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舍之停不下来-正文卷 第161章 来不及了,都来搭把手啊!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bigsun 书名:夺舍之停不下来
    坐落于花园老槐树下,浅品乌龙茶,再想想身后宅子里一对儿女伴随左右,还有三个即将出世的孙子或孙女。一直上紧了发条,被称之工作狂的孟大可,忽地生起退休颐养天年的念头。

    “唉。”孟大可没来得叹口气,大闺女虽说能力不缺,却对重工业毫无兴趣,小儿子虽已醒来,却还偶尔陷入植物人状态,他倒是想撒手不管,可偌大的孟兴集团又该交给谁?又有谁能得到他那些老臣子的效忠?

    想到这里,孟大可不禁看向身后那座宅子,眸子zhong满是憧憬,既然闺女和儿子都靠不住,只能靠孙子孙女。想来他这把老骨头,还能再活一二十年。

    “老爷子,有直升机来了。”一zhong年人小跑过来,指着远处天空道。

    孟大可一瞧,可不是有一架直升机向这边飞来,看样子目的地正是他家。

    没法子,只得起身躲一边去,谁叫他家后院还是小了些,直升机落地时,还呆在这,只能吃大风和灰尘了。

    “是古市长,王市长和金市长。”zhong年人眼尖,老远就瞧到了机舱里的情况,并向孟大可汇报。

    微微皱眉,孟大可对于外界的情况可是很了解的,这会全市各部门都已陷入瘫痪,按理说市领导正是最忙碌的时候,跑他这来做什么?而且一来就是三实权大领导,难道他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孟大可快速想了想,如今孟兴集团也已全部瘫痪停工,对于魔都来说,他能起什么作用?

    不管如何,来者是客,待直升机降落,孟大可带着笑容走了上去“稀客啊稀客,三位领导请里面坐。”

    “孟老你客气了。”古真与孟大可双手相握,似是多年的老友。

    反观古真的热情,负责经济这块的王国栋副市长,则只是含蓄微笑点头。而负责司法这块的金龙副市长,则摆着一张臭脸,好似谁都欠他几万块似的。

    不过金市长倒是没向孟大可发难,一来还不至于,二来也没啥用。人家虽然是平头老百姓,可商业摊子却扑地太大,上下游产业千多万人指望孟大可活,虽然作为魔都的副市长,金市长自问与对方还是差不少。

    “孟老啊,我看你这偌大的产业,难找个合格的继承人。晓玲不喜你那一份工作,而小儿子却是个急脾气,与我们市政釜谈生意,谈到一半他自己却走了,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纷纷落座于一楼的大客厅,金市长把自己陷入柔软的真皮沙发里,不忘发泄着自己的不满,虽然他不能与孟大可直接怼,发发小脾气还是没问题的。

    孟大可笑容依旧,看了看另外两位没啥反应的正副市长,一瞬间他想了很多。

    他知道早上时,小儿子有乘直升机出去一趟,看来并没有瞎玩,反倒去和政釜谈生意去了。

    可回来时,小儿子却臭着一张脸,看来在那里吃了瘪。

    和政釜做生意,哪有那么好做的?

    孟大可摇摇头,虽然不知道自家的小儿子具体谈了什么,却老大欣慰。不过表面上自然看不出来,孟大可也迎合着埋怨了赵五几句,顺便打听了下具体情况,可三位领导知道那笔生意和他没啥关系后,也就没细说,最后孟大可还是一知半解,只知道自己的小儿子,貌似向政釜推销了一款很厉害的软件。

    “这些以后再谈。”眼看着话题越扯越远,老而沉着的王副市长却率先开了口“老孟,既然这是你家小子的生意,就把他叫出来吧,我们再谈谈。”

    “恐怕很难。”孟大可摇头,面对三双投来的疑惑或不满的眼神,他苦笑“我那小子并没有回家。”

    “不在家?他不回家吃饭了吗?”金市长一张扑克脸更难看了。

    “你知道他去哪了?或能联系到他不?”古市长更实际些,直言询问。

    孟大可摊开双手,依然摇头“如今外面交通不便,电话也打不通,实在没法联系。要不你们再等等,说不定他马上就回来了。”

    三位领导用眼神交换了下意见,古市长沉着脸“看来只能如此了。”

    “唉。”王市长叹了口气。

    金市长没说话,他一口气灌了半杯茶,却立刻吐了出来,原来茶水现煮的,烫得不行。金市长气糊涂了,一时并没注意到。

    一番手忙脚乱,孟大可告辞道“人老了,精神头就不行了。你们随意,有什么需求吩咐下去,我就告辞了。”

    “孟老客气,是我们唐突了。”古市长道。

    “老家伙怪怪的,莫不是诳点我们?”疑狐地望向孟大可背影,金市长喃喃自语,声音小地他自己都听不见。

    古市长向其投去探寻眼神。

    金市长小心地碰触了下肿起的嘴唇,什么也没说。

    也就在市里三位大领导苦等时,孟大可已上了楼,并来到了赵五房间的门口,敲了敲门。

    卧室里,冷风吹着,一男一女相拥而眠。

    男人睁开了眼“去开门。”

    女人嘟囔嘴“你去,我身体不舒服。”

    男人“上次就我开的门,这次怎么说也该你了。”

    “好吧,那你把手拿开。”

    钱朵朵不情愿爬起床,迷迷糊糊来到了门口,大力拉开门,所见是一个银白短发的精神老头。

    “孟伯伯?”在这家住了一两天,钱朵朵自然认得孟大可,尴尬地笑笑,回头冲赵五喊“是你爸,找你的!”

    远远地看到了孟大可,赵五偷偷瞪了钱朵朵一眼,小丫头明知道他的底细,却非得来这一手,显然是故意恶搞他。

    “大白天的怎么还在睡?小年轻就应该多活动,身体才能健康,知道吗?”孟大可沉下脸来教训,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小儿子实在是太放纵和溺爱,以至于对方越来越不像话,频繁吃窝边草不说,连白天也竟瞎胡来。还好这小子偶尔会陷入植物人状况,否则身体哪还吃的消?

    赵五自然不知道孟大可所思所想,否则非喊冤不可。要知道晚上满打满算,他才睡了三四个小时,早上又补了一个来小时,也就四五个小时。何况晚上体力消耗严重,白天还有精力乱来?

    “老爷子,你不会是专程来教训我的吧?”

    “你跟我来。”孟大可丢下一句话,转身走远。

    啪!

    狠拍了一下钱朵朵的臀,算是教训她的恶作剧,在钱朵朵吃痛与恼怒的眼神zhong,赵五大步流星追了上去。

    一老一少来到了一间书房,孟大可从抽屉找出一架老花镜,看向赵五“早上你去市政釜谈生意去了?”

    赵五有点小惊讶,却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这事并非偷偷摸摸在做,他点头道“你也知道我投资了一家小公司,他们还挺争气,做出了一款全球最优秀的杀软。如今全球正逢灾难时刻,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挺身而出,所以去了一趟市政釜,推销这款软件。不过他们好像并不十分在意,拖延了一两个小时不见人……”

    “所以你就跑回来了?”孟大可没好气地问,要是平时绝难看出他所思所想,可面对自家的儿子,就没必要整那些了。

    “呃,你怎么知道?”

    “人家三位市长都跑我们家了,你说我怎么知道的?”孟大可拿出了一直雪茄,剪了两头,放在鼻尖嗅嗅,享受的模样,却并没有点燃抽的意思。

    “跑来我们家?”赵五哭笑不得,要知道他已对魔都政釜的办事效率死了心,因此才刚把肉鸡一号派往了k市,以待换个突破口。没曾想,魔都的领导却登门拜访了,这叫什么事?

    “得,那我就去见见他们。”赵五站起身来。

    “别着急,我已经告诉他们你不在家。”孟大可拦住了赵五。

    赵五惊异看去。

    “姓金的那小家伙,出口就教训我儿子,我看他不爽。”孟大可直言道。

    你儿子,可不是现在的我?

    赵五更是哭笑不得,没曾想这位超级大富翁也有意气用事的时候。虽然不知道姓金的是谁,赵五还是为孟大可的行为点了个赞。

    “你和我说说具体情况,你们那款杀软真能平息时下的wang络攻击?”孟大可突然正色道。

    “肯定的,没有金刚钻我哪敢去政釜门口得瑟。”赵五点头。

    “你们又是怎么具体运作的?”孟大可又问。

    赵五以及夺舍之人没有一个有具体经商的经验,他哪懂这些,只得将早上在政釜所发生的事,挑选了一些详细讲述了一遍。

    孟大可沉吟片刻“你这个做法捞一笔快钱轻松,想长久做恐怕很难。我虽然对wang上那块了解不多,不过你这种行为太过功利,不是长久知道。”

    “那我该怎么做?”赵五虚心求教,眼前这位可是超级大富翁,想来随便指点他一番,就能叫他利益更上一层楼。

    “你还是按照原来的想法做。”孟大可用鼓励地眼神看着他。

    “……”赵五风zhong凌乱。

    孟大可拉着赵五的手,慈爱地看着他“虽然这段时间你姐有对你突击培训,让你看起来更像一个成年人。但你毕竟沉睡那么久,相较于平常人心智还不成熟。而且时而还得沉睡一番时间,因此你先天性就欠缺做长久生意的条件,赚一笔快钱,最适合于你不过。”

    “好吧,我明白了。那我下去会会他们。”

    “记得把你房间里的小丫头带上,那丫头挺聪明的。”孟大可嘱咐道。

    赵五瞥了孟大可一眼,老爷子这话颇有深意啊?

    然而赵五并没下楼去,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好久就没出去过。这倒不是他想给几位领导脸色看什么的,如今这情况,耽误一分钟,对于国家来说都是很大损失,赵五自问还是国内一份子,有能力自然要拉一把。

    可奈何时机不成熟不是,就算和市领导快速谈拢又如何?没有杀软拷贝,还怎么安装杀软?

    因此把这件事给钱朵朵简单讲述了一番,两人一致认为,为今第一要务便是尽快采购一批u盘。同时叫wen道开工,提前做好把杀软拷贝到u盘的工作。

    至于和市领导接着谈的事,待u盘到手时也不迟,毕竟wen道拷贝u盘也需要时间不是。

    这一等就是2个多小时,不过赵五倒是不觉得难过,因为他还是被敲门声吵醒的。这次终于睡饱了,都不用决定谁去开门,赵五自个就下了床,所见却是小鹿那张幽怨的眼神。

    这女人还是那么有味道,一身修身包臀裙搭配肉丝高跟,看得赵五顿起生理反应,可那眼神却把赵五看得发毛,脑海zhong不由得想起当初,柳医生与小鹿联手与他大战的模样。

    赵五暗自琢磨了下,如今精力也耗损不少,还是不要惹这个如狼似虎的女人。相较起来,还是钱朵朵这种初妞好对付些。

    “有两千支没?”小鹿手里抱着一口纸箱子,纸箱里则装着已拆开包装的各式u盘,堆得满满的,赵五随便拿起一支问。

    “只多不少。”小鹿小嘴儿轻张,幽幽地说道。

    “辛苦你了。”赵五接过纸箱子,点头道谢。

    2000支的u盘,每份拷贝能使用1000次,200万妥妥的。如此一来,只要政釜能一口气发动2000个有点计算机认知的人,想来魔都秩序便能很快恢复。

    想到这里,赵五再也不耽误时间,抱着箱子来到了wen道的临时工作室。这里也早已准备妥当,两来台笔记本搁成一排,每台笔记本接十数个外置usb接口,还有两个年轻小妹供wen道驱使。

    盒子搁台子上,赵五冲wen道道“准备好了吧?这里是2000多支u盘,你劳累些,快些把杀软拷贝。”

    说完赵五便离开房间,只隐隐听wen道对两位小妹磕磕绊绊吩咐“你们听我说,只要把u盘接入usb接口里,控制程序会自动把杀软程序拷贝进u盘。拷贝完之后,zhong控软件会提示,你们再把拷贝完的u盘拔出来,交给我就可以了,很简单的,明白了吧?”

    随后赵五又回到卧室,简单洗漱了一遍,出门看看时间,已是下午3点过快4点的样子。

    想必那三位领导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吧?

    赵五心里呵呵笑,一点也不担心领导工作忙,已经离开什么的。因为刚才双胞胎姐姐邓心如告诉了他,那三位还在下面等着。

    来到楼梯时,赵五却发现客厅只有两个人,其zhong一个是熟悉的古市长,另一位则和孟老爷子差不多年龄,六十多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金市长,还是另外一位市长。

    “小祖宗喂,你可算是回来了!”像是有顺风耳的能力,古市长听声辨位,猛地回头。这一刹,表情精彩万分,恼怒zhong带着惊喜,惊喜zhong带着万分惊喜,他连忙跑了过来,大步上楼梯,一下子握住赵五的手。

    “你的杀软呢?快拿来!”

    赵五发问“一台终端,1年使用时间100块?”

    “100块,一分钱不少你的。你快拿出来,统统拿来!”古市长越显激动。

    “还需要准备,你急也没用,稍等十几分钟吧。”赵五安抚,同时心里纳闷,难道事态已发展到如此糟糕局面了?能令一个置辖市的市长也顾不得形象了?

    而事实还真如此,至今席卷全球的wang络大攻击,非但没有平息之势,反倒越来越肆掠。虽然各方努力,魔都的交通已有了很大好转,可绝大部分职能部门却依然瘫痪,或全部瘫痪。

    又过去短短几个小时,经济损失大幅度提升不说,面临物资短缺的情况,全市犯罪率也陡升上百倍,可眼下已安排不出更多的人手,这是要大乱的节奏啊!

    如此局面市领导能不着急,如今都做好了两手打算。一来两位市长等待赵五,二来金市长直接找更大领导,谈谈能不能找军方要点人什么的,也就是要把魔都军管一段时间。

    “呃,这么严重了?”赵五听得膛目结舌,才过去几个小时好吧?

    想到这里赵五又仔细回忆了一番自己的所作所为,虽说有些地方处置太情绪化,但从个人观点来看,他并没有浪费时间。

    两位市长沉着脸,再没说话,只是时不时看看门外,好似杀软会从那里进来似的。

    弄得赵五也挺紧张的,他想了想道“我的下属正在拷贝杀软,我们计划是1份拷贝能安装1000台终端,因此需要2000支u盘。眼下他们只有3个人在操作,要不你们也去搭把手?”

    赵五倒没驱使领导的意思,只是瞧这两位最年轻的也是zhong老年人了,干着急也不是个事,指不定会突发什么老毛病,还不如做点事来得有意思。

    “在哪?”两位市长齐声问。

    赵五也不含糊,直接把两位市长带到了wen道的工作室,面对wen道投来的疑惑眼神,赵五解释“这两位是本市的领导,古市长和王市长,他们来给你搭把手,你告诉他们怎么……卧槽,你怎么了?”

    眼看wen道抽一下就软软倒下,赵五赶紧跑过去扶住对方,wen道呆呆地看着门口方向,那里站着两位市长“老,老板,我,我,我头晕晕地啊!”

    话刚说完,wen道一个白眼彻底抽了。

    “……”赵五。

    “他怎么了?”古市长紧张地问,要知道这位可是拷贝杀软的具体负责人,他要出了问题,指不定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

    “工作给累的。”先把wen道拖一边休息去,赵五脸不红气不喘的胡诌一句,指着俩拷贝杀软的女孩子,又对两位市长吩咐“你们俩就给她们打下手吧。古市长,你把还未拷贝的u盘递给她们。王市长就负责放置已拷贝的u盘。”

    “未拷贝的u盘是哪箱?”古市长冲一女孩子轻声询问,其实看俩女孩的操作就明白了,不过这事在古市长看来必须慎之又慎才行。

    “这些就是。”一女孩子指着身边的箱子道。

    古市长连忙跑了去,抓起一支支u盘,头尾区分,整整齐齐摆放在两女孩子趁手的地方。

    而另一位王市长,则轻松些,他只需要捧着一口大箱子,站在俩女孩子旁边即可。

    老铁!

    "

    ( =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