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三章收奴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刀疤青年只感觉眼前一花,一只不大的手掌却是刹那间出现在了他的脖颈。

    当他看清这只手掌的主人之时,他的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之色,脸上还保持着狞笑的模样,不过此时却是有些僵硬,嘴唇干涩的挤出了几个字眼。

    微风吹过带起片片枝叶飞落之声,除此之外,四周一片寂静,只听见刀疤青年心脏砰砰的跳动之声。

    乔远右手抓在刀疤青年的脖子之上,根本没有去看他一眼,他的目光始终盯在阳炎真人的身上,嘴角略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阁下究竟是谁?”

    阳炎真人缓缓从巨石之上站了起来,神色极为凝重,双目直勾勾的盯着乔远,根本没有理会被乔远抓住的刀疤青年,右手缓缓向着腰间移去。

    “哈哈……你这牛鼻子也是有趣,我不就是我嘛,明知故问。”

    乔远咧嘴哈哈大笑起来,右手抓住刀疤青年的力度又是大了几分,不过那刀疤青年好似被掐住了命门,根本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

    阳炎真人听见乔远的话语根本没有一丝怒意,反而眼中的凝重更多了几分。不过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十息,中年道士脸色一变,露出温和的微笑缓缓开口。

    “呵呵……小友切勿动怒,贫道这孽徒生性浮躁,可却没有恶意,只是为了小友前途着想,还望小友手下留情。”

    乔远看见阳炎真人的微笑也是露出了同样的微笑,眼中却是微不可查的闪过了一丝狡黠之光。

    “哦……原来如此,那我也不好计较了。”

    乔远说完就抬起右手将刀疤青年提了起来,向着阳炎真人一抛而去,双手背在身后,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阳炎真人脚步一踏直接飞向刀疤青年,单手一托就将刀疤青年放在了地上,随后站立在乔远三丈开外,脸上露出温和笑意,向着他一抱拳缓缓说道。

    “多谢小友,若是……”

    阳炎真人话语正说着,却是突然从他的袖中飞出一把蓝色短剑,向着乔远的眉心刺去。

    此剑速度极快,几乎只能看见一道蓝光从他的袖口飞出。而且两人的距离只有三丈,短剑上一息从阳炎真人袖口飞出,下一息就到了乔远眉心,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

    阳炎真人在短剑飞出的瞬间立刻一拍储物袋,从里面飞出一张纸符,随后阳炎真人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舌尖精血在纸符之上,单指向着纸符一点,纸符立刻燃烧起来,迅速向着乔远飞去。

    阳炎真人做完这一切并没有停下来,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逝,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只小钟,一把小剑,一把短戈,他先在小剑和短戈上面轻抹一下,立刻小剑和短戈就化作了一丈大小向着乔远而去。

    可就在阳炎真人操纵小钟之时,他的脸色却是轰然大变,手中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眼中露出滔天的骇然和震惊,他看到了他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乔远背负着双手站在原地,脸上的似笑非笑之色一点都没有变化,眼中的讥讽之色十分明朗。

    那把蓝色短剑瞬息之间就刺向了乔远眉心,不过在离乔远眉心一寸之处之时就轰然碎裂,化成粉末倒卷而出。

    纸符紧接而来,不过在被粉末卷中之时马上就化为灰烬了,好似一张普通的纸张燃烧殆尽,根本没有一点效用。

    再就是变大之后的飞剑和短戈,几乎是刚刚变大,就被粉末卷中。在阳炎真人的注视下也是轰然碎裂,化成了粉末继续向着他倒卷而来。

    这一幕让他是心惊胆颤,魂都吓没了,额头汗珠泌出,瞬息间后背就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阳炎真人一拍储物袋,盾牌,镜子,铜钱,各种法宝足有十多件,没有时间施法操控,直接就是一股脑丢了上去,希望可以阻挡一二。

    “咦!你这牛鼻子法宝还挺多的,肯定干过不少杀人夺宝的事。”

    乔远看见阳炎真人一下子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十多件法宝,根本没有一丝心痛之意,直接就向着粉末风暴丢去。

    他的脸上露出微笑,抬手向着粉末风暴一招手,瞬间粉末风暴就消失在了原地,没有损伤一点阳炎真人丢出来的法宝。

    “前辈,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该死。小人愿将一生的法宝献于前辈,只求前辈能够留下小人一条贱命替前辈搜集法宝。”

    阳炎真人看见这一幕顿时就跪在了地上,一边向乔远磕头一边开口求饶,一脸凄厉的表情,几乎是声泪俱下,说着还取下了自己的储物袋,将里面所有的物品倒了出来。

    乔远粗略一看大约有数十件法宝,还有丹药、灵石、符箓、功法等等各种修炼资源,几乎是将地面方圆三丈之地铺满了。

    乔远看着这些东西,脸上露出笑意,不过却没有开口说话。

    “前辈修为高神,法力无边,小人有眼无珠,只恨自己醒悟的太晚。现在得罪了前辈,小人本该万死莫赎,可小人洞府中还隐藏了许多法宝之物,若是就此死去,岂不是不能向前辈献宝了。小人愿立下血誓,愿为前辈鞍前马后,做牛做马,搜集更多的法宝。”

    阳炎真人看见乔远脸上的微笑之色,心中大喜,连忙趁热打铁的继续说道,说完也不看乔远的反应,直接就咬破舌尖,吐在了自己掌心。

    “小人阳炎,今日在此立下血誓,甘愿认前辈为主。若有背叛,形神俱灭。”

    阳炎真人誓言说完,其掌心的血液就自行蠕动化作了一个“血”字,看起来触目惊心,不过片刻间就融入了他的手掌之中,消失不见。

    乔远听见阳炎真人这一番话语,看见其一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沓,发下血誓之时甚至没有一点犹豫之色,其话语动作就如事先演练了无数遍,声泪俱下的模样好似乔远在欺负他一般。

    乔远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一声,尴尬一笑的说道。

    “你这牛鼻子倒是机灵。偷袭之事就此作罢,这个……”

    乔远话语尚未说完,阳炎真人右手向后一抓。楞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书生青年和刀疤青年立刻被一股大力扯动,向着乔远而来,直接跪在了乔远的脚下。

    阳炎真人脸上露出讨好之色,大声开口说道。

    “多谢前辈,这两个孽徒随便前辈处置,是生是死只需前辈一句话。”

    书生青年和刀疤青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了,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不停地向乔远磕头。他们怕乔远,更怕其师尊,心中想着若是不出意外,自己这次定是在劫难逃了。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乔远看见这一幕感觉极为的好笑,不过却是被他尽力的压制了下来,淡淡的问道。

    “小的白温书。”

    “小的……许刀疤。”

    书生青年急忙开口说道,刀疤青年颤抖的声音紧跟其后。

    乔远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目露思索之色。

    这一过程持续了十多息,这让白温书和许刀疤两人如同受尽酷刑煎熬,十多息的时间如同十多年。

    “阳炎,这两人暂且留着。”

    十多息之后,乔远看向阳炎缓缓开口,神色平淡,眼中没有一丝波澜,让人看不清他的丝毫用意。

    “主人之命,小人定当遵从。你们二人还不快快谢恩。”

    阳炎脸上的讨好之色更甚,向着乔远说完就对着两人严厉的呵斥道。

    “多谢前辈饶命……”

    两人听见乔远的话语如同大赦,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一边开口谢恩一边加快了磕头的速度。

    “好了,储物袋留下,你们可以离去了。若有事,我会亲自前往通元宗找你的。还有……告诉你们通元宗的人,若再敢来此地,就不会有这么好运了。”

    乔远伸出右手摆了摆,神色淡淡的开口道,但说到后面却是眼露寒光,一股杀意在四周弥漫开来,让三人都是齐齐打了个冷颤。

    “小人遵命。”

    阳炎听完乔远的话语,立刻恭敬的向着乔远磕了三个头,话语说完直接带着白温书和许刀疤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当三人消失在了乔远的视野,他的身体顿时一颤,双眼闪过迷茫之色,不过片刻就变得灵动有神起来。

    乔远恢复之后,入目所见是满地的法宝、丹药、灵石之类,他的脸上露出激动兴奋之色,笑的几乎都快合不拢嘴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是清醒状态,十分清楚这些东西是什么。

    “小远,感觉如何?”

    就在乔远趴在地下,摸着那一件又一件的法宝,口水都快滴上去的时候,他的身后却是传来一声话语。

    乔远听见话语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一些,站起身向后看去。

    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身高七尺的光头中年汉子,这光头中年汉子身穿粗布麻衣,一对胳膊暴露在外足有乔远大腿粗,看起来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乔远嘴角上扬,有一股意犹未尽之色,激动兴奋的向光头中年汉子说道。

    “感觉太爽了,铁叔,你能不能传我修炼之法,我想靠自己的力量也能做到刚才那般。”

    “哈哈……此事不急,等你十六岁了自然可以修炼。”

    光头中年汉子哈哈大笑起来,挥了挥手的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