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二十五章一触即发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做完这一切还托着白月的头给此碑磕了三个头,随后抱着白月转身走向那只黑熊尸体,围绕着黑熊转了一圈,仔细察看了一番。

    不过他尚未看出什么,白月便从乔远手中挣脱了出去,直接咬在了黑熊的身上,眼中透出仇恨的光芒。

    “白月,你还知道这笨熊是你的仇人,可别忘了是我杀了这笨熊给你报的仇,我是你的恩人,别对我那么凶。”

    乔远蹲在一旁看着白月拼了命的撕咬黑熊脖子,可无论多么用力,那黑熊也没有半点损伤,反而那副样子是极为可爱。

    他笑着在一旁说道,白月听见了乔远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不再去撕咬黑熊,而是转头对着乔远龇牙咧嘴,做出凶狠的模样。

    不过乔远却是没有介意,伸出右手在它的头上摸了摸,白月仰头就要去咬乔远的手指,却是被他果断的避开了。

    乔远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肉干,丢在白月身边,也不管它吃不吃,直接偏过头察看起黑熊的熊掌了。

    “这熊掌上的血迹既不是母狼的血液也不是那不知名妖兽的血液更不是它自己的血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远看着熊掌上鲜红色的血液,发现上面有些血迹不是被风刃所伤而流出的血液,而是之前就存在的。

    他又看了看黑熊头上血洞中流出的血液,发现这两种血液的颜色有些差别,这个发现让他起了疑惑,心里隐隐有种感觉,此事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乔远摇了摇头,强行压下了心里的疑惑,抬手运转灵力将黑熊收进了储物袋之中。

    乔远之前看见黑熊能够凭借肉身挡住他风刃一击,心中便是有了想法。

    他可是十分清楚这风刃是多么的锋利,就算是金铁岩石,风刃切这些东西也如切豆腐一般,而这熊掌可以挡住风刃而不被切开,若是能够用其骨当做武器,可谓是攻守兼备。

    其实乔远的想法是不错的,但他就是有些高估风刃之术,风刃之术主要的特点是体积小,够隐秘,速度快,就相当于一种暗器,取要害还不成问题,若是被人发现便是极为容易挡住。

    他以前都是与用一些凡物来测试风刃,自然会发现风刃几乎是无往而不利,而这黑熊妖兽身体最坚硬之处就属熊掌了,比之金铁岩石坚硬不知多少倍,挡住风刃就颇为轻松了。

    这一切乔远都没有想过,不过此事也让乔远多了一些经验,想着以后尽量要将风刃刺中敌人要害,不然若是被人挡住,而自己又只凝练了一把风刃,那么再想有机会使用风刃之术,就会艰难许多了。

    乔远收走黑熊尸体后,转身看向白月,只见白月正双爪按着一块肉干,低着头用力撕咬爪下的肉干,不时还有阵阵低吼发出。

    他站在一旁仔细观察这只看起来颇为凶残,实则十分可爱的幼年疾月狼。

    它的皮毛通体纯白,只有四只爪子因为在地上跑动而有些泛黄,一双狼目极为灵动有神,好似具有了一些灵智,不过一尺来长的身体看起来有些瘦弱,但配合其灵动的狼目和锋利的尖牙看起来也充满了凶意。

    “白月,吃饱了就走吧。”

    一炷香过后,白月终于吃完了地上的肉干,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边,乔远对着它招了招手,开口说道。

    白月看见乔远对他招手,根本就没有理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目一直盯着乔远,不过它的眼中却没有露出凶意,只是一副懒洋洋的神色。

    “小家伙,你还摆上架子了。不走是吧,那你等着在这被其他妖兽吃了。”

    乔远看见白月一副懒洋洋的神色,似乎根本没有一丝要跟他走的意思,不由眉头轻皱,指着它说了两句,说完转身就走了。

    他自然没有丢下这到手的幼狼,而是要想个办法让其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虽然现在这幼狼还没办法逃出自己的手心,不过日久天长,不可能总是防着它逃跑,所以他才故意装作要走,然后再在暗中观察。

    还有一点他想看看这幼狼究竟有何去处,若是能够找出一些母狼中毒的线索,说不定能弄明白那似野菜的植物有何用处。

    白月看见乔远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前方密林之中,它也没有移动半步,双目死死盯着乔远离去的方向,过了一会儿,直接就是闭上双眼,看其样子竟然是在睡觉。

    乔远在百丈外的一棵大树之上偷偷的观察白月的动作,发现它竟然闭目睡了起来,顿时嘴角一扬,笑着轻声自语了一句。

    “小家伙还挺聪明,我今天还跟你耗上了。”

    乔远直接盘膝坐在树杈之上,没有闭目吐纳,而是修炼起了风刃之术,不过他的眼睛没有看向自己的手掌,只是死死盯着白月,不放过它的一举一动。

    时间就在一人一狼的僵持中流逝而过,转眼天色就暗了下来,四周已经可以清晰的听见一些咆哮之声。

    白月早已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它也不再如白天那样镇定,露出懒洋洋的神色,而是紧紧趴伏在地上,每一次咆哮声传来都让它的身体有些颤抖。

    乔远也趁着夜色慢慢来到了白月十丈之内,他怕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来不及救下白月。

    白月不再趴伏在白天所在之地,而是慢慢走到了母狼埋葬之处,蜷缩在墓碑之旁,口中不时传出阵阵低吼,好似在为自己壮胆。

    一夜风平浪静,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乔远在夜里也没有修炼,而是聚精会神的注意着附近的风吹草动。

    白月蜷缩在墓碑之旁,一夜也没有移动一步。就在天亮之时,它的口中传来一声呜咽的哀嚎,站了起来,慢慢走向远处。

    乔远知道这小家伙肯定是饿了,不过他却没有现身,而是偷偷的跟在它的身后,看看它能到哪儿去。

    白月慢慢行走在密林之中,不时停下来张望一番,好似在思索怎么走。白月走走停停,绕来绕去,半个时辰之后已经走了三十里地。

    乔远看着白月前进的方向皱了皱眉,脸上露出犹豫之色,不过片刻之后便微微一笑,继续跟着白月前行了。

    他发现自己走的路已经偏离了地图上的路线,不过偏离的距离不多,心中想着也不会这么倒霉正好碰见了厉害的妖兽,而且现在是白天,厉害的妖兽多半不会出来活动,不过该有的谨慎也不会少。

    乔远已经在掌中开始凝练风刃了,而且他的身后还有两个微弱的风之气旋,若是有突发情况,完全可以带着白月迅速离开。

    又过了一个时辰,白月带着乔远大约走了有百里左右,白月突然急速奔跑了起来,乔远没有急于追上去,而是仔细观察了一遍周围的风吹早动,随后才跟了上去。

    白月一直跑了有三里地,前方出现一个山洞,乔远也是在树上看见了那个山洞。

    那山洞不大,约有一丈高的样子,洞口呈半圆形,里面幽黑一片,看不清晰。

    不过当乔远临近此洞十丈之近时,却是从里面感受到了一丝灵力波动,而白月却是已经到了洞口,就要冲进去了。

    乔远根本没有思索的时间,下意识凝聚风之气旋,瞬息间就追上了白月,将其一把抓在了手中,随后便是急急退出了百丈之外。

    而在乔远刚刚抓住白月退后的瞬间,里面就有一个水桶粗细的蟒头冲了出来,那蟒头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咬在了白月刚才所在之地。

    这一切都是瞬息间发生的,几乎就是乔远带着白月前脚退出洞口,而下一刻那血盆大口就咬在了白月所在之地,在地上撞出了一个大坑。

    退出百丈之外的乔远脸色极为难看,刚刚就差一点点,不说白月,就算是他自己也会被那蟒口咬中,他现在还能闻见刚才从那蟒口中传出的腥臭之气。

    白月没有因为刚才的一幕被吓到,双目是死死的盯着那只蟒头,甚至能从它的目中看见血丝,牙齿上下磨动发出滋滋之声,嘴里还有阵阵低吼之声传出,四肢不停的挣扎,好似要挣开乔远的束缚扑上去撕碎那大蟒。

    乔远神色阴沉的盯着蟒头,没有去看怀里的白月,他的掌中两把风刃已是蓄势待发,身后的四个风之气旋也是急速的旋转,好似随时都要发动必杀一击。

    那幽黑山洞中的蟒头慢慢往外延伸,不一会儿它的全身就暴露在了乔远的视野当中。

    那是一条足有五丈多长、水桶粗细的绿色大蟒,伸吐着鲜红的信子,张开的大嘴足以吞下一头成年野猪,密密麻麻的牙齿随着蟒口的张开拉出一条条涎液,看起来都让人生出阵阵寒意。

    绿色大蟒并没有急于冲向乔远,一双铜铃大的蛇目死死的盯着乔远手中的白月,鲜红的信子不停的伸吐,好似十分想要将乔远手中的白月一口吞下。

    这绿色大蟒没有行动,乔远也站在树杈上仔细打量它,通过它身上透出的灵气波动,乔远发现这大蟒的修为比自己略高一些,也就炼气四层的样子。

    虽然这大蟒的修为较高一些,但乔远一点惧意也没有,若是风刃没有效果,再跑也是不迟。

    这绿色大蟒打量了乔远几眼,似是看出乔远的修为比它低上一些,虽然它灵智不高,但察觉危险的本能还是有的,它没有在乔远身上感受到一丝威胁,所以这大蟒慢慢的游动身体向着乔远而去。

    乔远半蹲着身体,双脚踩在树干上隐隐发力,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