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七十章符宝之威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听见黑衣人诱惑的话语,顿时一愣,随后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不过他还没有思索多久,就听见另外一个黑衣人冷声喝道:“白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被称作白护法的黑衣人,偏过头向着他缓缓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他很适合我们组织。”

    “哼!我不是说这个,青是被他杀死的,难道我们不帮他报仇吗?而且上面交代了……”

    右边的黑衣人冷哼一声,指着乔远恶狠狠的说道,话语中透出一股极为强烈的杀机,不过他的话语只说了一半就被白护法的话语打断了。

    “蓝护法,我劝你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该说的话别说。还有,为一个死人报仇又能如何,是他技不如人,死也是活该。”

    白护法的话语极为冷酷,而且他的声音中还蕴含了一股极为强烈的威压,直接让蓝护法蹭蹭蹭退后了三步。

    蓝护法隐藏在黑袍底下的面目极为阴沉,但过了片刻,还是没有再开口了。

    这一幕自然被乔远清晰的看在了眼中,他的心中一惊,暗叹一声。

    他猜测这蓝护法的修为与青护法相当,应该是筑基初期,而这白护法一声话语就能震退蓝护法,说明这白护法的修为至少是筑基中期,也有可能是后期,甚至是筑基大圆满。

    同时他听到白护法冷酷的话语,他的心中起了极大的反感。

    他能看出那两个人都是这白护法的手下,而手下死了,他不但没有为其报仇,甚至还说出他该死,这般行径,让乔远对白护法这人,这个神秘的组织根本没有一丝好感。

    他没有再考虑,心中打定主意不能进这个组织,不然说不定那个刚刚死在自己手下的黑衣人,就是自己以后的下场。

    但乔远不能直接说出,他还是想通过此事了解一些情况,证实一些猜测。

    “怎么样,你考虑好了没有?”

    白护法没有看蓝护法,而是正对着乔远,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

    “你们的组织到底什么组织?还有你们为什么要设局对付我?”

    乔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目光直视白护法,根本没有一丝畏惧。

    “你若答应我,这些问题自然不是问题,而且我还可以帮你解决一些麻烦。”

    白护法摇了摇头,不徐不缓的说道。

    乔远这次没有犹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朗声说道:“好!我答应你。”

    “很好!这是投名誓约,你取出一滴鲜血滴入其内便可。”

    白护法隐藏在黑袍下的脸,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随后他从宽大的黑袍中取出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向着乔远说道。

    乔远看着白护法手中的羊皮纸,眉头微蹙,眼中露出犹豫之色,过了片刻,他向着白护法缓缓说道。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连你们是什么组织都不知晓,你就要我签这投名誓约,这恐怕不合适吧。”

    白护法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中带着一丝戏谑之色说道。

    “你认为你还有选择吗?要么加入我们,要么……死!”

    乔远看着白护法,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没有说话。

    “看来你还心存幻想。蓝护法,将那只疾月狼抓来,你明白的。”白护法看见乔远的表情,轻轻的说了一句,随后他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蓝护法,对他说道,说完便不再看他,但其话语中透出一股深意。乔远听见此话,神色立刻大变,眼中透出一股疯狂和愤怒。

    他在黑衣人出现之际,就交代白月赶紧离开这里,先去寻一条出路。

    他之前还不相信黑衣人的话,不相信这里被阵法全部覆盖了。

    为了一个炼气散修,有必要下这么大的手笔吗,而且一下子还派出了三名筑基修士。

    若是白月被他们抓了,那么阵法封印山谷的事也就是真,既然退路已断,乔远说不得就要疯狂一把了,大不了就彻底得罪了这个组织。

    现在他最疑惑的是谁要对付自己,阵法封住整个山谷,派出三名筑基修士,说不定暗中还隐藏了人,只不过乔远无法发现而已。

    蓝护法在听到白护法的话之后,就离开了此处,向着白月之前离去的方向而去。

    乔远双目通红,透出一股疯狂,向着白护法怒吼道:“我劝你们最好不要逼我,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白护法伸出白皙的右手,慢慢掀开了头上的黑布,将其一张极为白皙俊俏的脸庞暴露在了空气中,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虐,更有一股嘲讽之色,淡淡的说道。

    “你以为我是那没用的青护法,说实话,我还真想知道你有什么底气说出这番话。”

    这白护法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后期,不然也不能统领两名筑基初期的护法,乔远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而已,即便他杀了青护法,在筑基后期修士的眼中也不过是一只强壮一点的蝼蚁。

    他之所以想要乔远加入他们,只是为了回去好交差,毕竟这次任务有些特殊,根本就没有提到要抓乔远,而他却因为轻敌,损失了一名护法,这事传到上面,他自然是脱不了干系。

    白护法之前根本没有将这个乔远看在眼中,现在听到乔远说出这样的话语,而且还一副无所畏惧,底气很足的样子,心中对乔远也是升起了一丝兴趣。

    乔远听到白护法嘲讽的话语,双目微眯,神色极为阴沉,心中已经决定,如果白月落入了他们的手中,他就要大干一场,彻底给这个组织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他乔远虽然是炼气修士,但也不是好惹的。

    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乔远双目一直死死的盯着白护法,没有开口再说一句话。

    白护法劝说了几句,但他看见乔远始终一语不发,脸上逐渐起了一丝不耐,恐怕蓝护法过一会儿再不回来,这白护法就打算直接动手擒住乔远。

    不过就在白护法想要运转灵力之时,他却是看向蓝护法离去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随后他看向乔远,露出戏谑的笑意说道。

    “你不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设局对付你吗,我现在告诉你,有人看上你的灵兽了,而你不过是我们准备随手抹杀的人,但没想到你居然能杀了青护法,所以你多了一个选择,要么加入我们,要么死。”

    乔远听见这番话,顿时脸上就露出滔天的愤怒之色,双目通红之下,也不再去考虑其他,直接一拍储物袋,拿出了一样物品。

    他终于知道这个组织针对他的目的了,抓他的灵兽,也就是白月。在乔远的眼中,白月可不是灵兽,而是他的朋友,陪他共患难,同生死的朋友,现在有人盯上了白月,乔远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在此时,他一直外散的神识也发现了数里外的蓝护法。

    蓝护法用刚刚的渔网灵器,将白月整个身子都包裹在了里面,抓着它正急速向这里飞来。

    乔远神识发现这一幕,双眼血丝弥漫,清秀的脸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他右手一挥,将刚从储物袋中取出的一张黄色的纸符抛向了空中,指尖凝聚灵力,在空中对着纸符连续点了几下。

    白护法刚刚还是一副嘲讽之色,眼中的不屑和戏虐十分清晰,不过当他看见乔远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纸符时,心中却是升起了一丝危险的感觉,神色微变了一下。

    但下一刻,他看见乔远将纸符抛向了空中,单指在上连点数下,他的神色立刻轰然大变,双目瞳孔一缩,透出一股难以置信之色,他脸皮抖动,嘴唇轻颤的说道。

    “这……这……这是符宝?”

    乔远没有理会白护法的色变,指尖的灵力依旧不间断的注入其中,三息过后,黄色纸符中爆发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这是元婴修士的威压。

    在这种威压之下,白护法脸上露出滔天的恐惧,双腿颤抖之下,站立不稳直接跪了下去,脸色变得苍白无血色,眼中露出绝望之色,颤抖的说道。

    “这……元婴符宝,饶……绕命……”

    白护法一脸绝望之色,强忍着威压想要开口求饶,不过他的话语说了一半,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股相当于元婴期修士的威压瞬间就席卷了山谷方圆百里,除了乔远,山谷内所有生灵都趴伏在地上颤抖不已。

    数里外,蓝护法本来正飞行在空中,但这股元婴期威压席卷过来之时,他立刻就身心一震,灵力不稳之下,直接从空中摔到了地上,幸亏他飞行的不高,不然还真可能成为第一个被摔死的筑基修士。

    乔远的神识一直注意着白月,他极力控制符宝的威压不会落在白月的身上,所以在蓝护法被威压笼罩之时,白月就挣脱了渔网的束缚。

    它没有转身逃跑,而是龇牙咧嘴之下,直接向着趴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蓝护法扑去。

    蓝护法的修为是筑基初期,比之白护法差远了,摔落之后就喷出了数口鲜血,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仿佛有一座万斤巨石镇压在他的身上,就是动一根手指头也要用出全身的力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