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六十一章今年少,负酒囊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一盏茶后,林晴儿的眼泪才止住,她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了下来,眨巴着大眼睛贴在乔远的胸口,既不敢抬头看他,又忍不住想要抬头看看乔远的反应。

    “晴儿姑娘,想看就看,我没有这么可怕吧。”

    乔远看着林晴儿可爱的模样,微笑着说道。

    林晴儿听到乔远的话语,脸色一红,低着头埋进了乔远的胸口。

    她现在的心里十分矛盾,既喜欢乔远,又不敢与乔远说话。因为心中羞耻的感觉,想要推开乔远,可是每次想要推开时,她的心中又十分舍不得乔远温暖的胸膛。

    过了片刻,乔远轻轻的挪动双手,移开了林晴儿拥抱他的小手,慢慢往后退了两步,看着低着头如同犯了错误的林晴儿,嘿嘿笑了起来。

    “晴儿姑娘,你喜欢看日出吗?”

    林晴儿此刻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听见乔远说话,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就直接点了点头。

    乔远此刻也陷入了自己的世界,脑海中浮现出,当日与明若携手观看日出的美好场景,他慢步走到窗边,看着无月的夜空,嘴角露出笑意,轻声喃喃。

    “日出很美,它就像一个红衣翩跹的少女,火热且充满激情,它能够驱散我沾染于暗夜的冰冷,温暖我的心窝,支撑我向前继续走下去。”

    林晴儿听见乔远的话语,眼中露出疑惑,她不明白这些,她知道自己喜欢他,所以他说喜欢日出,那么她也会去看日出,也会去喜欢日出。

    “乔大哥……你没事吧,今天我听说你被唐厉……”

    林晴儿回过神来,才想到今日议事广场之事,缓步走到乔远身边,柔声说道,话语中充斥着一股担忧。

    “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乔远偏过头对着林晴儿微微一笑说道。

    林晴儿还是老样子,一看见乔远看她,就害羞的低下了头。

    “晴儿姑娘,你年纪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信任你,珍惜你,保护你的人。”

    乔远幽幽一叹,看着夜色缓缓说道。

    他的眼中透出追忆之色,脑海中又想起了那个值得他信任,珍惜,保护的红衣少女。

    林晴儿听见这番话,本来还没什么,但略一思索却是明白了,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娇躯一颤,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乔远连忙扶住了林晴儿,看着她通红的双眼,心里渐渐起了一些不忍之意,他轻叹一声,柔声开口说道。

    “晴儿姑娘,你明白的,我在华云城待不了多久。”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

    林晴儿双眼如同绝崩之堤,眼泪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出,双手掩在唇上,蹲下身子哽咽的说道。

    乔远看着林晴儿现在这幅模样,心中的不忍更多,蹲在她的身边,手掌轻抚在她的后背,不敢再开口刺激她了。

    林晴儿抽泣的模样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鹿,乔远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一指点在了她的后背。

    林晴儿双目一闭,倒在了乔远的怀中,乔远将其抱起放到了床上,拿起手绢擦去了她脸上的泪痕。

    看着她憔悴的面容,乔远长叹一声,走到了桌边,拿起纸笔,留了一封书信,脚步踏在窗口之上,直接离开了阁楼。

    乔远离开西苑之后,轻车熟路就出了林家,走在空旷的大街之上,回头看了一眼林家大门,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不过就在快到西城门之时,乔远看见一个身穿蓝色文士衫的中年人坐在街道旁的小摊长凳上,他手持一把折扇,面向乔远,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中年人,正是林文墨。

    乔远眼中透出警惕之色,但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意,缓缓向着林文墨走去,不过在他五丈开外就停了下来。

    林文墨深夜出现在城门口,此事太过诡异了,乔远敢肯定这林文墨就是在这里等自己。

    他对林文墨没有好感,也没有反感,只是觉得这个人琢磨不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这一次让乔远心中起了警惕之意,在他眼中,林文墨越来越神秘了,若不是他好几次用神识在林文墨身上探过,他都怀疑这林文墨是一名隐士高人。

    乔远十分确定自己回到林家无一人察觉,除了刚刚告别的林万原等人,根本没有其他人知晓他回来了,并且知晓他今晚要离开华云城。

    而这林文墨知晓了,还在城门口等自己,他甚至怀疑这林文墨就是一名修士。

    “乔少侠,深夜寂静,你打算去哪儿?”

    林文墨折扇一收,站起身来,温和的笑容不减,向前走了两步说道。

    “呵呵……原来是文墨大叔,不知您深夜坐在这里是为何?”

    乔远向着林文墨一拱手,很自然的退了两步,笑呵呵的说道。

    林文墨摇了摇头,温和笑容一收,露出严肃之色说道:“乔少侠,你不厚道啊,明明说了交我这个朋友,却是不辞而别,这是交友之道吗?”

    乔远听见林文墨话语,顿时一愣,摸了摸鼻子露出歉意,他确实没打算向林文墨告别,此刻被人当面指出,心中也是起了羞愧之意。

    他向着林文墨一抱拳,露出歉意一笑,极为客气的说道。

    “实在抱歉,此事是我疏忽了。”

    “幸亏我碰见了林义,看他脸色不对,询问了一番才知晓你要连夜出城,这才在这里等你。”

    林文墨看见乔远的态度还算诚恳,收起了一脸严肃的表情,露出了笑容,缓缓说道。

    “多谢文墨大叔挂念。”

    乔远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道,也不知道他对于林文墨的话语信不信。

    “你要走,我不拦你,但这杯践行酒要喝吧。”

    林文墨用折扇指了指小摊桌上的一坛酒,笑着说道。

    乔远点了点头,与林文墨一同坐了下来。

    “这可是五十年的醉仙酒,多喝两杯。”

    “文墨大叔,天马上就要亮了,我还得赶着出城门呢。”

    “我知道你心肠好,怕连累了林家,咱们就聊半个时辰,这行吧。”

    林文墨看了看天色,拿起酒坛倒了两碗酒,缓缓说道。

    乔远点了点头,端起酒碗,与林文墨一碰碗,仰头一饮而尽。

    “乔远,像你这么善良,还聪明的人,这世间不多了。”

    林文墨放下碗,看着乔远的双目,轻笑着说道。

    乔远摇了摇头,没有搭话。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林文墨的话语都有深意,不过他思索之后却也没想明白,只好以沉默来应对。

    “你还会回来吗?”

    林文墨没有介意乔远的沉默,摇了摇折扇问道。

    “有机会的话,我会回来的。”

    乔远喝了一口酒,点了点头,露出微笑轻声说道。

    “来,喝酒!”

    林文墨端起大碗喝了一大口,站起身来走在街道上,挥动衣袖,摇动折扇,用极富有感情的话语吟起了诗。

    “一壶醉仙送少郎,夜月芒,冷星亮,十里长街,轻摇离别殇。相逢异村难相识,酒丛香,善心肠,清歌一曲若还乡。潇潇夜,持剑长,战破长空,曾言披风扬。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

    乔远听完林文墨诗句,双目一凝,闪过一丝精芒,站起身来,大喝一声。

    “好!好一个‘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我一定谨记您的话语。”

    “呵呵……希望你能够一直如此。”

    两人说完又喝了一些酒,闲聊了一些华云城之事,乔远的心扉也渐渐的打开了,跟林文墨说了一些横林山脉中的趣闻,不过关于修士妖兽的事,他没有跟林文墨说。

    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乔远站起身向着林文墨一抱拳说道:“文墨大叔,我走了。”

    “呵呵……去吧,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林文墨右手一挥,收起折扇,双目平淡如水,轻笑着说道。

    乔远点了点头,向着城门走去,一把扯断了门上的铁锁,出了华云城。

    出了城门之后,乔远拿出一块玉简,贴在眉心,他的心神中立刻出现了一副地图,他在地图上找到了华云城的位置,又找了月河宗的位置,收起玉简,向着远处奔去。

    月河宗位于华云城南部三千里外的月河山脉,山脉之中有数条大河,都是楚水的分支。

    大河纵横交错之下,将月河宗的山门围在了其中,平常人根本不能靠近,除非到了月河宗开宗招收弟子之时,月河宗的长老才会以神通之术连接一条通往月河宗外门的桥梁。

    月河宗每十年都会派一些修士,下山寻找有灵根的凡人带回宗门。月河宗开宗招收弟子时,是不会直接招收凡人的,而是招收一些资质不错的散修,进而扩充宗门的新鲜血液。

    而五天之后,就是月河宗开宗招收弟子之时,这些展老头对他说过,不过他没让乔远参加这个招收弟子的试炼,直接给了他一个玉简,让他去月河宗之后交给于空长老。

    据展老头所说,这个于空长老欠了他一份人情,只要把玉简交到于空长老的手中,乔远肯定能够进入月河宗,而且还会受到于空长老的重视,说不定还会得到一番造化。

    乔远拿出一枚青色的玉简,眼中露出憧憬之色,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背后四个风之气旋急速旋转,化成一股狂风向着月河宗而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