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十一章隐仙宗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三人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闲聊着一些山水之事,说说笑笑之间,早已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不愉快之事。

    乔远对于两个可爱的少女有了更多的了解,明若外表坚毅好强,内心却是敏感柔弱,更是单纯善良,而明落就更简单了,无论外表和内心都是一个干净的如同的白纸的单纯小姑娘。

    当三人聊到乔远小时候的时候,明若和明落才知晓乔远是一个孤儿,她们脸上露出歉意之色,一时气氛也沉闷了下来。

    “我不知道我的爹娘是谁,是萧爷爷把我抚养长大的。”

    乔远直接笑着开口,仿佛对自己的爹娘是谁丝毫不关心。

    “对不起。”

    明落低着头咬着下唇,脸上的表情好似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明落,没关系的,我从来没有因为我没有爹娘而活得不开心。萧爷爷就是我的亲人,在我眼里他就是我的亲爷爷。”

    “我小时候还会去问萧爷爷我的爹娘是谁,为什么别人都有爹娘,而我却没有。长大了我就再也没有问过,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他们生下了我,却抛弃了我,但对我也有生之恩,我没办法报答。”

    “而萧爷爷对我有养育之恩,他就在我身边,我也没办法报答,只要能让他开心,陪伴在他身边我便心满意足了。”

    一行人已经走在了半山腰,东方的初阳已渐渐爬上了天边,柔和的阳光挥洒在乔远的脸庞上,映照着他脸庞上坚毅而又温和的笑容。

    他说出的一番话语让明若和明落心中一颤,对这个坚毅乐观的少年又多了一分认识。

    她们俩从小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还有一个十分疼爱她们的爷爷,无论是生活还是修炼都是一帆风顺,她们不敢想象失去了父母爷爷之后的处境。

    明若和明落心里渐渐对这个外表清秀、内心坚毅乐观的少年起了一丝心疼之意。

    当别人都在家陪着父母吃着午饭时,这个少年也许正在密林的树上摘着野果充饥。

    当别人都在家陪着父母喝茶下棋的时候,这个少年也许正在河流中陪着鱼儿嬉戏。

    “乔远,等你十六岁以后来隐仙宗找我,我会向爷爷说明,以你的体质,一定会在门派中受到重点培养。”

    明若深吸了一口气,好似挣扎了很久,最后下定了决心,启唇缓缓说道。

    别看只是一句话,但这话语中包含了一个承诺,更是让明若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隐仙宗可不是一般的门派,据传此宗神秘莫测,没有人知晓其宗门所在,而且此宗曾经与消失已久的仙界有莫大关联。

    隐仙宗第一门规便是弟子不可与外界修士接触,不可道出自己是隐仙宗弟子,更不可道出隐仙宗宗门所在,如有违反,轻者被禁终身,重者直接处死。

    不过这些明若却没有告诉乔远,她认为乔远只是一个凡人,应该不算是违反了门规。

    乔远自然不知晓明若说出“隐仙宗”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这背后有多少故事。

    但明落却是知晓明若那三个字意味着什么,顿时小脸神色一变

    明落刚准备开口,明若挥手制止了她,明亮的眼睛盯着明落。

    明落看着明若清澈的眼神,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了。

    乔远也不明白这两姐妹什么意思,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映照朝阳显出诚恳的神色。

    “等以后,我会去隐仙宗找你们的。”

    乔远此时还不知晓隐仙宗代表了什么,但此时的一个承诺却已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让他的人生更加残酷曲折。

    多年后,乔远回头看向站在清风山半腰映着朝阳的自己,是否会后悔在此曾许下了一个承诺。

    半个时辰后,乔远带着明若和明落来到了铁漠的院子,将大野猪交给了铁漠,还将明若、明落的事告知了铁漠。

    铁漠其实早就用神识知晓了这一幕,他知道清风寨百里外有阵法笼罩,为了就是防止外界修士闯入,但现在已经有两拨修士进入阵法了,说明阵法的漏洞越来越大了,而危机也越来越近了。

    不过这些不是他该考虑的,送明若和明落出阵法这件事,还得等萧风清回来,看他的意思,所以他向乔远解释了一下,就看向两个小姑娘,露出感兴趣之色。

    “你们能喝酒吗?我看你们根骨都不错,要不要试试我的兽骨酒。”

    乔远听见了这话比明若和明落还要兴奋,他可是知晓兽骨酒的好处,随后他不断的向两人介绍这兽骨酒的好处,一边说还一边用身体做出示范。

    明若和明落看见都是跃跃欲试,露出期待之色。

    月明星稀之夜,篱笆小院内,四人围坐一桌正在大吃大喝,明若端着酒碗向铁漠和乔远示意,随后扬起下巴,露出雪白的颈项一饮而尽,其豪迈的姿态一点不输乔远。

    明若喝了一口之后,死也不再碰兽骨酒了,说乔远是骗她,这酒难喝死了。

    铁漠看着一碗接一碗的明若,眼中感兴趣之色越来越浓,脸上露出和蔼的笑意,赞赏的点了点头,随后目光一闪,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深夜之时,乔远和明若都喝的不省人事了,只有铁漠和明落两人比较清醒。

    铁漠摇了摇头,似是还不尽兴,但没办法,看见两人都趴在了桌上一动不动,又看了一眼露出无辜眼神的明落,抬手一挥,直接出现一阵柔风,将三人托起送到了乔远的小屋中。

    第二天乔远醒来,才发现自己和明若、明落三人睡在一张床上,顿时大惊而起,不过他还没说什么,就感觉腹痛如绞,立马起床跑出了房门。

    明落迷迷糊糊的醒来之后,看见乔远不在了,又看了看还在熟睡的明若,她起身在乔远的小屋中转悠的了起来,东看看,西看看。

    明若因为是第一次喝兽骨酒,按照常理来说,至少也要睡上一两天,乔远是知晓的,所以他这几天就带着明落四处游山玩水,去各家各户蹭吃蹭喝,好多寨门看见明落,对其都喜欢的不得了,称赞不已。

    第三天晌午,萧风清寻药回到了清风寨,乔远听说之后,第一时间就去见了萧风清,询问了寻药之事,还将明若与明落的事都告知了他。

    “爷爷知晓了,那个叫做明若的小姑娘,爷爷看她资质不错,为她梳理了一番经脉,将其体内兽骨酒炼化了部分,她过一会儿便会苏醒过来,你带她来见我吧。”

    乔远听见萧风清的话语,脸上的喜悦之色溢于言表,向着萧风清点了点头,转身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他推门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美貌绝伦的少女,这少女身子被棉被掩盖着,只露出一张让人怦然心动的俏脸,双眼紧闭,嘴角微翘,好似meng见了很开心的事。

    乔远看见了明若微翘的嘴角,也是微微一笑,坐在床边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俏脸,好似这么看着就觉得很舒服。

    过了一会儿,明若的眼睛慢慢睁开,倒影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明若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乔远的眼睛,乔远突然见到明若醒来也是一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明若的眼睛,两人四目相对,颇有一些暧昧的感觉。

    数息过后,乔远看见明若娇嫩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这才眨了眨眼移开了目光。

    明若眨了眨眼,干咳一声,语气中带着一丝羞恼之色开口道。

    “你看什么看,你是不是对我动手动脚了?”

    乔远见明若一醒来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心里也是没有一点准备,脸露尴尬之色不假思索的说道。

    “我看你睡觉的时候挺好看的,才多看了两眼。谁对你动手动脚了,我才刚刚进来。”

    乔远的话语一说完,明若的俏脸更加红了。

    她也没料到乔远会如此说话,一下子不知道再何如开口,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气氛颇为的尴尬。

    顿了好一会儿,乔远想起来萧风清还等着他们,这才开口说道。

    “明若,我萧爷爷回来了,咱们去见见他,他可以送你们回家。”

    明若一听乔远的话,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但心里却隐隐有些不舍。

    乔远走了房门,叫了一声在外玩耍的明落,走了一会儿便到了松树下的竹屋。

    竹屋大厅摆了一张竹桌,竹桌上放着一壶刚刚沏好的茶,茶香四溢让人有种宁神静心的感觉。

    竹桌四周摆了四张竹椅,正对面的竹椅上坐着一名闭目的白发老者,正是萧风清。

    “坐吧!”

    萧风清睁开双眼,露出慈祥的笑容开口。

    乔远笑着走进去坐在白发老者的右手边,明落走过去坐在白发老者左手边,明若坐在了白发老者的对面。

    “两位小友不知师承哪里?老夫年轻时也曾云游四方,说不定认识你们家长辈。”

    乔远刚坐下便熟练的拿起茶壶给四人的茶杯斟满,还未说话,萧风清就露出一脸慈祥的笑容问起了明若。

    “前辈恕罪,晚辈师门实乃山野小宗,登不得大雅之堂,前辈修为高深,定当不曾听闻。”

    明若脸露恭敬之色,一言一句皆是颇为谨慎。

    明若刚一进门便看出这老者只是一介凡人,可她自从醒来之后心里就隐隐有些压抑之感,于是她便散出神识扫了一下老者。

    让她一惊的是,神识根本无法感应坐在眼前的老者,可她眼中所看,这老者明明就是坐在她的对面,此事让她十分惊骇。

    这种事情,她曾听她的爷爷提起过,只有当一个人的修为远远超过自己的时候,神识才无法感应到。

    这一发现立刻让明若恭恭敬敬起来,言语动作都是十分谨慎。

    “这老者太过高深莫测,还有那只神秘的黑猫,铁叔的兽骨酒,百里之外的诡异密林,此地绝不简单……”

    明若心里暗暗想着从宗派出来之后遇上的一切不寻常之事,总结之后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闯入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不过她却并不担心,因为她相信乔远。

    “呵呵……明家小姑娘,老夫知晓你们来自隐仙宗。”

    萧风清拿起竹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抬头看见一脸若有所思的明若,微笑着点了点头露出赞赏之色,风轻云淡的点出了明若和明落的来历。

    此言一出,明若和明落脸上表情一变,露出惊色。

    明若毕竟也只是刚刚踏入修真界的小女孩,虽在长辈的教导下知晓在修真界生存需要谨言慎行,但比起萧风清这种年纪的人,显然是还差了十万千里。

    “小友不必紧张,老夫看你所修功法为六极明王功,自然便知晓你出身隐仙宗的明家,而且还是嫡系弟子,否则也不会如此早的便开始修行这等功法。”

    萧风清微微一笑,语气带着柔和之色,说出的一番话语落在明若的耳中犹如一道惊天之雷。

    明若现在才明白眼前的这个和蔼老者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可怕。

    可是她脸上的惊色还未褪去,萧风清的下一句话已是响起,这让她感觉眼前的老者越发的神秘不可测了。

    “不知明子墨是你们的何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