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正文 第七十一章开宗选拨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白月发出一声“嗷呜”的怒吼之声,落在无法反抗的蓝护法身上,不停的撕咬,山谷四周回荡着阵阵惨叫之声,听起来就让人浑身发麻,不过惨叫之声只持续了十多息,就戛然而止了。

    乔远的神识自然发现了这一幕,他没有对白月的凶残露出不满,反而还生出了一丝畅快之意,没有再关注白月,他将目光落在了跪在前方的白护法身上。

    白护法浑身衣衫早已被汗水大湿,额上的汗水犹如雨下,他一脸的恐惧之色,目光中带着渴求饶恕之意,随着威压的越来越大,他此刻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颤抖的身腰,想要向乔远磕头求饶。

    不过他身为暗影的护法,自有其高傲之处,平时暗杀他人时,都是别人向他求饶,没想到今日只是围杀一个炼气修士,却弄到这步田地,他又想活命,可他的身腰却是弯不下去。

    乔远可没有管他心中想着什么,目中寒光一闪,左右手同时向着白护法一挥,两把风刃急速向着白护法而去。

    他虽然心善,但绝不是愚善,对这种冷酷无情之人,乔远根本没有一丝怜悯之心。

    况且他已经杀了暗影的一名护法,仇怨已经结下了,如果放他离去,那么今后就会无限遭到他们的追杀,还有他的符宝都已经祭出了,这可是他的最终底牌,决不能让他人知晓。

    这些事乔远都想过,所以这白护法在他眼中是必死的。

    白护法看着乔远的动作,感受到两股极为犀利的灵力波动向着自己的眉心和心脏飞来,他的脸上露出挣扎之色,不过乔远马上就控制了符宝的威压,将白护法死死的压在了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白护法眼中露出绝望之色,感受着两股灵力波动离自己越来越近,不多时,他感到眉心和胸口一阵刺痛,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目光慢慢涣散,最终变得漆黑一片。

    乔远看着白护法血溅当场,右手一挥将符宝收了起来,放入了储物袋,额头泌出大量的汗珠,喘了两口粗气,直接躺在了地上。

    虽然使用符宝只需少量灵力引动,但想要控制符宝散出的元婴期威压,却是极为耗费心神。

    乔远只是控制威压避开白月,就好似挪动万斤巨石一般,灵力没有耗费多少,但体力和心神却是透支了不少。

    他躺下没多久,白月就兴奋的从远处跑了过来,它嘴里叼着一个储物袋和一个渔网,不停的在乔远身边蹦跶,似是在炫耀它的战利品。

    乔远深呼了两口气,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些食物和清水,吃喝了一些,才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

    他坐起身子,盘膝闭目打坐了起来,一般来说,筑基修士才可以辟谷,炼气修士还是需要适当的进食,不过不用像凡人一样一日三餐,数日进食一次即可,不过打坐还是修士最快恢复体力的方式。

    一个时辰后,乔远双眼缓缓睁开,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双目明亮,看起来极为精神。

    白月嗷嗷叫了两声,将储物袋和渔网放到了乔远的身边,摇着尾巴像是在邀功。

    乔远摸了摸白月的头,说了几句称赞的话语,就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渔网灵器。

    他可是亲自领教过渔网的威力,十分坚韧,以他的肉身之力居然都撕扯不烂,而且白月的锋牙利爪也在上面吃了瘪,让乔远十分感兴趣。

    而且这渔网还水火不侵,对筑基修士都有威胁的烈火符,被这渔网轻轻松松的扑灭了,还没有一丝损伤。

    乔远拿着渔网,细细摩挲着上面的纹路喃喃自语:“攻防一体,还能困人,这渔网真是一件好宝贝。”

    说完他就将渔网收入了储物袋,要不是离月河宗开宗的时间快到了,他还真想立刻就炼化这渔网。

    至于白青蓝三位护法的储物袋,他将其收了起来,暂时还打不开,这是筑基修士的储物袋,上面都留有神识印记,唯有修为达到筑基期,他才能够破开这些储物袋。

    做完这些,乔远走到了庄黑子自爆之地,低头看着地上断成几截的刀身,他的脸上露出后怕之色,若不是土灵盾防御足够强,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他了。

    乔远在心中默默想到:“修真界真是步步生死,以后一定要更加谨慎。”

    他将王癞子和庄黑子的尸身埋在了一起,随后便向着山谷的另一端走去。

    三名护法已死,幻阵也渐渐失去了效果,乔远走了不过十多里,就遇见了不少匆匆赶路的散修,他的脸上也一扫之前的阴霾之色,露出了阳光的笑容。

    临近天黑之际,乔远终于来到了月河宗附近。

    这是一座修士所建的小镇,也可以说是月河宗扶持所建的小镇,为的就是接待远道而来的散修。

    不过外来的散修实在太多了,足足有数万,这个小镇根本容不下所以人,所以大多数穷酸的散修住不起小镇的客栈,只能在小镇广场上露天而待。

    乔远来到小镇时,已经是最后一天黄昏了,第二天一早月河宗就要开宗招人了,基本上所有的散修都到了这里,小镇上是人满为患,别说客栈,就是广场也挤满了人。

    乔远无奈之下,只能在小镇外寻了一处地方,盘膝打坐了起来。

    第二天黎明之际,小镇几乎沸腾了,所以修士都忙着赶往月河宗宗门所在,乔远也早早的醒了过来,带着白月向着月河宗而去。

    他的脸上露出震撼之色,他还是首次看到数万修士同行的场面,人山人海,看不到边际,到处都是人头,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的男女,他们满怀期待之色,个个精神饱满,意气风发。

    不多时,众人就来到了一条奔腾的大河之前,这大河宽不知多少丈,一眼看不到对岸,只能看见汹涌的河水翻起朵朵浪涛。

    所有人来到河边后,都是盘膝坐在地上,脸上露出恭敬和期待之色,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一炷香过后,河面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黑点越来越大,最后清晰的显现在了众人面前,这是一座黑色的木桥,从河对岸急速的向着这里延伸而来。

    木桥上站着两人,右边一人是一名身穿紫色道袍的中年人,左边是一名身穿蓝色长袍的老者。

    中年人神情严肃,右手抓在一根藤蔓之上,手上还有阵阵青色的光芒闪烁,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正在向藤蔓中输送大量木灵力。

    左边的老者,看向中年人时,露出一脸恭敬之色,但每当他看向河对岸的散修时,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轻蔑之色。

    顷刻间,木桥就架在了河边,发出一声轰隆隆的巨响,震的万名散修齐齐后退,大部分人眼中露出无比震惊之色。

    不过也有一些人嘴角露出冷笑,他们知道这是月河宗的下马威,为的就是让他们老老实实的,不要在月河宗闹事。

    乔远自然想到了这些,不过他却没有介意,反而对月河宗的兴趣又多了一些,他来月河宗主要是为了争夺去草灵谷的资格,前些天又多了一个冰炎湖,说不定以后还真有可能长期留在这个宗门修炼。

    “欢迎各位同道来月河宗参加开宗选拨,在下刘安,是月河宗的外门执事长老,也是这次开宗选拨的长老之一。”

    “这位是我月河宗内门长老余英前辈,主要负责这次开宗选拨的安全问题,希望大家进入月河宗之后,一定要严格遵守月河宗的规矩。”

    蓝袍老者向前走出一步,向着众人抱拳说道,脸上虽然露出笑意,但其话语却是极为不客气,引起了不少散修的不满,不过也没有人出言反对。

    “大家应该明白开宗选拨的规矩吧,历年来,月河宗的选拨规矩始终未变。”

    “第一步,灵根资质测试,单灵根或者异灵根者,直接晋升内门,双灵根者可进入外门,三灵根者需进行冰炎湖测试,或者进行炼丹、炼器、阵法、符箓等测试,四灵根者就请回吧。”

    此话一出,少数人露出欣喜之意,大部分人露出担忧和期待之意,也有极少数人目光黯淡,露出失落之色,转身直接离开了。

    乔远之前本想直接拿出玉简交给长老,不过他一路上听不少人谈起了冰炎湖,心中起了浓浓的兴趣,所以他打算先去看看那冰炎湖,若是通不过再拿出玉简也不迟。

    这里面有不少散修都是冲着冰炎湖来的,听说这冰炎湖是月河宗的一处修炼宝地,身在其中不仅能够锤炼灵力,将虚浮的灵力压缩的更加凝实,还能够淬炼肉身,对于修炼有极大的好处。

    很多散修根本就不期望加入月河宗,只是盼着能够冰炎湖试炼一番。

    乔远之前遇见的黄修明就是这类人,他十年前就来过一次,自知进入月河宗无望,但还是来凑这个热闹,为的就是这个冰炎湖。

    不过他听见蓝袍老者的话语,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他知道自己灵根奇异,同时身具异灵根和普通灵根,若是按灵根数量来算,他算是四灵根。

    不过萧风清曾说他应该算是三灵根,乔远不知道这是不是萧风清安慰自己的话,所以对于第一步的灵根测试有了一丝担忧。

    如果月河宗判定他为四灵根者,那么他只能拿出玉简了,这样的话,冰炎湖也就看不到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