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舍之停不下来-正文卷 第154章 夜路走多终见鬼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bigsun 书名:夺舍之停不下来
    .

    大富贵酒店地下车库,一辆牧马人吉普车内,烟雾弥漫。这并非车着火,而是有人在车里吸烟。

    吸烟的男人相当魁梧,曾亮的光头大而圆,此人叫周彦宇,是一位退役的散打拳手,目前就职于某高级健身私人会所。

    可以看得出,他很认真地吸着烟,每吸一口都将带着尼古丁的烟雾吞如肺部,然后慢慢地从鼻中喷出。然而他的注意力,从来都没放在吸烟这件事上,在他另一只手上,握着一只手机,手机屏幕漆黑,却有声音传出。

    声音听起来不是很清晰,似录制下来的,而且录制的设备也不好。可从那摄人心魄的床叫声中,依然能听出音源中的男女,在做那苟且之事。

    随着女人每娇吟一声,周彦宇的耳根便会颤抖一次,这样的情况直到烟灰缸塞满了烟屁股,再也放不了为止。

    最后一截烟屁股扔车外,周彦宇抄起车上一叠磁卡,利索地下了车。带着风声,大步向前走,他走进了电梯,并按下了49层按钮。

    电梯很快抵达49层,周彦宇目不斜视走出了电梯,拐过一道弯,他的目光落在了标识着4908的大门上。

    这一刻,周彦宇长时间不变的木呐表情,闪过片刻的怒容,他几乎下意识加快了速度。

    然而眼前却有个女人挡住他的去路,这女人站在门口,一脸戒备地盯着他,凭直觉,周彦宇料定这个女人绝不是什么娇娇女。

    周彦宇怒视一眼,却自然地向走廊的前方快速走去。女人依然戒备,却没有主动出手挑衅。

    两人擦肩而过,周彦宇忽地动手,一记铁拳冷不丁防朝女人的面门砸去。女人虽早有所防范,并没就此被偷袭成功,然而从周彦宇拳头传来的力道,却叫她受不了,生生被周彦宇一拳打退,背后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周彦宇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急速追上去,再一记老拳结结实实撞击在了女人的小腹,女人吃痛,瞬间被抽空了力气。紧跟着周彦宇一个肘击,砸在了女人的后脑勺,女人白眼一番,软软地倒下。

    从两人瞬息交手,再到女人被周彦宇打晕,不过片刻间。周彦宇似没把此时放在心里,从口袋拿出一叠磁卡,挑选了一张贴在了大门感应器上,随着一声低低的提示音,大门已自动开启。

    推门走进,所见是装修豪华的客厅,周彦宇却目不斜视,直接来到了一扇卧室的门口。

    木门虚掩着,男女熟悉的床叫声传来,是那么地刺耳,周彦宇耳根再次一颤。

    “贱人,我那么喜欢你,你却背着我找了个小白脸,给我戴绿帽子,好,很好!”周彦宇自言自语,声音连他自己都难以听清,可从他那扭曲的表情,可以看出此时的他,是多么愤怒。

    一脚踹开实木门,一直沉默的周彦宇忽地冲了进去,并伴随着他的怒吼“我宰了你啊!”

    “啊啊啊啊啊啊!”女人惊慌的尖叫声。

    “卧槽!臭娘们儿,脑袋秀逗了吧,你竟安排人来杀我?不知道杀死我也是没用的吗!?”男人的咒骂声。

    “啊啊啊啊啊!”女人接着叫“我不认识他,你快让他出去!”

    “不认识?”男人似对周彦宇问“你谁?算了,只要你不伤害我们,看中什么你自己拿,ok?”

    “……”周彦宇“抱歉,走错门了,你们继续。”

    周彦宇郁闷地转身,快速地离开了房间,并还顺手关上了门。

    “有病啊!?”瞅着那扇紧闭的木门,赵五忒郁闷感慨,好在当时两人为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因此叶千柔倒是没走光,反倒是他,被人看了光屁股。

    不过作为一个大男人,怎会怕这些,只是忒郁闷罢了。赵五就想不通了,上次和叶千柔时,就被孟晓玲打断过。这次又被人打扰了,还是个陌生人!

    好在这回已做了2次,赵五的怨念倒是没那么大,但却没法再继续。要知道他可有安排两女保镖在门外守着的,却还是叫人闯了进来,指不定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说什么也得去看看。

    想到这里,赵五哪还有什么心情啪啪啪,赶紧找衣服穿上。可奈何当时只顾着那啥了,衣服丢到处都是,得花不少时间寻找,这样就耽误了三四分钟。

    “怎么回事?”一出门就瞧祝姬跑了来,神色慌张的样子,赵五张嘴就问。

    祝姬停在赵五跟前,上下打量他一番,紧张地心情才平静下来,却还是戒备环视了一圈道“情况不明。我刚上洗手间回来,就见袁茵晕倒在了门口,这里已不安全,小老板请随我离开。”

    赵五又快速走出客厅,果然如祝姬所说,袁茵已被人打晕,不过也仅是晕了而已,倒是并无大碍。

    “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总之先把袁茵弄醒再说。”虽然还是糊里糊涂的,不过联系之前所发生的事,赵五断定就算会出事,也和他没关系,他一个公主抱,抱起袁茵就向回走去。

    “啊!救命,痛,痛啊啊啊!!!”也就在这时,却传来凄厉惨叫,听起来,似是隔壁9号房传来的,貌似还是欧文龙的惨叫声。

    “什么声音?”叶千柔也穿好妥当,柳眉微皱询问。

    赵五眉毛一挑,看向一旁的祝姬,明知故问“哪里传来的惨叫声?”

    “好像是隔壁9号房。”祝姬如实回。

    叶千柔片刻紧张,从那隐隐间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里,可以听出隔壁一定发生了十分可怕的事。

    “糟糕!”赵五忽地大叫,面对叶千柔紧张又狐疑的眼神,他快速把袁茵放到沙发上,又凑叶千柔耳边低语“欧文龙就在隔壁。”

    “啊?他怎么会……”叶千柔惊地后退两步,却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刷地一下苍白“刚才的叫声,是不是我儿子的?之前那个说要杀我们的人,其实要对付的是我儿子?”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性,叶千柔再也顾不上什么,迈腿就朝门外跑。

    “你别去!”赵五一把抓住叶千柔“你去那里不合适,而且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你去联系酒店,我和我的保镖去隔壁看看,要是欧文龙有危险,我设法拖住对方。”

    一秒不到的思索,叶千柔点头“好。”

    说完叶千柔跑回了卧室,联系酒店人员,而赵五便也就领着祝姬,来到了走廊,隔壁就是9号房,此时已听不到惨叫声。

    “你不能进去。”没有了外人,祝姬抓住了赵五的手臂,严肃道“对方很厉害,袁茵连使用武器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对方打晕,所以即便是我,面对对方时,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你不能进去!”

    “酒店的人很快就到了,我就做做样子,不会冒险。”赵五回头瞥了眼,小声地说道。

    实际也如赵五所说,他可没有冒险的意思,若非叶千柔听到了隔壁的惨叫声,他连来看一看的意思都没,毕竟他老早就看欧文龙不爽,而且这具可是唯一的常驻身体,怎能毫无道理的犯险?

    不过既然叶千柔已发现了,说什么也要做做样子,要是风险不大,在顺便救救欧文龙的小命也没什么。

    9号房的大门敞开着,赵五手里提着电击棒,确认了下,客厅没风险,便踩着轻步走了进去,一直来到了一间卧室的门口。

    卧室的门也是敞开着,小心探头瞧去,赵五睁大了眼。

    惨,真惨呐!

    果然如他猜想的那样,这里真出了事,而动手的也的确是之前闯入8号房的大汉。算下来也才过了几分钟而已,这里却已发生令人不忍目睹的悲剧。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披头散发,几近赤咯的女人,她全身青紫,一条条长长细细的伤痕,似被人用皮鞭抽打了几十下。不过这一切她已经感知不到,因为她已经幸福地晕了过去。

    而另一个躺地上地男人则不幸了,这是一个脸蛋相当英俊妖艳的男人,没错了,他就是欧文龙。此时的他看上去很惨,比床上的女人更惨,不仅全身也是皮鞭伤痕,小腹以下更是血肉模糊。

    看上去,貌似,欧文龙竟被阉割了!

    这还不是最惨的,更惨的是,被割掉的玩意就在他身边,却被人故意剁成了好几段,接都接不回去了!

    当然这也不是最惨的,还有更惨的,此时他竟还保持了清醒。可惜嘴却被堵住了不说,还被行凶的大汉摁在了地上,一皮鞭一皮鞭抽打,痛地欧文龙惨叫,却只能发生沉闷地哼哼声。

    “去nmd小贱人,睡我老婆,我抽死你!”房间里,行凶的光头大喊,叼着烟,一手摁在欧文龙后背,扬起皮鞭抽打的同时,还不忘咒骂发泄。

    赵五瞬间脑补了很多东西,下意识地夹紧了腿,一手盖住关键部位,还好,自己的东西还在,却是没来由戚戚焉,很有物伤其类的感觉。

    原本赵五还有些辛灾乐祸,欧文龙倒霉,他就觉得挺高兴。可此时此刻,赵五发现他已经对欧文龙没有了恨意。

    自叶千柔成为了他情人那一刻,这倒霉孩子就别想与孟晓玲之间发生点什么,不仅赵五不答应,欧文龙他妈,也就是叶千柔也不会同意。

    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理由不爽欧文龙?

    反倒是他自己,在很多地方都对不起欧文龙才对。所以抛开了曾经的恩怨,赵五觉得他与欧文龙还挺有共同话题。不过再瞧欧文龙血肉模糊那块,赵五觉着,两人恐怕已失去了共同话题。

    捂住自己要害处的同时,赵五不禁对欧文龙同情起来,都这样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就在赵五胡思乱想时,背后却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原来叶千柔跑来了。

    “你来做什么?”赵五迎上前,压低声音问“通知酒店了吗?”

    “他们马上就到,我儿如何了?”叶千柔紧张地问。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情况也不乐观,你最好还是不要看。你先在外面等着,我去拖延些时间。”

    “一切拜托你了。”叶千柔也自知派不上用场,反倒还会坏事,只得强忍激动心情,跑走廊外面等候援兵。

    赵五倒是没有敷衍叶千柔的意思,说拖延时间,他还真采取了措施。

    再一次来到了卧室门口,敲了两下大门,引起里面的人注意,面对光头大汉不善的眼神,赵五混没当回事。虽然自问不是对方的对手,可在对方动手前,跑路还是绰绰有余。

    “哥们,怎么个情况?”赵五没事找话问。

    “你走开,别给自己找麻烦!”周彦宇丢掉了烟屁股,红着眼瞪来。

    “我不打扰你。”赵五做了个你继续的手势“我就是特别好奇,你这是什么情况?我看你也没怎么掩饰踪迹的意思,想来也做好了事发的后果。既然如此,不如告诉我些如何?”

    “你这人有病吧?”周彦宇无语问,手里也没闲着,一鞭子一鞭子抽打在欧文龙身上,抽地欧文龙意识陷入了模糊。

    “……”赵五。

    周彦宇接着道“我说隔壁床头,那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你不去疼惜,跑我这里有意思吗?”

    没意思啊!可被你打的正好就是叶千柔的儿子,我不就过来稳住你来了吗?

    “没法,我这人怪癖挺多。好奇心重,心里装着事,连做那事都没劲。”赵五随便胡诌。

    “呵。”周彦宇乐地一笑“你这人挺有意思,你想知道些什么?”

    “随意,你说什么我听什么。”

    “成,那我就说说,我和这对奸夫**的事。”周彦宇似对欧文龙没有了兴趣,丢掉皮鞭,抽出一支香烟,自顾自点燃,目光落在惨兮兮的一对男女身上。

    “这是我的妻子。”周彦宇指着床上的女人“领过证的,合法夫妻!”

    “这是我妻子的情人。”周彦宇又指着更惨的欧文龙“这小子给我戴了绿帽,不止一天了,最近我才发现的事。”

    “看得出来,那你怎么来到了这里?我指的是,你怎么会有酒店房间的钥匙?”赵五纳闷问。

    “简单啊,这对狗男女常来这家酒店幽会。以前我拿他们没办法,这回之前,我提前收买酒店的服务员,拿到了钥匙。”周彦宇解释。

    “你现在已算报了仇,不打算跑路吗?”

    “我妻子都给我戴了绿帽,我为什么要跑?”周彦宇大声质问,表情说不出的苦闷。

    赵五顿感挺不好意思,睡别人女人的事,他自己也做了不少次。这样看来,他造的孽也有不少的。

    “原来你还是情种。”赵五感慨。

    “所以与其在外面被别人指指点点,还不如去那7米围墙内,就此与世格局,你说是不?”周彦宇反问。

    “……”赵五。

    赵五没再说话,因为酒店的安保人员到了,十几个人,三两下将光头大汉制服。

    这时叶千柔也跑了进来,瞧到现场的情况,好悬没晕过去,抱起欧文龙的妖艳脸蛋,仪态尽失,哭成了泪人“我的儿!”

    “你叫救护车没?”赵五也蹲下身来,搂着叶千柔的香肩,转移话题问。

    “你们!?”被摁地上,原本已认命的周彦宇,一下子激动起来,目光在赵五与叶千柔身上巡视,忽地大声咒骂“上梁不正下梁歪,原来祸源在你们,好一对狗男女啊啊啊!!!”

    。

    a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