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六章洗筋锻骨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寨门之外,太阳西下,映照出一层层树影,草地之上躺着一个白色麻衣青年,这青年嘴角叼着一阵草,睡意正浓。突然这白色麻衣青年眼睛一睁,直接坐起了身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妹妹要苏醒了,嘿嘿……”

    这青年正是萧清璇的亲哥哥,萧清云。

    乔远双手放在脑后,哼着小曲,不一会儿走到了一间小院门口。

    小院不大,四周用竹片编制的篱笆围了三件小屋,院内有一口石灶,灶上大锅里正飘出阵阵肉香。

    他走进院子,直冲向传出肉香的大锅,掀开盖子,一阵浓郁到极致的香味扑面而来,他的口水顺着嘴角不自主的滴落在了灶台上。

    “臭小子,还没熬好呢,你这口水都滴到锅里去了。”

    咯吱一声,中间屋舍的木门被推开了,一个光头中年汉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刚好看见乔远的口水滴在灶台上,笑骂道。

    乔远听见光头中年汉子铁漠的话语,连忙用袖子擦去了嘴角的口水,清秀的脸蛋一下子红了起来,讪讪一笑。

    “铁叔,我在萧爷爷的家里都闻见您这锅里的肉香了,您不仅修为高深,这厨艺也是一绝啊,小远实在是佩服佩服。”

    铁漠摸了摸他锃光瓦亮的光头,嘿嘿一笑,走过来拍了拍乔远的肩头。

    “你这小子就是会说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来来,跟我进屋,咱们喝点,这肉汤还得再熬上一会儿。”

    乔远嘿嘿一笑跟着铁漠走进了屋子,回头还看了一眼锅里的肉汤,狠狠的嗅了两口溢出的香气。

    屋子不大,中间摆了一张桌子,地上有一盆炭火,火上正靠着肉。铁漠来到墙角提来一大坛酒,憨厚的笑着说道。

    “小远,今天你可要多喝点这酒,配上我那特制熬炼的肉汤,包你喝完可强身健体,洗筋锻骨,包治百病。哈哈……”

    乔远看着烤肉不停的咽唾沫,听见铁漠的话语随意回了一句。

    “铁叔,这酒效果真有这么强?”

    铁漠立马停住了笑声,倒了两碗酒,神色严肃的说道。

    “这兽骨酒我用了二十多种珍稀的兽骨、十多种珍稀的药草再加上我传家镇祖之秘方调配到一起,在地下封存了二十年,每一滴都是精华啊,洗筋锻骨这都不算什么,你喝一碗就知道了。”

    乔远听完脸上露出不信之色,端起大碗直接喝了一大口,刚喝下去立刻就一口吐了出来,露出一脸苦涩的表情。

    “铁叔,这什么酒,怎么一股腥味。”

    铁漠被乔远这一幕逗的哈哈大笑。

    “你这小子,真是不懂享受,这么好的酒被你浪费了一大口。要不是看你今天一副委屈的样子,我想着还是弥补你一下,不然我才舍不得拿出来喝呢。”

    乔远瞥了瞥嘴,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边喝边吃边聊,你来我往的不一会儿就过去了半个时辰。

    “砰……”

    外面突然一阵声响,铁漠大喝一声起身向门外走去,乔远紧跟其后。

    “小贼,竟敢偷喝我的肉汤。”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门外。入目所见,一个身穿白色麻衣的青年躺在灶台旁的地上,锅上盖子被掀开了,阵阵肉香传出,一只陶碗摔碎在地。这青年全身发红,口吐白沫,眼白外翻,手脚痉挛。

    “清云哥哥,你怎么了?铁叔,这肉汤怎么会有毒?他的身上怎么这么烫?”

    乔远冲过去,准备扶起萧清云,不料刚一碰到他的手臂就被烫的拿开了手。

    “不用急,这肉汤可是大补之物,怎么会有毒,他只不过是喝了太多,补过了。偷吃贼,让你受点苦,长点记性。”

    铁漠哈哈一笑,骂了一句。

    “铁叔,你快帮帮清云哥哥吧。”

    乔远眼露焦急之意开口说道。

    “哈哈……你去屋里取一碗兽骨酒给他喝下,一会儿就好了。”

    铁漠大笑着,摆了摆手的说道

    乔远立马跑到屋子里拿了一碗兽骨酒出来给萧清云喝下,萧清云喝了一口,忍不住喷了出来。

    “清云哥哥,你先忍忍,喝了这碗酒你就好了。”

    乔远又慢慢喂萧清云喝酒,萧清云一脸苦像,心里懊悔不已。不一会儿,萧清云渐渐恢复了正常,乔远把他拉了起来扶进了屋子,坐在了椅子上。

    “你这贼小子,天天来偷吃,这下吃到苦果了吧,哈哈……”

    铁漠大笑着讥讽了两句。

    萧清云一脸苦涩沉默了下来。

    乔远夹了两块烤肉放在萧清云面前,又倒了一碗兽骨酒放在旁边。萧清云吃了烤肉,却怎么也不喝那碗酒了。

    铁漠出门把熬好的肉汤盛了三碗进来,放在桌上。

    “吃了烤肉,喝了我的兽骨酒,再配上这独家秘方大补汤,绝对让你们快活似神仙。”

    铁漠拿着一碗肉汤说了一句,一干而尽。

    萧清云看见桌上的肉汤,吓得满脸发白二话不说起身就跑,不一会儿就跑的没影了。

    乔远看见萧清云的举动吓的也是额头泌出了冷汗,眼中的醉意消散了不少,刚准备起身就被铁漠按住了。

    “那贼小子不识货,一下喝了我两碗汤,还没有先喝这兽骨酒,自然会那样,咱们可以放心喝,没事的,你看,我这不好好的。”

    铁漠一手搭在乔远肩膀上,笑眯眯的说。

    乔远看见铁漠确实没什么事,再加上这肉汤的香味确实诱人,心里忍不住跃跃欲试。

    “拼了!”

    他轻喝一声,拿起肉汤,一口饮尽。

    乔远喝完一碗露出意犹未尽之色,拿着碗又出去盛了一碗,慢慢喝了起来。

    月儿早已高高的挂在了天边,星光灿烂。

    屋舍里乔远和铁漠吃着烤肉喝着酒和汤。铁漠不时讲一些清风山之外的奇闻异事,乔远兴趣高昂的听着,眼中充满了憧憬,一夜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第二日晌午,日头高高挂在天际,阳光顺着咧开的门缝和窗口洒在了小院中间的屋舍之中。

    屋舍之中一片狼藉,地下丢了一地的骨头,还有打翻的碗筷。

    桌子底下躺着一个光头中年汉子,这光头中年汉子嘴里还叼着一根骨头,一只手放在那锃光瓦亮的头上,一只手搭在斜躺在他腿上的乔远头上。

    “哎呀!真是爽快,没想到小远你还真能喝,把老铁我都喝翻在地了。”

    这光头中年汉子迷蒙的睁开双眼,摸了摸光头,看见自己和乔远躺在地上睡了一夜,嘿嘿一笑,随后用手推了推乔远,不过乔远却没有醒来。

    “唉!忘了,第一次喝我的兽骨酒都得睡上两天。”

    铁漠叹息一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自语了一句走出了里屋。

    清风寨老松树十丈开外有一间小竹屋,此时里面有一个身穿白色麻衣的青年躺在床上,脸色红润,呼吸均匀,正在呼呼大睡。

    此人正是萧清云,萧清云昨晚从铁漠的家里跑出来之后便回到竹屋里盘膝打坐修炼。可他修炼不过半个时辰便一头栽倒在床上,直到第二天晌午依然未曾醒来。

    乔远和萧清云因为喝了兽骨酒长睡不起,这一睡就是三天。

    这天夜里,萧清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按着头从床上准备起身。刚一动身便脸色一白,额头冷汗泌出,五官扭曲,破口大骂。

    “该死的,肯定是喝了那肉汤,疼死我了。”

    萧清云立马蹦起来,捂着肚子推开房门瞬间就跑的没影了。

    这晚清风寨里不时都会传出一阵阵凄厉的哀嚎,不过却没有人去察看。

    第二天天刚亮,萧清云脸色难看的推开了铁漠的院门,看见铁漠正在熬汤,嘴里一阵作呕。

    “老铁,上次你给我喝的是什么汤,我昨天夜里拉了一夜,到现在腿还抽筋呢。”

    铁漠听见萧清云的话语讥讽的哈哈大笑。

    “贼小子,那是你自己偷喝的,不是我给你喝的。还有,你睡了三天睡傻了吗?自己有什么变化自己不知道吗?偷喝了我的大补汤,不来感谢我,还责怪我让你拉了一夜……哈哈哈哈……”

    萧清云听见铁漠的话语,脸色一下子红了,然后眼中透出疑惑,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脚,脸色露出喜色。

    “我睡了三天三夜?身体确实轻便了许多,感觉更加敏捷了!”

    铁漠看见这一幕嘿嘿一笑的说道。

    “我的兽骨酒和大补汤一般人可是喝不到的,喝了能够强身健体,洗筋锻骨,包治百病,珍贵的很。一般人喝了我的酒和汤睡上一夜就有效果了,但筋骨不凡的人喝了,洗筋锻骨的时间自然会延长许多,睡上几天几夜也是常有的。”

    萧清云瞥了瞥嘴,对此颇不以为然,直接转身走了。

    一转眼又过去了两天,第三天清晨。

    乔远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揉了揉眼睛,还未完全醒来,便被一阵突如其来的腹痛,引得从床上一蹦而起,二话不说就冲出了屋外。

    于是,从日出到日落,清风寨伴随着凄厉的哀嚎度过了一整天,直到月上梢头,乔远才从茅房中步履蹒跚的出来。

    乔远出来之后一脸苦涩憋屈的表情向着铁漠家里走去。

    他走了一会儿却是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腿脚敏捷了许多,好似身体多余的杂质被排出体外,身上的骨骼肌肉更加发达了。

    铁漠看见乔远走进屋子,哈哈一笑,走出屋外端来一盘烧鸡放在乔远的面前。

    乔远见到烧鸡两眼放光,直接上手,不一会儿就风卷残云的吃完了烧鸡,抹了抹嘴角的油渍,砸了砸嘴巴,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对了……铁叔,我睡了有多久?我怎么感觉做了一个特别长的meng,meng里我成为了仙人,遨游天地,无所不能。我还看见一个身披银色战甲的年轻人挥动着一杆金枪,一枪出去就是毁天灭地的场景。”

    铁漠嘿嘿一笑憨厚的说道。

    “你小子是真能睡啊,这一觉就睡了五天五夜,害的你铁叔天天睡木板,到现在腰还疼着呢。你在meng里成仙人,你铁叔都快成废人了,再睡两天,出门打猎都得杵着拐杖了。”

    乔远脸上露出讶色,脸上一红,讪讪一笑。

    “铁叔,对不住啊,我也不知道您的酒,劲儿可真大,我才喝了不过五碗而已就睡了这么久,惭愧、惭愧啊!”

    “你小子真是不知好歹,不过五碗!你当那是普通的酒,一般人喝上五碗不是补死就是拉死,也就你这小子筋骨不凡能够承受这么强力的药劲儿。”

    铁漠瞥了瞥嘴,一副神棍吹嘘神药的模样。

    乔远一脸深信不疑的样子,点了点头。

    “您还别说,我现在就感觉神清气爽,腿脚灵活,头脑清晰,力大无穷,我得出去试上一试。”

    乔远冲出门外,拿起斧子迎着月光就劈起了柴。摧枯拉朽之间一垛柴就全部劈好了。

    他又跑到水井边上开始挑水,一盏茶的功夫,两口大水缸都灌满了水,可是乔远还是感觉身上气力无尽,一点疲劳感都没有。

    “反正也睡不着,下山遛上一圈再回来。铁叔,我先走了,改日再来找您出去打猎。”

    乔远脸上露出激动之色自语了一句,朝着铁漠挥了挥手便跑出了院子,速度飞快。

    “小远,天色太晚了,别去山下乱跑啊!”

    铁漠叮嘱了一句,可乔远早已跑的没影了,哪里还听得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