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庶子为政-穿越之庶子为政 第四百七十四章 荒谬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长蘑菇的木夕 书名:穿越之庶子为政
    凤咏点点头:“您说的对,所以,我特地过来,看看今晚什么情况。我总觉得,要出大事。你们别忘了,这魏华清,测试我不是第一天了。我们还是要打起精神,防备一下的。”

    “我也觉得,而且,我觉得,害王爷的,不是夏耘那边的人。”南星淡淡说道。

    凤咏有些惊讶:“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公子,小姐,您想,这夏耘是什么人?在朝堂之上,摸爬滚打,就算他知道,魏华清认为他会造反。按照他的性子,他更加不该做这个事情。所谓,捉奸捉双,捉贼捉赃。

    只要魏华清找不到证据,再加上夏清和有孕,这个事情,到时候就不得不翻篇儿了。他何必做这个事情呢?再加上,夏清和怀的是魏华清的第一个孩子,就算魏华清不想,终究还是虎毒不食子,不是吗?

    就算这些我们都不想,就说这个毒素。首先,王爷多年习武,武功高强,什么样的人,可以被那几个侍卫打死,却能伤害王爷?要不然是王爷被人下药了,没有反抗之力。

    要不然,这个人就是个死士,故意碰到侍卫,故意让人弄死的。可是,如果是保护王爷,并且要抓住证据的侍卫,不可能下死手,所以,很有可能,这个侍卫是谁派来的,这个死士也是谁派来的。

    那这个事情就很明确了,假设,死士和侍卫是一个人的手下。那么,侍卫是魏华清派来的,那死士也是。魏华清派了死士来刺杀王爷,可以得到什么呢?

    首先,可以嫁祸给夏耘。我一直觉得,魏华清不相信夏耘会造反,他也只是想趁着这机会,把夏耘扳倒,因为夏耘对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等到夏清和的孩子出生,夏耘甚至会功高盖主。

    所以,他也默认了这个事情。但是夏耘倒台,魏华清害怕一字并肩王势力变大,再加上,夏耘不傻,不可能造反。所以,只能栽赃嫁祸。这时候,只需要找个人栽赃嫁祸给夏耘,那便可以,一石二鸟。

    既可以借此除掉夏耘,给朝中那些夏耘的门生一个震慑,还可以拉下一字并肩王,永无后顾之忧。如果这样的话,那,今日来找公子的龙齐,就是魏华清来试探,您到底看出这些没有了。

    而且,我觉得,王爷被救回来,如果真是魏华清做的,魏华清,根本不会甘心,说不定,这几天还会有别的动作,我们一定要小心行事。”南星分析道。

    京墨点点头:“你这个说法,很对,也是魏华清会干的事情。再说了,现在朝中,没有别的势力,若是这俩都除掉,那我们就更难对付魏华清了。魏华清不是一般人,我们还是要小心。

    只是我不懂,为什么她要说,魏华清可能不是魏华清,是和允宁这件事?若是这个人是为了试探凤咏,那大可说些别的事情,不是更好?说了这个事情,岂不是莫名其妙?”

    “说这个事情,是想引我入套。如果我有什么别的心思,我肯定会把这个消息公开,到时候,魏华清只要一证实,我说的是假的,我就可以当成乱臣贼子,一起呗干掉了。

    所以,南星才会说,这人是派来试探我的。我觉得,接下来,不仅会来刺客,还会来魏华清。他还会因为和刺客搏斗受伤,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把人布置好,别让他得逞。

    王爷的性命,就在我们手上了,我们可不能大意。”凤咏说道。

    白兰若有所思看了凤咏一眼,附和道:“就算魏华清不来,今夜我也必须要入宫。你们想想,如果一字并肩王受伤,或者身亡,王爷肯定是忙着,我肯定要入宫说些什么,才能附和情况不是?

    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如果有刺客来,按照常理,王爷不会放心让我独自进宫。”

    “这容易,也是我让你穿这样,还坐着你那个车来的原因。到时候,让一字并肩王府的人,那些没什么的随从,跟你浩浩荡荡去。如果这个人是魏华清派来的,刺杀之后,便不会有后手了。

    送你去的人,不需要多武功高强。再加上,我们可以在暗处,让京墨大人的人,在路上暗中保护。这样,我们就一切无虞了。只是,我就怕,这个人不是今夜来。”凤咏皱着眉头说道。

    京墨笑了:“是不是今夜来,你都得过来,这才说明,你真的听进去了那个什么龙齐的话。你想想,如果你没来,那说明你没听进去,那岂不是,没上套?

    那魏华清肯定有后招,我们那时候,不一定会确定,这个后招是什么,更加麻烦。你现在这样,魏华清肯定认为,你相信了。这时候,只要派人来,你就会相信那个什么龙齐说的。

    所以,我们只需要等着就是,刺客肯定会来,这次,我已经在外面布置了多天的人手,一定把人生擒了。”

    凤咏笑了:“还是您想得周到。”

    “可是,我觉得,就算生擒了,这个人也不一定会活着见到魏华清。你们别忘了,魏华清肯定会来看这一切,这时候,这个人怎么可能活着。”白兰皱着眉头提醒道。

    凤咏笑了:“没活着又怎么样?你还指望,这个人可以和魏华清对峙?别傻了。我只是想看,这个人被捉了之后,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马上就自尽,那就是板上钉钉,这人肯定是魏华清的。

    如果这个人不是魏华清的,又何必自尽呢?反正也查不出是谁,到时候随便攀一个,不就可以了?”

    “可是就算这个人是魏华清的,他也可以攀一个人进来啊,有什么不可以呢?”白兰不懂。

    京墨摇摇头,无奈提醒:“攀谁啊?攀魏华清吗?如果是魏华清的人,他肯定是大周的,那只知道那些大臣,现在夏耘在牢里,一字并肩王在床上,能攀谁?”

    “若是这人可以攀魏华清,我反而舍不得杀了。这才智,要是能收为己用,那岂不是如虎添翼?”凤咏笑着打趣。

    这时候,外面来人禀报:“王爷,皇上带着人来了。”

    几人相视一笑,凤咏吩咐道:“下去泡茶,准备招待皇上吧。”

    没过多久,魏华清带着芙蓉来了。

    凤咏看到芙蓉有些惊讶,但是还是笑着,恭恭敬敬行礼:“臣参见皇上,参见璃贵人。”

    “诶,现在不是璃贵人了,要叫璃嫔了。”魏华清身边小太监提醒道。

    凤咏愣了一下,笑着说道:“臣恭喜璃嫔娘娘。”

    “王爷不必客气,本宫与皇上用过晚膳,见皇上一直牵挂一字并肩王伤势,便来看看,王爷不必多礼。”芙蓉笑着说道。

    “参见皇兄,参见璃嫔娘娘。”白兰笑着说道。

    魏华清点点头:“也不是大张旗鼓过来的,不必多礼了。王爷怎么样了?”

    “回皇上的话,王爷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还没醒来,大夫说,这是正常现象,好好休养,没几天便会醒来的。”凤咏笑着说道。

    魏华清上前仔细看了一番,点点头。

    这时候,魏华清才注意到白兰的穿着:“兰心怎么穿着朝服?难道要进宫?”

    “皇上说得是,臣妹是跟着王爷来看一字并肩王,因为臣妹听闻,一字并肩王只要今夜没有别的症状,不日即将醒来,臣妹想着,皇兄肯定也很想知道一字并肩王的情况。

    所以想着,与王爷守一晚上,明日早上进宫禀报皇兄,不曾想,皇兄已经过来的,倒显得臣妹多此一举了。”白兰笑着解释。

    魏华清摇摇头:“瞧你说的,你是在帮朕做该做的,怎么还说自己多此一举呢?”

    看完一字并肩王,魏华清带着芙蓉坐下,南星等人上了茶,这茶还没喝上,一个黑衣人突然从窗户翻进来,拿着匕首就要冲向一字并肩王。

    正初说时迟那时快,正初拿过随身的玉佩,直接打在了关节处,刺客吃痛,动作迟缓一下,南星等人马上上去把他擒住。

    刺客看了一眼自己被擒住,马上咬舌自尽了。

    南星等人上前,拿下刺客手中的匕首,递给凤咏:“王爷您看,这和一字并肩王上次遇袭的匕首一模一样。”

    凤咏看了一眼,递给魏华清。

    魏华清看了:“这就是上次那种匕首?朕以为夏耘入狱,夏府封了,应该没人了,没想到,这夏耘在外还有势力。看来这夏耘不杀不行了,本来朕还想着,毕竟是和贵妃的父亲,留一条贱命的。”

    “臣凤咏,恳请皇上能够为一字并肩王做主。一字并肩王兢兢业业,为国尽忠,没有得罪任何人。在朝堂上,也从来没有攀附权贵,拉帮结派,左右逢源,谁曾想,会遭受这样的后果。

    臣不知道,这事情,是不是夏阁老所为,也不知道夏阁老为什么要谋害一字并肩王。但是臣知道,一字并肩王这些年,受的委屈也够多了。但是一字并肩王也从未有什么怨言。

    哪怕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也从未做过什么过激的事情。臣觉得,此事若是不能还一字并肩王一个公道,伤害的不仅是一个老臣的心,而是全天下臣民的心。

    试问一个多年以来,战功赫赫为国尽忠的老臣,都能落得如此下场,以后谁还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让自己的家人来为国效力呢?一个国家,连这个都做不到,这个律法也是根本无用了。”凤咏连忙说道。

    白兰连忙附和:“臣妹觉得王爷说得对。一字并肩王的事迹,臣妹也听说过,这样的老臣,如果被人凭空杀害都没人管,那大家对于国家还有什么信心呢?

    皇兄现在刚刚登基,什么都要有所表率。若是因为这个事情,因为要给和贵妃一个面子,而放过这样的贼人,那岂不是寒了全天下的心?再说了,夏阁老所做之事本就是大罪,和贵妃更应该理解皇兄才是。”

    “公主与王爷说得对,臣妾虽然刚刚入宫不久,但是也知道很多事情,臣妾也是出自老臣之家,很多事情,也感同身受。虽然臣妾的父亲已经告老还乡,很多事情还是会知道一些的。

    这么多年,一字并肩王兢兢业业,说起一字并肩王,没有人说他不好的。这样的老臣,身受重伤,还有人要置他于死地,可见,这个人怎么样也不是好人。

    臣妾相信,皇上英明神武,肯定是有所决断的。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皇上若是能够借此机会,让大家知道皇上杀伐果断,公正无私,岂不是一件大大的好事?”芙蓉也在一旁劝说。

    魏华清点点头:“你们不必说了,这些事情,朕一定会查清楚的。只是,你们一定要小心。还有,最近,一字并肩王府一定要好生看管,闲人千万不能放进来。

    不管是什么人,进进出出都是要查问的,别被有心之人混了个进来。”

    “那是自然。不过说起这个事情,臣也有事禀报。”凤咏突然想到龙齐的事情,突然说道。

    魏华清点点头:“你说。”

    “刚刚臣与公主回府换衣服用完膳,有个自称是龙将军女儿龙齐夫人的人来求见,说是有些事情要说与臣听。臣听其中的事情,荒谬至极,就没有相信,现在想来,好像有些什么关联。”凤咏有些卖关子。

    魏华清听罢,一脸好奇:“哦?朕倒是好奇,这所谓的龙齐和你们说了什么。”

    “说今日龙将军遇刺,还说了一些乱七糟的事情,说什么皇上不是皇上,是曾经素和族的伴读和允宁假扮的,还说什么,龙将军与将军夫人现在已经离开都城了,她也要走之类的。”凤咏笑着说道。

    魏华清一听,大笑道:“开什么玩笑,城门早就关了,就算要出城,也是不可能了。再说了,龙将军遇刺,朕怎么不知道?还和允宁呢!和允宁在朕小时候,就暴毙了!和允宁假扮?开什么玩笑!这种人,你应该把她抓住!朕倒要好好问问,朕到底是魏华清还是和允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