忍不住去嗔他:“呸!你这个坏男人!臭魂淡!最会倒打一耙的人就是你了!什么撩啊疼的,你少瞎说!”

    其实,还真

    不是瞎说。

    因为迟欢颜刚才确实就是存了几分去勾撩他的心思的。

    当然不是想让他当场就跟她那什么。

    但用这样的方式把他哄好,让他不再跟她生气了,也是挺不错的一种方式么!

    美人计美人计!

    既然自古就有流传,那么这个计谋肯定是有它的意义和作用的!

    瞧,这不,别看他一脸冷峻,好似什么都无法撼动的样子。

    可实际上呢?

    当她挺着往他的掌心送过去的时候,他那只大魔爪子,分明就是收紧了的!

    不仅握住了,还趁机捏、了、一、把!

    然后再捏一把!

    甚至还假装不着痕迹的,揉,了一下!

    别以为她不知道!

    还装出一副很高高在上的样子,怎么,以为她真那么傻,连这都感觉不到?

    坏男人!

    耍起流,氓来也是一本正经的,真坏!

    水眸睁的大大的,瞪着贺正庭,迟欢颜也是要记仇的!

    趁机倒打一耙,让他没有精力再跟她生气了啊!

    嘴角无声的勾了一下,面对着这样的迟欢颜,贺正庭实在是没办法再装下去了。

    探出手,往她脑袋上揉了一揉,把她精心打理的发型瞬间弄乱了,再撩起一捧,他低下去,轻轻嗅了嗅。

    然后再顺势往她的颈窝处深埋而去。

    动作很轻,好似很温柔,迟欢颜的心,都要被他撩到悸动了。

    尤其当他倾来,他的呼吸尽数往她的脖间拂去,这让她忍不住颤了一下,就连眼神都带上了迷醉。

    还以为这男人要开始亲近她了呢。

    可谁知道

    “嗷!”

    期待中的吻不仅没来,甚至还换成了咬。

    对,咬!

    某贺大野狼竟然照着她脖子就是一口,还挺狠的!

    至少迟欢颜疼了。

    忍不住就叫了出来。

    眼眶之中似乎都有泪光在隐隐闪烁了,她几乎委屈的控诉着贺正庭,用眼神无声的,控诉着他。

    坏不坏啊!

    竟然这样欺负她?

    贺正庭却不仅没有愧疚,甚至还笑了。

    是真笑了。

    嘴皮子特别浅的勾了一下,英俊的面容上音乐浮现出了一丝坏笑,他特别恶劣的开口:“疼?”

    “嗯!疼!”

    迟欢颜脑袋点的理直气壮,真不知道这到底是控诉还是撒娇?

    贺正庭的心瞬间软到一塌糊涂,但面上却依旧是坏坏的,再凑过去,他竟然又咬了一口?

    关键是竟然比刚才那一下还更用力,更狠?

    迟欢颜都懵了!

    整个人都像是定住了,怔怔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这一次就连叫都没有,就这么由着贺正庭。甚至当他咬完了,她还把脖子仰的高高的,主动的往他面前送更近的,特别可怜,特别委屈,却又特别乖巧的语气:“呐,再给你咬一口,事不过三,三下就好,那么咬完

    之后,你就不许再生气了!”

    “啧。”

    贺正庭简直拿这样的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竟然跟我卖萌?”

    “卖啦我才不是卖!是真心的,快点,来咬,来咬我,咬完这事就算翻篇了,你不许再气我莽撞行事,我也不计较你竟然欺负我!”

    “你当然不是卖。”

    贺正庭意味深长的扫一眼迟欢颜。

    忽而,他低低一笑。

    语气别提多坏了。

    说

    “你是什么费用都不收,就任我做。”

    “贺正庭!”

    迟欢颜又恼又羞的,整张脸的血管都快爆裂了。

    瞬间炸毛,抡起拳头狠狠砸他两下:“跟你说正事呢,你少不正经!”

    说的这都是什么荤话啊!

    怎么什么事都能往那方面拐?

    贺正庭想说,其实这是男人的劣根性。

    不管多禁欲的男人,一旦遇到了真正的命中情人,一旦真正心动了,那么他满门心思真的就只想着如何得到对方,如何与对方共赴**,各种恩爱来亲热去!

    至于什么劳什子柳下惠,坐怀不乱什么的,要么就是坐在他怀中那位根本不是他的菜,要么就是他本来就有毛病!

    起不来!

    当然,这种话贺正庭放在自己心里想想就行了,是不可能会跟迟欢颜说的。

    事实上,他逗够她了,总算决定开始聊正经事。

    这不,捏住迟欢颜的耳垂,揉了一下,一边把玩着,他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

    至少,看起来像是漫不经心的。

    但迟欢颜再傻都不可能当真,以为他真只是随口问问的。

    因为他说“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很严苛的语气,还有那表情,了解他若迟欢颜,再是清楚不过,这是她唯一一次可以得到恩赦的机会。

    她当然想抓的牢牢的,只是她有点害怕,心,慌慌的。连带着话都说不太出来了:“我今晚这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